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微信

从数千年传播技术与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思考:教会如何更好重视技术?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0月13日 10:59 |
播放

大约距今五千多年前,在尼罗河生活的埃及人发现了莎草这一神奇而又普遍的植物,它们成群结队地生活在尼罗河岸,吸吮着尼罗河肥沃的营养。很快这神奇的植物就将自己贡献了出来,人们把莎草采集后经过锻打叠加,然后交错放置,在阳光下几小时后,一张可以书写文字的莎草纸就诞生了。这种莎草纸制作工艺简单,材料易得,廉价、易存,便于运输的特点,支撑了埃及王朝的灿烂文明。

同样是在莎草纸被使用的时代,在埃及不远的两河流域苏美尔,人们同样使用一种方便的书写工具和纸张,那就是泥版。人们把泥土混合水制作成任意大小的方块,书写人员用削尖的芦苇做笔,在泥版上留下文字信息。

莎草纸与泥版书写工具的最大特点就是书写的方便。那种用刀把文字刻在石头或者龟甲上的书写方式所带来的缺点,一个是书写速度的缓慢,另一个是极低的信息量。书写的方便,可以在同样的时间单位内留下更多的信息,同时可以发展各种书写字体,如快速书写的草体,而这些是在石头和龟甲上雕刻无法比拟的。这种信息传播的技术带来了革命的变革。埃及出现了埃赫那吞宗教改革,苏美尔则形成了凌驾一切之上的世俗政府。正是书写技术带来的变革,普及了文字和信息,改变了社会阶层。这种改变让处于统治阶层的祭司摇摇欲坠。

由此可见,社会历史的进步与发展,有时候是革命的跳跃,他它们的背后其实是技术革新的长期积累的结果。这让我想到了科幻电影《太空漫游2001》,外星文明在地球放置一块石板作为实验,让接触到石板的猿人大脑结构被改造,从而迈出了最关键的制作工具这一步。实际上人类进入文明就是从制作工具开始的。随着工具被不断改进,我们的世界也被不断改变。从钻木取火到火药,从骑马到汽车,从算盘到计算机,这些技术的的革新直接带动历史的发展。

希腊文化和罗马帝国在基督教之前,已经铺好了其兴起的道路。亚历山大大帝通过自己的征服,建立了一个希腊化的世界,其伟大之处在于将希腊文化的传播视为自己的责任。希腊文化的传播,其与众不同的注重生活体验的理念,在保守的犹太祭司体中掀起了一场被希腊化的风波。那个时代的犹太人,尤其是精英阶层都以起个希腊名字为时髦,那些没有希腊名字的人,犹如今天用巨大的砖头翻盖手机的人一样被视为要进博物馆的异类。希腊文化在犹太人中的传播,让我们理解耶稣的言论引起轰动的原因。耶稣与犹太宗教观念不同的地方在于,耶稣的上帝是世界的,是人类,而不是一个民族的。这本身也为耶稣被后来罗马帝国接纳提供了基础。我们可以发现,基督教成为一个普世的宗教,首先得益于希腊文化的传播,如果没有希腊文化的世界主义观念,基督教可能真的就是犹太教的一个小支派。这种世界主义得益于希腊文化的逻格斯等概念,以及斯多亚主义、新柏拉图主义等哲学群体。

希腊文化提供了精神内涵,而罗马帝国则提供了基督教的组织机制。基督教成为国教之后,其教会和信徒规模越来越大,那么对于帝国来说,统一的宗教与分散的宗教相比,前者更有利于帝国的王权。因此,在选择了统一的基督教之后,基督教带来的最大问题是信息如何传播。从教廷到遥远的居于帝国边缘的信徒,这其中信息的传播效率直接决定了天主教的统一性。为了克服信息传播的偏差而带来的分裂,天主教模仿了罗国帝国的世俗行政机构,建立了一套中央集权体制,这样让信息高效率地传播。但是限于当时教廷使用纸张的限制(羊皮纸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导致知识只能在教士阶层传播,甚至在罗马帝国灭亡之后的日耳曼贵族中,也有很多不识字的人。文字的小范围使用,保证了天主教僧侣阶层的稳定。从而也保证了天主教的统治地位。

尽管自中世纪开始,就有一些叛逆分子提出不同于教廷教义的理念,对三位一体的质疑,对地心论的挑战,但是限于传播条件,他们只能是星星之火,尚不能燎原。

对于基督教带来重大突破性变革的,我想无疑是宗教改革。但是我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马丁路德能一夜之间撼动天主教经营长达一千多年的教廷?当然,当时的社会处境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因素,但是如果离开了谷登堡在1450年发明的活字印刷术,宗教改革可能还要延迟一段时间。

谷登堡的印刷术带来的欧洲社会历史的革命。首先一条,我们知道欧洲的大航海时代,从14世纪开始,延续两百多年。正是印刷术将航海与海外殖民的故事传遍欧洲,激励了众多的仁人志士前仆后继。英国对北美的殖民运动,同样有赖于印刷术的普及带来的宣传效果。

所以当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贴出来的同时,印刷机器已经开动,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论纲已经遍布欧洲的大街小巷,凡识字的人都知道了他的观念和他的故事,而那些不识字的人,也能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一事件。而后期对于民族语言圣经的翻译,更是有赖于印刷术。实际上在那个时代,印刷出版业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遍地的出版商将城市图书馆的藏书,从过去一千年才积累两千本的数量,用了几年的时间就翻了几千上万倍。印刷技术的普及和产业化,带来了教育的普及,识字率的提高。而这些让天主教僧侣集团赖以存在的信息垄断失去土壤。

把历史缩小几百倍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些关键点,其中传播技术的更新改变着社会,也改变着基督教的历史。

这告诉我们,历史的发展掌握在上帝手里,因为技术的变革并不是哪个天才导致,而是上帝干预历史发展的手段。但是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并不能改变福音的本质,今天的福音依然是两千多年前的耶稣口中的福音。

技术只是传播福音的手段,不是福音的本质。因此,我们今天更应该利用互联网平台这一技术手段更好地传播福音,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