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小心!家庭祭坛化会令孩子走向信仰的相反路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8月05日 08:15

暑假已经开始,虽然对孩子来说是值得期待的一段闲暇时光,但是对家长也许是灾难性的末日。因为孩子在学校有着学业事情可做,一旦离开学校来到家里,家长可能就无所适从——不知道怎样利用这个漫长的暑假,既能保证孩子的安全,又能让孩子们学到一些什么,让暑假不会那么白白的度过。

在一些非基督徒家庭计划着培训班或兴趣课的时候,基督徒家庭可能在考虑着属灵书籍阅读、教会夏令营、读经计划或教会生活。

基督教家庭化被认为是传福音、增加基督徒人数的有效方式。有很多的传福音方法指南上都把基督教家庭化放在前列,这种基督教家庭化的模式,把教会生活或属灵生活与家庭生活融汇,把教会的宗教仪式例如祷告、读经、默想带进家庭生活里,俨然把家庭变成祭坛。

这种基督教家庭化的方式,与学校的应试教育所带来的强化方式如出一辙,如今这种强化式学习已经不多见,虽然在一些“高考工厂”的学校中依然被奉为成功的指南,但从“工厂”这个词我们已经看出社会对强化式学习的态度。

反对“工厂”式的强化学习,并不意味大家反对学习,实际上没有什么学习是不付出努力就能成功的,但学习也不一定是工厂式强化的,它把学生变成生产线上一的个产品。学习是一个复杂而完整的模式,在目的、手段之间有着合适的关系,在方法、兴趣、理想目标之间也同样有着有机组合,任何忽略手段和兴趣,把人变成学习机器的学习方式,都是违背学习规律的。

那么这种强化的基督教家庭化同样如此,它用家庭的权威强迫了孩子的选择,可能最终造成的结果与家庭基督教化相反。毕竟,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在反对基督教的群体中,基督教家庭贡献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梅叶是著名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也是著名的唯物论者和无神论者,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一个乡村的神父。这可能与他的无神论和对基督教的激烈批判极不相符,一个牧养几百人的基督教神职人员,怎么又成了一个反对基督教的斗士。

梅叶出生于一个普通的法国纺织工人家庭,家庭有着虔诚的天主教氛围,因此他的家庭希望他将来成为神父,进入天主教的神职队伍,因此他童年开始就在培养天主教神职人员的学校里度过,这决定了他一生的职业。

父母希望他成为神职人员,但是梅叶自身并不认同父母的想法,他在《遗书》中写到:“我从来不是一个有宗教信念的人,可是在青年时代,父母希望看到我成为宗教人物。为了使父母喜欢,我轻率地同意做了教徒。”

正是他一生的基督教神职人员的生涯,让他亲身体验了其中的束缚和压抑,也就让他更加激烈地反对基督教,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从而认为“一切宗教都只是迷误,错觉和欺骗。……任何宗教仪式,任何敬神行为都是迷误、舞弊、错觉、欺骗和奸诈行为。所有利用上帝和请神名义以及利用他们的声威发布的规则和命令都不外是人捏造出来的东西,这正如为庆祝请神而举行的盛大祝典、祭典及其他宗教性及宗教祭祀性的活动都是人捏造出来的一样。”

另一个反对基督教并宣称“上帝死了”的哲学家尼采,同样出生于牧师家庭,家里有着虔诚的基督教氛围和显赫的贵族背景,在五岁时父亲因脑软化病去世,两个月后弟弟又不幸夭折,可怜的尼采只能随着母亲一同生活,伴随着他的童年的是他的母亲和妹妹。童年父亲和弟弟去世的打击、加上虔诚的基督教家庭生活,让他对基督教产生了极大的反感,这是他反对基督教的原生家庭之源。

另一个无神论者,哲学家罗素同样出身于显赫的家庭,祖父曾两度出任英国首相,同样生活在一个充满着浓厚清教色彩的虔诚家庭。但不幸的是,三岁时父母早忙,他只能跟随祖母生活。

罗素的祖母是个虔诚的清教徒,在家庭生活中同样恪守着严格的清教伦理,她鄙视享乐,憎恨酗酒,不贪图口腹之欲,并规定一年四季每天早晨冷水沐浴,以保持清醒的头脑。

充裕的物质生活和严格压抑的精神世界,让罗素在童年开始就产生了对基督教教义的怀疑和反感,这些深刻的生活体验,成为他日后无神论思想的渊源。

另一个反对基督教的著名人物,是曾经带领一个国家走向无神论的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斯大林出生于一个底层家庭,自出生开始父母就希望他成为神职人员,因为进入神职人员能带来不错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因此他从小也同样生活在东正教的家庭氛围中,后来考入神学院成为一名神学生。在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思想之后,成为一名革命者。

无疑,上面所列的反对基督教的著名哲学家和革命家,无不是出生于基督教家庭,但也正是家庭的虔诚氛围,为他们反对基督教带来“动力”。

我们身边有另一个现实的例子。在二十年前,长三角某地区的主日学规模是中国最庞大的,并形成了完整的教材系统和教育层次,笔者有幸在十年前参加过他们主日学课堂,的确他们把圣经作为中学的课业一样,设计精美,但满课堂的学生却并没有几个认真听讲的。究其原因,是因为在结束了沉重的一周学校学习,周末好不容易可以休息的日子,却被家长强制圈在教会里去听枯燥的宗教课程。

从主日学毕业、成年之后依然皈信基督教的人寥寥无几,一百人中大概不多于三五人。

最终原因是基督教家庭化,把本来鲜活的家庭生活变成僵死的仪式,这是尼采宣称上帝之死背后的原因之一。

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与他们的家庭所希望的相反,是什么让他们走向基督教的反面呢?

所以,传福音最好的方式,从来不是家庭祭坛化,而是家庭温暖化,更多的陪伴孩子,更多地给孩子正面积极的影响,让孩子知道在我们背后的力量是基督信仰,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想让孩子能接受耶稣,那么我们就要按照耶稣的教导去生活,就要在生活中活出耶稣的模样。

在暑假中,不妨听听孩子的意见,为他报个兴趣班,参加公益活动,制定一个读书计划,参加科技馆和博物馆,进行一次旅行。不强迫孩子必须去参加宗教活动,不强迫孩子必须去读属灵书籍,而是让孩子过一个普通的生活,让他感到快乐,不用宗教去压制、强迫他的生活,这才是传福音最有效的方式,因为基督信仰是建立在自由的选择上而不是强迫的结果。

这样即使孩子将来不是一个基督徒,也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反对基督教者,因为那些反对基督教的都是深受其压抑的人。

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路加福音 9:50)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另类宣教士卫礼贤传:曾创办青岛礼贤书院,翻译了《易经》等多部经典著作,以文化传播福音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