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不要揣摩别人的动机,往好的地方去想吧!

作者: 耶雅亿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0年01月11日 09:40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最近有很多读者咨询有关“受伤害”的问题,跟雅亿分享各种人际方面的摩擦。没错,很多时候我们是受害者,却被人指责。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来说一声“对不起”。当这些事情发生在肢体之间,甚至是亲人之间的时候,越想越愤愤不平。

比如下面这位老读者,工作上已经累成狗,回家还要陪孩子,因为教会中人际关系的误会摩擦甚至都不想聚会了。

首先,拥抱你,告诉你你的天父知道你多么爱他。你的那颗初心不会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事物而被磨损。雅亿姐不太会讲道理,我还是先来聊一个真实故事:

10年前,陪着老公刚到欧洲做生意的时候,我们很穷。为了省钱,我们住在佩斯贫民区里,房东把大房子隔成了无数个小笼子。所谓的墙壁薄得像纸一样,夫妻之间说话都要咬着耳根。

布达佩斯有很多妓女,很多是吉普赛人,也有些是亚裔的。每次看到这些黄皮肤黑眼睛的女人涂脂抹粉地站在巷口,我都躲得远远的。其实,心理多少有几分瞧不起——“吃不了苦,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吧。”

我们这个笼子隔壁的笼子住进了一位柬埔寨女人,我对柬埔寨人印象一直不太好。虽然早年曾被《巴黎圣母院》中的女主人公所吸引;然而华人文化多少还是含蓄而深沉的。我看不惯柬埔寨人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也不喜欢她们女孩子纹的黑眼线。新闻里常常报道的暴力事件也多与他们有关……我曾经把一堆水果落在了车子,第二天发现车窗被砸,据目击者说是几个柬埔寨人为了偷我的水果,而用了这种粗暴的方式……

我的新邻居就是一个柬埔寨女人。我常觉得她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因为她常常在半夜发出很肉麻的声音:“亲爱的……你弄脏我的床……”

这种声音,常常让我恶心。我想搬家,可是举目无亲的异国,钱全部押在了货上,我搬到哪里呢?于是,勉强住下来的我对这个邻居总是横眉冷对。她倒是一点不在乎,常常做好吃的来送给我。我也始终提防着她接近我的丈夫,大概柬埔寨女人总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男人喜欢多看两眼。

国外的流浪民族一向都觉得中国是伟大的朋友。看到她,我总是笑不起来……总而言之,我实在是太讨厌这个女人了。与她为邻,我倍感羞耻。一天,她的房门刚好敞开着,我突然间发现她床下有好几只猫。她一边抚摸它们,一边发出肉麻的声音:“亲爱的……你弄脏我的床……”

哦,我如五雷轰顶!原来她不是不检点,她只是一个爱猫的女人而已。但是我却把她想得这么坏……

我为自己的狭隘和武断深深懊悔着,忽然间,我领悟到大约民族之间的仇恨多半也是源自于我这样的偏见吧。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直到我回国后,她都还常常给我写邮件。

雅亿说:
这个故事带给我很多启发。有一部世界名著叫《傲慢与偏见》。没错,我们世界上的人都活在不同程度的傲慢与偏见中。所以,这个姐妹会认为她的柬埔寨邻居是不正经的人,直到她看到真相的那一幕才发现自己误会了人家。

窃以为,异端的可憎之处不是拉谁去洗脑、黑社会手段等等。而是在混淆教义的时候成功离间了弟兄姐妹的关系——让我们以恶意去揣摩别人的动机,这样群羊都往坏的地方去想,牧者就很难牧养“瘟疫一般集体生病”的小羊。

其实,雅亿自己也是如此,我经常会以最坏的恶意揣摩金先生的动机,这一点上我曾被牧者狠狠批评:“你为什么不往好的地方去想呢?为什么你敢对别人的动机下结论呢?”

一位女牧师,谈到自己如何克服内心的傲慢与偏见。她说:“每次我发现事情的真相不是我之前揣测的那样时,我就狠狠地认罪悔改,向对方道歉。一次,我们团契来了一位天天换新衣服的姐妹,我就以为她很爱美、很属世界。熟识之后,我才知道她的衣服都是姐姐送的,其实她很爱主。我就好好反思自己的心——原来衣着朴素的我活在一种很深的偏见之中。”

这些年来,雅亿一直与内心深处对金先生的傲慢偏见搏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屡次因为一些表象而定论说:“你不爱我”。

有一天,一段话映入眼帘:“不要怀疑任何一个人对你的动机。当你怀疑配偶对你爱的时候,你会坠入黑暗中。耶稣在十字架上,没有怀疑门徒对他的爱——即使门徒落荒而逃,他也选择相信‘我在患难中,与我同在的就是你们’!耶稣教我们:即使你看到铁证如山,对方貌似不爱你,但是你仍然要相信对方的动机不是那么坏。”

夫妻最大的杀手,是不信任。牧者与小羊之间,也是如此。如果我们相信上帝是天父,天父会把你交给一个坏人吗?会让你白白受委屈吗?即使你遭受不公平,天父也会让万事互相效力,让你得益处。所以,我亲爱的受伤的小羊。

不要再等了,你不需要等那个人对你说的“对不起”。你要相信爱的根基是信任,受伤后、当信任洒落一地,化作成泥碾作尘之后,你愿不愿意重新建立信仰的根基呢?

雅亿为你,也为我自己祷告:
亲爱的天父:

求你因着十字架向我显明你对我的信任。即使我已经因为怕受伤、怕被骗、怕羞耻感而对弟兄姐妹(我的配偶)关闭了心门。我仍然是被你深深理解的——你比我自己更知道我的处境,我的寒心,我的无助绝望。父啊,擦干我的眼泪。我需要你,我没有爱与信任,我谦卑地向你来求——我放下自己索赔的权利,放下自己被忽略的感觉。我不再一遍遍伤害自己,而是举目仰望十字架的医治与饶恕。奉主耶稣的名,阿门。


原文刊载于“耶雅亿的后花园”微信公众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关于跨文化的回顾、反思(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