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专访】日本华人教会同工:福音的种子已在日本种下 期盼更多中国传道人过来

作者: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09月16日 10:31
2015日本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图:温弟兄提供)
2015日本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图:温弟兄提供)
2015年东京华人布道会同工合影。(图:温弟兄提供)
2015年东京华人布道会同工合影。(图:温弟兄提供)
日本华人教会团契现场。(图:温弟兄提供)
日本华人教会团契现场。(图:温弟兄提供)
2013年首届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资料图片。(图:温弟兄提供)
2013年首届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资料图片。(图:温弟兄提供)
2013年首届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资料图片。(图:温弟兄提供)
2013年首届东京华人布道会现场资料图片。(图:温弟兄提供)

说起日本,中国国内稍微了解些的牧者同工会异口同声地叹说:“这是一片福音硬土。”的确,在这个人口约1.27亿的人口大国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例不足0.5%,泛基督徒(包括天主教等不同宗派)的比例也不足1%,是全世界基督徒比例最小的国家。

日本与中国毗邻,到底在这里基督教的情况如何?日前,基督时报同工邀请了一位在日本定居的中国基督徒、也是当地华人教会的同工,分享了他对于日本这个国家的感受,以及当地的宗教与信仰的情况。

温弟兄在中国信主,2009年时曾因工作原因去过日本,后来在2011年开始在东京定居,繁忙工作的同时非常热心服事,他是日本华人基督徒中心(Japan Christian Center,简称JCC)的一位同工,这个机构从某种意义上说,算得上是日本最有号召力的华人组织。

2013年以来,JCC开始举办“东京华人布道大会”,并且规模逐渐发展,从每年1场到2场或3场,每次邀请的也都是华人教会界重量级的讲员,比如冯秉承、张路加等。2013年首届布道会上,中国人熟知的《迦南诗歌》的作者小敏姊妹、孙海英夫妇等曾被邀做过分享与见证,当年共三场聚会总出席达到2910人次,决志信主者241人,其中100位基督徒愿献身当传道人,成为复兴日本华人教会的重要动力。JCC也表示,藉大布道会拯救灵魂是他们最重要的异象和使命之一,“目前,在日本有华人大约80100万人,其中,集中在东京的大约有20万人。但是,目前在日华人基督徒(来教会的)仅仅2000多人,绝大部分人还没有听到福音,没有见过布道会。联合举办大型佈道会,使在日华人有机会参加布道会、听到福音,是我们在日华人基督徒的大使命。”

每届“东京华人布道大会”之前,温弟兄总是利用自己做的一个微信公众平台“东京生活指南”发出颇具感染力的宣传文章,邀请在东京的中国同胞们前来参加,他总是如是说:

这是历年来日本最大规模的华人聚会….无论其规模,还是意义,都完爆所有在日华人网站、同乡会,以及大使馆组织的各种吃喝玩乐聚会。让你一分钱不花,便享受一场心灵盛宴…如此高大上的华人聚会你没有参加过,你的“日本之旅”将是不完整的。

对于媒体而言,这这个聚会本身也是日本的一起重大社会事件有人会觉得这是宗教活动,但别说你不参与宗教活动,其实你在日本看的每一场“祭”都是宗教活动哦。尤其到了10月份,会有很多万圣节的活动出现(万圣节也是宗教活动哦~)。比起“扮鬼”更有意义的是,先搞清楚做人的意义是什么。

其字里行间透露出满满的对福音大能的自信与自豪之情,尤其对于非基督徒而言,言辞也非常地“接地气”,让人很想一窥究竟。也正是因为温弟兄的大力宣传,不少之前从未接触过福音的人在异地他乡反而前往,亲身感受福音的魅力。

访谈中,温弟兄分享了他对于日本为何成为“福音硬土”的综合原因的分析,包括宗教环境、文化背景等。但与此同时,他也说到,反而这也是基督徒传福音的机遇,因为禾场足够大;虽然福音环境极为艰难,但感恩的是福音的种子已在这里种下了,温弟兄也呼吁说,期盼中国国内有更多传道人能够过来帮助他们一同服事。

以下是访谈文字实录:

基督时报:您个人是什么时候去日本的?当时因为什么原因?在您去日本之前,您对日本是一种怎样的印象?现在呆了这么长时间,对日本又是怎样的一种印象?

温弟兄:2009年,我曾因工作的关系第一次来到日本,长期定居是从2011年开始。说到我对日本的印象,去日本前跟去之后的印象其实反差并不大,因为我从2006年起就一直在关注日本及其文化。具体而言,我对日本的印象是:抛开宗教来说,这是一个传统与现代并存的国家。

日本是一个传统与现代并存的国家。(图;温弟兄供图)

基督时报:谈起日本的宗教,我个人的印象是一方面是各种以前日本的民间宗教传统和现在的新兴宗教都盛行,尤其是新兴宗教,包括一些比较极端的新兴宗教,比如最给人们带来印象的是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一方面又被称为“福音的硬土”,传福音很难,基督徒比例也很少。您毕竟身处当地,您可以介绍下日本的宗教信仰情况吗?特别是基督教的情况?

温弟兄:日本的基督徒比例不足总人口的0.5%,这在一个与西方亦步亦趋、宗教自由的发达国家是绝无仅有的。

其实,日本的教堂并不少,这个以东京为例就可以看出来,但大都门庭罗雀。不少教会以出租场地办婚礼、搞音乐会等来维持运转。

根据调查显示,311大地震的灾民中99.8%是“未信者”,这也成为很多海个宣教士来到日本的一个契机。

尽管每个日本人看似都有“信仰”,可惜拜的都是异教,这种情况的形成跟日本的历史很有关系。同时,因为受益于宗教信仰自由的宽松政策,又催生出大量的现代新兴宗教;异端邪教也随处可见。

整体来说,日本的宗教可谓乱像丛生。想一想看就知道,日本连和尚都可以娶妻生子、喝酒吃肉,那些新兴宗教更是会有多么奇葩。可以说,在日本,宗教甚至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任何人都可以创办宗教,于是信仰成为不少“营销大师”敛财的手段。

所以日本被形容是“福音的硬土”、“宣教士的坟场”,是有其原因的。

当然,这也是基督徒传福音的机遇——因为禾场足够大。

基督时报:回顾日本基督教的历史,事实上对日本的传教并不晚,天主教传教士16世纪就过去传教了,也曾经有复兴的时候。但后来变得很难。日本和韩国的对比也很有意思,二战之后两个国家都经历了极大的苦难,一个民族经历苦难时,福音可以成为很深的安慰,但是最终一个国家因为福音被完全改变,一个国家则成为传福音更难的地方,尤其是日本现在作为世界上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人们生活非常安逸,更难播下福音的种子。

您认为回顾日本基督教的历史,是哪些地方没有走好,没有把握好,导致了这个国家现在成为福音的硬土,基督徒的比例如此之低呢?同样作为亚洲国家,日本的案例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功课呢?

温弟兄:首先,神道教是日本的国教,它历经了上千年的延续,信众人数约有一亿零六百万人。这个情况是中、韩两国所没有的。这种信仰已经融入到日本人的文化生活当中,例如日本人结婚几乎都要举行神道教的传统仪式。

其次,在宗教态度上,日本人显示出了对自己而言的强大的文化自信,他们认为大和民族是独一无二的、是他们所认为的“上帝”(非基督教的上帝)独一拣选的民族。

另外,神道教只是一种庞杂笼统的分类,并非单一信仰,属于泛神论。所以你能看到日本几十万座神社,供奉的都是不同的神,其中大Boss叫作“天照大神”。

这些思想,都与基督教的一神论、救赎论、原罪论、弥赛亚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再加上单一民族的排外、抱团、集体意识强,所以日本人很难接受基督教的。

看到日本的情况,我觉得带给我们的功课是:在中国传福音其实太容易了,可以说几乎处于信仰空白期,基督徒应该抓住这个传福音的机会。因为当一个人的灵魂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最容易接受福音;而一旦上面涂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再擦去就很难了。

日本街头即可以看到许多异端邪教,图为韩国统一教在日本的发展。(图:温弟兄提供)

基督时报:那么,日本的基督教如何在今天和未来更好的服事和带领自己的民族,迎来转折和复兴呢?

温弟兄:以目前日本的基督徒比例来看,来谈影响整个日本民族还为时尚早。

当然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从最近几年的日本教会一起做的联合布道大会来看,福音的种子已经在日本种下了。

基督时报:回过来谈日本的华人教会,您本身就是日本华人教会的一份子,也在里面服事,您可以介绍下日本华人教会的情况吗?

温弟兄:关于全日本的华人教会,我目前已知的总数大概只有50家左右。

华人教会的会众以留学生群体为主,生命根基较浅,流动性较大,人员不稳定,很多人会因为回国、升学、就职等原因去到另一个城市,所以同工队伍的建设非常困难。

而且能够讲中文的牧者也极为短缺。不少是日语讲道,中文同步翻译,所以会众听道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目前,在日本的华人福音事工的开拓者主要分三类:
1.来自香港、台湾的传道人,有先天的语言优势。
2.一些对中国人有负担的外国传教士,比如JCC的主席就是一位韩国牧师,他曾经为了服事中国人,还曾专门去北京学过几年中文。
3. 还有一类是上个世纪7080年代出国的华人,他们在欧美等国信主、蒙召,现在回过头来反哺华人。例如我现所在教会的传道人就是从加拿大来的上海人。

但总的来说,牧者依然非常短缺,盼望有更多国内的传道人能够过来。

基督时报:那么,日本的华人教会可以对日本基督教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温强:日本教会的老龄化严重,年轻人极少,以留学生为主体的华人基督徒可以为日本教会提供更多的新生力量。

华人教会尽管弱小,但要比日本教会复兴得多(日本教会多少还是受到神道教、武士道、等级辈分等日本传统的影响,有些变了“味道”)。

每年我所在的JCC举办的东京华人联合布道大会,也算是日本基督教的一大盛事,每年都是上千人次前来参加,数百人人决志信主、而且第一次和第三次布道大会上都有100人献身做传道人。日本教会以前从来没有举办过这么大规模的布道会,我们这样去做,对当地福音的复兴有很好的作用。

华人教会传福音的使命感和热情也要比日本教会强的多。

我相信,当越来越多的华人在日本这片土地上“作光作盐”,必然会对日本基督教的复兴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受访者分享整理而成,并经由受访者校订。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英国历史学家汤姆·霍兰德:西方世界有很多东西要向受迫害的基督徒学习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