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姐妹的觉醒:一位基督徒女性遭受家暴的真实案例丨家暴个案观察及相关反思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1月20日 09:13

一、真实的案例:一位基督徒姐妹遭受家暴的经历及其觉醒

这是笔者最近接触到的一例真实而具体的案例,很有代表性。

这位姐妹是一位典型的家暴受害者,后来去了教会信了主,希望能解决痛苦的婚姻问题,但没想到受到更大的伤害。而她在教会里所遭遇的更是令人唏嘘不已,折射出很多问题,有太多值得反思和检讨的地方。

这位姐妹的心声可以用她的这段分享来做概括:“这些(家暴)遭遇都我经历过,那种崩溃绝望我太体会了,差点摧毁了我。那些毁灭人性的教导(家暴要忍耐,这是上帝给你的功课,甚至家暴致死是殉道之类的教导)很普遍!我想耶稣是来拯救人类,不是来摧毁人性的!让姐妹去忍受暴力侮辱,是在毁灭人性!人的耻辱感也是上帝创造的,是用来帮助人能真正的自强自立自尊的,教会是有责任义务帮助人树立正确的三观,不是这样曲解上帝!”

现在就让我们进入这位姐妹的故事,聆听她的讲述。为了叙事的方便,以第一人称进行叙述,有的内容涉及隐私的予以略去或简写。

(一)我的信主经历:为了解决痛苦的婚姻问题而去了教会

我是一位家暴受害者,在肉体上精神上遭遇过很多痛苦,无法用言语一一诉说。而且,老公不仅有家暴还有出轨,这样的婚姻令我饱受折磨。为了能让老公回心转意,能想到的法子我都试过了,甚至还去寺庙烧过香拜过佛,但都没有任何效果,始终无法撼动老公的铁石心肠。那时的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挽救这段婚姻,也不知道要不要终结这段破烂不堪的婚姻。

在我心灰意冷甚至感到迷茫绝望的时候,有人说可以去教会寻求帮助,耶稣能够解决你的婚姻问题。我仿佛又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于是在六年前的一个圣诞节,我走进了教会,我不是一个人去的,还“押送”着自己的老公。当时我去的是本地最大的一间教堂,有好几千人的规模。我带老公去的时候,正逢教会的圣诞布道会,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和佛教寺庙比起来,教会给我的第一印象极好,寺庙是拿钱铺路的,也不会有人搭理你。

但是来到教会可不一样,在教堂外面老远就有负责接待的弟兄姐妹热情迎接,还递送一个纸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耶稣爱你”“免费停车,专人看守,请放心聚会”等文字。我是从小被人抱养的,对这个“爱”字特别敏感,当看到“耶稣爱你”这几个字,一股暖流瞬间贯穿全身……我在教会里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

布道会后,还有关怀小组后续跟进。我填了一张小卡片,上面留有我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后来被分到我家附近的一间教堂聚会,这间教堂也有一两千人规模。虽然起初去教会都是陪老公去的,希望能改变他的心。但渐渐地,我也明白了圣经的一些道理。去了一段时间,我那时觉得信上帝才是真的信仰,心里很激动,以为找到了真神。一年后我就受了洗,当时的喜乐难以言表。

(二)起初信主后的可喜改变

受洗后不久,我就开始在教会里全身心投入做义工,按照牧师的安排参与一些服侍,心里很是火热。那时的我信主是真心的,也是认真的。受到教会里那种气氛的感染,我打心里认识到这位神是又真又活的,所以我在教会里投入了很多时间,基本上是随叫随到。

而我进入教会的初衷就是希望能解决自己的婚姻痛苦,能让老公有所改变。在我的带动下,老公对聚会的态度也由抗拒逐渐转变为乐意参与了。在我受洗后不久他也跟着受了洗。在他刚信主那一年多时间里,在他身上也确实发生了某些改变。比如,他不赌博了,不去情色场所了,也在我面前表达了忏悔,要好好爱我,一起经营这个完整的家。每周有两三次陪我去聚会,慢慢地也参与教会服侍了。由于教会弟兄很少,加上我老公奉献也很积极,所以他在教会里很受牧师器重。

当时看上去他信主也是认真的,不像是应付而已。看到他的改变,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也感到很惊讶,纷纷说像我老公这样一个如同顽石一般的人竟然也能被改变,看来真的是神在他身上动工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我们的见证在教会里一时传为美谈。

于是,在教会里我对自己的婚姻又重新燃起了盼望……

(三)剧情逆转...

如果故事就停在这里,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套用童话里的惯用模式来说,从此我们的关系被更新了,过上了美好的婚姻生活,而我们也可以四处为主做美好的见证了。

然而,剧情很快就被逆转了,现在回头看这情节真够狗血的,好像是一场梦。

这种好景也就持续了一年时间。过了一年后,老公渐渐又原形毕露了,甚至还变本加厉。他该赌博还去赌博,该骂人还骂人,该打人照样打人。脾气暴躁得很,一不随心就任意砸东西,什么难听的侮辱的话都能冒出来,非常肆无忌惮。和以前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还不时搬出圣经经文,给他的家暴行为“合理化”“神圣化”。

我目睹着这一幕,并再次经历到身心灵的折磨,我的心很快就从原先那种属灵的亢奋跌倒了谷底。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神啊,为何会这样呢?难道他的信主悔改是伪装出来的吗?

等我稍微冷静下来,慢慢地发现,眼前这个老公真的痞掉了。以前牧师讲道讲到神的审判和地狱的火,他至少也感到恐惧,害怕自己以后下地狱,因此起初也有自我约束,现在什么天堂什么地狱,对他来说都满不在乎了。

我心里不明白,也不甘心,为何老公的变化如此反复无常?他在教会里表现得很虔诚,牧师和信徒都很敬重他,在家里却又是一副面孔。面对他的无理谩骂,当我要辩驳时,他立刻搬出圣经来压我:“丈夫是头,女人要顺服!”他很会使用这套圣经道理,并以此启示掌控我。我真怀疑他是在利用神。

我感觉他在教会里看到了某些不太好的现象(比如账务不清、牧师拉帮结派等问题),由此好像也悟到了教会里的一些“奥秘”,这对他的心影响很大。以前他多少对神还是有一些惧怕的,现在“发现”教会里的神不过如此,根本不会管这些闲事,也没有那么可怕。

再后来,我慢慢发现,是不是教会的讲坛有意无意地在宣扬大男子主义而给了他某种心理暗示?片面灌输着丈夫是头女人要顺服的教导,在生活中却变成了丈夫对妻子的辖制,丈夫再怎么不好,也不能有任何的反抗。按我老公的逻辑,当他向我发飙的时候,我不能批评他也不能指责他,我只能选择“顺服”,因为他是我的“头”。

后来,我认识到具有家暴倾向的人是有反复的。由于无法忍受老公的家暴,我最后选择了分居。

但尴尬的是,我们聚会还是在同一个教会,低头不见抬头见,而他在教会里的表现如鱼得水,很受宠。这一点也导致了他的有恃无恐。那时我非常期待教会能伸出援手,帮助我们化解婚姻里的问题。

(四)教会的“劝勉”令我心乱如麻

在我再次陷入痛苦的时候,教会里也有弟兄姐妹轮番来探访来关心,讲了很多道理,有这样说的有那样说的,比如:

有的说你要忍耐顺服,交托给神,神会负责到底,并且给你开出路;有的说你要先省察自己,被神对付,忧伤痛悔的心神必不轻看;

也有的说绝对不能离婚,这个丈夫是神赐予的,你要珍惜,要迫切祷告;

还有的说你要为主受苦,要给老公机会,竭力维护这个家庭的完整,等待神再次动工;

甚至还有人举出这样一个见证来劝导我,说有个姐妹发现老公有了小三,但是这个姐妹没有任何的怨言和暴怒,除了默默祷告,甚至还委屈自己给那个小三洗脚,最终感化了老公,保住了家庭,老公主动离开了小三

.....

当我后来因无法忍受家暴,选择和老公分居。教会里有人提出了批评,还说我要去主动向老公道歉,把老公请回来,无论如何不能离婚,连想都不能想。

那时我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心里也很乱,无所适从。我承认弟兄姐妹是存好心来帮忙的,但他们的劝导并不能真正安慰到我。

起先我也抱着极大的希望,按照他们提供的方法去做,检讨自己里面有没有什么罪,我也曾关起门来在神面前痛哭流涕地认罪悔改,也尝试去顺服去忍耐,主动讨好老公,我也这么去做了,可是并没有什么效果。但又有人说神之所以没有垂听你的祷告,是因为你心里还有什么隐藏的罪造成了拦阻,所以你必须彻底检讨自己……

搞到最后,我自己已是精疲力尽。我更发现自己越是“安静等候”神为我做主,越是感到自己等得都要发疯了,导致把自己搞得唯唯诺诺,神情恍惚,甚至还产生了抑郁的某些症状,连不信主的亲友都觉得不正常。有一阶段晚上经常是失眠,活的特别没有盼望,差点住进医院……

现在回头看,我真想借用约伯的话说,“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约伯记13:4-5)

我如果当时没有去教会寻找救助,而是去求助于社会上的一些组织,比如社区,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后来为了不再被打扰,我就退出了教会,到现在有一年多时间了。当我离开了教会,里面立马又有声音传出说我离开了神,离开了教会等于离开了神。

(五)反思和觉醒

我是带着浑身的疲惫和内心的伤痛离开教会的,回顾去过几年的历程,我发现自己仿佛恍惚做了一个梦,从低谷一度走上了高峰,就在信心满满之际又从高峰跌落下来,跌得更惨,毫无盼望可言。

离开教会,也等于离开那里的喧嚣,等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的心才渐渐从麻木中苏醒过来。

我发现,“劝导”我的人并没有一个公义的立场,而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还视之为“属灵”,在我和我老公之间拉偏架、和稀泥,只知拿圣经来压我,又是要求我检讨自己又是要求我认罪悔改。但他们对我的另一半的所作所为却置若罔闻,没有去做劝勉也没有任何的批评。

他们的逻辑好像是拿弱者开刀,给我的感觉是欺软怕硬,只要把弱者压下去,问题就算“解决”了。

特别是当教会里有人拿出某某姐妹委屈自己给小三洗脚感化老公的“见证”来劝导我的时候,我真的是被激怒了。难道神造女人就是要承受屈辱、忍受屈辱的吗?

在他们那里,我真觉得他们所说的神只会作弄人,是说翻脸就翻脸的暴君,这个神没有是非标准,他想恩待谁就恩待谁,想惩罚谁就惩罚谁,人要拍马溜须才能靠近他。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对神也产生了怀疑,不想祷告,不想读经,觉得这些都没用,甚至都不想信了,遇到问题,还得自己想办法,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强大”起来。

后来有位弟兄告诉我,很多时候一些教会里宣传的神未必就是圣经所启示的神。是的,圣经说人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神赋予人以人性的尊严,那些践踏女性的尊严、侮辱女性的人格的言行,怎能是出自圣经的教导呢?耶稣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难道是要消灭人性的吗?

在我离开那个教会后,还有信徒想来探访我,做思想工作,但我都谢绝了。因为他们不能正面讨论家暴,这个问题在他们那里始终是“无解”的,他们提供不了真正的安慰和应对家暴的措施,要么说一些不痛不痒的属灵套话,要么是拿属灵大道理来压制你。

所以我对他们说,你们再这样“劝导”我,只能是把我往绝路上逼。我是逃离教会的,我不想再耗下去,宁愿一个人在家里安静敬拜神。

在我曾经呆过的那个教会里,婚姻不幸福的姐妹们是大有人在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据我的观察,有的姐妹可能已经麻木了,基督宗教对她们来说就相当于“精神鸦片”一样,能撑尽量撑,能忍尽量忍,但看不到任何出路,这是多么的可悲。有时候,我想外邦人常说“信教不能信迷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但是,我不想再忍受屈辱,也不能再忍受了,因为这个过程都持续十几年了,现在孩子也长大了,参加工作了,我忍无可忍了。原以为到了教会可以获得帮助,没想到给我的失望更大,还受到二次伤害。我也是有尊严有人格的。

面对家暴,我必须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划清明确的界线,我不能再接受你对我的侮辱和伤害!为此我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以遭受家庭暴力、感情事实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请了离婚诉讼……这段婚姻对我来说已经是有名无实,有的只是无尽的苦涩和不堪回首的苦痛,谁也不要拿属灵的套话来绑架我干涉我,因为作为女性我是有尊严的,女性不是忍受屈辱的奴隶。

(六)我对教会的一些观察和思考

现在回头看,过去的那些经历对我来说真的是如同一场噩梦一般。以我在教会里的观察和经历来看,这其中也有教会某些教导的误导,更是加重了我的痛苦,把我带进了歧途,一度看不到任何盼望,使我感到自己被愚弄了。

这种教导具有强烈的“圣俗二分”色彩。因此,可以这么说,在家庭里我曾经是家暴的受害者,而在教会里我又被沦为这种“圣俗二分”的受害者。

为什么这样说呢?拿婚姻家庭领域来说,这种圣俗二分的表现之一就是,教会看重婚姻在表面上的和谐合一远远高于关注一个人的幸福,甚至为了维护这种表面的和谐,不惜委曲求全而牺牲姐妹的人格尊严。

在教会我里听到有关婚姻的教导,一方面显得非常高大上,婚姻是一个奥秘,要彰显基督和基督的关系;但另一方面,又说“婚姻不是满足你爱的地方”,婚姻不是用来追求“幸福美满”的。我就纳闷了,既然不能追求幸福承载幸福,那么神给人类设计婚姻要干嘛?就是要人受苦的?尤其是对姐妹来说婚姻就是受苦的地方?这是什么逻辑?!当然了,要他们来讲,也能讲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属灵大道理,还能牵强附会地罗列一堆圣经经文来。

在这种圣俗二分观念的支配下,牺牲个人(往往是姐妹)的幸福去维持这种貌合神离、有名无实的婚姻,就是神的旨意,在教会里也是“美好”的见证。为此,是绝对不能去批评和规劝施暴者的,只要把姐妹压住了,让姐妹能忍下去,一切就和谐了,从表面看上去还是“合一”的婚姻。

于是,按照这种逻辑继续走下去,很容易导致一个极端,那就是美化苦难,把姐妹遭受屈辱当做是为主背十字架。可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种苦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现在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教会对家暴的应对无能为力?不能给姐妹们提供有效的帮助?

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这种圣俗二分观念,看似属灵却是既教条又扭曲的观念在作祟。对于这些教导,我不是没有按着去做过,但到头来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在教会里,有些姐妹的婚姻过得并不幸福,但又找不到出路,只能默默忍受,心里的苦涩有谁知晓?我想,她们是在背十字架呢,还是在吸食“精神鸦片”呢?

想到教会里曾有人把某姐妹为老公的小三洗脚的“见证”拿来“劝勉”我,我当时真的被激怒了,更被刺痛了。我做不到,因为我不能践踏自己的人格尊严。而且,难道神不是公义的吗?为何没有人去责备那个养小三的男人,却任由姐妹受屈辱呢?甚至还把这种屈辱当做属灵?现在想一想,我感到真是无比的悲凉,我们信基督教竟然信到如此愚昧、偏执、狭隘、迷信的地步吗?这真是神的心意吗?

比如,教会教导我们凡事交托仰望神,却忽略人的责任,结果培养了一批依赖性很重的信徒,以为祷告能解决所有问题。在教会里常常听到这句话:只要跪下祷告,就能解决一切难处。我不知道祷告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水,可是问题依然如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最后差点奔溃掉。教会里有人说要变成小孩子的样式,却是把耶稣的话扭曲为人不要有思想不能动脑筋。我后来想,做基督徒就不能动脑筋吗?这不是在鼓吹愚昧吗?

在我苏醒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心里反复问自己,人性是神创造的,而耶稣来了,难道是要消灭人性的吗?在福音书里,耶稣常常有意冒犯法利赛人那种僵化假冒的安息日条规,在安息日医病,在安息日让门徒掐麦穗吃,这说明他看重某些东西高过安息日教条,这就是人性的尊严和人的基本需要,耶稣有一颗体恤人的心。

有人扭曲圣经扭曲律法捆绑压制姐妹,但耶稣不是这样的。

现在我已经从那场噩梦逐渐走了出来,我不再接受对我的无理伤害。

对此,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关键是姐妹们自己要强大起来,而不是以用宗教麻醉自己的方式依赖上帝,更不是把上帝当做逃避自己责任和成长的“挡箭牌”,而这样的上帝也不是圣经所启示的神。

二、观察与反思:教会内外看家暴

1.社会对家暴的关注和积极应对

说起家暴这个话题,很多人并不陌生,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中国尤为突出。翻开过去一些媒体的报道记录,从“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家暴妻子”到“男子在法院前将妻子的鼻子咬掉,并吐到法院的花园中”,近些年来一些“家暴男”(其中不乏明星大腕)被曝光的新闻屡见不鲜,有些被曝光的家暴案例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两年前,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发生一起由家暴引起的恶性刑事案件,该市一位公务员常年家暴身为记者的妻子,最终在一次剧烈家暴中导致妻子死亡。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舆论震动。一年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院对这起备受关注的公务员丈夫家暴记者妻子致死案做出了宣判,凶手被判死缓。

上述几个极端的家暴案例不过是冰山一角,家庭暴力引起的后果是严重的而且还是多方面的。

根据2012年有关权威机构推出的一份调研报告《中国家暴现状》显示,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已婚女性的比例更是高达30%,每年有10万个家庭因为家庭暴力问题而解体。全国妇联提供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在被调查者中,有16%的女性承认被配偶打过,有14.4%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

所以,家庭暴力在中国越来越成为一个显性的社会问题,其社会危害性也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关切。

而如何防范和遏制家庭暴力犯罪,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社会议题。这不是说家暴是直到现在才有的社会现象,这个现象自古就有,在男权支配的传统社会里家暴算不得什么问题,男人打女人是天经地义。但随着现代文明的不断进步和女性权利意识的日益觉醒,这个问题越发凸显出来。

2.“家庭暴力”的法律认定

随着社会对家庭暴力的关注和思考,人们对家暴的特征及危害认识越来越深入,有关家暴的法律界定和法律维权机制也在不断完善中。最高人民法院曾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家庭暴力”作出了明确界定:

“家庭暴力简称家暴,是指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以殴打、捆绑、禁闭、残害或者其它手段对家庭成员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家庭暴力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体,使受害者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痛苦,损害其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家庭暴力发生于有血缘、婚姻、收养关系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间,如丈夫对妻子、父母对子女、成年子女对父母等,妇女和儿童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有些中老年人、男性和残疾人也会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家庭暴力会造成死亡、重伤、轻伤、身体疼痛或精神痛苦。”(来自百度百科词条“家庭暴力”)

在国家立法层面,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已于2016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部“反家暴法”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保护家庭成员的合法权益,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家庭关系,促进家庭和谐、社会稳定”。从此以后,家庭暴力不再是“家务事”,而是关乎国家公民基本人权的大事。这部法律连同《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的有关条款,一起构成了打击和防范家庭暴力犯罪的法律体系。

按照《反家暴法》的规定, 不仅仅是殴打对方,就是谩骂对方、恐吓对方也属于“家庭暴力”,这样就把语言上的人格上的侮辱恐吓行为都算在内。《反家暴法》也提供了多种救济渠道,遭遇家暴可以寻求单位、居委村委、妇联帮助,也可报警。由此可见,当前社会对家庭暴力问题高度重视,既有宏观层面的立法,还有微观层面的维权机制。

3.教会应对家暴的迟钝滞后与无情冷漠

中国基督教信众有几千万之众,虽然所占人口比例并不高,但这几千万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在教会里姐妹占多数,而其中有不少姐妹也是家暴受害者。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但根据对一些教会的观察,姐妹们受家暴的现象不仅存在,而且也有一定的比例。曾有一位姐妹走访调查过某一个教会的唱诗班,发现里面的多数姐妹们都遭遇过家暴。

然而,与社会对家庭暴力问题的重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教会对家暴缺乏足够的认知,甚至还处在蒙昧阶段,对家暴的处理要么无能为力,要么听之任之,并且还片面教导“顺服”“忍耐”,把姐妹遭遇家暴简单地当做是“为主背十字架”,甚至走到一个可怕的极端逻辑:“家暴离婚是犯罪,家暴致死是殉道”。因此,很多遭受家暴伤害的姐妹们在教会里往往得不到有效帮助,甚至还会受到第二次伤害。

笔者以前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事情,某地有一个姐妹遭受家暴,跑到教会哭诉,希望得到帮助。但教会里的人不仅不安慰不提供保护,反而拿出一套属灵论调居高临下地教训这位受伤的姐妹。最后这位姐妹只得失望而去。过不多久,教会里的人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位姐妹因无法忍受家暴,最终在情急之下把丈夫杀了。教会里的人也傻眼了,悔不该当初那样“劝导”那位姐妹。

前几天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姐妹的分享,她路过一处广场看到街道办在宣传栏里贴出的有关“如何应对家暴”的公益海报,上面提到不同的家暴情况,并据此给出相应的应对措施,从自我保护、和施暴者隔离、接受心理辅导、求助社区、保留证据、报警直至离婚诉讼等,这位姐妹不禁慨道:“街道办都知道家暴该如何面对!可怜的姊妹们,基督徒们的悲哀!”

近日基督徒公众号《境界》刊发了一篇文章《<监护风云>:走出“家暴男”的掌控》,谈的是家暴话题,文章下面有很多留言,其中有一位读者的留言反映出教会应对家暴乏力的苦涩现状:“这种文章很及时,太多太多姊妹因为家暴受到一次摧残,又因为教会和肢体的不保护不支持而再次受到摧残!”

不仅应对家暴消极迟钝,而且很多教会还非常推崇某种极端化的“成功”见证,并视之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这类“见证”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某某姐妹常年遭受家暴,被折磨被虐待,但她为了主的缘故一忍再忍,并且恒切祷告,过了若干年,神终于出手动工了,某某姐妹的忍耐和祷告蒙了垂听,老公的心被感化,悔改了,甚至还成为教会的长执会成员。

比如,网上曾经流传过一个有关家暴的视频见证,被一些基督徒纷纷转发。这个视频见证的标题本身就很残忍:“被丈夫暴打昏死,曾经四次自杀,怀孕7个月被打到休克,忍辱负重的她竟然……”说的是一位姐妹嫁给了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遭受了不计其数的殴打,竟然长达30年,这种非人的虐待让她几次想自杀。但这位姐妹最终还是一忍再忍,熬了30年,终于等到了“神迹”,她的丈夫竟然悔改信主了。笔者并不否认这个见证的价值,但必须要指出的是,这样的见证不具有代表性,不足以成为所有家暴受害者当效仿的普遍榜样。原因很简单,难道神设立婚姻的目的,仅仅为的是把婚姻当成姐妹受苦的载体和福音布道的工具吗?

教会应对家暴的迟钝和无力,令人痛心。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除了和社会脱节,缺乏基本常识外,还有深刻的“神学原因”,而正是这样的“神学原因”给很多姐妹带来了捆绑。

下面这位肢体的分享反映了当前很多教会对家暴应对迟钝背后的“神学原因”及其危害:

“我听一个传道人跟我说,如果有姐妹遭受家暴,宁可被打死,也不能离婚,因为离婚就是犯奸淫罪。所以他自己的教会里面就有姐妹抱着这样的观点被家暴的男人打死,然后这传道人认为姐妹这样做是殉道。然而,这样所谓的殉道却叫不信的人认为基督教太可怕了,信主的太傻了,不但没有真正的见证,还拦阻不少人信主。这传道人的信仰理念,看起来似乎属灵,其实就是僵化教条主义的信仰,是标准的刻板印象带来的死硬的歪理,非常害人。”

三、后记:面对家暴,姐妹大胆发声意义深远

文中这位姐妹的经历和反思有其个人色彩,所表达的某些观点也许还有商榷的地方。但是,可喜的地方在于,面对家暴姐妹不再一味地沉默一味地忍受,而是敢于发声,大胆向家暴说“不”,并且透过这段经历对神对福音有了新的思考和体验。你可以说这是姐妹的觉醒,也可以说这是姐妹的反抗,但你不能简单地说姐妹不够“顺服”、不能“舍己”,并且试图再设置新的捆锁。

从这位姐妹在教会里的遭遇来看,再次验证了以下几点:

第一,教会对家暴的认知严重不足,其应对甚至比不上街道办;

第二,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在于教会里盛行某些错误的教导,这些教导陷入教条,更带来了捆绑和混乱;

第三,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姐妹的觉醒和成长无可阻挡,同时势必对传统教会造成冲击,冲破那个封闭僵化的宗教体系。

今天在一个群里我看到有弟兄姐妹在讨论家暴的话题,其中一位姐妹颇为困惑地说道:“若不是淫乱的缘故,不可离婚,但是家暴呢?有人说也不可离,那不是宗教辖制?”虽然有困惑,但代表了某种思考。前几天在另外一个群看到一位有家暴遭遇的姐妹的分享,这位姐妹提到了教会给她的“支招”:“我的教会给我的是守律法,要饶恕,不许离婚,离婚了也不许再婚。其他啥都没有做。”

还有一位从家暴走出来的姐妹回顾自己过去的心路历程,更以活泼的信心面对美好的明天:“这一路走来真的很艰难,最初的艰难来自于教会的律法要求和定罪,师母直接说‘挨打是嘴太啰嗦了吧要悔改’之类的话。后来恶者借着教会这些混乱的教导让我很长一段时间走到自我定罪和混乱里,人都抑郁了。[大哭]感谢主差遣祂的仆人搀扶帮助我,一步一步主从来没有松手。现在我安息在主里,安静等候主给我最后的结果。我相信我必是欢呼收割的!因为主说,寻求的必寻见。主也说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我的指望在乎神!哈利路亚!”

面对家暴,姐妹不再被动,而是开始觉醒,并且发声。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想这或许也能推动教会的前进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逝者| 老布什夫妇的基督信仰:携手一生 走过死荫幽谷 面对死亡 贡献社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