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杜绝毒品和虚幻宗教的麻醉,追求生命真实的信仰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2月17日 18:14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近日来娱乐明星陈羽凡吸毒的新闻又一次刷屏,成为一件娱乐事件。娱乐明星圈子里吸毒的不在少数,从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到张国立的儿子张默,从何震动到李代沫,这个吸毒娱乐明星的名单还可以更长,吸毒犹如娱乐圈中娱乐事件。

人人都知道毒品的危害,一旦沾染就可能家破人亡,那么为什么还要去试这个禁区呢?

查看历史,毒品的出现和改进无不与宗教有关,而娱乐明星吸毒也不是今天才有,其实古已有之。

毒品是谁发现并第一次使用的?我想毒品在远古时代并不会被发明,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化学这个概念,在草原上茹毛饮血的先人们可能只会发明工具,发明建造房屋的方法。所以这个毒品是被发现的。怎么发现的呢?

显然,先人们可能由于饥饿或者别的原因,而误食了大麻之类的植物或者毒蘑菇等,从而获得了非凡的体验。但是如果普通人吃了也就罢了,偏偏这个时候族长吃了,这种非凡的体验非同小可,在那个心理学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的年代,这种大麻带来的感觉该怎么解释呢?

显然茹毛饮血的时代也是一个万物有灵的时代,吃了大麻之后的非凡体验被认为灵魂出窍进入七重天的经历,而这个经历又产生了另一种身份,神的使者,神灵可以降到使者身上,使者也可以灵魂出窍到达七重天与神灵交流,然后回来传话。

这个使者就是原始萨满巫师,大麻给萨满带来了丰富的出神经历,他们可以更详细地向众人描述与神灵相通的细节。

远古时代的神话作品可能就是借助于大麻等致幻剂而来的。考古专家2003年在新疆鄯善县洋海古墓考古发掘中,发现了距今2800年的大麻叶子和大麻籽。大麻固然有治病的疗效,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大麻的致幻作用,大麻叶子含有四氢大麻酚,能刺激神经,令大脑产生幻觉。在撒哈拉沙漠考古学家也发现了能产生幻觉的毒蘑菇,以及与之相关的宗教崇拜现象,比如在位于阿尔及利亚高原(Tassiui)廷塔扎利夫遗址发现的距今7000一9000年表现萨满昏迷舞蹈的岩画。古希腊在崇拜酒神狄奥尼索斯的仪式上所饮的酒同样具有致幻作用,令饮者兴奋起舞。

萨满食用致幻剂之后的出神状态被作为真实的体验记录下来,这些在开始的时候是作为萨满个人经历,再后来被作为神仙的神话。神仙的神话故事就来源于萨满食用致幻剂之后的飞天体验。在众所周知的嫦娥本月中,嫦娥所食用的“长生不老药”很可能就是萨满食用的致幻剂,在食用致幻剂之后出现飞向月亮的幻觉,而嫦娥则可能是一位女萨满。学者曲枫在其学术论文中分析了嫦娥奔月与萨满致幻剂之间的关联,有兴趣的可以查阅《“ 奔月”神话的文化人类学释读》。

所以,毒品也就是致幻剂不仅让萨满体验了飞天的感觉,更充实了他飞天与神灵交流的内容,从而在稳定萨满地位的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正是因为毒品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在萨满获取权力之后,便将其封存,只能自己使用。致幻剂带来的飞天感觉和现实权势,让人欲罢不能。

历史进入文明时代,萨满服用致幻剂所产生的幻觉不再被人认可,他们的飞天体验和传说逐渐演化为神仙升天的故事,致幻剂也不再被萨满封锁,而成为普通人的兴奋剂,当然不是一般人,而是有钱的大家贵族。

在鲁迅先生的文章《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谈到五石散这种东西,鲁迅直言这是种类似于清末鸦片的毒品,最先是有钱人大官僚何煜经过改进并食用,然后他圈子里的人觉得不错,也就都吃上了。食用五石散之后,皮肤变白,细嫩,因此不能穿新衣服,也不能洗衣服,因为新衣服和洗过的衣服太硬而容易划破皮肤。皮肤白到什么程度,何煜见魏帝,魏帝以为他涂了粉,于是命人端上一碗热汤面,让他吃下,何煜吃完汗流浃背,但是皮肤更加白嫩,魏帝才相信这是真的白。美男子的代表人物潘安,人们后来用赛潘安来形容一个男子长得帅气,也同样因为食用五石散而肤白貌美。但是今天的女生们千万不要因此而去古籍中寻找配方,这不是人吃的,吃了固然颜值上来了,但是生命却会缩短。

鲁迅先生文中提到这五石散由五味药组成: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在食用之后全身燥热,飘飘欲仙。但是带来严重后果,除了上述皮肤细嫩易破之外,还有就是食用之后必须大吃大喝进食,因为空腹可能致命。

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魏晋风度,宽衣薄裘,不拘礼节的高风亮节其实都是吸毒的结果。更有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在父母奔丧守孝其间依然大鱼大肉,被今人看做不拘封建礼节的典范,其实是食散之后必须大量进食,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在魏晋时期,食散成为一种时尚,成为衡量一个人地位和身份的标志,甚至有很多没钱食散假装食散的人,你不食散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人,不好意思走在大街上,因此魏晋时期我们可以看到大冬天也有一群穿着秋天衣服的人在逛街,他们是向人说明自己刚食过散。正如今天娱乐界娱乐明星吸毒一样,你不吸毒,你都不好意思进入娱乐圈。

人们为什么明知对生命有危险,还要去食散,除了食散带来的地位和身份之外,还有就是食散带来的幻觉。

在之后的历史中,虽然五石散不再有魏晋的辉煌,但是食用五石散的人依然大有人在。

致幻剂在能产生幻觉的作用上,往往被宗教利用,古人中,致幻剂也同样被作为与鬼神交流的媒介,明代朱棣《普济方》卷二百六十四:“要见鬼者,取生麻子、菖蒲、鬼臼等,分杵为丸弹子大,每朝向日服一丸,限满百日即见鬼也。”见鬼,也就是通神,这是服用致幻剂的结果。

人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毒品带来的幻觉,这除了毒品本身所引起的成瘾之外,大概就是人想以通神的幻觉这种最廉价的方式来改变自我吧。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有不努力就能达到天堂的良方,那他给你的一定毒品,他的天堂也是毒品所产生的幻觉。

毒品给人神仙的体验。神仙有什么能力?神仙可以要什么有什么,可以身轻如燕,任意飞翔,可以没有忧愁,没有责任,没有负担,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控制世界,可以控制他人,可以不被控制,可以不被约束。

毒品可以带来普通人成为神的体验。谁不愿意成为神呢,尤其是那些心灵空虚之人。

娱乐明星们的职业就是在台上表演,他们要永远把自己美好的一面显示给观众,他们不能痛苦,不能有绯闻,不能有自己的空间,他们可能一辈子都在演戏,在演别人,但是唯独不能演自己,他们像宗教祭司一样神秘,神秘到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因此娱乐明星是最辉煌的,生活在聚光灯下,生活在无数观众的眼睛里,正如宗教祭司一样,生活在信徒的眼中,每一个举动都代表神灵,因此他们不能有自我,从而失去自我,所以他们需要在毒品中寻找自我,在毒品带来的幻觉中,带来的飞升体验中发现自我,发现那个可以通向神灵的强大自我。

昆德拉有本书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当你的人生中没有责任,没有目标,没有追求,没有质感的生命,没有了自我,人生就是与自己无关的设计和剧本,这些你所无法承受的“轻”会让你想摆脱他们,于是毒品带来的体验就颇具引力,它会让你彻底变轻,没有任何质感的生命,飞升到九重天之上去逃避。

但是这样“轻”的人生,又如何落地呢?

这个世界上提供幻觉的有两种,一种是毒品,一种是错误的宗教,它同样生产毒品,让人产生幻觉,让让你错以为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飞到九重天之外。

而能让生命沉甸甸的只有信仰,担起这个世界的责任,改变世界让她美好,才能成为你的落脚之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 传教士柏格理创办的石门坎光华教育体系的历史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