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位传道人的心声:当妻子流产时......

特约撰稿人 李约翰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7月30日 16:32

即便过去已经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手术当天的场景仍旧是清晰可见。很长一段时间,我非常害怕家中出现婴孩的照片,因为任何有关婴孩的事情都会将我们带入到无尽的痛苦之中,当然我更害怕我妻子看到。之所以现在著文谈论,是期盼以此帮助我们自己,以及在基督里安慰一切又如此遭遇的家人。

一、从欢天喜地到晴天霹雳

「有一件事情可以让我们更体贴上帝造物并救赎的心,聆听每个呼吸,每次跳动,每次窃窃私语,并且愿意将一切都为之倾倒。这件事情就是做孩子的父亲」——这是我在确知妻子怀孕后的发给大家的代祷呼吁。当结婚过去了大半年,我们商量好了准备孕育小宝。不久之后,在某个主日的早晨,测孕棒的两条红杆告诉我们已经有了第一个小宝。为了避免空欢喜一场,我们还特意的准备了第二次测孕,可喜的是结果一样。妻子高兴跳到我的怀中,兴奋的与我拥吻在一起。我们约定在下周去医院进一步的确认,而结果也非常的明显。我突然有一种初为人父的感觉。

但是时间过去不久,医生便告知小宝没有胚芽,没有心跳,而HCG和黄体酮指标也远远达不上。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问遍了身边的医生,奔走于当地的各个权威妇科医院,结果都是如此。妻子一直坚持着,等待这神迹的发生,但是不知为何HCG还是没有多大的浮动。即便医生已经完全宣告的小宝没有了成长的动静,建议人流,我们还是基于信心和生命伦理继续等候。

但是再三的确认情况之后,我出于对母体健康的考虑,不得不将妻子带入手术室中。我清晰的记得当天的场景,妻子的表情充满的眼泪,充满了不甘,充满了对上帝的怀疑和恨。开始我并不理解,但是当我们看到手术台上的妻子,我的内心就完全崩溃了。因为麻醉中的妻子还在不断地为医生祷告着:愿上帝赐福你们所有的医生,这么辛苦,希望你们可以相信耶稣!我知道她不是不信神,而是希望可以信神。我很难相信,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一个如此敬虔爱主的姐妹身上。这个时候,作为传道人的我,并不敢谩骂上帝,只是我的眼泪出卖了我。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替代妻子去承担。

二、从感恩赞美到埋怨不断

我知道我这辈子一定会对不起两个女人,一个是为我大老远跑来的母亲,内心焦急的提着许多的东西来到医院中。另外一个是躺在病床上的爱妻,为我忍受骨肉剥离之苦,但是我却无能为力。从来没有哪天,眼泪比这更多。当我将妻子从手术台中抱到休息室里面,抱起妻子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妻子在我的心中是多么的重要。迷糊之间,妻子用尽所有的力气抓住我的手,让我一定要将清出体外的幼体带回家安葬,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我的内心好像是被鞭子抽打着。

回到家中,将妻子带入卧室,手术处的鲜血滴落在地,我连大声哭泣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去到书房中捂住脸嚎啕痛哭。深怕妻子听到一点点的声音。整整一个礼拜,家中都是乌云密布,没有任何的好消息能够将忧愁的黑云吹散。

我需要放下许多的工作,在家照顾和陪伴妻子,因为手术就相当于是一个小月。为了接下来更好的备孕,任何时候都马虎不得。这个时候的我变得对中国传统月子文化坚定的相信者,拥护一切之前反对的,包括不允许妻子洗澡和吃青菜,只是为了避免一切可以避免的,因为我实在不忍心妻子再度受到伤害。虽然身体恢复的很快,但是心灵的恢复却十分的长久,妻子很长一段时期不祷告、不看圣经、也不想参加任何的聚会。我报以理解,但是随着时间久长,埋怨和彼此的责怪便还是取代了细心的呵护。我们的信心从本质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如果是因为犯罪而导致,我还觉得更好接受;但是难以接受的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我们开始埋怨神,并且彼此埋怨,连婚姻的生活都备受考验。没想到,我们看重生命,但这竟然成为我们痛苦的源头,或许这就是真理加在外面心中的清楚,可能是痛苦,也可能是欣喜,但是一定会变成欣喜。

三、从不愿面对到渐渐释怀

你不说,我不谈,甚至对于祷告都需要很小心。这就是这段时间真实的状况。妻子开始不喜欢出现的各种场合里面,就是害怕大家爱心的关怀。不在于肢体的爱心问题,而是内心充满了许多无以言表的痛苦。妻子甚至消极到一个地步,已经写好了初步的遗书,是因为她似乎再也无法相信上帝的美善。用她对我的话来说,我知道自己无法否定上帝的存在,也不敢不相信上帝;但是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让她再度被神吸引,而去就进上帝。痛苦将她从上帝的怀抱中推离开来。

三个月后的某天,我再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开车回老家的途中,听圣经朗读诗篇23篇时,妻子很快的便更换下一首。由于我非常喜欢这篇诗篇,便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询问为何。妻子也不避讳的提到,手术当天麻药时便是在内心中一直默念段经文,所以现在不想继续听下去。我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而是一个长久而持续的过程。就如我一直鼓励妻子,如果你想发怨言,那么完全可以和上帝说。因为我最害怕的是,妻子连怨言都不再发,这便真的是不再相信了。但是上帝在妻子身上有很奇妙的工作,内心的伤痕也在不断地愈合。直到现在我们已经能够比较轻松的论到这个话题,并且开始继续备孕。

这其间,我也认识到自己内心中的问题,就是认为所有一切都是自己该得的,为自己划界限。这自以为配便是所有埋怨的根基,要与上帝做交易。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是我们配得的,一切都是出自于上帝的恩典和主权。这并不会动摇我们的信心,因为我们知道上帝是慈爱的,并且祂不能够违背祂自己。


最后,我也想稍微的回应,因为难免有人会妄下指责。认为一定是犯了罪才会如此,这种思想完全是律法主义的概念。我承认,罪必然是所有苦难最根本的原因,但是却并非是所有苦难唯一的解读。就如耶稣论到生来瞎眼的人,不是因为自己和祖辈的罪,而是为了荣耀神。神的作为何等奇妙,又怎会是人所能完全理解的呢?我们也不是上帝,无法决定什么,唯有在上帝所安排的环境中学习和成长。我无法找到发生此事的原因,这也未必是上帝一直想要我们问的。祂所要的是我们在苦难中仍旧继续相信,继续等候,继续赞美。愿主安慰我们,也安慰所有在这痛苦中的人。


2017-7-14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让寂静的世界响起福音之声——记赵弟兄11年服事聋人团契之路(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