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教会当正确看待精神疾病问题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1月09日 09:39

笔者多年前,刚加入教会的时候,有传道人在小组聚会上经常向我们讲到医病赶鬼的事,在他们看来,只要信了耶稣,耶稣就住在你的心里,这样任何邪灵都不会侵犯你。而那些没有信耶稣的人,心灵空虚,才容易招致邪灵入侵。而邪灵入侵则是他们对精神病的最基本定义。

在传统教会中,把精神问题归于邪灵作祟是牧师宣布宗教主权的主要方式。也正是这个邪灵作祟的解释,最终不仅把信徒引向精神病的深渊而得不到治疗,还被打进被上帝抛弃的地狱。

笔者在教会经常中看到精神病患者被医治的过程,他们大声呵斥着那作祟的邪灵从患者身上出来,其严厉程度不亚于一个主人对待牲畜的态度。

在一次周日聚会上,笔者就看到牧者对一位躁狂症患者的医治,试了各种赶鬼的方式,大声叫着奉耶稣的名,高举着圣经严厉呵斥,但是很不幸,这次邪灵没有出来,还是继续在患者体内作祟,患者还是躁狂不止,从传道到牧师再到主任牧师都来了,统统无效。这个时候,牧者们一脸尴尬,之前所有的教导都失灵了,于是驱散围观群众,让这位患者尽早离开,让大家为他祷告。

想想欧洲基督教历史上那些数十万计以巫师之名被无辜烧死的精神异常者,那些高高在上的审判这些精神异常者的主教们,难道和这些在台上赶鬼的牧者不是似曾相识吗?

把精神病患者当成病人来对待,在人类历史上还是近三百年的事,而在基督教近两千年的历史上所充斥的是对精神异常患者的残酷镇压。而在现代社会的今天,虽然不再把精神病患者当做巫师烧死,但是传承下来的对精神病的观念依然没有改变。虽然医学在发展,我们对人体的认识在不断前进,但是在基督教传统教会中,却看不到进步,看到的则是一如既往的对人精神的主权宣示。

把任何精神异常者看成邪灵入侵,也就相当于把精神病者看成邪灵附体,因此对待精神病患者就像对待邪灵一样,以一种上帝高高在上的主权姿态,斥责邪灵离开,却丝毫没有考虑他们所面对的患者本人,也没有考虑患者自己的自尊和心灵。这在他们心里其实还是另一个原则在作怪,那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和他们对那些持与自己不同神学观点的被他们定为异端的人是同一个态度,与那些极端宗教人士把一切与他们不同观点的其它宗派都打入地狱是一样的。

所以传统教会的健康观念只有一种,那就是必须和自己一样,他们的健康概念不关医学定义、也不关社会理念,凡是和自己不一样的都是病态的。所以他们用他们自己的耶稣和自己的圣灵去医治,而这医治也是把那些异议者的异议清除掉,最终变得和自己一样。

我也不止一次听到,他们把那些坚持自己神学观点,而反对他们观点的人称为邪灵附体,称为精神病。正如笔者上面提到的那个在教堂赶鬼失败的案例,其实牧者们的尴尬来自于,不是他们对这个躁狂症患者的医治失败,而是在众人围观之下对这位患者邪灵主权宣示的失败。没有什么失败比被忽视更带来伤害的,任你如何宣称自己高高在上的主权,他都熟视无睹,继续自己的作为,这是对牧者在教会主权的严重挑战。正如那些无视牧师的斥责而坚持自己神学观点人的一样。但是一位精神病医生在面对患者时从来没有宣示过他对这个患者的主权,他和患者的关系只是职业关系,他把精神病看成一种人体气质病变,诸如大脑损伤或者神经问题,抑或把它看成心理问题,对待不同的症状,通过自己接受的职业训练和人类科学的研究成果,进行治疗。即使治疗失败,这位医生也丝毫没有主权受到侵犯的想法。

其实在教会中,牧者们对精神异常者是一种矛盾心态。一方面必须宣称教会对邪灵的主权,而精神异常则是邪灵入侵的结果,另一方面又害怕赶鬼失败,而给自己的威望带来威胁。但是正是教会对邪灵的教导,导致信徒们相信教会所宣示的主权,从而把精神异常者送到教会,期待通过教会宣称的教会主权把邪灵赶走,从而治愈精神异常者。

传统教会对精神异常者的生硬解读还带来了另一个危险,那就因为对精神异常者的错误观念,而耽误了对精神异常的最佳干预时期,从而给后期治疗带来困难。

传统教会总是力图让信徒相信,大部分的烦恼都是因为没有信主造成的,尤其是工作的压力,来自性格的人际压力,你的失眠,你的食欲不振等,都可以在教会里通过释放和交托得到缓解乃至消失。因此教会除了营造爱的温暖的氛围之外,在其他的方面并没有专业的作为。另一方面,传统教会对主权的迷恋让他们把上帝和圣灵看成可以供教会随时调用的万能解药,因此他们对专业心理学持一种排斥的心态,虽然教牧心理被很多教牧人员推崇,但是限于国内对教牧心理学研究现状以及教牧人员的普遍受教育程度,教牧心理也仅仅成为一个拒斥临床和应用心理学的一个口号而已。

正是因为对正规精神医学的欠缺乃至无知,而传统教会却偏偏喜欢宣扬对各种精神问题的医治,这就造成了许多精神异常者诸如抑郁症患者错过了最佳干预期。

另一方面,传统教会往往把加重的精神问题看成信徒本人的道德和信仰问题,这从另一方面又加重了精神异常者的心理负担,从来带来精神压力,因此教会的错误教导有时候不但不能缓解患者的症状,反而加重了病情,成为病人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综上所述,面对精神疾病,过于教条主义的传统教会很难改变什么,对他们而言,对邪灵宣示主权是他们存在的基础。但是对于那些因为精神疾病压力大而饱受痛苦的人来说,尽早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和干预是不可缺少的正确选择。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逝者| 老布什夫妇的基督信仰:携手一生 走过死荫幽谷 面对死亡 贡献社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