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5日
微信

安倍晋三遇刺案背后浮现“邪教魅影”,对我们有何警示?

作者: 严以勒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26日 11:14 |


今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市进行街头演讲时被一名叫山上徹也的嫌犯用自制的枪支朝身上连开两枪,当即倒在血泊中,随后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因伤重不治身亡,终年67岁。

当消息传来,安倍遇刺事件在国内网络各大平台上激起一阵喧嚣,出现了两大泾渭分明的对立性阵营,一种是批判安倍,认为是“罪有应得”,甚至表示出幸灾乐祸的情绪;另一种则认为安倍是一个出色的朴素的没有半点架子的首相,对其因突遭枪击而遇害应该给予最基本的同情。

这场口水战也是在网上持续了好几天。可是,随着日本警方对犯罪嫌疑人山上彻也的调查逐渐深入展开,更多作案细节也被披露出来。与此同时,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神秘的“宗教团体”开始浮出水面。

在安倍遇刺的时候,嫌疑人山上徹也当场被警方抓获。据山上徹也初步供述,他本来是想去刺杀和他有怨恨的某“宗教团体干部”的。 不过,这种说法听上去还挺荒诞的,既然是要去行刺“宗教团体干部”,为什么后来又突然改变了主意,而调转枪口对准前首相安倍晋三了呢?

但是,山上徹也本人对此进一步供述到,他后来之所以选择刺杀安倍晋三,是因为安倍晋三也和该“宗教团体”有联系。这一供述令人震惊!

而嫌犯山上徹也口里所说的这个“宗教团体”就是在全球范围具有不小影响力的邪教——臭名昭著的韩国“统一教”!

并且,山上徹也的上述供述也并不是“孤证”,因为在案发后“统一教”也曾出面发表了有关声明,这进一步坐实了行凶者山上彻也的供述。

据“中国反邪教”微信公众号转引韩媒和美媒有关的报道称,7月11日下午韩国“统一教”日本分部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其负责人田中富广承认“统一教”和安倍遇刺案有关,并承认山上彻也的母亲是该教成员。

这位负责人说,山上彻也的母亲是于1998年入会的,2002年左右破产(至于破产的原因没有提及),曾在2009年至2017年间一度失联,最近两三年才重新又与该教联系了起来,近半年来每个月都参与该教的聚会活动。不过,田中富广同时也指出,山上彻也本人并非“统一教”成员。

据近日国内媒体转引日本《读卖新闻》7月14日的有关报道称,奈良警方在调查前首相安倍晋三被枪杀一案时,对嫌疑人山上彻也的母亲也进行了传唤。在安倍晋三遇袭后,山上彻也的母亲寄居在奈良县外的亲属家中。 山上彻也的母亲向奈良警方的调查人员表示:“(我的)儿子做了可怕的事,非常抱歉。” 这是山上彻也的母亲第一次站出来发声。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山上彻也的母亲虽然向社会公众公开表达了道歉,但对“统一教”却没有发表批评性的言论。

看来,在安倍晋三遇刺案中,这个“统一教”是被牢牢锁定了,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就对安倍晋三遇刺事件而言,我们不能只是仅仅停留在打口水战的层面,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不能就此错失一次对邪教加深探究的契机。

可是,安倍晋三遇刺案又是如何和“统一教”挂钩的?而嫌犯山上彻也的母亲信奉“统一教”,又和他本人铤而走险行刺前首相之间具有怎样的“因果关系”?

综合一些媒体相关报道信息,山上彻也的母亲是在1998年左右加入了“统一教”,此时山上彻也17岁,正在上高中,成绩还不错。这个时候他们的家境还是比较富裕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山上彻也高中毕业后去了海上自卫队服役,是有着比较光明的前途的。

可是,由于其母亲信了这个“统一教”,并且成为一名相当狂热的信徒。频繁参加在奈良的“统一教”聚会活动,经常好多天都不回家,似乎也和“统一教”的“灵感商法”(“灵感商法”译自日语,意指利用不存在或极少可能发生的威胁性言论,煽动人们不安的恐惧心理,借此推销产品或拉人入教,或为精神控制的一种方式)有关。她根本不顾家,曾说过“再多的钱都不够”“好想去韩国”之类的话语。

不仅如此,山上彻也的母亲还卖掉了家中的土地和房产,几乎是倾家荡产捐献给了“统一教”。结果到2002年的时候,其母亲竟因“过度奉献”而被判破产,从此其家境迅速跌落。尽管如此,山上彻也的母亲依然执迷不悟地继续向“统一教”进行捐献,累计捐款总额估计为1亿日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不过,“统一教”却就此表示,山上彻也母亲的捐款总额正在调查中,并声称:“在2005年至2014年这10年时间里,共有5000万日元被退回给山上的母亲。”

可是,对今年41岁的山上徹也来说,其母亲于1998年加入“统一教”,是他一生噩梦的开始。 在山上彻也20岁的时候,其母亲由于“过度奉献”竟致破产,于是被迫搬家,从此一直在困苦的生活中挣扎。

日媒采访过山上彻也的高中同学,他们回忆道:“他的母亲把钱都花在‘统一教’上,连他的学费都不出,听说他不得不中途退学,应该是没有念完大学。山上平时不按常理出牌,话不多但人不坏。后来性格变得古怪,经常恶狠狠地把‘如果没有统一教’挂在嘴边,断绝一切人际交往。他在家里和母亲大声对骂,引得周围邻居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一名中学同学也说:“当年的毕业纪念册上,大家都叫他‘小彻’。人如其名,他十分老实又平易近人,话不多总是笑嘻嘻的。但随着年龄增长,变得闷闷不乐。”

虽然后来山上彻也加入日本海上自卫队服役,但在退役后人生并没有起色,换过多份工作,诸多不顺,并且一直是单身状态,膝下无儿无女,平时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困苦。在案发时处于无业状态……

可以这么说,母亲的狂热、家庭的变故深深地刺激到了这位儿子。 因此,当人生陷入诸事不顺、生活困顿的境地时,山上徹也逐渐对“统一教”的头目们产生了强烈的怨恨情绪,并认为母亲被洗脑陷入该教,是导致自己人生不幸、生活痛苦的根源。

山上彻也以前曾这样对熟人说:“因为‘统一教’,家都变得不正常了。”“家里没钱,毫无办法。” 而据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的报道称,山上彻也对警方说:“因为我的母亲是统一教信徒,在捐赠了大量的财产之后破产,我想我必须惩罚他们。”

所以,对山上徹也母子来说,他们都是“统一教”的受害者。他们的人生轨迹都被该教改变了。所以,追溯这一切悲剧的起因,“统一教”是罪魁祸首!

可是,山上彻也为何要将刺杀的目标对准了前首相安倍晋三这样一个大人物呢? 这就牵涉到安倍及其家族和“统一教”的某种联系了。

据外媒报道,虽然韩国“统一教”日本分部负责人田中富广在新闻记者会上否认安倍或自民党和“统一教”存在诸如资金之类的直接往来和关联,并声明安倍也不是该教的成员或顾问。

但这位负责人却透露说,和安倍有交流的是一个名叫“世界和平协会”(Universal Peace Federation,UPF)的民间团体,系统一教的“友好团体”。【注:“统一教”前成员、美国邪教研究专家史蒂文·哈桑(Steven Hassan)在社交媒体上提醒大家,这个所谓的“世界和平协会”其实就是“统一教”的一个障眼法式马甲。】

据《爱尔兰时报》的报道,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曾经是“统一教”已故教主文鲜明的支持者。而岸信介的女婿、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也曾在其竞选活动中依赖于“统一教”。

另外,据福特国际政治学教授和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塞缪尔斯(Richard Samuels)曾在2001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上世纪70年代初,日本部分自民党政客利用“统一教”成员为竞选人士投票。作为回报,政客们需要参加文鲜明的“神学讲座”,并保护该教多年来免受日本当局起诉。

虽然有些细节还尚未被披露,但安倍晋三也很有可能继承了和“统一教”的这种联系。当安倍晋三在2006年首次成为日本首相时,他曾向“统一教”相关仪式活动发送贺电。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安倍晋三甚至还曾于2021年9月出席过“统一教”的相关演讲活动。

笔者前几天也注意到,在某些主内平台上流传有安倍妻子和其他家人信基督教的“美好见证”,有一些弟兄姊妹对此深信不疑,以至于把安倍晋三也视为受到过基督教的精神熏陶,所以安倍才有那种亲民、朴素、廉洁的可贵品格。于是乎,更是加增了对安倍遇刺的同情。

但是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安倍家族成员和“统一教”有来往,存在互相利用关系。安倍的外祖父和父亲在统一教里有不小的影响力,而统一教也成为他们从政的强力帮手。就算其家族成员有信教的,信的也不是正统的基督教,而是这个“统一教”!!所以,这个所谓的“美好见证”是虚假信息,这次又翻车了。

所以,嫌犯山上彻也认为安倍晋三和统一教有联系,绝非空穴来风。据报道称,山上彻也本想刺杀一个“统一教”头目,但后来认为难度太大,遂放弃了。在发现安倍晋三可能与“统一教”有关联之后,决定刺杀他,因为他认为是安倍晋三进一步推动了“统一教”在日本的扩张。

那么,“统一教”是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统一教”原名叫“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名字看上去很属灵),后来又改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看上去很高大上),由韩国人文鲜明创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

为了自我神化,文鲜明曾自称他15岁时登一座小山时受到了所谓“耶稣”的神示,从此立志拯救全人类。为此文鲜明还将自己的名字从“龙明”改成“鲜明”,以“弥赛亚”自居,自称要将使世界变得“鲜明”。自此,文鲜明成了“基督的使者”。再后来,又自谓是耶稣的化身再次降临人间,并大言不惭地说:“我比耶稣本人更伟大。”

在该教内部,文鲜明夫妇被教徒称为“宇宙真父”、“宇宙真母”,并接受教徒膜拜。

统一教有两大特色,第一是鼓动教徒捐出全部身家。据曾在统一教里待过的前成员作证说,统一教告知成员要为祖先的罪孽赎罪,为上帝和人类受苦,赎罪的方式之一就是奉献金钱。私自拥有财物是自私的、有罪的。既然你足够“幸运”,知道了“弥赛亚”的存在,那么你就应该只为“上帝”而活,不应该拥有财产。山上彻也的母亲加入该教,捐出全部家产导致破产,原因就在这里。

另一个特色是奇特的配婚制度以及定期举办的“集体婚礼”。在该教内部,教徒的婚恋由教主进行“指定婚配”。文鲜明曾教导教徒们,婚姻是获得“救赎”的关键,也是对统一教保持忠诚的承诺。和谁结婚、什么时候结婚、结婚之后定居在哪里、什么时候生孩子,事无巨细都要服从统一教的统一安排。

文鲜明还炮制了一种更为荒唐的“血统转换”教义。他声称,一个人如要获救,就必须接受“再临基督”文鲜明的“纯净血统”,也就是女信徒要和他这个教主通过性关系进行“血统转换”。谁和他保持肉体关系,谁就可以生出“救世主”。据悉,文鲜明还带着教徒们集体淫乱,称与具有纯净血统者性交是个人得救和拯救人类的伟大义务。而文鲜明本人时常以讲授教义为幌子,用“72小时的说教方式”,把长相较好的女信徒关在自己的居室内,强迫夺取女信徒的贞操。

2012年,92岁的文鲜明去世。他的儿子文亨进继位,并宣称自己是“第二国王”。他还在美国东田纳西州建立了所谓的“铁杖圣会”(Rod of Iron Ministries),继续延续了“配婚”仪式,并且让新人们都在仪式上持枪——其中一个环节,是所有人举起步枪,指向天花板。

很显然,统一教是一个打着基督教幌子的邪教集团。和其他邪教一样,具有错缪教导、教主崇拜、精神洗脑、宗教敛财等明显特征。 (媒体在做这方面报道时,动不动把统一教称为“教会”,这是非常不严谨的。统一教是基督教异端,更是邪教组织,而不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教会”!)

而且,通过这么多年的经营和积累,统一教已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据悉,统一教在美国拥有十几家商业公司,资产高达15亿美元。美国的渔业、珠宝、毛皮产品、建筑等行业均有统一教的身影,甚至操控包括《华盛顿时报》在内的数家报纸杂志。据韩国媒体报道,“统一教”在韩国拥有13家公司,资产高达16亿美元。

统一教已经发展成一个超级财阀,难怪会把触角伸向政坛。而某些政客也企图利用统一教的影响力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政教互相利用背后又有怎样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但对于邪教的这种夸张、渗透,我们不能不提高警惕!

所以,基于上述情况,我们对安倍遇刺案要有以下认识:安倍遇刺并非“无辜躺枪”,沾上“统一教”这样的邪教,是不得祝福的;安倍晋三遇刺也和恐怖主义无关,嫌犯的供述已经揭示出这一点了,可以说是“恨屋(统一教)及乌(安倍)”;安倍家族和我们的信仰完全无关,而是牵涉到神秘的“统一教”。

笔者还要补充一点,如果之前有基督徒因被安倍家属“信主”这个虚假信息误导而对安倍表示更大的同情,甚至情绪激动地进行美化,这绝对是错误的,是要悔改的! 因为“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

从安倍晋三遇刺案牵涉出的邪教魅影,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素来被视为“福音硬土”的日本竟然有这等邪教渗入并扎根,实在是令人痛惜!据美国奥兹曼网报道,日本竟然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宗教“捐献者”,几乎成了各种邪教的摇钱树。难怪各种异端邪教纷纷进入日本呢。

作为东亚邻国,日本和韩国有类似的文化基因和历史遭遇,那就是萨满教的宗教底色,还有曾经战乱的冲击。国民的心灵饱受各种困苦,往往会从宗教方面寻求精神寄托,因此对宗教的精神需求旺盛。虽然在韩国基督教影响很大,但也衍生出形形色色的异端邪教,有的还还对外输出(比如统一教、新天地)。而日本依然是传统的神道教主导,但对一些邪教却没有免疫力,很容易被俘虏。

据报道,日本有许多年轻人加入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的各种“新兴膜拜团体”(Cult),可是这种膜拜团体却往往把这些年轻人引入歧途。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制造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惨案(导致13人死亡,多达6000多人受伤)的“奥姆真理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该邪教宣称要建立“新世界”,吸引了不少无知男女,最终成为社会毒瘤。

如今“统一教”也在大举渗入日本,并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而日本人所崇尚的自我牺牲精神又让“统一教”获得了飞速扩张的机会,一些成员甚至为了捐献财产而申请破产的个人贷款,就像20年前山上彻也母亲所做的。这绝对是对家庭生活、社会生活的严重扰乱。

应对并治理邪教的渗透和扩张,是一个全球性的课题。所以,对安倍晋三遇刺案背后浮现出的“邪教魅影”,我们不能等闲视之。

从圣经的角度看,像统一教这种类型的邪教集团正是对应了圣经所预言的那种“敌基督”。正如文鲜明曾经自称“弥赛亚”,迷惑了许多人,这种“假基督”可能会时不时冒出来。

这些打着基督教招牌的“膜拜团体”其实就是撒旦的工具,代表黑暗国度的权势,是用来迷惑普天下的,更是混乱真道的。

所以,对于持守正统信仰的基督教会来说,也要密切关注这类异端邪教的动态,研究其错缪教导,以正道装备信徒,更好地去抵挡这些挂名基督教的五花八门的异端邪教组织。这是一场属灵争战,同时这也是对遏制邪教传播的一种社会参与。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