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访谈丨贵州作家黄筑开谈新作小说《柏格理》:因柏格理的精神我信仰了耶稣

作者: 胡艾茜,宋如星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6月24日 08:45
如今的“石门坎基督教福音堂”的外景(图:资料图)
如今的“石门坎基督教福音堂”的外景(图:资料图)

上个世纪的前半叶,在中国西南乌蒙山的一个深处,若有信笺从国外寄来,不需要写上详细地址,只要写“中国 石门坎”几字即可送达。这个在文化版图上曾是茅塞未开的苗族村落,在20世纪初期声名大噪。它曾在一个人的带领下创造了许多的第一:
创办乌蒙山区第一所苗民小学,结束了苗族数千年来无母语文字的历史;
创建乌蒙山区第一个西医医院;
创办中国最早的麻风病院;
首创和实践中国双语教学,男女同校;
建立第一所苗民西医院;
培养出第一位苗族博士;
……
而给这个民族带来巨大改变的,是来自英国的传教士柏格理。这个已经湮灭在历史里的名字,曾跨越千山万水来到中国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将他的一生留在这里,缔造了不断不朽的传奇。

柏格理原名柏撒母耳,是一名英国传教士。他在1905年来到贵州威宁石门坎后,便一直留在了苗族地区工作。在当时,由于地理还有人文环境等因素,他的传教工作进行得异常艰难,但因着对神还有灵魂的爱使得他一直坚持了下去。

随着柏格理的到来,石门坎在文字、文化、教育还有体育方面大放异彩,迅速成为“西南苗族文化的最高区”。

如今,柏格理虽然已经离世100余年,但他自我牺牲、奉献、博爱的精神典范仍吸引后世无数的人为之感动和效仿,柏格理相关的研究和书籍也在不断问世中。

黄筑开的《柏格理》一书于月前刚出版完成,提起这本书的缘来,黄筑开也是感慨万千。最初动笔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因为写过柏格理书籍的朋友邀请他再写一本关于柏格理的小说,“他邀请我写一个有关柏格理的电影剧本,那时我就是奔着写剧本的目的去的,因为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柏格理相关的电影。”

后来写着写着,他考虑到拍成电影的可能性不太大,便计划要写成一长篇小说了。但还是想要写得细致和全面一些,“这样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话,还是可以拍成电影的。”黄筑开说。

写书的过程并不容易,尤其是一本历史人物的小说,距离现在又有百年之久,需要挖掘和收集的细节更是艰难。黄筑开坦言,这本书光是前期收集和整理资料,一共就花了三年的时间。

过程虽是漫长不易,但终归这本书完成了。黄筑开说,世面上柏格理的书不少,但如他这本详细记载了柏格理一生的书却只此一本。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简陋的文笔记录,将柏格理的一生真实地呈现出来,使后世更多的人来认识他,纪念他。

基督时报也在《柏格理》一书出版后,邀请了作者黄筑开亲自来分享他在写书过程当中的心得和体会。

基督时报:黄老师,当初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想要写柏格理的传记呢?
黄筑开:最开始是因为我有一个朋友,他写过一本关于柏格理的书,所以他就来邀请我写一个有关柏格理的电影剧本。我本身对柏格理这个人也很感兴趣,就答应了。只是在写作的过程里,我考虑到写完能拍成电影的可能性不太大,就想着不如写成一篇长篇小说,将柏格理的生平非常仔细的呈现出来,这样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话,也还是可以拍成电影的。毕竟现在世面上关于柏格理的电影,几乎是没有的。


小说《柏格理》作者黄筑开

基督时报:这本书确实非常详细地呈现了柏格理来中国后的经历,这样庞大和细致的资料收集、整理,您大概做了多长时间呢?
黄筑开:确实这本书和其它的传记有所不同,它是以小说的方式来呈现的,需要有故事情节,需要细节的描写和刻画。但它又不能因为是小说而脱离了现实,要有真实性,所以在资料的收集方面,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

之前有别的朋友也写过柏格理相关的书籍,我都一一细读了,在网上也会查阅相关的资料。然后我又去了石门坎走访,采访了当地的一些人,将这些碎片化的资料一点一点整理成了最后的书。

这个过程不仅难,现在回想起来也蛮痛苦的。因为在走访和了解的过程当中,虽然能得到一些信息,但毕竟距离柏格理的时代已经有100多年,他们那时的预言、生活习性还是环境等方面,与现在还是有差距的。要怎么呈现出那个时代的真实感,这个很难。例如我搜集到的可能只是一些人物、事件,但我需要把他们每个人的性格、行为通过言语用文字的方式表现出来,也同时要考虑到每个人的不同处,苗族和彝族语言的不同、官方人员和平民百姓的不同……所以刚开始动笔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写,非常痛苦。

基督时报:这个过程听您讲述就觉得漫长而艰难,当时您还不是基督徒,是什么原因驱使您一定要坚持下去呢?
黄筑开:其实那个时候我的想法还是很简单的,就是认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以小说的形式来写柏格理,我们通常看到的都是他的传记、故事。小说有一个特点,就是有内容是可以虚构的,但又不能虚到这个事件完全是假的,要在原有的基础上为了顺应情节的发展,而给它虚化一些。

当时为了能够把历史中的一些人物给串联起来,我便用了一些虚化的故事,这样展现出来的人物形象、历史事件或更加丰满和具体,也更能让人印象深刻,更加感动人。

其实我动笔之初也没有定目标说一定要写到什么程度才行,我就是在收集柏格理的资料的过程里,被他感动,认为他的这种精神值得宣扬,所以当时我其实身体也不太好,但为了能使整本小说具体化、细节化和完善化,我几次带病去了石门坎,想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来,一定要把这本小说完成,只有写完了它,我才觉得没有遗憾了。

基督时报:那您在收集柏格理的资料或是写这本小说时,被他的哪些方面感动了呢?
黄筑开:其实真要说,柏格理作为一个外国人能够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传教,并且不惧当时的环境艰苦、艰难,执意要留下来,这一点就很让人感动。那个时候贵州的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尤其是威宁的石门坎,条件极其艰难。柏格理是离开了英国他富裕的环境来到了昭通,来到石门坎,从此就在这里留下来,再难再苦也没有退缩,这连一个中国人都很难做到;而且在那种高寒、极为贫困的地区他坚持这么多年,做了非常多有益于当地人的事情,将一个民族完全的改变,这些只是说起来就已经让我很感动了。

其实在此之前,我自己也想过要有信仰追求,那时我也在好几个宗教之间来进行选择。我认为一个人应该要有信仰,因为它能够支撑自己度过艰难的时刻,并帮助我完成一些有价值的事情,但具体要信仰哪个宗教呢?我心里也没有确定的答案。

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对基督教兴趣最大,圣经上的话语、基督教里的教义我都很喜欢,再加上后来写书时柏格理对我的影响,让我觉得基督教真的很好,所以我就选择并坚定要信仰基督了。

我自己其实是因为写柏格理这本书才坚定了确切的信仰,现在我的家人也都跟着我一起信仰了。

基督时报:您写了《柏格理》这本书,对他的生平应该是非常了解了。那么您觉得柏格理的精神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的?能给予现在的基督徒哪些鼓励和借鉴呢?
黄筑开:柏格理他这种无私、完全奉献自我的牺牲精神,和对苗族人的大爱非常感人,我们基督徒要以他为榜样,来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善事。他的爱不是出自于他个人,真的是从神而来的,完全地爱那些他不认识的人,不管对方对他和善,还是仇视他,他都能去爱,这个真的非常不容易。

不认识、不知道他的人,可能听完后只是知道他就是一个传教士,但看完他的生平事迹,会被他这个人感动,他的精神能够影响到别人,很多人就是因为一个传教士的故事,就开始了解、信仰基督教了,我自己不也正是这样的例子吗?我自己原本是没有信仰的,在写完这本书以后,因为柏格理的事迹和精神,我就信了基督教。

我没有见过柏格理,也没有亲身经历过他的事迹,只是读了他的过往就这么感动,那时那些被他亲自服侍过的人,岂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所以我觉得我们基督徒都要学习柏格理这种无私的奉献、牺牲精神,这也是基督徒的记号,能为我们的神做见证。

笔者后记:

《柏格理》一书收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翻开阅读了一遍,书里有一个情节看完后印象很深刻:柏格理去找到一个叫惹黑的土司谈判时,惹黑要将妹妹惹蓝嫁给他,因为在当时,男人三妻四妾乃是正常现象。惹蓝因着哥哥的意思也喜欢上了柏格理,不顾他的拒绝和拦阻执意跟柏格理来到了他的家。当时的柏格理已经结婚,但他的妻子却温柔地拥抱了“不请自来”的惹蓝,并善意地对待她——尽管惹蓝始终纠缠在柏格理的身边,和他们夫妻待在一个房间,不说话,也赶不走。

后来惹黑过来将惹蓝捆绑上马,要带她回去,看到这里时我忍不住心中暗自叫“好”,想着这个烦人精总算要被她哥哥弄走了,却不想,柏格理却跑出来制止了惹黑,对他说:“如果她不愿意,你不能这样对待她。”惹黑不理解了,问:“即便她在这里缠着你?”柏格理说:“你不能违反她的意志,你可以将她留下来,我们教她读书识字,懂得道理,她有了文化会改变自己,做得更好的。”

当然,最后惹蓝留了下来,她也成为了柏格理口中那样“有文化、能做得更好”的人。看到这里时我心中不免感动,从我的角度去看,惹蓝的单方面纠缠实在令人生厌,但柏格理却并未放弃她,或许这就是他虽身处艰苦之中心中却从未熄灭过的火焰吧,那火从神而来,带着暖暖的温度,照亮着周边的每一个人。

整本书并不算厚,但通俗易懂的文字徐徐道来,将这位英国宣教士的一生记载详细,刻画生动,宛如一个真实的人、一段真实的历史直跃在纸面上,那100年前的过往就在眼前如走马观花般静静流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游记丨澳门第一所基督新教神学院:澳门圣经学院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