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微信

从全职妈妈的价值焦虑根源谈:需正确衡量自我价值和奉献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1年05月08日 09:25 |

李女士是一位全职妈妈,但上个月却果断地结束了全职妈妈的状态,回归职场。其中的酸甜苦辣,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大学毕业之后,李女士和其它女性一样,结婚生子,进入正常的人生轨道。由于公婆因故不能来协助带孩子,在没有老人帮助的情况下,李女士不得不离开职场,做起了全职妈妈。

全职妈妈之后,她一心扑在孩子和家庭身上。慢慢地她发现,尽管付出很多,却并没有从家庭和孩子身上的看到自己的成就。

家庭和孩子事务琐碎,往往从早到晚地忙碌,也看不到自己这一天做了什么。虽然这一天没有休息片刻,但是总感觉自己白忙了。

更重要的是,家人对自己的看法更让她觉得委屈。老公回到家,看到衣服没洗好,就会问这一天做什么了,又不上班,怎么还没洗好衣服,还没做好饭。自己要买几件新衣服,老公也会说,你就在家里,那不是还有衣服吗,不要买新衣服了。

而做全职妈妈之后经济的不独立,让她更是失去了往日的生活范围,向老公要钱,老公虽然每次都给,但那种不情愿和怀疑的眼神让她如坐针毡。现在因为自己不上班,没有经济收入,家里的经济大权掌握在老公手里,她连家里的银行卡密码都不知道,更别提家里有多少存款了。

做了全职妈妈的这几年,她一直担心自己的将来,没有社保,将来的养老怎么办,还能全靠孩子吗?显然那不现实。她甚至想到,万一有一天离婚,未来怎么保障,万一有一天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很多的怎么办,对自身价值的危机以及对未来的焦虑,让她生活充满焦躁,这些都是发泄到孩子身上,而且自己还伴随失眠和身体抵抗力下降的状态。这一切开始让她重新思考问题,下意识地脱离家庭而是单独思考自己的未来。

于是,终于有一天,她下定决心去上班,摆脱这种依附性的寄人篱下的生活,她把孩子安排到托班,自己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另一个朋友胡女士也是全职妈妈,因为家里两个孩子比较小,因此叫来了婆婆一起带。在与婆婆发生争执时总是被婆婆絮叨,自己不上班,就是花她儿子的钱,哪还有那么多事情。

顾女士也是一位全职妈妈,与上面两位妈妈情况不同,她老公比较支持孩子自己带,不能依赖老人。虽然如此,顾女士内心还是有深深的焦虑,因为将来孩子可以独立上学的时候,她是否还能重回职场,自己是否还能重回社会,重新融入社会?面对这些问题,她自己也开始在带娃的闲暇时间学习充电,为自己将来重回职场做好准备。

前段时间,刷屏的“家务在离婚案件中法院支持经济补偿”的新闻,让我们看到当下社会的现实,最起码在法律上的进步。这一事件成为热搜,说明过去传统的那种“主内”与“主外”区分框架下的家务观念,开始被反思和改变。

在传统家庭和性别观念之下,家庭和社会是有着“内”和“外”的区分。家庭处于“内”的范围,并不被认为创造了社会价值,而“主内”的妇女同样与“主外”的丈夫,也有不平等的角色和身份。

家庭之内的工作,并不认为是工作,也没有创造什么经济价值,甚至对家庭来说也没有贡献价值。因此全职妈妈往往被冠以家庭妇女的定位和身份。所以,这就是上面李女士和胡女士所面临的尴尬之处。不但家庭妇女的角色被认为没有创造经济价值,甚至还是一个负经济价值,因为家庭妇女还要消耗被认为是“主外”的丈夫创造的经济价值,因此对家庭妇女的经济自主权采取消极的态度。

在这种观念之下,自然也就看不到全职妈妈家庭事务中的成就。

法院对支持家务经济衡量的判决,就显得格外重要。家庭传统上被认为是私人领域,不属于法律管辖的范围,这就常说的“清官难断机家务事”。那么现在法律对家务劳动的介入,显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除了传统性别歧视背景下,全职妈妈角色不被公平看待之外,全职妈妈自身的价值危机,也是让全职妈妈产生焦虑的原因。正是家务工作不被认可的传统观念,带来了全职妈妈的个人价值危机,这引申出自己职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认同焦虑。在这种家庭和社会的区分乃至隔离中,全职妈妈的价值也就有了家庭和社会的区分,因此这也带来她们的社会身份的焦虑。

在传统家庭背景下,处于家庭的妇女是不被认可的。这是全职妈妈价值危机的根源。这也再一次呼吁我们拆除家庭与社会的价值篱笆,尊重全职妈妈的劳动付出,给予她们家务劳动以社会职场工作的价值肯定和平等对待,这是现代社会的共识。

而对于家庭中全职妈妈,在自我认同上也要改变,不要让自己陷入传统家庭妇女的观念窠臼。全职妈妈要尊重自己的家务劳动,不要觉得在家庭中低人一等,你的付出和丈夫的社会工作是一样的,都是为家庭作了贡献。

另外,全职妈妈同样不能被家庭束缚,也需要有自己的社会交往圈子,从社会交往中获得社会支持。此外全职妈妈也要有自己的学习和充电,不仅为将来的职场做准备,也为教育孩子做准备,同时让自己在追求另一个更高的自己时,带来自我价值成就感。

全职妈妈在照顾的家庭和孩子,不是一份简单的工作,既承担了家庭的运营,也承担了孩子成长的塑造,所以这种工作并不比社会工作次要,而是和社会工作一样,不论在难度还是价值上都是如此。同样全职妈妈和在外工作的丈夫,既要在价值领域衡量妻子的家务工作,也要在经济领域衡量妻子的家务工作,她们的家务工作同样为家庭贡献了经济价值。

一个全职妈妈不仅需要家庭成员的支持,还需要自身也要在观念上改变,以独立女性的视角来衡量自己的角色和责任,衡量自己的价值和奉献。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