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1日
微信

一位姊妹的信仰见证:我的信仰就像一颗柠檬树

作者: 慕溪姊妹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1月08日 09:12 |
播放

编者按:本文是南方一位姊妹的见证分享。

各位亲爱的弟兄姐妹和朋友,我是慕溪姊妹,很高兴有机会能够给大家做见证。我见证的主题是“柠檬树”,对,就是一颗柠檬树。

曾经,我不是基督徒,而是季度徒

说实话,我受洗11年,没有参加过福音会,也没有公开做过见证,但是我并不是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而阴错阳差的错过了福音会,而是因为我几乎是刚刚受洗完就跑掉了,然后每次走投无路的时候就再回来一下。所以在前面很多年我根本算不上一个“基督徒”,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季度徒”,意思就是我常常是以季度为单位参加主内活动的。

但是主实在是太爱我,我甚至都觉得是种偏爱,就是不管我怎么折腾,他都从来没有松开过我的手。

幼儿时期,曾跟奶奶一起去参加家庭团契

学龄前,我的父母在外面的小生意刚起步,我作为“留守型儿童”跟在爷爷奶奶身边生活。他们特别爱我,所以我的童年生活非常幸福美好。印象中,我曾经跟着奶奶去她的老姊妹家参加家庭团契,听他们一起唱赞美诗。

少年时期,我的三连问:“主是谁?主在哪里?感谢他什么?”

等我到了读书的时候就离开了爷爷奶奶重新回到了父母身边,只是寒暑假的时候会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在我的记忆中,奶奶口中常常说“感谢主”。但是我听到之后,就是一头问号——“主是谁?主在哪里?感谢他什么?”就像今天,我们很多成年人问的问题仍然是一样的。今天是我做的美味饭菜,是我取得了好的工作成绩,难道不是我自己努力完成的吗?为什么还要去感谢一个我们看不见的角色?

她,走了十分之九

在我17岁那一年,我的奶奶67岁。她因为抑郁症吃个一整瓶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在我看来,她的天路历程是走了十分之九。当时有一件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并且费解的事情,就是在她去世前几周的一天,清晨起来,我打开房门,看到我家的葡萄树一夜之间全部枯萎,焦黄的叶子落了一地。当时是盛夏,本应该是葡萄树最翠绿繁茂的时候,而且之前并没有任何迹象染了病害等等。然而那天清晨在这颗葡萄树上我所看到的完全是一幅深秋的景象。那株葡萄树在我家十几年,我也只见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后来我的灵命成长后,回顾起这件事,让我想到了约翰福音中葡萄树的比喻。主说“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 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

当我们不在主里面的时候,我们没有一条枝子和一片叶子是可以存活的。

青年期间,我在货比三家

在我的青年时期,我会跟一些居士活动在一起,会去终南山还有别的一些地方的寺庙里探访,做一些慈善。每年的平安夜我也会跟同学们去教堂,一起感受神圣的气氛,也被人传过福音,去过几次家庭聚会。同时,对于道教的一些玄而又玄的故事我也很感兴趣。那个时候的我可谓是“兴趣广泛”。

回想起来,青年时代的我已经意识到人是有灵魂的,因为肉体的病痛是可以吃药或者涂抹药物解决的,但是心灵的痛楚却着实无药可医。所以我一直在货比三家,这里瞅瞅,那里看看,看看谁能解开我的疑惑,看看谁能告诉我生命的意义。

初入职场,一次不堪回首的经历,让我信仰的种子破土而出

cwsgj17hmjt9x8bwop.png

2010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我正式进入了职场。然后在2011年就发生了第一件改变我生命的事情,让我真正信仰的种子破土而出了。

踏入职场工作以后,我在当地一个职场行业群里结识了当时的交往对象,然后噩梦就开始了,我经历了一场感情的瘟疫。那些大家在电影和现实中都看到过的烂俗的渣男剧本居然在现实中活生生的上演在了我身上。我那时没有智慧判断“什么是罪”,只感觉他的道理体系非常严丝合缝——“恋爱只有谈了才知道合适不合适”、“谁规定男女之间一定要从一而终”、“约睡女孩子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在这个我素来闻所未闻的道理体系下,我一直以来的人生观、价值观被彻底碾碎成了渣渣,我的认知变成了“原来,在今天这个时代里,我是如此的守旧和老土啊”、“我受到的伤害其实都是我的错啊”。然后一个愚蠢的女人就开始透过愚蠢至极的方式尝试挽救这段感情,结果可想而知,越挽救越痛苦,因为我在做与我的良心完全相悖的事情。

我的错误选择恰似把自己的心灵浸泡在毒药里,就像一个着了暗火的房子,外面没有任何异样,里面却充满了浓烟。我常常把我的怨毒给我姑姑讲,姑姑一直是我心灵上的母亲,她常常安慰我,给我讲智慧讲真理,但是好像没有任何用处。直到有一天我姑姑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你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都去信耶稣。她已经没有时间再跟我长篇大论了,因为很快她就长期去了国外。因为时差、远隔千山万水还有要适应新环境等等原因,她从此就几乎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我感觉跟我的心灵上的母亲一下子失去了联系,内心再也没有了任何依靠。

当时我心里只剩下姑姑给我的最后一剂药方,想的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于是决定去教会。我策划了一个很有仪式感的拯救行动,就是去到一所很漂亮的大教堂过圣诞节。我心想,也许在特殊的环境和时间里,会有一个很切实的、能感受到的灵恩能进入到我心里呢?那样,我就有了答案。但是到了平安夜,当我们去到那所教堂的时候,发现教堂外面排了很长很长的队伍,一问才知道,想要进教堂过平安夜的话需要提前预约门票。我当时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感觉自己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策划了那么多就是没有想到最后会进不去教堂。

当我们沮丧至极的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从队伍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她走到我们跟前,拿出两张票说“你好,我们不打算进去了,这两张票送给你们吧”。就是这么神奇,这个时间刚刚好,没有错开一分甚至一秒;而且刚好是两张票;队伍那么长,她却毫无犹豫地走到了队伍末尾给我们说了这句话。我当时难掩内心的激动和兴奋,眼睛也已经湿润,就这样我们很顺利的进去了。

后来的我很感恩的是,在教堂中上帝没有让我感受到任何异象。然后我们的恋情也在不久以后因为剧本越演越离谱,终于划上了句号。我在前面说,这是一场感情的瘟疫,所以恋情结束以后,它的后遗症就开始慢慢体现出来了,那就是我用尽各种办法也解决不了我的心灵痛苦和受伤感。这种情形下奶奶的吃药结束自己生命的错误选择就会一直在萦绕在我的脑海,常常被我列入自我医治的参考。

实在是走投无路,有一天我就通过网上查找信息,联系了地方最近的教会。在那里,有一位很有爱心和耐心的传道人非常有耐心的倾听了我的人生经历。慢慢的,我就被爱医治了;慢慢的,我就想受洗改变自己了。

所以我的受洗仿佛是逼不得已,并不像有的弟兄姊妹那样听到福音就毫无犹豫的追随了。我常跟小组的姊妹说,我是那个不被打肿了脸就不会回来的人。也有人可能会这样以为,那就是我那时接触到的是姑姑传给我的福音,假如我接触到的是别人给我的福音的话,结果可能完全不同。但是在这里我很坦诚地告诉大家,我曾经也找所谓的高人算过命,也曾经找道士写符作法事,可是就算招数都用尽了却还是行不通,只有主这里的路是医治的路,只有主这里的智慧能拯救我。

那个平安夜给派了两张票的这个事情,我想主是这样安排的:你们都进到我的殿吧,既然是我的孩子,那就一定能认出自己的家。

后来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虽然他暂时还不能算主内的弟兄,但是却是被恩赐了良好品格的人,很有素质和教养。我常常跟主感慨,原来你所预备的比我所求的还要好。

深入职场,卖力干活就是我的筹码

cwsgjqc5zqbdu05rdd.png

受洗后,我开启了自己在职场中比较奋进的一段时光。那段时期我去教会的频次主要取决于我是否有求于主,有则去,没有那就不去,对我来说,主就是仆人,就应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那个阶段的我,根本认知不到要敬拜上帝,而只能认知到利用上帝。我也有聚会,也有读经,也有帮助新教会的装修等。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我家刚结果的柠檬树一样,有一些花生米一般大小的柠檬果挂在上面,非常幼稚和不成熟。

可是当时不管我属灵的果子有多大,在职场和生活中我却取得了很多引以为傲的果子——经营了领导层朋友圈,升级了自己的家庭资产,获得了很多奖项、荣誉和科研成果。公司领导交代给我的任务,我都当作是表现自己的机会,机会就是筹码,那个时候卖力干活就是我的筹码,即使不去做礼拜也要把活干完并且一定要干得漂亮。

职场晋升,金钱成为我的晋升筹码

在2020年的时候,我的职场中迎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就是公司的职称评审。对于一个要强的人来说,职称简直就是我这样要强的人的命门。要想顺利通过评审,除了自己的材料有过硬的实力之外,还有一些暗中的规则,那就是你还要“表示”一下。对于一个属灵果实只有花生米那么大的人来说,当时的我完全没有顾及到犯罪与否,既然别人表示那我也表示,那个时候金钱就是我的晋升筹码。至今我还记得公司领导口中点播我的那句话“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也可以说是职场中很多人的信仰。

就这样,我顺利成为了一名中层领导。但是,晋升的新鲜劲还没过去,仅仅一个月左右我就突然得了耳石症,天旋地转呕吐不止。我先生赶紧叫了救护车把我送去医院,后来耳石症终于好了,可是刚好了不到一个月,我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又复发了。去医院检查,属于椎间盘脱出,采用保守治疗没有任何效果,最后只好做了腰椎手术。那个时候我隐约意识到这些经历都是上帝对我的管教,我的内心是感恩的,感恩我得的不是绝症,感恩我还有机会陪伴我的家人。

时间的齿轮转到了2021年,我们单位迎来了一次重要的中层换届。为什么说重要?因为大部分的领导一般默认都是“能上不能下的”,一次坐上领导位置,一辈子基本都做领导。在我们这些属世界的人的观念里,谁不认为这是“成功”、“优秀”、“荣耀”呢?刚好我看起来也是有比较有利的条件的,比如群众的投票基础、个人跟领导的熟识度都算是有优势的。领导也问了我是否有兴趣,那个时候俯伏表态和金钱开路就是我的王牌。

然而,这次我选择了放弃。说实话,我当时同时带着进取和畏惧这两种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情。一方面从个人角度来说也能算能“大功告成”吧,因此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充满了恐惧,因为我心中有个很强烈的声音——“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我很害怕我之前是犯罪是要病,现在犯罪可能是要命。

就这样,领导把原本我的名字划掉了。我并没有因此喜乐,而是又陷入了苦毒,常常埋怨甚至质问上帝,我的盼望究竟在哪里呢?我好像一本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处处都充满了对上帝的不理解。这件事情验证了,我实在是个大俗人,我哪里有一点主耶稣基督的样子?约翰福音里耶稣在知道众人要来强逼他作王的时候,他就独自退到山上去了。而中国历史上赵匡胤因为众人拥戴甚至“强逼”,就“黄袍加身,顺势作王”了。朋友们,这种顺势还不容易做到么,真是太好顺了,这个时候我们真的会退吗?

在这件事上,我貌似是做对了一点,就是我没有顺势,但是我失败的地方却是患得患失,非常留恋世界的名誉。

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我家遭遇虫害了的柠檬树一样,叶子全部失去水分,有一些果实也脱落了。

cwsgk6et6ex9mynces.png

我不再做“十万个为什么”,而是做“主啊,你要我做什么?”

很感恩,上帝让小组里虔诚的Sarah姊妹在这个时候查问我的状况,她耐心陪伴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并带我回到聚会中。那里的弟兄姊妹实在是适合我这种感性性格的人,他们用他们的热情、爱心、耐心和包容彻底治愈了我。而我也不再逃避,积极参与到各项事工中,把主恩赐我的才能用在其中。这次,我再也无法忘记主爱和主恩的滋味。

就这样,我又一次走投无路,被打肿了脸,而后回归了教会。而这次的回归不同于以往的回归,这次我回来,是我个人的生命属灵的根系向下生长的过程,是我属灵的果实肉眼可见长大的过程。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我家修剪了枯叶长出了新叶的柠檬树,有一些果子好像一夜时间就长大了,许多果实长成橄榄那么大。

cwsgkv2fl22c8iqahk.png

现今,我不能说我每天都是活在高昂的喜乐、振奋里,但是我却每天活在盼望和感恩里;我不再做“十万个为什么”,而是“主啊,你要我做什么?”

我们的警醒:不畏艰难走且走完天路

因为我自己真正品尝到主恩的滋味,也慢慢活出上帝管家和仆人的模样,所以我就自然而然也愿意传福音给周围的人了,但是我却常常需要分辨时机和环境。直到那日看到某福音节目的一篇短文:

“自称是上帝儿女的人,已对上帝感到厌烦,因为他们必须用戏剧、游戏与茶点等形式的趣味活动来吸引,才肯前来参加聚会。在大多数地方,若单以上帝自己来吸引人参加聚会,几乎很难。因此,我们出现一种反常现象,在信仰上是正统,但在实践上却是异常。这种“加料”的手法已经普遍融入现代聚会里,大家都视为理所当然,但这其实并非基督及祂门徒的教训。

若是对于时下迎合人的需要、讨人喜欢的做法有任何异议,都会遭到如下得意洋洋的反驳:‘我们赢得他们了!’但赢得他们做什么?成为真正的门徒?背负十字架?舍己?与世界分别?钉死肉体?过圣洁的生活?拥有高贵的品格?轻看世界的财富?严格的自律?爱慕上帝?对基督全然委身吗?当然,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全都是‘不!’”

亲爱的弟兄姊妹,当我们想邀请朋友来感受福音的时候,常常觉得应该把活动组织得充满吸引力才有信心邀请。我们也知道有时候我们邀请的人的内心是那样多的质疑和刚硬,有时候他们一直在讲条件“只要你给我个大大的神迹,我就相信你,给我感觉,我就相信你”。我也经历过神迹,我也见过异象,我听了周围太多超出想象的神迹见证,但我知道那根本不是结果,而只是天路历程中的一小段风景。我们不是也不能因为看见而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所以才能看见。

cwsgm4130d9genvbw3.png

如今我家的柠檬树既有不断长出来的新果,也有略微长大的果子,还有已经成熟了黄灿灿的果子,当然也有经历过一阵风雨就落了的果子。这难道不就是我们在主耶稣基督里的生命状态吗?

虽然我奶奶是一个走了十分之九的基督徒,但是她的十分之九却成就了我的十分之一。希望所有主内的弟兄姊妹,能不畏艰难走完这条天路历程。也希望所有的慕道友都能够以我为戒,不要走投无路了最后才来寻求,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

(应对方要求,文中人物姓名均为化名。文中所有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