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谣言背后的权力欲望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7月28日 09:13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记得小时候有次去赶集,远远看到围着一群人,那时候作为吃瓜群众最喜欢看的就是人家吵架,我赶紧跑过去,一看不得了,两位武林高手正在临阵对决。大家都穿着道袍,留着长须,个个长得仙风道骨,一看就是金庸笔下丘处机的形象。甲问你哪个山的,乙答我是终南山的;甲说我是茅山的;然后又问师父是谁,这个说是某某真人,那个说是某某道长。你一言我一语,就是没有开架的迹象。后来搞明白了,两个人是算命先生,因为摊子摆的比较近,所以难免会有生意上的冲突,然后就开始争吵,争吵的方式就是彼此资历的大比拼。反正在资讯不发达的八十年代,你说什么都有人信,也没人会问调查你的来历。所以大家彼此之间各自捏造着事实,吃瓜群众也就希望找一个能真正泄露天机的人。

在和人起了争执或者竞争的时候,正如这两个算命先生,喜欢把自己的背景搬出来,哪怕这些背景是假的,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也自认为在气势上会压倒对手。

谣言为什么会被传播,至于有没有相信,并不重要,因为谣言本身能带来利益,这些利益可能在心理上和气势上压倒对手,哪怕在别人看来这明显是吹牛,当事者也会相信他捏造的谣言一定能令对手害怕;这些谣言还可能会制造让制造和传播者都能靠近和利用权力的机会,以此向对手复仇。

1768年是乾隆皇帝在位第三十三年。浙江富饶的蚕桑之地,位于杭州以北六十余里的德清县城,穿城而过的南条河,因为年代久远,将城墙冲塌。德清阮知县从邻近的临河县雇佣了一名叫吴东明的工匠,这个工匠带着自己的建筑队伍抵达城墙开始施工。水位很深,经过几天努力,桩终于打到河底,可以安装新的水门了。吴东明因为粮食不够,必须回家采购。在回家的时候他遇到了邻居,然后奇怪的事便开始了。

这个邻居的两个侄子不但虐待自己的母亲,拐骗他的钱财,还殴打他,这个时候他向阴间的阎王告状,写了一个诉状,在土地庙烧掉之后,采取当时民间通用的法术(就是将仇人的名字写在桩上,据说这样锤子就会具备神奇的力量,而被写名字的人,也会元气大伤,不是死去就是重病在床,这在当地被称作叫魂。),以此惩罚侄子。

于是当邻居遇到吴东明,便将侄子的名字写在纸条上,央求吴东明将纸条贴在木桩上。吴东明深知石匠在一般民众中所具备的强大法力,所以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妖术的事件中,便将邻居扭送官方,邻居被打二十板子,释放回家。但是谣言并不能因为吴东明的拒绝而终止。叫魂的谣言开始传播,后来又演变成偷取别人的头发,也能将这个人的灵魂摄来。一时间这种叫魂的谣言产生的恐慌从浙江一路传播到山西,传遍大半个中国。(资料来源,美国·孔飞力《叫魂-1768年妖术大恐慌》第一章,上海三联书店,1991年第一版)

这种妖术带来的恐慌,尤其是剪头发叫魂的方式,直接与清朝的辫子这个政治命题相关,所以这场大恐慌,被淸帝看成是威胁满人统治的叛乱,朝廷下令严加查处。各地官员加大稽查,把一切可疑人员逮捕入狱,严加拷问。包括那些乞丐,游方的和尚、道士,甚至邻居之间也互相举报,一时间监狱人满为患,但是并没有查到反对清廷、制造谣言的妖党。

但是,对皇帝而言,可能这是对皇权的挑衅,但是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这可能不仅是一场丢失魂魄的恐慌,更可能是自己掌握权力,向得罪自己的邻居复仇的机会。把自己的邻居作为叫魂妖党嫌疑人,让官府抓进大牢,痛打一顿,也是件解恨的事。更重要的是,在这场清除妖党的行动中,面对陌生的来自外地的宗教人员,村民可以先自行殴打,然后再扭送官府,在这种行动中,处于权力统治下的底层民众,体会了权力带来的利益。在最后,关于这场大恐慌,孔飞力写到“一旦官府认真发起对妖术的清剿,普通人就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清算宿怨或者谋取私利。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无论恶棍还是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同上书,第301页)。

无论是那两个争吵的算命先生,还是叫魂大恐慌中的吴东明的邻居,大家都希望在这场谣言中获得利益。算命先生为了压倒并排挤另一个算命先生,自己好独占这个集市的算命市场;而叫魂恐慌中借机打击宿怨的人,都希望在谣言中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此时,制造谣言与相信谣言者是一样的。

细细考察基督徒之间热传的谣言,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圣经预言的实现,一类是名人高官的皈依。基督徒也是宗教徒,也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所以这两类谣言也和妖术恐慌的民众心理类似,是弱势群体对权力的渴望,从而自我麻醉的方式。

第一类谣言中,不论是诺亚方舟的发现,第三圣殿的建造,还是兽印与芯片的出现,无疑要表明上帝是真实的,并且这个上帝很快审判世界,更重要的是审判的时候,我们基督徒是被上帝优待的,会被接到天堂,而你们这些不信的,要被打进地狱,所以在这个末日要来的时候,我们是有优越性的,那些得罪我的邻居,那些得罪我的竞争对手,将来都要下地狱。在以牙还牙的边缘群体价值观中,没有什么比与自己宿怨的人下地狱而自己在天堂更让人畅快的事了。

对于第二类,某某总理是基督徒,某某高官是基督徒,某某名人唱赞美诗,这些人都是身居高位的人,他们和我信的同一个上帝,将来我们同在天堂,称兄道弟,这些想想都开心。在自己遇到不平的待遇,强大的对手,想想总理和我是一个教的,多少会有点欣慰。

这两类谣言,在面对失败的时候,都是最好的精神胜利法,没有之一。

当然那种希望通过制造传播谣言,来兴起一场像叫魂恐慌那样的,在今天已经不可能,中国的资讯和治理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乾隆皇帝几百年了。但是并不是因为不可能,谣言就不会发生,万一可能了呢。所以谣言因此会传播,依然会期待像叫魂恐慌那样的效果。即使没有那样的效果,能麻醉自己,也不是件坏事。

经济学中,市场的形成分两种,一种是需求产生市场;一种是产品刺激需求的产生。在智能手机没有出现之前,没人需要智能手机,以为有了笔记本电脑就可以了,但是谁能想到,今天智能手机的市场如此规模呢。但是不论怎样,人们的需要总是市场产生的必要条件。所以谣言的产生一方面是出于社会边缘群体的基督徒的需求,他们要以一种成本小而收益大的方式改变现状,另一方面,谣言制造者们,也能产生新的谣言,以刺激新的需求。以前人们传传某某牧师是上将的儿子也就够了,现在关于兽印的谣言又兴起了。名人与高官的关系,让我们静态地享受与权力的相关性所带来的欣慰,而兽印则是让我们去抵制世界,让我们在抵制现代世界的行动中,获得动态的满足感。

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许多基督徒却只关注了道路,认为只要信了耶稣就可以抵达真理从而获得生命。正是真理意识的缺失,让我们把生命看成被谣言麻醉后的状态。正是真理意识的缺失,我们才把谣言当成真实,而把真实的世界当成虚幻,从而不愿走出,不去面对真实的世界,去改变自己的地位。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产生与成长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