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南浸信会关于批判种族理论的声明惹众怒,被指“反智”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12月08日 09:10
图源:SBTS/Emil Handke
图源:SBTS/Emil Handke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主席理事会近日发表声明,谴责种族主义和批判种族理论是与他们的信仰不相符。但这份声明受到了部分基督教学者们的抨击,如著名的达拉斯牧师托尼·埃文斯(Tony Evans)就于12月2日否认承认过这份声明。

作为橡树崖圣经团契(Oak Cliff Bible Fellowship)的高级牧师、首位从达拉斯神学院获得神学博士学位非裔美国人的埃文斯称:“美南浸信会2019决议委员会的成员们未经我的了解或许可,就在他们《基督教领袖们对于批判种族理论的近期声明确认》(Affirmation of Recent Statements from Christian Leaders on Critical Race Theory)中使用了我的名字。阅读过这份确认书后,我需要他们对使用了我的名字进行说明,以及我在2020年11月15日一份名为《种族与和解》(Race & Reconciliation)的证道中所说内容是需要明白我的完整说辞。他们援引了部分内容,但却没给出我的证道内容。”

埃文斯解释说:“我非常尊重美南浸信会以及其在美国与世界上所做的工作,这次误会也不会以任何方式减弱我的这份情感。”

“如我在证道中说的那样,我也鼓励人人进行阅读和观摩我那次证道,我再次申明,圣经必须成为分析任何事物和所有社会、种族或政治理论的基础,以方便确定其合理或不合理内容。但我没有说过,也没有暗示过,批判种族理论或其他意识形态缺乏有益处的方面,圣经才是确定这点的基础。长期以来,我一直在教导,说种族主义和其持续影响是真实存在的,应该根据上帝无谬误话语的权威加以有目的的、适当的解决。”

近些年来,批判种族理论一直都是福音派圈内分歧和争论的引雷针。它被定义为一种意识形态框架,部分法律学者还认为这个框架质疑着种族、法律和权力之间的关系。

9月,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将批判种族理论和“白人特权”等相关概念归类为“具有攻击性,反美种族及性别刻板印象,替罪羊”。此前,总统曾经指示联邦机构停止在多样性培训课程中对政府工作人员教导该概念的信息。

在最近庆祝接纳修订后的《浸信会信仰与信息》(Baptist Faith & Message)20周年的年会上,由六间神学院组成的神学院主席理事会投票拒绝了批判种族理论,称这与他们的信仰不相符,同时也谴责“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

理事会称:“根据美南浸信会目前的对话,我们一同站在美南浸信会历史上以任何形式谴责种族主义的一边,我们也宣布批判种族理论、交错性和批判理论的任何版本都与《浸信会信仰与信息》不相符。”

东南浸信会神学院的达尼·艾金(Danny Akin)、中西浸信会神学院的詹森·艾伦(Jason K. Allen)、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的詹米·德威(Jamie Dew)、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亚当·格伦维(Adam W. Greenway)、盖特威神学院的杰夫·罗格(Jeff Iorg)以及南方浸信会神学院的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都是该理事会的成员。

莫勒坚持认为,基于批判种族理论和交错性的宣导“在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中无容身之地”。

约翰·菲(John Fea)是宾夕法尼亚州梅肯斯堡弥赛亚学院美国历史学的著名教授,撰写过多本著作,其中就有《美国是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而建立的吗:历史导论》(Was America Founded as a Christian Nation: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他称呼理事会的这份声明为“美南浸信会反智主义和原教旨主义的又一例证”。

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份社论对页版面文章中,菲写道:“我称呼某人为一个反智分子时,不是在说他们不会思考。相反,我是在说他们是在以过于二元性的方式进行思考,缺乏细致入微性和复杂性。”

他指出,虽然有证据显示多位在声明上署名的神学院主席“实际上是相信系统性种族主义”,但任何相信系统性种族主义并拒绝“任何形式或方式”批判种族理论的人却是“需要求得一个极为狭窄的智力平衡”。

为了让“这处理的如何,全仰赖他们是如何定义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批判种族理论的”成功立论,菲援引了理查德·德尔加多(Richard Delgado)和让·史蒂芬奇(Jean Stefancic)的观点。

菲强调了批判种族理论的主张:种族主义是日常生活的“普通现象”或“一般现象”,种族主义不仅是对于有色人群存有偏见的个人行为,更是包括了美国制度中特别是法律的固有歧视系统;由于白人受益于这种系统性种族主义,因此他们是没动力对此做任何事情的;种族是“社会构建起来的;无人具有单一的、可以简单论述的统一身份”;“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群”在意于能够与他们的白人对方进行交流,但白人很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黑人基督徒团体“见证”(The Witness)的主席杰马尔·提斯比(Jemar Tisby)著有《妥协之色:美国教会在种族主义中的同谋真相》(Color of Compromise: The Truth about the American Church’s Complicityin Racism),他对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主席们的这份声明进行了抨击,称其为一份“对白人的承诺”。

提斯比在近日一份社论对页版面文章中写道:“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主席们通过放弃任何解决学院或教派中种族主义问题的努力,还使得这么做的人沦为批评对象的手法,继续肯定了他们对于白人的承诺。当然,他们用‘我们一同站在美南浸信会历史上以任何形式谴责种族主义的一边’来掩盖想要支持的。即便这样,他们的这些声明还是具有马丁·路德·金所说的‘虔诚叛逆与卑鄙态度’的全部特征。”

提斯比解释说:“神学院主席们本可以单纯地承认接纳《浸信会信仰与信息》20周年庆,称自己依然献身于教义。相反地,他们专注于批判种族理论的交叉性。通过强调‘批判种族理论、交叉性和批判理论的任何版本’对美南浸信会正统教义特别构成严重威胁,这群神学院主席们几乎瞄准了任何主张种族正义的人士,而不是仅仅是对此只言片语和象征性陈述的人。”

密苏里州第一圣查尔斯联合卫理公会青年与家庭助理牧师的凯特·汉希(The Rev.Kate Hanch)拥有加勒特福音神学院神学与伦理学博士学位。她在推特上对这份声明表达了失望之情。

她推文写到:“当然了,美南浸信会打算否定批判种族理论。因为有着对于奴隶制的支持,这个教派才成立起来。历史上来看,自己检查自己的白人至上几乎是感觉不出来(我是以在从美南浸信会中分裂出来的浸信会联会中受按立之人身份来说的)。”

汉希问到:“令我感到不安的是,美南浸信会是个很大的教派,而且我猜很多拒绝批判种族理论的人压根就没有了解过它。正统性或等级制度的主张取代了悔改和改变的呼求,这让我出离愤怒。圣灵的见证在哪里?圣灵的定罪、悔改、改变在哪里?”

汉希进一步指出,“我们都使用‘世俗’理论及方法来探讨神学。改革宗人士们用到了苏格兰常识学派(Scottish Common Sense Realism),使徒保罗用到斯多葛主义(Stoics)。单说某某‘合乎圣经’而没其他说明,就是不正确和虚假的。”


翻译自《基督邮报》原版英文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华东一青年牧者:将信仰融入生活 意味着基督徒需更加注重文化和运动、操练意志力和品格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