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兴旺到衰落丨一间农村教会的凋零带来的思考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9月02日 08:41

趁暑假带孩子回老家吃西瓜、避避暑,却得知母亲侍奉十几年的教会可能要关门了。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真到了这一刻,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1、

小镇上原本有一间老教会,最初是母亲那代人一起慢慢建立起来的。

母亲自小就体弱多病,带领教会要各种忙碌,几乎每天都要出去做圣工(探访、传福音),还要照顾两个孩子,身体实在吃不消。

直到教会来了一个赵阿姨,做过妇女主任,口才很好,也很喜欢站讲台。我母亲就很高兴有这么一个老姐妹出现,很快就把负责任人的担子交给了赵阿姨。她也没有拒绝,就这样,赵阿姨开始带领这间教会。

教会慢慢的发展起来,人越来越多,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有点乌烟瘴气了。赵阿姨带教会就一个方针——只要肯来教会,其它都可以妥协。

2、

当母亲和几个姊妹忍无可忍的时候,小镇来了一个传道人(王阿姨)。她嫁在合肥,在那里接受福音,并奉献做传道的。王阿姨的老母亲在我们小镇上,生病无人照顾,她就搬回小镇,一边照顾她母亲一边传福音。

王阿姨找到老教会后,因为是来自合肥的传道人,也被安排讲道。她讲的很好,很多人喜欢听她讲道,再听赵阿姨那种拉家常的讲道简直受不了。这时候赵阿姨却停了王阿姨的圣工,也没什么理由,反正就是不让她讲了。

王阿姨看到这个教会不成样子,原本希望通过自己的讲道,慢慢改变这间教会,没想到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了。但她毕竟是一个传道人,有她自己的使命——就准备新建一个教会。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我母亲的后,母亲非常支持,并联络了六个姐妹加入了王阿姨的新教会。

赵阿姨知道后暴跳如雷,到赵阿姨家大闹一场,最后也没谈好,不欢而散。

3、

新教会和以前很不一样,以前聚会两个小时,现在聚会一天;以前吃吃喝喝,现在严格遵守圣经;以前讲道拉家常,现在讲道要查经;以前就周日去趟教会,现在每半年都安排一次培训。

这个新教会很快就吸引了那些虔诚的老基督徒,他们早就受不了赵阿姨那样搞,但也没办法。慢慢的,周边的人都知道这个教会中午有免费的饭吃,很多七八十岁的老人加入了教会。王阿姨刚开始还自掏腰包,逢年过节给这些老人家买点小礼品——后来这就成了教会的一个习惯。

新教会最兴旺的时候有60多人,将近一半是年轻人,这就严重威胁到了老教会,赵阿姨就发话了:这小镇只能有她们一间教会,新教会要么解散,要么搬走。

赵阿姨有点小势力,王阿姨没办法,就和几个年轻的弟兄姐妹合计,把教会搬到了比较偏僻的村上。有个姐妹是那个村上的,她把老宅提供给教会用,老宅也实在太破了。最后大家奉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花了很大力气把房子翻修一下。好几个阿姨还因为搬砖把脚扭了,总之大家吃了不少苦,新教堂终于搞好了——取名“天恩堂”。

4、

教会搬到村上后,刚开始大家还都很火热,问题很快就来了,要去新教堂聚会其实非常不方便,最远的人坐完车还要走十里路。刚开始还有些顺路的弟兄姐妹用车接送一下,慢慢的,很多腿脚不便的老人家就不来了。教会人数就这样减少了有十几个。

我那个时候还安慰母亲,这些老人家就是来吃个免费午餐,从来不奉献,他们不来教会还省钱了呢。(现在感觉那时候幼稚了,教会非常需要一个人口基数,农村年轻人是非常不稳定的)

最大的危机是,教堂房屋所属的那个姐妹突然离婚了,他老公外遇,强硬要离婚。离婚后肯定就不能待在那个村上,就去城里打工了。这对教会非常不利,那个村上一个其他基督徒都没有,也没个人能出面交涉邻里矛盾。然后聚会就经常被骚扰,虽然房子没有被收回,但也不指望谁来帮着教会了。

5、

每次聚会外面就会很吵,有的弟兄姐妹想把门关上,另一些人就不愿意,认为教会就要永远敞开大门,怎么能关上“救恩的大门”呢?就为这事大伙儿吵得不可开交。当然还有其它很多矛盾,慢慢地教会分化成两派,王阿姨一派,秦姐妹一派(秦姐妹一心想取代王阿姨)。秦姐妹是本地人,老太太们就比较支持她。王阿姨比较苛刻,刚来教会她很客气,经常还送点小礼物,但一旦受洗之后就会变得严格起来,很多人就受不了了。

就在教会内忧外患的时候,王阿姨的母亲去世了,她也就没有了继续待在我们这里的借口,因为合肥老家还有个小孙子,她不得不回老家。刚开始,还能保持每月一次来教会,后来半年都来不了一次。

6、

王阿姨走的时候,把教会交给了许阿姨(老好人,比较富裕)。

这样的安排秦姐妹非常不服,直接带走一批人。这个教会就只剩下二十几个人了,诗班从最初的二十人,变成现在的五人(仅剩的中年人)。

许阿姨因为比较富裕,经常给教会弟兄姐妹发点福利啥的,这个教会勉强这么维持着。陆陆续续传福音,新添了一些,来来去去的人数也没上去。

当初秦姐妹带走一批人之后,剩下的弟兄姐妹都打包票说,就算教会人都走光了,他们也绝不会走的。然而很快就打脸了。

我妻子生完孩子后,我们夫妻实在忙不过来,就让母亲过来帮忙带一年孩子。我知道母亲放不下教会,所以只希望能帮我带一年就好。万万没想到,母亲离开没多久,五人小诗班剩余的陆续全离开了(出去打工,或者去带孙子了)。

7、

就这样,教会还剩下许阿姨和一群老人家。

许阿姨可能觉得教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母亲责任很大,她如果不离开,教会兴许还能维持。

母亲非常难过,每次聊到老家教会就哭,我只能安慰她回去就会好起来的。

人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疫情爆发,教会全部暂时关闭。到现在,这个教会还是关着门的,王阿姨、许阿姨和我母亲都沉默了。她们都参加了新的聚会,没有谁愿意再去挑起一间教会的重担,这间小小的“天恩堂”估计再也不会开门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后疫情时期的教会牧养与关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