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3日
微信

福音联盟再次建立在东普鲁士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3月20日 09:59 |
播放

一. 福音联盟在东普鲁士的历史

东普鲁士的福音联盟有着一段长长的历史。1846年,福音联盟在伦敦宣告成立时,基督教复兴派的德国代表就在会场上。

1851福音联盟伦敦会议结束后,德国与会者回国成立了福音联盟德国分部。1857年,福音联盟在柏林召开了第三次大会。

不久,几个地区性联盟,如汉堡、符登堡、莱茵兰等福音联盟纷纷成立。

到了1885年,东普鲁士出现了联盟之友会议的报道。1899年,科尼斯堡福音联盟成立。

福音联盟在东普鲁士的长期发展清楚地表明,建立福音联盟的理念并非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有批评声恶毒地写道:“人们把绵羊、公猪母猪和鸡都赶到一个谷仓里,还打算让猪、鹅、鸡与绵羊成为一体。”

从1899年开始,科尼斯堡举行定期会议,最初的会议还是在东普鲁士社区协会会议(Community Conference of the East Prussian Community Association)的框架下举行。1907年(9月9日),一个管理委员会宣告成立。

冯·费哈班(von Viehbann)将军、恩斯特·门德尔松(Ernst Moderson)等福音联盟在德国领袖人物都出席过科尼斯堡会议。

举例来说,1906年10月23日至26日,科尼斯堡举行了主题为“依据《彼得前书》第一二章属上帝的子民”的会议,与会者有艾娃·提勒-温克勒(Eva Thiele-Winkler)、冯·费哈班将军、恩斯特·门德尔松和乔纳森·保罗(Jonathan Paul)等众。

1907年,科尼斯堡举行了第一次带有明显福音联盟特征的社区会议。1926年至1937年,会议一直以联盟会议的形式举行。

参加会议的人数以千计。除了新教和改革宗会众之外,新教团契团体、浸信会会众和其他教会也有参加。

二. 苏联解体后的新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旧有的东普鲁士划给了苏联,苏联解体后继续划拨给了俄罗斯联邦。

在俄国,福音联盟在1909年成立。但苏联时代的它已经不复存在,等到了2003年才重新建立起来。

乌尔里希·马特里(Ulrich Materne)担任过多年的福音联盟在苏联的代表,也为俄罗斯福音联盟的建立做出过重要贡献。根据他的叙述,2002年至2005年期间,他与俄罗斯福音联盟的时任领袖弗拉基米尔·尼拉贡佐夫(Vladimir Ryaguzov)多次共同到访加里宁格勒(译注:也就是科尼斯堡,苏联占领后对城市进行了俄化,改现名),也与来自路德会、浸信会和五旬节派几位牧师一起在2004年成立了属于当地性质的加里宁格勒福音联盟。

无论是马特里还是科尼斯堡当代的见证者,都无法细说他们的活动。但是,人们对这段既有记忆依然存在,况且城市基督新教徒之间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合作。

路德会、浸信会、卫理会、五旬节派、安息日会和灵恩派都会定期聚会进行祷告,也在加里宁格勒开展了几次公开联合活动。

因此,加里宁格勒地区性福音联盟的新成立具有良好的基础。

三. 地区性福音联盟的建立

两年来,俄罗斯福音联盟一直在重组他们在该国的结构。

俄罗斯国土面积庞大,有着200多个不同民族和很多民族自治区,因此需要一个多民族和多地区的联合结构。

出于这个理由,近年来在莫斯科、西伯利亚、鞑靼斯坦、北高加索及其他地区已经成立或正在建立福音联盟。目前,这些地区性联盟中的一个也在加里宁格勒这块外飞地建立起来了。

为了实现目标,加里宁格勒在2月16日至18日举行了基督教会与事工组织地区领袖会议。来自秋明的俄罗斯福音联盟主席谢尔盖·拉夫罗夫(Dr.Sergei E.Lavrenov),和莫斯科的俄罗斯福音联盟秘书长维塔利·弗拉森科(Vitaly K. Vlassenko)都有出席。

世界福音联盟公共参与部门负责人约翰尼斯·莱莫(Prof.Dr.Johannes Reimer)也有出席会议,他介绍了福音联盟的历史,尤其是在东普鲁士的历史,也解释说了它今天是如何运作的。

俄罗斯福音联盟的领袖们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们的工作。有关在加里宁格勒建立地区选举机构的建议在会上受到好评,正式建立机构的工作也已经开始。

加里宁格勒福音联盟的重建,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很及时的现象。从1945年以来,定居于该地区的人口来自庞大苏联的各个地方。

今天,这里生活着俄罗斯族、乌克兰族、白俄罗斯族、亚美尼亚族、日耳曼族、波兰族、立陶宛族和其他民族。多年以来,浸信会、五旬节派和卫理会的会众也在进行聚会。

与福音路德会和俄罗斯东正教会一起兴旺起来的,还有福音派基督徒等。

这些教会中有很多都在成长壮大,还开展了令人影响深刻的社会及宣教工作。比如,该地区有很多福音派运营的戒酒戒毒康复中心。

城市中有一所基督教学院和若干与社会有关的倡议。传福音也非常之重要。

出于属灵和经济上的原因,这些教会之间的紧密合作是必要的。

很多新教基督徒往往出身低微,他们的财力不足以购买属于自己的教会地产。

因此,会众越来越多地联合在一起。比如,快速成长的加里宁格勒基督教中心的五旬节派成员就在福音路德会的主教堂进行聚会。

其他人也分享自己的房间。在基督教学院的学生之中,新教信仰方向也是呈万花筒。

加里宁格勒新教基督徒更紧密地融合到俄罗斯福音联盟,进而融入欧洲和全世界的福音联盟,更有助于各个会众更深入地开展他们的工作。

因此,我们只能为福音联盟在东普鲁士的重建感到喜悦。


原作者约翰尼斯·莱莫(Johannes Reimer),南非大学宣教学教授、世界福音联盟高级领导力小组长期成员。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