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陶绍虎:柏格理牧师为处境艰辛的苗族点燃自强的希望

作者: 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19年03月29日 09:38
主讲人:陶绍虎(来源: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
主讲人:陶绍虎(来源: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

苗族人需要自立起来,根据柏格理牧师的教导,完成他留给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我们大花苗同胞要在不同的岗位,选择适合我们的工作,把柏格理牧师没有完成的地方去完成。

——————————————

为一个石门坎人,能够受邀参加这个会议我感到很荣幸。我来这里主要三个目的:第一,纪念柏格理牧师,第二,感谢各位效法柏格理牧师帮助苗区,帮助比较落后的苗族人改善社会,第三,向各位表示苗族人要怎样继承柏格理牧师的事业,怎样把他未尽的事业做下去。

我没有太多的知识,能力也有限,可能讲得不好,但是我要用一些图片讲讲我的想法。

下面我开始一段用苗语讲,这是柏格理牧师留给我们的语言,假设我们忘了柏格理牧师留给我们的语言,在这里谈纪念就没意义了,下面我开始读(苗语):

“尊敬的深圳市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的老师们,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公元一九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中国农历八月八日,柏格理牧师(Rev.Samuel Pollard)在远离自己祖国的地方——石门坎,留下“可怜我苗族,可怜我苗族!”的遗言后,便与世长辞。大花苗人因失去这位全身心帮助自己脱离苦难的导师痛惜地流了一百年眼泪。”

今天,我想从五个方面来略谈我对柏格理教育思想的点滴认识。

一、教育苗族皈依基督、兴学倡读

1904年7月12日,我们花苗老一代去昭通会见了柏格理牧师,牧师接待他们似兄弟,为他们讲道,教他们读书。从那时我们知道要归顺基督,学习上进。因此,在那个困难的年代,生活于汉语称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那样偏僻地域的苗胞,各方乐意捐出一百万文钱(通宝),合计当时的三百三十三两银,又高高兴兴地汇集到石门坎,挖地基、安石脚、扛木料、烧瓦、运石灰、夯墙、盖房,修建出教堂和学校。

以此为开端,约两代人的时间,我们在滇东北、黔西北、川南、滇中等地方,先后建起了一百三四十所教会学校。我们开始有所依託,出现新貌。

二、深究自己的民族文化而且用好它

柏格理牧师尊重苗族文化,他与苗族老一辈们接触了三个月,便学会讲苗语,又着手要为苗族人创造文字。

1905年,他率苗族、汉族老一代知识分子,大家一起努力,终于创造出花苗文。

1906年,开年,柏牧师和杨雅各老师便用这套文字开始翻译《马可福音》。柏牧师也用这套文字记录苗族故事。

1906年,在威宁天生桥基督教堂落成的时候,苗族老人们要唱歌来感谢,但是他们不会用美声唱法,于是只能用苗族古调,那首歌的意思是这样的:

“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让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唱毕,老人们含羞地对柏牧师讲,不知道这样唱适不适宜?好不好?

柏牧师回答道:“好得很,挺适合!”

为什么?因为柏格理牧师既知道诗词的意思,也知道主调,他知道内容,苗族有了这些觉悟,是值得高兴的。

再有,柏格理牧师也看重苗族的芦笙。他曾吹着芦笙,与苗族老一代们合影留念。我们要学习柏牧师,研究透苗族文化,用好它。

三、教授新技能

柏格理老师是一位牧师,他宣教,但是他在石门坎开始是教数学、教算术的,包括计算和珠算。我的大伯从柏格理那里学到了算术之后,一年就能够跟地主的管账先生对账,看粮食有没有缺少等等。因为我大伯学会了计算,所以再也没有出现地主家存在我爷爷家的粮食有短缺的现象。

柏格理牧师教给苗族人要跟撒旦做斗争,我们受到土匪侵扰的时候,包括我大伯那时候大批大批的羊群,牛、马在山上被土匪掳掠走了,我们就用枪支对付土匪。以前苗族人受人欺压,只懂得退让,但是柏格理牧师来到我们这儿以后,苗族人有胆量跟土匪做斗争。

四、革除不良习俗

柏格理牧师和苗族人相处五年之后,发现我们有很多毛病需要革除,如果不革除毛病,就无法进步。1910年就召集苗族商量革除不良的习俗,那次会议以后,酗酒、早婚、不良习俗就革除了。

五、选拔培养引领民族的人才

柏格理牧师非常注意培养苗族的领路人才,挑选这些人承担传导和教育民众的事情。通过柏格理牧师的启发,苗族人逐渐的认识到要自强。

自从柏格理牧师来到苗区,一个落后、处境艰辛的族群开始觉悟到要自强起来,开始看到自己也有发展的前景。这带给我最大的教育。

下面我着重给大家介绍一下柏格理牧师创建石门坎苗文:

1、我认为这套文字是柏格理牧师带给苗族人的宝贵财富。

石门坎苗文,又称为花苗文,1956年以后被称为滇东北方言老苗文。1904年7月12日,柏格理牧师在昭通第一次会见大花苗人,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学会了大花苗语,同年10月12日,他用自己的母语辅音和元音开始为大花苗人创制他们的文字性语言,但是这种文字大花苗人一点也看不懂,只好作罢。

2、1905年,柏牧师同汉族老师李司提反和苗族老师杨雅各、张约翰等一起研究,采用花苗服饰图案及生产工具形状,创造出了花苗文。他们用母音字母写于辅音字母上右中下四部位的方法来表示声调。

1906年2月5日,阴历正月十二,星期一,柏格理和杨雅各开始把《马可福音》译成苗文的工作。表明创制出的文字开启使用。

1914年11月6日,《新约全书》最后一篇《启示录》的苗文译稿全部完成。

1916年《新约全书》花苗文译本,在日本横滨完成铅字排版。

1917年第一版苗文《新约全书》,由英国海外圣书公会在日本出版,并运往中国在大花苗地区发行,这就是文字创制的经过。

3、为花苗文正字。

1932年,根据英国传教士王树德牧师的建议,杨荣新老师着手在昭通重新校对《新约全书》,和为花苗文正字。

1936年杨荣新老师将重新修订的《新约全书》苗文译本,送去上海交由圣书公会出版。

据传说,我们苗族以前是有文字的,但在数千年之前,我们的祖先把文字丢失了,导致苗民数千年来没有受教育,读汉字非常困难。

当时我们学的是《四书五经》,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老人们就用苗字来注音)。老人们有了这个,就慢慢地从下面读上面的字,很快的,两三年以后就读完了这些古书。应该说很多老一辈,读完小学之后就可以到处教书传道,他们的文学基础比我们强得多。这是花苗文的使用。

第二就是翻译圣经和其他汉语著作。还有就是记录花苗故事,记录柏格理的故事也有;还有就是收集好多苗文故事、古歌;再有就是书信来往;也编辑了苗英词汇,1945年由王明基和杨荣新两位苗族老师与英国张绍乔、张继乔两位牧师,一起花五年时间收集资料,最后由两位张牧师在英国整理完毕,1950年完成,编纂成《苗英词汇》。那本词汇有很多苗族失传的词语,很值得我们认真的研究。

从我们大花苗文使用的情况,1983版和1988年版的《新约全书》以前各大花苗同胞都一同使用这套文字。

六、大花苗成年男女脱离汉文盲

下面介绍一下怎么使大花苗三分之二的成年男女脱离汉文盲。

第一,就是开办平民夜校,教村民两种文字,教师不够,就能者为师,在校学生高年级者都可以参加。

第二,就是1937、1938年开始,教会中的正式礼拜都理出提纲,要求指定专人教识中文和苗文福音,要求要背。学校每周安排两个学时的苗文教学,学校里面也很认真的,苗族学生不得缺课。

国民政府1936年不准设立苗文课的时候,就是在音乐课上我们有苗文也有中文,我们就通过这个方式来学习苗文,也学了许多东西。

再有就是我们假期开展苗文的培训,让各个地方从滇中、黔中到石门坎来培训,掌握了文字传达,教给亲友们。在学校进行评级,每年都要进行学习,都让学生进行评比,带优秀的学生比一比,看看谁的学生,谁教的汉语、苗语都是在前面,就发给奖励,奖励不多,但是名声不错。

当时我们苗区川黔滇三个地方,有150所左右的学校,这些学校都教苗语,用这些方法确实我们很多同胞都掌握了这个语言,这种文字。

七、关于新的苗文的情况是这样。

在语言方面,现在许多苗族小孩子,包括老人都不太会,连父母都用汉语来讲,比如说姑妈、大爷爷、大奶奶,都不会用苗文称呼。很多青年人连数字、语法等等都不知道了。我下面讲一下粗俗语言出来,很多年轻语言不会称老人,把我们用来称牲口的、物件的词汇称呼老人。比方说我们苗族人说那个桌子(苗文?½??)现在许多人就说(苗文T½L),就是“老家伙”、“老畜生”,父母也不好跟他讲,许多年轻人就这么称呼。因为我是教语言,我就会责怪怎么这样称呼老人呢?因为我们去地方,我们去家里面称自己的父母为(苗文C¡,V¹),他们对我母亲说,你们的孩子出去这么长时间在外地,在汉族工作回来还称你们(苗文C¡,V¹),我们的孩子只会称我们(苗文T½L)。这个就说明我们很久不讲的话,语言就变得非常随便。我们很多老一代都能,即使在很偏远的山区都能认识这些文字,所以有很多事情需要继承发展下去。

关于继承人,这方面的状况我就不再讲了。我自己感觉到,在文化教育方面,我自己觉得柏格理牧师给我们留下这种大花苗古文字是很宝贵的。在文字领域我总是觉得,现代人并不是都强过古人。汉字也是,你不能说造拼音文字,全部拼音文字谁念?《人民日报》谁去买?要用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文字很好。我现在在做一些事情,就不在这里讲了。

八、苗族人需要自立起来

下面我想讲一下苗族人怎么来继承柏格理牧师留下的工作。我感谢各方效法柏格理帮助我们的人,朋友、老师和各界人士,有了大家的帮助,我们才感觉自己的文化重要,才体会到石门坎的教育是辉煌的,值得肯定的。我在这里想谈一下我们怎么样做。从我们苗族来说,至少要认识什么是爱,用什么施,怎么样做盐,怎么样做光?

这里我想起柏格理牧师教育过和护理过的一位学生,1932年《西南边区苗民千字课》的作者朱焕章写的一小课书的内容,来作为对这个设问的回答。课文的标题是:自立。课文内容:依赖人的人,不算是好汉,我自己的事,应当要自己干,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

苗族人需要自立起来,根据柏格理牧师的教导,完成他留给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我们大花苗同胞要在不同的岗位,选择适合我们的工作,把柏格理牧师没有完成的地方去完成。

谢谢各位对石门坎、对大花苗的帮助,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对不起,谢谢大家!


原文刊载于“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微信公众号,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三届以色列全球基督徒媒体峰会在耶路撒冷举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