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留守儿童面前的农村教会令人扎心而无奈,出路在哪里?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1月28日 09:47
图片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图片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资料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资料图)

一个读神学的朋友去了趟华北某省的农村教会,回来写了一篇文章,文中说到农村教会的凋零现状,并对陪同的某农村牧师说,将来你们被接天家,想在农村举行一场基督教葬礼,那时候是不是要找几辆大巴车从城市里把基督徒接回来,举行完葬礼之后再把他们送回去。其言下之意就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农村基督教教会会出现无信徒的状态。

这虽然是朋友的调侃之词,但是也十分准确地说明了农村教会的现状。农村教会何以至此?曾经农村教会的辉煌去了哪里?曾经在某些地区教会是村委会之外的村民活动中心,现在那样的情景已经远去。

随着2000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城市发展突飞猛进,农民工大潮席卷各地,随着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流入城市,农村教会也就逐渐失去往日辉煌,伴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多,农村人口的减少,教会同样日渐凋零。

因为年轻人都进入了城市,留在农村的基本都是老人和孩子,因此农村教会在衰落的同时,也无法拿出继续发展新信徒的对策。老人一般在家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田地,因此基本没有农闲时间来过多地参与农村教会侍奉。

农村教会因为年轻人的缺乏和神学观念以及教会体制的落后,也无法回应农村社会的需要,因此今天的农村教会更需要在神学观念上更新,以回应农村的社会需求。笔者以留守儿童为例,来阐释农村教会遇到的困境。当然这不仅仅是农村教会,也几乎是所有传统教会所遇到的困境。

随着年轻人进城务工,城市生活成本和入学的诸多限制,造成大量农村儿童与父母分离,跟随爷爷奶奶留守农村。对于从小缺乏父母疼爱的孩子来说,每年的春节可能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因为父母在春节一般都会返回老家。父母返回老家之后,往往会为孩子购买智能手机等电子设备,这是为了方便和孩子联系,以解父母的思念之苦,另一方面也是孩子向父母提出的要求。

在笔者的农村,几乎所有留守学龄儿童都是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可以说智能手机成为他们打发时间的工具之一,其次就是电视机。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让原本镇上的游戏机厅也不得不停业。

笔者的村子上有一个以前比较大的教会聚会点,人多的时候也能上百人参加主日敬拜,现在虽然人数不及以前,主日敬拜的时候也有几十人参加,但多为老人。主日敬拜的场景几乎是,老人们在教会听道,孩子们在教会外面玩手机,打游戏。

面对这种场景,笔者曾经在一次回老家的时候专门询问教会负责人,对这些留守儿童该怎么帮助他们。教会领袖是位六十多岁的老姐妹,面对留守儿童她面带难色,对此叹息不止。

她告诉我,多年前教会有年轻人的时候,曾经派到温州学习主日学的办学经验,那个时候温州的主日学规模很大,在校生达到十几万人,而且都是按照年级不同而分级,从管理到教材都有专门的人员和机构负责。后来他们学成归来之后,按照温州模式开始兴办主日学,信徒家长们也乐意把孩子送过来,但是好景不长,孩子们开始不愿意待在主日学了,他们反映说主日学教学内容都是圣经知识和宗教知识,内容枯燥乏味,对他们没有吸引力,渐渐地也就没有多少孩子来参加了。老人说“我们不是温州,大家都没钱,不能和孩子讲条件,人家温州孩子去参加主日学和夏令营会都是由父母出钱给孩子的,我们可没有啊!”后来那些年轻人也出去打工了,他们这些老人在观念和精力上也无法顾及孩子的需要。

老姐妹尤其强调的是现在社会把孩子都带坏了,整天打游戏,根本不认识主,不认识上帝,他们就像埃及人一样心里刚硬。

从老姐妹的言辞中我能感受到老姐妹面对留守儿童的焦虑,但是她又没有办法去回应这些儿童的需要,在曾经红极一时的温州主日学模式结束之后,农村教会面对儿童问题只能是重复以前的代沟反应,无法改变,也无法交流。

老姐妹遇到的问题也是传统教会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他们和现代社会之间的观念冲突。从自己传统的神学观念出发,面对现代社会的种种现象和问题,一味地排斥,把现代社会的发展斥为倒退,用传统教会神学观念和时代论来评价现代问题。这就造成了传统教会和现代社会之间的分离状态,彼此不理解,不沟通。在现代社会看来传统教会的观念老旧陈乏,想沟通却无法沟通,没有沟通的基础;而对于传统教会来说现代社会更加个人化,他们所认为的孝道,婚姻等观念完全被破坏,因此这是个不断败坏的时代,无法改变,甚至无需改变。

面对留守儿童问题,传统教会的思维依然是主日学思维,在他们眼里儿童是教会未来的希望,但是他们认为对儿童进行圣经知识的培训才是当务之急,因为这是认识主的最快方式。宗教知识培训,在宗教上也许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让这些孩子长大之后,内心里建立基督信仰,恐怕这些宗教知识的作用并不大。有人做了统计,在随访的一百个温州主日学出身的大学生中,最终信耶稣的只有三个。

究其原因就是宗教教育让孩子从小产生了抵触,而不是建立相关价值观。其次主日学教育与社会脱节,让他们在将来走向社会工作岗位时,根本不能用来处理人际和家庭问题。

农村教会当务之急的事是改变传统观念,理解现代社会,理解孩子的需要,同时也需要年轻人回到农村,以更加鲜活的方式来回应孩子的需要。比如辅导作业,和孩子一起游戏等。

农村教会只能通过有效地回应农村的社会需要,才能彰显上帝的爱,才能影响孩子,让他们成为将来信仰的种子。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逝者| 老布什夫妇的基督信仰:携手一生 走过死荫幽谷 面对死亡 贡献社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