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微信

中世纪本笃修院在艰难时代的经验,对今日基督教会的意义

作者: 小斌 | 来源:基督时报 2020年09月10日 21:09 |

从公元4世纪到公元8世纪,蛮族入侵席卷了西欧,毁掉了西欧大量的古代文明。同时也给正统基督教带来巨大挑战——异教信仰和阿里乌主义。

在归化蛮族和保护古代文明的努力中,西方的修院制度做出了贡献。其中最具代表的当属本笃修院,虽然本笃修院在公元589年被伦巴第人摧毁,但其《会规》和精神对今日基督教仍有极大的意义。

1

本笃修院的会规并不追求极端的禁欲生活,而是根据现实环境明智地安排修道生活,很严格,却不过分苛刻。

本笃修院一日两餐,一餐两菜,有时候还能吃上一些水果。适量的饮酒也是被允许的。这一切的前提是资源充足的情况下。如果资源匮乏,修士就应当满足于可以获得的一切。

这样的生活提醒我们,基督徒应该尝试着过一个简朴的生活。简朴生活不是要苦待自己,而是为着神赐日用的饮食而满怀感恩。既不是苦修,也不铺张,不浪费,够吃够用就好。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应被仅仅用来满足自己的肚腹。

2

本笃修院规定所有的修士都必须参加体力劳动,除非是生病之类的特殊原因。

无论是穷苦出生还是贵族出生,都要轮流的承担修院的工作,例如洗衣做饭。这么做是要告诉大家,工作没有贵贱之分,所有的工作都是高贵的,都可以服务他人,荣耀上帝。当修院分配工作的时候,病人、老人和小孩会得到特殊的照顾。

修院地处偏远,所以只能从事体力劳动。富人总是认为体力劳动有失身份,修士们却向世界证明,艰苦的体力劳动也可以带来理性的思考和精神的升华。

今天,我们同样应该践行这样的精神。工作是天职,每个基督徒都应该参与工作,我们不应该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各人不同的工作,每一个人的工作本质上都是服务他人,荣耀上帝。哪怕是最不起眼的工作,最苦最累的工作,都是荣耀的,绝不丢人。最应该羞愧的应该是不工作的懒惰之人,以及那些赚取不义之财还为富不仁者。

3

本笃修院的最高准则是稳定和顺服。

稳定就是选择了一个修院就一直待在那个修院,别这个跳到那个,搞得乱七八糟的。中世纪初期,蛮族入侵,整个西欧都陷在混乱之中。而本笃修院关于稳定的要求,算是对那个时代的一个回应吧。

顺服意味着顺服《会规》,顺服修道院院长。当然,院长首先必须是顺服上帝和《会规》的,所以院长不是“暴君”,而是像父亲一样行事为人,“修道院院长”本意就是“父亲”。

今天的人可能对“稳定”和“顺服”非常不感冒。(“稳定”看上去更像是今天教会倡导的“委身”。)但我们要理解,在一个混乱的时代,恢复秩序是多么的重要。即便是今天,稳定和顺服对于教会而言,依旧是至关重要的,否则混乱是唯一的结果。

当然,按着本笃修院的要求,牧者必须做“稳定”和“顺服”的表率。如果牧者自己像一个“游牧”一样东奔西跑,没有在牧养上尽职尽责,如何能去要求会众委身?如果牧者作风有违基督之精神,违背圣经的教导和教会的规章制度,那么又怎么可以要求会众顺服呢?

今天,如果教会谈论稳定与顺服,就应该像本笃修会一样,自上而下,而不是成为会众的枷锁,就像那些法利赛人一样,把难担的担子加在百姓的肩上,自己连一根手指头都不动。

4

对于信徒犯错,修院的惩戒制度也值得我们去学习。今天的很多教会要么是极端的苛刻,要么是无底线的放纵,这对教会和会众都是极大的伤害。

在本笃修院,犯错的修士首先会受到私下的规劝;如果两次私下规劝仍不悔改,则会受到公开的训斥,然后是禁闭;假如还不悔改,则将受到鞭打;如果这样都不悔改,就会被逐出修院。但这并不是最后的审判,假如他被逐之后能悔改,修院还是会接纳他;但如果死性不改,三次被逐,就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本笃修道院了。

本质上,这样的要求就不是为圣人预备的,而是为那些可能由于软弱而跌倒的人。人难免犯错,如果一次不小心就被判死刑,那么就太恐怖了。反过来,如果屡教不改,也不应该被一再放纵。

这样的惩戒制度很严谨,同时又不是冷冰冰的,而是有温度的、充满爱的,尽可能的挽回每一个灵魂,也不放纵恶在内部持续发酵。

5

祷告是本笃修院的生活中心。

修士们每天至少祷告八次,这是因为诗篇119篇说:“一天七次赞美你,半夜必起来称谢你。”所以,修士们白天祷告七次,半夜再祷告一次。

每次祷告,大部分时间被用来读经和诵读《诗篇》,所以大多数修士可以背诵全部的诗篇。

除了祷告,本笃修院也非常重视学习。学习是本笃修院的主要活动之一。中世纪早期没有印刷机,圣经和神学著作全靠修士们手抄,以留给后来者使用。

很多人想成为修士,自幼就被送到修院受教,修道院已然成了教学中心。不仅如此,修道院还是医院、药店、甚至是客栈——为旅客提供住宿。

今天的教会无论在哪个方面,这些美好的传统都不如往日了。

当然,有现实的原因,中世纪早期,基督教成为主要的社会力量,所以可以在教育、医疗和社会福祉上都有所作为。今天的教会可能被边缘化了。

但我们在祷告上的怠慢总是无可推诿了吧,对学习的重视程度不够也是有目共睹吧。

6、小结

今天的教会在律法主义和世俗化的双重夹击之下,可谓是举步维艰,前有异端横行侵蚀,后有新文化浪潮冲击。

今天的教会看似风平浪静,现实境况可能并不比蛮族入侵下的西欧好多少。那时候面对蛮族,在环境上教会很艰难,在文化上正统基督教毕竟是强势的。

本笃修院在艰难时代的经验,正值得我们今天去参考学习:
过简朴的生活,努力地工作,融入教会集体,服务他人;
对犯错的会友努力挽回,对屡教不改的驱逐不姑息;
勤祷告、多读经,认真学习不懒惰。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