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勿忽视文字阅读的魅力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27日 09:14

《平凡的世界》是一部影响深远的小说,但我一直没有读过。前段时间妻子连夜看了这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我也顺便瞟了几眼,觉得电视剧拍的十分不错,演员演技炉火纯青,让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黄土高原的沙尘和生活。

在结束了有史以来最短的学期之后,暑假马上开始,我也酝酿着自己的暑期读物,利用带孩子零碎的空闲读些小说。

读专著基本上需要一个专门的时间,这些时间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大把大把的,因此在学校读了很多社会学和宗教学的专著。到了毕业之后,上班了,零碎的时间增多,这些时间还是工作之余的休息,因此再去集中精力去读专著,就变得困难重重。因此,我在此极力建议那些在学校的学生们,利用所有的时间泡图书馆,哪怕你读书觉得囫囵吞枣,但坚持四五年,依然有巨大的收获。你会发现开始时似懂非懂,但到你毕业工作之后人生阅历的增加,那些你曾经不懂的内容也会突然心领神会。这就是知识的积累,不仅包括你理解和掌握的,也包括了你未来才能理解和掌握的。

当然,毕业之后,专著依然要读,每年总是有些时间可以专门静下心来读几本专著的。我一般一年会读五六本专著,这些包括基督教历史、宗教和和社会学、历史以及政治学等,其它零碎的时间我一般读轻松的书,比如小说和故事。

绘本是每天必读的,过去的一年中我陪孩子读了近六百种的绘本,几乎当年中国出版的绘本我们读了大部分,绘本让我进入孩子的世界,与孩子一同探讨并不断收获惊喜,其间也写了不少的绘本书评。

每年假期我都会选择一些轻松的书籍,来填充自己零碎的时间,去年暑期我一口气读了《三体》,今年寒假,我读了六卷本的《春秋战国很有趣》,这些都是不枯燥的书籍,读书就是一种休息。

今年暑假我选择了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之所以选择这本书,是因为我已经改变过去对中国小说的偏见。过去认为中国的文学作品鲜有深刻的,因为我们没有基督信仰,所以很难有深度。但我发现我错了,中国有很多优秀的小说,这些小说同样描述了人的困境以及出路,他们同样深刻。同样向我们展现另一种风景。

因为瞄了几眼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我对小说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及至我读到小说的文字时,我才发现电视剧与小说之间的差别。当然这种差别不是差距,电视剧和小说文字本身,只是对一个主体的不同表达手段,说不上谁好谁坏,当然我们可以评判电视剧是否忠实于小说,但不能说谁更好,因为这不在一个平台上。

这之间的差别就是文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同于电视剧图像的世界。

日本著名的绘本作家松居直在《幸福的种子》中谈到电影与文字的差别时说到:“迪士尼以过人的才气与技术,将《小鹿斑比》转化成色彩绚丽的动画世界,但这一场光色争辉的动画盛会,和我记忆深处的《小鹿班比》格格不入。之后,我观赏每一部迪土尼电影,都摆脱不掉这种不对劲的感觉。看过电影以后,留在脑海里的不是彼得・潘,不是小木偶皮诺曹,也不是爱丽丝,而是迪士尼。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迪士尼的圣光效果吸引了。”

电视剧是通过图像,也就是松居直先生说的声光效果来传递信息的,在今天这个商业和快餐的社会,更加注重的是流量,因此电影的声光效果会更加地喧宾夺主,把原作品中要表达的思考也掩盖掉了。

因此,看电视剧总是有所牺牲的,它牺牲了我们对文字的想象力,牺牲了我们文字背后所隐藏的个性。每个人读同一段文字,会有不同的想象,这是我们的阅历和性格对文字个性的决定和影响,但是电影的图像呢,就如松居直先生所言,在不同人的脑海里,定格的是一样的声光效果。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对小说的表达,限于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并不能完全表达小说的效果。比如对一个人物的历史交代。对润叶和孙少安童年的一同成长的交代,也许在电视里只能一句带过,但在小说里却是长长的一段,也许没有这一段对童年历史的交代,我们也不会理解为什么润叶非要执意嫁给孙少安,以及后来在她屈服于二爸的政治婚姻安排,而与另一个他不喜欢的汽车司机李向前结婚的痛苦。面对命运,究竟是屈服还是抗争,这需要是在具体的场景中艰难的选择,小说向我们展现了这种艰难。我想这些,在电视剧所传递的光影效果中,不论演技怎么突出的演员,也无法完全表达文字所描述的那些细节。

读书与看电影的区别,就是我们的视角区别。看电影就像我们看着对面的人群,看着他们产生爱情、产生矛盾,最终分道扬镳,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他们的动作、表情、衣着,听到的是他们的声聚泪下的诉说,或者幸福满满的欢笑,他们的心里是什么,我们只能从视觉去推测。

但小说不同,读小说犹如我们站在空中,不仅能感受到他们的衣着和语言,还能看到他们的心里活动,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痛苦,这不是靠想象,而是靠着文字传递的信息。

所以,我建议大家电视要看、电影要看,但视觉的作品永远无法取代文字。

这让我想到一个基督徒的阅读与听道。

很多时候,我们喜欢听道,甚至把听道代替读经和读书。因此我们大部分时间里,手机和音频设备不离手,我们听别人读圣经,听名牧师解释圣经,喜欢看圣经题材的电影,喜欢电影里受难的耶稣。

但是我们很少把时间留给自己的独立阅读上,我们甚至很久没有读过圣经了。没有阅读,就没有思考。正如我们看电影的时候,与读书相比,我们动脑更少,因为声光效果已经不需要我们去思考了。同样,我们听牧师讲道,也不需要我们思考,因为牧师已经为我们思考了,他的讲道就是他的思考,因此我们以为我们在接近上帝,其实我们接近的不过是牧师的思考罢了。

上帝企图通过文字告诉你的特别信息,就被过滤掉了。长此以往,我们就变成别人的信徒,而与上帝和耶稣相隔甚远了。

当然,电影是必要的,正如听道是必要的一样,但文字阅读同样重要,不可厚此薄彼,而失去了文字传递的另一个世界。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异端邪教事工"真道"核实朴玉洙的老师迪克:我没按立他,是他自封的‘牧师’头衔!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