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历史钩沉:近代山东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争辩漫谈

特约撰稿人 王政民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6月07日 08:53
图为齐鲁大学,由新教传教士创办。(图:资料图片)
图为齐鲁大学,由新教传教士创办。(图:资料图片)

很多研究山东基督教历史的,如曲拯民先生都一致认为,山东基督教的底子是很深厚的,登州文会馆和华北神学院一时间都蔚为大观,但终究没能继续发展下去,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大有能力的宣教室活动家路思义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山东,前往北京。

路思义离开山东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北京在区位优势上更有优越性,能以一点来服事全国,另外就是山东长老会内部有着较为自由的风气,这样路思义觉得难以接受,特别是在登州文会馆迁到潍坊与浸信会合作上。这个时期和地点的浸信会,是1886年的青州广德书院,是李提摩太建立的,路思义认为李提摩太太过于注重文化而非教义,特别是当李提摩太在烟台与苏格兰长老会派来的女宣教士玛丽•马丁结婚时,被路思义这样的长老会背景的宣教士认为不符合教派之间的门当户对。而且这属于李提摩太的“引诱”,这种引诱似乎不道德,况且玛丽•马丁当初被差派出来的时候,签订的合约和立下的誓言是作为未婚女宣教士在中国工作。于是婚后,李提摩太带着不得不脱离差会的玛丽•马丁去了太原,在太原李提摩太有着较好的活动空间。李提摩太与玛丽•马丁结婚,造成了当时烟台宣教士群体内部的困扰,这个困扰很大,举个例子,敬奠瀛当时喜欢美以美会的林美丽,林美丽和差会合同和玛丽•马丁是一样的,敬奠瀛妻子不忠,但是敬奠瀛仍然不能离婚和林美丽结婚,因为这不被宣教士群体认可,只能去济南做了自阉手术,表明今生只属于林美丽的应诺。(原耶稣家庭会成员,后协进会文字工作者马鸿纲认为。)作为在华的美国差会,有着一套完整的议事程序,受到本国监管,所以这样的合作,被路思义认为能让自有主张的宣教士获益。

但是,刚到中国烟台的路思义对中国还是很满意的,路思义在登州文会馆最初教自然科学,后来他强大的社会活动能力开始显露出来,他开始主要做几十万上百万美元的募捐工作了。募款工作繁忙,留下了儿子卢斯在家,但卢斯并不寂寞,因为他的好朋友贾玉铭能市场的来陪伴他。贾玉铭和卢斯旨趣高度一致,刻苦自己的身体,生活很简朴,都有着强大的联想能力,喜欢谈论大格局的事情。这也为贾玉铭日后成为中国本土的神学院和几届神学院院长提供了最初的胸怀视野。卢斯后来办了《时代》周刊,其文风也是具有山东人的朴实但内心的夸张,而且不注重细节的目的导向。

贾玉铭和卢斯两人,在一个秋天去摘苹果,这是他们的老师倪维思引进的北美的苹果,经过改造成为了烟台苹果,当地的信徒和老百姓免费获得树苗,几年后烟台出口的苹果就占了世界的苹果扩过贸易额的百分之九十。在帮助信徒家里摘苹果的时候,贾玉铭和卢斯两个人发现了当地也有信耶稣的,只不过是天主教徒。

这些天主教信徒的行为和贾玉铭与卢斯在登州文会馆学的并不一样,甚至相去甚远,当地人普遍认为名声并不很好。于是卢斯和贾玉铭问:“天主教的名声不好的原因是什么”,天主教徒回答:“尽管一个人吸食鸦片,赌博,通奸,他也不会被逐出教会,他会被叫到主教面前,主教会劝他,或许他被禁止领圣餐,只有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他积累了许多罪恶,他才会被逐出教会,但在烟台的新教你们就不这样”。1868年的《教务杂志》记载了这段对话,教务杂志是当时的宣教士交流平台。

1877年,天主教专门印刷了一本小册子《应对新教教徒的方法与捷径》,里面从天主教内部的观点指出了两者的区别,首先除了指出新教是鱼目混珠,盗窃了天教主的名义,但实际属于另立门派。其次在教义和神学上指出,天主教不会随便驱逐信徒离开教会,因为上帝的爱很伟大,能盖过人的罪恶,在上帝引导下,人会慢慢成长为道德伟大的人,但即使成长过程缓慢,但也依然是上帝所爱的人。而烟台的新教,则注重信徒的行为修正,认为你信主了,行为不好,说明不是真信,只有行为改正为基督教的统一行为模式,才是真信。如果长期不改,就不是基督徒,就不能留在教会。所以吸烟的,赌博的,在新教里面,一改不能存在,但天主教会里就能容纳他们,容纳罪人。

贾玉铭和卢斯第一次被这样的论调震撼了,他们突然觉得天主教说的也有道理,上帝的爱和应许是第一的,行为是第二的。他们回去文倪维思老师,这个老宣教士立刻写了一本书展开论战《两教合辩》,开始批评天主教,总结之前的争论,说明新教的立场。

后来,长老会取得了胜利,原因在于,天主教不加分辨的吸纳信徒,人数增多,管理混乱,当天主教徒在社会上作奸犯科的时候,主教常常会偏袒信徒,出面与官府交涉,根据1899年3月15日清朝总理衙门颁布《地方官接待教士事宜条款》,天主教的教阶和中国的官僚体系的等级是有着划分和一一对等的关系,所以,这激怒了中国的官僚和民族情绪。而新教由于刻意的与政治分开,并且专注于信徒儒家式样的行为修养,特别是狄考文在华45年,尊崇孔子的做法,影响了山东的教会,这让人觉得,长老会是行为宗教,致力于信徒的生活的道德革命,而非提供一套改朝换代的宇宙观。

直到如今,山东教会,仍然是行为主导,或者是说特别注重行为,这与最早的宣教士的努力有关,他们从一开始就注重与天主教那类不是特别看重行为的模式里区分开。同为新教的李提摩太在山东和妻子的婚姻,本来能为新教的伦理提供一个模板,开一个自由的风气,但是面对路思义这样的强大的保守思维,李提摩太选择了去太原。于是,赫士、贾玉铭、以及在美国却常年通过《时代》周刊影响中国的卢斯他们把中国教会塑造成了一个保守,坚持圣经基本道理和注重信徒生活更新的模式。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历史钩沉:20世纪30年代中国基督教基要派与自由派之冲突的起源与回响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