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阿尔及利亚:教会蓬勃发展,但依然面临压力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23日 08:26
图源:Morning Star News
图源:Morning Star News

阿尔及利亚人民在公元早几个世纪第一次认识了基督,很多人也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全国各地都兴建起礼拜场所。

但是,基督徒数量在几个世纪后开始下降,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伊斯兰入侵,导致他们流离失所。他们面临艰难的选择:要么皈依伊斯兰教、要么支付重税(Jizya,“吉兹亚”,伊斯兰国家之前针对非穆斯林的人头税)、要么选择死亡或逃离家园去往安全位置。很多人都选择了最后一项。

今天,阿尔及利亚的基督徒团体包括从世界各地,特别是从欧洲来的外国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因为工作去到该国,并且都集中于主要城市。

但阿尔及利亚人皈依基督教的数量也在显著上升。一些人勇敢地宣布他们对基督的信仰,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受到迫害而选择保守秘密。

尽管阿尔及利亚当局以起诉威胁之名禁止宗教劝诱,导致很多基督徒信徒被捕、收监或驱逐出境,但基督徒人数还是有了显著增长。

于是随着阿尔及利亚基督徒数量的增长,教会也增加了。取决于教会所处位置,部分已经获得阿尔及利亚国家的许可证,而另一部分害怕迫害而没有进行申报。

阿尔及利亚基督徒严肃对待自身信仰,尽管压力和威胁重重,但他们依旧很虔诚。这是皈依者们特别会经历到的事情。

为了进一步了解基督徒在阿尔及利亚的生活状况和那里教会的发展情况,《ChristianToday》采访了现年33岁从伊斯兰教皈依基督教的安吉·萨德(Angie Saad)

CT:基督徒在阿尔及利亚的日常生活如何呢?

安吉:在阿尔及利亚,如同该地区任何一个伊斯兰国家那样,穆斯林多数派主导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这里的任何一位穆斯林来说,听到或会见另一位不像他的阿尔及利亚人,如不相信他所信、不奉行他所奉行仪式的基督徒,会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大体而言,阿尔及利亚基督徒是选择脱离伊斯兰教,转而相信基督的人,而作为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阿尔及利亚基督徒不享有任何与他们自由敬拜或与他人分享信仰有关的权利。

虽然如此,在周六于教会像一家人那样聚会时,他们还是很高兴的(阿尔及利亚教会在周六进行聚会,因为周日是伊斯兰国家的工作日)。大多数教会会在家庭中进行聚会,因为当局不允许他们营造自己的教会建筑。

CT:压力和歧视是常态吗?

安吉:当然,他们面临着迫害和压力。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欧洲或美国宗教自由委员会发表的国际报告是这么讲的,而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我自己之前也经历过迫害和压迫。

例如当我们在斋月的白天去餐厅时,警察以违反伊斯兰禁食的神圣性为由没收了我们的身份证。

2019年,当局发动了一场针对教会的猛烈运动,关闭50间教会,其中大部分位于卡比利亚、贝贾亚和提济乌祖,借口时缺乏许可证。

当时,阿尔及利亚内政部长说他们关闭的教会是“动物饲养场和鸡肉库房,去到他们那里的钱存在可疑,我们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的,里面的生意也是可疑的”。

这次行动促使欧洲议会专门召开一次会议,讨论阿尔及利亚的宗教自由状况。

阿尔及利亚针对对于西方国家“限制信仰自由”的批评很敏感,回答说“宪法保障信仰自由,非穆斯林的宗教仪式法律对他们进行了规范,并不没有限制他们”。

无论这还没说,阿尔及利亚都是以一种根深蒂固的国家逻辑来处理这个问题的,因为宪法规定伊斯兰教是国教,很多阿尔及利亚人实际上支持严格执行针对“隐藏的宗教劝诱运动”的法律。

CT:阿尔及利亚基督徒是否得到了他们法国同僚的支持呢?他们是如何帮助阿尔及利亚兄弟姐妹的呢?

安吉:是的,事实上来自法国的牧师访问了位于提济乌祖和贝贾亚的教会,还为我们这些基督徒提供了证道和精神支持。为了了解阿尔及利亚基督教社区,来自其他非洲国家的神父们也访问过这儿的教会。能感受到我们作为信仰大家庭一份子的存在,这是我们最需要从他们那里获得的事物。

CT:那些被指控向穆斯林传福音的基督徒会如何呢?

安吉:根据阿尔及利亚法律,宗教劝诱被认为是一种可判处监禁的罪行。穆斯林可以脱离伊斯兰教而皈依基督教,当局不会对其进行惩罚,但如果证明他试图破坏另一个穆斯林的信仰,他将受到后续处置。

一位政府雇员,苏莱曼·波哈弗斯(Suleiman in Bouhafs)因为宗教劝诱被判处三年监禁和罚款。他失去了工作,并且还因为生命威胁而在出狱后沦为难民。

导致阿卜杜勒·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总统下台的人民运动时过两年,但现实未有改变。新政权没有废除“旧政权”的做法,针对基督徒的歧视和暴力依在继续。

阿尔及利亚在2021年“敞开的门”的迫害指数中排名第24位。最近,有三名基督徒被裁定犯有渎神罪,其中43岁的哈米德·苏达德(Hamid Soudad)因为分享了一幅伊斯兰教先知的讽刺漫画而在1月21日被判处五年监禁和10万阿尔及利亚第纳尔(约540英镑)的罚款。

CT:您自己也是一位皈依者。您在皈依基督教的时候,有没有面临任何问题呢?

安吉:自我皈依基督教以来,已经过了10年。我依然记得我信仰最开始的几天,当时我非常兴奋地分享我有关基督的见证。我在工作中受到很多骚扰,一些朋友也抛弃了我。面对一个不接受其他事物,也不接受言论自由的社会,我并不容易。

CT:您如何看待阿尔及利亚基督徒的未来?您对他们的未来感到担忧吗?

安吉:现政权希望改善其在欧盟面前的形象,尤其是在受到批评之后。阿尔及利亚宪法第51条保障信仰自由,但如部分批评家指出的那样,阿尔及利亚左手东西右手拿,所以问题不在于宪法赋予的,而在于社会中普遍文化。

我还不担心基督徒在阿尔及利亚的未来存在。这个国家在罗马时代是北非的中心,诞生了激励欧洲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即希波的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 of Hippo)。面对迫害时,这里的基督徒已经学会通过祷告和诉诸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方面最后的事例就是我们对关闭教会的决定进行和平抗议。一些当地的人权组织也站在他们一边。

当然,基督教关注的不是数量的多少,而是建立人的精神和道德品格,这就是不同之处。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无法估算阿尔及利亚的基督徒数量,但尽管基督徒面临严重迫害,教会还是像早些年那样成长。因为第一批种子已经种下,收获一定是丰盛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多地教会与基督徒驰援河南新乡与卫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