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30日
微信

肯尼亚福音联盟秘书长:政治在肯尼亚教会中再无安身之地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4月25日 10:36 |

肯尼亚还记得2017年上届总统选举后发生的暴力骚扰,导致数十人死亡。

当时,该国前单一政党肯尼亚非洲联盟(Kenya African National Union)的领导人、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以54%的投票赢得了选举。

2007年时,选举投票结束后出现了暴力,当时至少有1200人被害,60万人流离失所。但最高法院发现选举存在违规,下令在60天后重新进行选举。

重选后,肯雅塔以98%的投票获胜,但主要反对派领导人、前总理拉伊拉·奥廷加(Raila Odinga)呼吁抵制重选。这两位领导人支持者之间的冲突直至2018年才得以平息,当时他们似乎握手言和,宣布止战。

预计8月9日的总统选举会出现特别的两极分化气氛,部分原因为肯雅塔与拉伊拉的政党(朱比利党与橙色民主运动)组成大型联盟,同时拉伊拉在肯雅塔已经达到宪法规定的两届总统任期上限(肯雅塔曾经尝试过延长,但未成功)后参选总统。

可惜的是,绝大多数宗教教派和基督教教派都拒绝将他们的礼拜场所用于竞选活动,可能压低论调。

联盟的冲突

肯雅塔与奥廷加的政党在一个名为“寻求团结”(当地语:Azimio la Umoja)的联盟下参选,他们的主要对手会是另一大型联盟“肯尼亚优先”(Kenya Kwanza),为由获得前副总统穆萨利亚·穆达瓦迪(Musalia Mudavadi)等人支持的前副总理威廉·鲁托(William Ruto)领导。

虽然肯雅塔与奥廷加出身于该国具有强大政治传统的家庭,分别是肯尼亚第一任总统及副总统之子,但尽管批评者指责鲁托腐败,他还是不从厌烦地重复自己的背景是多么地贫寒。

肯尼亚福音联盟的秘书长尼尔森·马坎达(Nelson Makanda)告诉西语新闻网站“新教数码”:“这场选举会是极具竞争性的。2007年,我们已经有过一场这样的竞争非常激烈的选举,最后还发生选后暴力,造成约1200人死亡。在这样的情况下,教会首先有必要从中干预并当调解人。”

做为政治工具的教会

在这种处境中,肯尼亚福音联盟是最近数月来在其教会成员中分发一份内部文件的基督教团体之一。该文件指出,“不应允许政治家利用和滥用他们作为领导人的特权,通过在教会中的政治活动侵犯礼拜日和礼拜场所”。

于马坎达而言,肯尼亚“教会在政治和政府中的影响由来已久”,因此这一警告合情理。

他解释说:“肯尼亚教会从前殖民时期到殖民时期,以及现在都对政治有着很大影响。特别是在1980年代,它有着一个习惯,即作为代表公民意见的公民之声。它一直在诉说何为正确,还试图减少政府越权和结构性错误行为。”

根据马坎达的说法,“教会已经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空间。正因为如此,政客们意识到对于他们来说,那里可以攫取影响力,于是非常想去那里。可一旦他们达到了那里,就会削弱教会的声音”。

他补充说:“由于我们处于一个多党季节,你允许在教会里发言的政治领导人的反对者开始视你为党派,也开始削弱你的声音。”

此外,“由于新冠限制措施,聚会是受限的,但政客们发现教会是唯一有组织的空间,会有人群等待他们入场并发言。所以他们是想进来说说话的”。

马坎达警告说,“政客们自私自利。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他们争权夺位,有时言语上也不太文明。当他们入场后,占据的这个位置是神圣的,是礼拜场所,人们是来敬拜上帝而非听听政治言论。你是不可能找到一间具有单一政治身份会众的教会,他们就像肯尼亚的政党那样多元化。”

“我们已经意识到,若不停止这种习惯,可能会发生两件事。第一为,福音信息会受到干扰。第二为,这将成为教会其他成员的政治竞赛。我们意识到,如果把教会空间开放给政治,就不会有留给上帝话语的空间,因为有五六七八位候选人想在两个小时内向会众发表讲话,那可是进行礼拜的时间。”

这位秘书长呼吁避免政治宗派主义,因为“让总统候选人成为我们的候选人毫无意义,因为教会中很多成员可能存在不同意见”。

其他基督教告白

除了福音派实体组织外,该国的圣公会、长老会和罗马天主教也发表声明,禁止他们的社区给政治竞选活动提供任何空间,只有卫理会是唯一的例外。

肯尼亚卫理会的主教、负责人约瑟夫·恩通布拉(Joseph Ntombura)在接受宗教新闻社采访时为这一立场进行了辩护,说“人有政治性,所以邀请政治家前来教会并无错误。有些政治家就是我们的牧师”。

教会欢迎这份声明

根据马坎达的说法,肯尼亚福音联盟代表了约748间教派,教会成员在全国有约5万间,“总的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以非常积极和肯定的方式看待这份声明”。

他强调:“他们已经肯定了这一立场。看起来他们之前就等待着指导和方向。我会说99%的人都发来反馈,说他们支持这个决定。他们已经视其为教会的立场,所以不允许政客们在自己的空间中讲话。”

这位福音联盟的领导人也承认,“还有些人觉得不允许政客们说话很难。有间教会对我说,‘所有已经在这里存在了100多年的主流教会,圣公会和其他一些教会,都已经从政治赞助中受过益。而现在你却打算阻止我们获益?’”

马坎达解释道:“政客们为建造教堂进行捐款,或是赠款,还有时是出租土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觉得我们也是在阻止他们从政治赞助中获益,因为他们很容易去试图引诱选民,有时是通过礼品。然后是还有些人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们不习惯与权力打交道。”

尼尔森·马坎达相信,“教会成员很高兴。他们说,他们宁可让政客们在教会外举行聚会,因为这样可能保持礼拜场所的神圣性,建立一种确定礼拜场所是神圣之地、是听取上帝话语之地的积极文化。而且,这也让礼拜牧师可以在需要进行斥责的时候大胆说出口”。

他补充说:“甚至其他信仰的人群,如穆斯林,也肯定这点,也说这是正确的立场,是正确的方向。”

选举挑战

除了政党分化和操纵礼拜场所进行竞选外,肯尼亚的选举还存在其他挑战,如在一个广大地区还未接入3G网络的国家里将数百万选民登记到选举名单上面,并将系统数字化。

2021年10月初,肯尼亚选举委员会发起了一场大规模运动,登记600万新选民,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马坎达说:“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这场活动的不成功表明,肯尼亚的年轻人正在对国家政治格局丧失信心。

这位福音联盟的负责人说:“我们认为这是个挑战,因为如果允许那些年满18岁并愿意投票的年轻人去投票再好不过了。一些年轻人因为没有进行登记或没有国民身份证而不能投票,这是个挑战,因为政府有这道法律,他们认为这场测试不安全。”

其部分原因,根据马坎达的说法,这一失败是因为“选举机构的资金不足。全国有约15%至20%的地区没有3G网络,这就是为什么2017年的选举被取消(而不得不进行重选)。这点还未得到纠正。”

马坎达还指出,“公民教育资源有限。我们的一些公民是文盲选民,因此你如果不为他们做好准备,你就会在投票日得到很多无效票,因为他们去票站时不知道该做什么。为培训公民教育者准备好材料的资源非常之有限。”

这就是为什么福音联盟与其他机构进行联系,“对我们的成员和即将去投票的公民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自己的权利,同时也了解和平的必要性和公民权利的必要性,以及选择他们想要的领导人的自由,所以这是不可妥协之事,他们可以行使选择领导人的自由。”

另一个问题是“暴力风险非常之高”。马坎达强调说,作为福音派,他们希望“牧养一个和平的选举。取决于政治领导人去哪里的教会,我们正在派出部分我们的领导人”。

他说:“我们请求他们从现在开始‘打搅’候选人。与他们一起祷告。给他们打电话,看看竞选情况如何,他们有什么祷告请求。这样,如果出现冲突,我们必须缓解冲突,我们已经与政治领导人建立了牧养关系和接洽,调解就会变得容易些。”

后新冠时期的选举

今年8月,肯尼亚将举行后新冠时期的首次选举。新冠对教会的影响导致部分礼拜场所暂时关闭,但也导致了部分会众因为成员减少而迁至更为简陋的设施中。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尽管第二年年度GDP增长稳定在5%,肯尼亚在2020年经历了高达5.3%下降。

尽管如此,马坎达解释说全国40%的医疗保健是由教会进行提供的,“资源已经成为一个挑战,因为很多人失去了工作。而当他们失去工作时,教会就会受到影响。捐款减少,因为人们没有聚会。很多礼拜者失去了工作,所有收入很低”。

根据“我们数字平台世界”(Our world in data' platform)的数据,在肯尼亚有超过5600人死于新冠,仅有14%的人口接种了疫苗。

马坎达说:“牧师和礼拜牧师都有死亡,教会成员也有死亡,大流行已经造成严重打击。此外,除了新冠之外,也确实有死于其他疾病的情况。”他还补充说由于面对缺乏数字化资源的现实,所有教会都无法举行网上聚会,部分信徒“的灵命受到影响”。

教会成长和需要

他补充说:“从积极的一面来看,很多教会建立了小型团体,因此小组事工在很多之前没有的地方得到了发展。”

此外,“由于新冠,家庭在门徒训练中的作用得到了改善。父亲,母亲,甚至年纪大点的兄弟姐妹都承担了责任,很多家庭在信仰上都有成长。人们在家庭中找到了与基督教信仰的亲密关系,我们认为这是积极的。”

由于大流行,肯尼亚福音联盟也看到了“教会批判性反思本土事工的重要性。由于大流行带来的限制,很多帮助支援需要接受福音的本土社区的外展活动的人员都来自外部”。

这位秘书长总结说:“我们必须问问自己,如何强化本土事工,以便我们不会因为新冠限制、没有来自各大洲的传教士而导致社区没有得到福音。本土传教士的作用是我们福音联盟正在进行考虑的问题。”

背景知识:在一个受伊斯兰圣战主义威胁地区中的以基督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

肯尼亚有约85%的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约33%的人称自己是新教徒,而20.6%称自己是罗马天主教徒。穆斯林占到全国人口的11%。

近年来,伊斯兰圣战主义在该地区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尤其在索马里。但其他邻国,如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苏丹还在《世界守望名单》上面,肯尼亚在今年离开了该名单。

整个2021年,部分监察世界各大洲基督徒状况的组织警告说,肯尼亚的基督教人口将受到一波攻击。

今年1月,国际基督教关注(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报告说,在一场由据称是索马里伊斯兰激进组织青年党发动的一次袭击中,一辆公共汽车上有13人死亡。

2月初,又有4人在乘坐车辆后遇袭并遭杀害,据称袭击者也是同一恐怖组织的武装分子。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