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30日
微信

社会关怀|教会当更加关注老年群体的牧养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5月16日 13:01 |

中国己经进入到了老龄化社会,也进入了老年人慢性病爆发的高峰期。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患者越来越多。每年900万左右死亡者中,80% 死于慢性病,脑卒中(俗称中风)为首位占23%。全国有1.8-2亿人患高血压,其中老年人占比居高不下。第二死因是恶性肿瘤,老年人口是恶性肿瘤的高发人群。第三位是心脏疾病,它与高血压、高脂肪、高胆固醇引发的冠状动脉硬化有关。老人中功能失常情势严重。中国在2013年失能人口已经高达3750万。到2050年,失能人口将接近1亿。 失能者的生活素质、医疗与照顾的安排,对个人、家庭与社会都影响深长。

教会的信众中,有大部分的比例是老年群体,教会在牧养和对老年群体的照顾中需要更多的学习,教会的牧者需要多关注老弱病残的特殊群体,并且借着侍奉和关怀的事工,更真实落地的事奉这类人群,也可以将福音借此广传给老人的家人和朋有等不同的人群。

一,衰老与丧失独立生活能力

长寿与生理功能的退化。人类寿命的普遍延长表示我们将活得越来越老。随者年老而来的是生理机能的逐渐退化。我们追求长寿,而躲避衰老。传道第十二章提到老年期是“衰败”和“亳无喜乐”的年日。这样的年日显然不是我们所向往的。

你趁着年幼,夜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不要等到…….吊丧的在街上往来。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传12:1-6)以上这段经文指出,当我们年老时身体将衰弱,那就是毫无喜乐的日子。那时候眼睛昏花、听觉衰退、牙齿稀少。双手双腿皆无力和发抖,弯腰驼背,连行动时要保持身体平衡也感到困难。晚上不能熟睡,天尚未亮雀鸟一叫便醒过来。进入老年期之后,可能有些年日要活在病痛与衰败中不但“毫无喜乐”,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这是许多人在生命的老年期中所畏惧的。

当代老年医学所努力的正是一方面寻求延长人的寿命,另一方面则想法子缩短衰败和病痛的年日。 若寿命的延长也同时延长衰败病痛的日子,这样的长寿便缺乏意义。这些年来我们看到医学与生命科技方面的发展的确已经有相当的成就。当代人的保健意识逐步提高,也注重饮食和运动。

二,牧者对人身体衰老与疾病的意义的思考

虽然如此,年纪越来越大时生理机能的退化以及疾病的出现是正常和难免的。比如,老年性耳聋,患者不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将面对许多的不便。因着听觉的限度、信息的领受、音乐和电视节目的欣赏、人际间的沟通等日常生活的基本活动皆受重大影响。这处境当然给日常的生活以及社交活动带来连锁的负面影响。因为听觉的减退将逐步严重,而且是永久性的,有谁不为这个人的基本功能的丧失而感到惋惜呢?当人到了看不明、听不清、吃无味的地步,生活确实少了许多乐趣。

相比起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不便还可以勉强忍受,有些疾病所带来的痛与苦是不容易忍受的,特别是那漫长、望不到尽头的苦痛。长者如果因着中风或其他疾病而丧失独立生活的能力,每天生活的基本活动如饮食、大小便、洗澡、穿衣等都无法自理,我们可想象这处境对他们所带来的影响和打击是何其大。

因为这状况使他们的生存完全必须依赖他人,这不但给他们日常生活带来许生不便,也使他们处在容易受伤害、失去隐私、失去自尊、失去意义的困境中。陷人这样处境的人,常常必须面对“活着的尊严和意义”这挑战。要活得有意义实在不容易。他们普遍上被困在家中或医院、疗养院,甚至被本身不能走动以及其他的病痛疗养院里确实有许乡的老人家渴望有人去探望他们。

但事实上,不少老年人己被遗忘或遗弃了。孤独、忧虑、烦躁和忧郁常常随着失去独立生活能力而。在这种处境中的长者,他们的心灵有时若出现恶劣和绝望的时刻是我们所能了解的。有些长者不幸被残疾缠身,在长期的孤独和黑暗中见不到曙光,因而失去活着的意义和意志忍受身体的病痛若是有目标和意义,忍受的人便可能会坚持下去。无意义的忍受是不能持久的。

医疗科技虽能使人的心脏继续跳动,却不能提升人忍受的耐力与 “活着”的意义。但是信仰的力量能超越医疗和科技的限度。信仰能给子人生命新的意义、盼望和活力。牧者因着他在信徒生命中的独特身份,以及他可动用的种种属灵资源,能将意义和盼望带给老弱病残者,从而让他们在病痛中领受神的恩典,得着医治、安慰和平安。

三,同理心是牧养的基础

同理心就是感受当事人所感受的。牧者只有把自已放在当事人的位置上去感受,才能感受到当事人所经历的,如同是自己的家人一样经历这个衰老和疾病的折磨,唯有这样,才能真正了解到年长信徒因着身体某些部分功能的丧失,因着病痛,因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而带来的哀痛。唯有在与哀哭的人同哭的基础上,才能给他们带来安慰与医治。

同理心的能力不是自然而来的,必须通过长期的学习和积累。因为人总是自我为中心,而不把当事人放在自己思维和感受的中心,牧者也不例外。有些牧者在同感的能力上没有足够的学习。有些则因为接触病痛伤亡和不幸的事故太多,而对个別信徒所遇到的病痛或其他不幸,失去了敏感。

有些牧者以为信徒年老时,身心功能的退化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而不会有强烈的感受和伤感;或以为他们长年卧病在床,因此感觉已经迟钝了。牧者若持这样的观点或态度,不但不了解年长信徒的伤痛,也不能给子他们带来所需要的帮助和安慰。

因此,如何更好的照顾教会中的老年信众,如何照顾传道人的父母,如何通过爱与事奉更加关怀这些弱势群体,是基督教在今天这个社会要交的一份答卷,笔者盼望在之后的日子里,有更多美好的事工和见证涌现出来。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