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是信仰上的"浪子回头"还是教会里的"藏污纳垢"? || 对莫言小说《等待摩西》的一点观察和思考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4月19日 19:18

中国著名作家莫言最新推出的一部短篇小说《等待摩西》,发表在《十月》杂志2018年第一期上。由于这部小说写的是社会底层几个基督徒的故事,具有浓重的基督教色彩,又加上作者本人的光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因此也引起不少基督徒的关注。不过看大家的反馈,似乎把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柳摩西)的事迹当作了一个浪子回归的故事。于是,有的基督徒把莫言这部新作拿来作为传福音的工具——看,连莫言都写基督徒的故事了。

笔者最近把这部短篇小说仔细读了两三遍,并没有发现“浪子回头”的影儿。莫言的这部作品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纪实性文学作品,因为是根据作者自己一位全家信主的发小的故事编写而来。由一位教外的文学大伽以如此近距离的视角写基督徒的家庭和社会故事,笔者还是头一次遇到。莫言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从一个发小的角度向我们展现了文革到现今的某些社会变迁的画面,同时也揭示了社会底层基督教的一些状况。

不得不说,文学大师莫言的笔触是冷静而尖锐的。透过莫言的小说,我们能看到底层基督教的众生相。《等待摩西》这部小说的故事情节围绕莫言的发小柳摩西的人生轨迹而展开。一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小说的主人公生在一个基督教世家,他的爷爷名叫柳彼得,是一个在当地很受尊重的基督徒。但当“文革”初起时,见风使舵的柳摩西索性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柳卫东,他还向爷爷提议改名为柳爱东,结果换来了爷爷的两记耳光。当他的爷爷被批斗时,柳卫东也跟着造反派卖力地呼喊:“打倒洋奴柳彼得!打倒帝国主义走狗柳彼得!”一度赢得大义灭亲的“美名”。

后来,这个柳卫东和村里大他五岁的马秀美冲破一切拦阻结了婚。改革开放之初,头脑灵活的柳卫东通过做生意赚了大钱,成了当地的首富,被乡亲称为“柳总”。但到了1983年春天,莫言从部队回乡探亲的时候,听到了柳卫东失踪的消息。柳卫东这一失踪就是三十多年,全靠妻子一人之力把两个女儿拉扯大,期间的辛苦可想而知。村里有人说柳卫东在外边又成了家,也有人说被人谋害了。这三十年来,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他的妻子一直在痴痴地等待着他的归来,每天都出去贴寻人启事。

到了2017年8月,莫言终于从柳卫东的弟弟那里获知,那个消失了三十五年的柳卫东竟然又回来了。可是当别人问他到底去了哪里,柳卫东却支支吾吾打马虎眼。但大家看到的是,这个重新回来的柳卫东带来了一个所谓“讨还民族财富”的计划,并到处找人劝说他们投资。其实这不过是一个老掉牙的骗局。连他的亲弟弟和亲女儿都避之不及,有个女儿甚至说只要他敢来,就立马报警。柳卫东的亲弟弟还提醒莫言千万不要被忽悠了。

而莫言决定造访柳卫东的家,当他一进大门,柳卫东的妻子马秀美笑嘻嘻地迎面而来,一阵寒暄以后,她告诉莫言柳卫东又改名为柳摩西了,此时柳摩西正在家里和几个教友谈话。正当马秀美进门通报时,莫言却离开了摩西的家门,小说的结尾留下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切都很正常,只有我不正常。”

这句话是这部小说的点睛之笔。作者到底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使得他即将见到三十多年未见的发小,最后关头竟然转身而去?一切都很正常?但正常得不合常理!

莫言笔下的这位柳摩西确实是回来了,他曾经疯狂过(改名并殴打自己的爷爷),也曾辉煌过(一度成为当地的首富),可是又不知什么缘故抛弃自己的老婆孩子玩起了“失踪”。当三十五年后,重新回来的时候,摇身一变,还带来了一个“天字号”投资计划,为此又改回原来的名字“柳摩西”,在家里和教友谈话。谈什么呢?谈他失踪三十多年的“传奇”?谈他经历上帝的“见证”?这怎么可能呢!其实小说在之前就埋下了伏笔,柳摩西来路不明,他的弟弟和女儿都提防着他。那么,唯独可以猜出来的是,他在家里和教友谈论他的“投资计划”,并以柳摩西这个名字来增加他的神圣色彩。

柳摩西带回那个“投资计划”,在外面打不开局面,却极有可能能够进入教会,使得柳摩西可以伺机物色目标。为了把自己装扮得属灵,又改回了起初的名字:柳摩西——多么“高大上”!无论是文革初期的改名,还是失踪三十多年后再次改名,骨子里的动机没有变。说到底,还是一个生意人,念的是一本生意经,不过多了一个宗教幌子而已。这位神秘失踪又蹊跷归来的柳摩西并没有结出悔改的果子,因此这不是一个“浪子回头”的信仰故事。有位弟兄解读这篇小说时写了这样一句话:“这平静的正常之下,隐藏了多少的扭曲和污浊。”

因此,莫言的这部小说与其是“讴歌”基督教,不如说是对基督教的嘲讽和揭露。小说所反映的不良现象在基督教里并非个例,也不是莫言有意“抹黑”基督教。作为一位作家,莫言能以自己的笔触和观察写下这个故事,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这是一面镜子,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们不要以为柳摩西这样的人只存在于小说世界里,莫言的作品都是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性的。在中国,虽然屡遭打击,但传销在社会上仍然到处蔓延,而且花样别出。近些年来在有些地方一些教会和基督徒也成为传销下手的“羔羊”。有的是骗子从外面混入教会,也有的是所谓基督徒受到利益诱导从内部做起,不管如何,都是利用了教会里的关系网,利用了一些信徒的“单纯”,做起了既挣钱又赚吆喝的买卖。此外,还有人卖理财产品的,拉投资的,推销产品的,有的所谓“工商团契”成为讨论生意的茶话会。也有的信徒贪图小恩小惠,上当受骗。在有些基督徒群里,经常看到有人发布某些项目广告,说盈利前景很好,但缺资金运作,需要投资加盟。结果,教会就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前不久有知情者向基督教媒体发文揭露了一种新型高等传销形式,其中提到:某地“有一些家庭教会做传销,做南派最基本的503资本运作,把农村信徒一批又一批的引导过去,密集上课,重复洗脑,影响很大,建立了传销教会”。这并非天方夜谭,真是触目惊心!

教会里能有柳摩西这样的人滋生和活动的空间,显示出这间教会有了破口,患了严重病变,神的道和彼此相爱的团契被利欲熏心的生意经糟蹋和亵慢。是需要像耶稣洁净圣殿那样再来一次洁净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西交流史上汉学家卫匡国原来是位传教士:曾编辑西方首部中文语法书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