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激励一代人 藉伦敦奥运起航 追忆英史上属灵复兴领袖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2012年07月27日 20:14

2012伦敦奥运于北京时间本周六凌晨3点12分正式开幕。这一届奥运会充满悬念,到底奥运大战如何进行,未来15天将会给出答案。而比起运动更有看头的是,英伦文化、时尚等更是伴随这次奥运将再次在全世界范围内刮起新一轮“英伦风”。

此次伦敦主办方给出的奥运口号是 “激励一代人”(Inspire a generation),这届奥运会真的能藉英伦风激励一代人吗?笔者对此不予妄评,难以知道。但笔者知道的是在英伦历史上,正是因为有着无数伟大的属灵领袖复兴了福音、激励了一代人,成就了英伦文化的精髓。

而尤其是在18世纪十多位伟大的属灵领袖辛苦服事所经历的复兴,奠定了后来英国的强大与根基。因此,在奥运期间,比起看比赛,比起关注伊丽莎白女王、凯特王妃,或者小贝与维多利亚夫妇、甚至其他各种英伦时尚风,笔者相信,作为基督徒,我们更当注目英国这个曾经在世界基督教历史上、宣教史上做过重大贡献的国家背后的复兴故事、注目属灵领袖们的服事与成效。

鲜为国人知的是,其实18世纪的英格兰,在灵性和社会上都处于极大的黑暗之中,但这个国家如何后来后来稳定崛起、缔造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即使现在已处于没落却在今天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这与18世纪中期开始的一场信仰大复兴息息相关。

可以说,18世纪的英格兰,原来国力衰微,政治、经济腐败,信仰、道德都处在极大的黑暗当中,而通过这一场伟大的信仰复兴,整个国家都被震撼,从而改变了这个民族的历史进程,使英国在十九世纪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英国19世纪、被司布真赞誉为“英国国教中的杰出人物”的讲道人和牧者J.C.莱尔(John Charles Ryle)曾在他的著作《英国复兴领袖》中高度赞扬了18世纪信仰大复兴的重要性,并且对怀特菲尔德、约翰卫斯理等10多位那个时代的属灵领袖非凡的生平、布道的大能进行了高度赞扬,他说这些人借着对圣灵大能的依靠和对真理的忠诚使信仰大复兴运动成为令一个世代悔改归正。

莱尔评价说:“我大胆的认为,在英国历史上没有哪个时期能像18世纪中期这样,对基督徒有如此巨大的启发意义。我们至今仍能感受到那个时期的影响。这是和我们先父和先祖直接相关的时期,而且是我们能为当今汲取最多教训的时期。”

他列举到当时英国社会和道德的实际情况来见证到底这些属灵领袖所带来怎样深远的改变。他说,当时英国的信仰和道德状况“失望的让人难以想象”,“从1700年到将近法国大革命时期,英国似乎没产生过任何好东西。在一篇可以自由拥有圣经、自由承认新教信仰的土地上,出现这种情景,令人难以理解。基督教似乎已经僵死,你完全可以说它已经死了。尽管讲坛上大肆鼓吹道德,道德却被街上的人完全践踏在脚下。高阶层、低阶层到处笼罩着黑暗——从法庭到军营,从国会到法庭,从乡村到城镇,从富人到穷人,巨大而浓重的信仰和道德黑暗令人触手可及。”

“或许有人会问,100年前的教会在做什么呢?你马上就会得到答案。当时的英国国教有令人羡慕的信条,有着历史悠久的礼拜仪式、教区制度、主日侍奉,还有一万在职的神职人员。不信国教的团体也享有千辛万苦斗争得来的自由和讲坛发言权。但不幸的是,有一种说法,是适用在英国国教和不信国教双方身上的:他们是存在的,但对任何一方,都不能说他们是活的。他们什么也没做,他们处于沉睡状态。”

“不从国教者处在安逸之中,摆脱了逼迫,却落入了困境。自然神学没有任何独立的基督教教义,也没有构成大小教堂主要教导内容的冷冰冰的道德说教和贫乏的正统教义。各处的讲章比可怜的道德说教好不到哪儿去,完全没有任何使人觉醒、让人回转或拯救灵魂的内容。双方最后在一点上达成了一致:随魔鬼去吧,别去管什么人心灵魂。至于库柏(Hooper)和拉蒂默(Latimer)为之上火刑柱,巴克斯特以及许多清教徒为之入狱的有分量的真理,他们好像已经束之高阁,忘得干干净净。”

“….100年前的道德状况如何?可以这样说,决斗、奸淫、私通、赌博、咒诅、不守安息日、醉酒几乎不被认为是坏事。相反,那都是高层社会的时尚,沉溺其中的人不会被认为比其他人更坏。”

而就在这样令人绝望的光景中,一场信仰的大复兴彻底改变了英格兰。“英格兰向好的方向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英格兰发生了很可喜的巨大变化。这个国家无论是在信仰还是在道德方面都经历了完全、彻底的转变…尽管世俗的人们竭力找理由辩解,但他们却无法否认这一事实。”

“促成这一巨大变化的代表人物是哪些人呢?这片土地上信仰和道德方面不容置疑的巨大进步应归功于谁呢?简单地说,上帝使用了什么人,作为器皿促成英格兰18世纪的巨大变革呢?”

莱尔指出,“这一巨大变化丝毫不归功于英国政府。道德不能靠刑事法规的制定而形成,人们不会因为国会通过的议案而变得虔诚。不管怎么说,18世纪的国会和政府对信仰和道德方面的作为,就像在任何其他方面的作为一样,是微乎其微的。这一变化也不归功于整个英国国教。教会的领袖们完全不能面对时势。若是由得它自己,英格兰教会可能早已死于骄傲,与它的铁锚一同沉入了海底。这一变化也不归功于不从国教者。他们满足于来之不易的胜利,那群了不起的人好像已经偃旗息鼓。他们纵情于他们自己的良知所能接受的种种权利,完全忘记了他们先祖至关重要的原则以及他们自己的职责和责任。”

“那么,18世纪的改革者到底是哪些人呢?那我们应当感激的,上帝借着这些人做工,并带来变化的是谁呢?”莱尔答道:“100年前使我们得解脱的只是几个人而已,其中大部分是国教的牧师。虽然他们在不同地区,心却同时被上帝感动。他们并不富有,地位也不显赫。他们既没有钱去收买信徒,也没有显赫的家庭吸引人的注意或尊敬。他们得不到任何教会、社团或组织的举荐。他们只是被上帝感动起来做他的工的人,他们事先没有任何商议,没有任何方案和计划。他们只是依照古老的使徒时代的做法,成为当代的传福音者,如此为上帝做工。他们教导了一整套真理。”

“这些勇敢的福音传道人兴起的运动震撼了整个英格兰。起初,上流社会的人对他们不屑一顾,文人们蔑称他们为宗教狂,耍小聪明者对他们百般戏弄,给他们起了各种绰号,教会将他们赶出门外,不从国教者冷落他们,愚昧的暴徒逼迫他们。但这几个福音传道人的工作却势不可挡,四处都感受到它带来的震撼。许多人的心被打动、觉醒,开始思考信仰问题,许多人为他们的罪痛心疾首,许多人因自己对上帝不敬畏而惊恐不已,许多人被召聚到一起,被鼓励去勇敢宣告自己的坚定信仰,许多人归正,许多曾经不喜欢这个运动的人开始暗暗效仿。小幼苗已长成参天大树,涓涓溪流已汇成滔滔的江河,星星之火已燃成了燎原之势。一根蜡烛被点燃,我们到现在仍能享受其益处。这块土地上各阶层的人对信仰和道德的感受已在悄然改变。而这一切,是靠上帝使用几个没有任何靠山、没有报酬的冒险者而做成的!当上帝着手做工时,没有什么能够拦阻。当上帝帮助我们时,没人能抵挡我们。”

这些人就是怀特菲尔德、卫斯理、格里姆肖、威廉罗曼、但以理.罗兰斯、约翰.贝里齐、亨利.维恩、沃克、詹姆斯.赫维、托普雷迪、弗莱彻等。其中,威廉罗曼曾在伦敦担任多年牧职业,对伦敦属灵的复兴功不可没。

看到他们,我们也许才会明白能够“激励一代人”真正的力量源泉到底在哪里?而基督时报网站同工也特意安排在奥运期间一一与您数点、追忆这10多位属灵复兴领袖的传奇故事!相信看他们的故事所得到的收获比在赛场上得到的多得多。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华东一青年牧者:将信仰融入生活 意味着基督徒需更加注重文化和运动、操练意志力和品格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