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个农村基督徒大家庭:基督墙上挂 坐下吃喝起来玩耍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3月07日 19:57

“我们家族是一个基督徒化的家族”——这是我外婆、妈妈、阿姨经常用以向别人夸耀的说辞。

一个基督徒化的家庭,和其他家庭到底有什么不同呢?过年最能看出来了。

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抽烟喝酒打牌,吵架斗嘴干仗,一样也不少。农村人就是分开了才挂念,聚起来好不了三天。

大年初一全家人都聚在外婆家,大厅上方贴的是耶稣的中堂年画。画下是家里男人抽烟喝酒划拳吹牛。女人们,我印象中都不上桌,上桌也是迅速吃完闪人。现在变了一点,就是小孩子都要上桌了,不得不开两座,阿姨们还是不上桌。

大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妈妈和阿姨们收拾好桌子,给男人们把茶水端上来。接下来要开始打牌赌博了,这个就不分男女老少了,喜欢的都上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在画像中耶稣的注目下,嗨翻了天。

初二陪妈妈去了县城教堂聚会,其他亲戚应该和初一一样吧,喝酒吃饭,打牌赌博。

初三一大早,去教堂,见到了外婆这边的所有家人,除了二舅和几位老表。

聚完会去了小姨家,接着吃喝打牌。场景都没怎么变,中堂还是一幅耶稣的年画。

下午,在外婆家聚会。外婆家是个小聚会点,村子上十几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去镇上教堂不方便,就在外婆家聚会了,平时阿姨带,我放假回家就我去带。阿姨舅妈都来了,姨父舅舅老表都没来,应该都在打牌吧。

春节就是如此,年年如是,一成未变。

这算哪门子的基督化的家庭,顶多算有基督画的家庭。

信仰传承,到父母一辈也就差不多结束了。我们表兄弟姐妹十个人,如今参加教堂聚会的就三个。

本身大人们接受福音也都是传统的因病求神,到了我们这辈,都是年轻力壮,接受福音看来是要另辟蹊径了。

外公年轻的时候是一名伐木工人,一次事故中受了重伤,医院看不好,烧香不管用,无路可走信了耶稣,奇迹般的好了,全家人都表示愿意接受福音。四个姑娘,后来都嫁了不信的丈夫,她们信的也是蛮艰苦的。三个儿子,两个娶了不信的妻子,慢慢的也就都不信了。轮到小舅结婚,避免重蹈覆辙,家里人想尽一切办法给找了一个教会的姊妹。

我的父亲到现在也不怎么信,他说假如信你妈妈信的神,很麻烦,每周休一天,可是全家就指着他一个人挣钱啊。父亲总是说:“我挣钱给你们用,给你妈奉献,给你们坐车去教堂,如果我不能得救,那这个神就太不讲究了。”

二姨父身体一直有些小毛病,胆结石一直打不掉,无路可走了,现在退休在家也没事了,就和阿姨一起信耶稣了。

三姨夫是当地赌神,曾经输得倾家荡产。几年前出了一次特大交通事故,几乎丧命,临死边缘信了耶稣,这几年身体好些了,又有点飘了,不太想去聚会,想重操旧业了。

小媳父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他将这个功劳一半归功于小阿姨所信靠的耶稣基督,阿姨是祷告的勇士,每天下跪祷告不短于三个小时,小姨父不敢怠慢,也就跟着信了。

去年一点家务事,大舅和小舅大打出手,小阿姨劝架,推搡过程中,小阿姨被大舅推倒头部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努力说了一句为我祷告就晕过去了,经过大家同心祷告,医院救治,住了十几天医院就康复了。大舅和舅妈吓死了,跪在地上求上帝一定要救救他的妹妹,他们以后都会信靠耶稣,决不食言。

二舅和二舅妈是坚决的不信。他们的儿子因为是我外婆带大的,小时候倒是一直去教会,读高中就不再去了。

小舅和小舅妈,结婚后去上海飘了几年,后来舅妈生了一场大病,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偷懒不聚会了。

不难看出,从外公外婆开始,家里人信耶稣,几乎都得来一场大病。当然耶稣是医治的主。但是这种福音模式是很个体的,完全没有可复制性。所以当他们想把这个福音传给下一代的时候,简直太难了,总不能祷告求神赐自己孩子一场大病吧。

以前还好说,大家遇到点啥棘手的事,都会通知家里的基督徒一起来向神祷告祈求。后来我表妹医科大学毕业,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再有人生病,第一时间不是祷告,而是直接送到表妹所在医院了。

显然,在农村,因病信耶稣,仍然是主流。不一定非要自己生病,至亲也行。总之,除非走投无路,否则哪怕可以人为创造一线生机,人们都不太愿意选择信耶稣。在福音不发达的农村,信耶稣是不太容易做出的选择,信了耶稣有点像改名换姓,不忠不孝。毕竟不磕头不烧香了。

我们这一大家子,代表了很多农村福音现状——无路可走信耶稣。可是人生不都是如此,特别是现在,医疗水平的进步,社保的普及,使得大部分的人不靠信耶稣也活的很好,或者更好。

很多农村教会,长期处于妇女俱乐部、老年活动室的尴尬处境,也缺乏优质的传道人牧养,传统上也比较反智。比如我自己的母亲,圣经看了十几遍了,还在孜孜不倦地看。她这一辈子都在看圣经,一辈子只看了圣经,一辈子也没看懂圣经。我买了很多圣经参考书给她,包括很多新的译本,都被她束之高阁了,她说看不懂那些书,也没时间看,圣经都来不及看,哪有时间看其他的书,况且那些书都是人写的,夹杂了很多人的心思意念。她听道一定要听于牧师,远牧师那种生活见证类型的,知识性的,方法论的都听不下去,一听就要睡觉。这还不算什么,毕竟看圣经也是好的。举个比较夸张的例子,我小时候体弱,稍微冷一点就会扁桃体发炎,但是我从来没有医院看过,每次母亲都是带着我做认罪祷告,一直认罪直到喉咙不痛。对我而言,最痛苦的莫过于回忆每天所犯得罪,说了什么脏话,骂了什么人。直到有一次在学校扁桃体发炎过于严重导致发高烧,直接晕了,学校通知我父亲将我送到医院,医生说是慢性扁桃体炎,开了一点阿莫西林,吃药后,第二天喉咙就不疼了。我当时内心是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啊,原来如此简单就可以免遭痛苦。

几十位家庭成员的所谓基督化的大家庭,坐在教堂一本正经,出了教堂,吃吃喝喝,玩玩赌赌,若不是看见中堂上方的耶稣画像,谁能知道这一家子大部分都是基督徒呢!

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信仰模式,神的呼召也定然是多次多方。相信在当下,有心人必然可以在神的引领下,找到更适合当下的信仰模式、回应神呼召的模式,和传递信仰的模式。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学者访谈丨陶飞亚:"汉语基督教文献书目数据库"意义深远 学术界与教会界需加强交流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