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国多位宗教领袖讨论信仰在政治、分歧领域和共通点中的作用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12月12日 09:48
图源:Zoom
图源:Zoom

12月3日,来自多个宗教身份的美国信仰领袖们参与了当日的讨论,重点是美国的宗教分裂以及各个宗教团体可以共同努力的共通点。

这一Zoom网络研讨会名为“以信仰而前进—拜登总统任期内的宗教与政治”(Moving Forward with Faith —Religion and Politics in a Biden Presidency),会议由美联社、宗教新闻社(Religion News Service)和“对话”(The Conversation)主办,宗教新闻协会(Religion News Association)前主席、《匹兹堡邮报》(PittsburghPost-Gazette)宗教记者彼得·史密斯(Peter Smith)主持。在史密斯分享观众所提出的问题供他们进行回答之前,小组成员们分享了他们对美国宗教及政治状况的看法。

与会者包括有:
斯金纳领导力研究所(Skinner Leadership Institute)联合创始人、全国非裔美国人神职人员网络(National African American Clergy Network)联合召集人芭芭拉·威廉姆斯-斯金纳(Barbara Williams-Skinner)
Haute Hijab(译注:美国一面向穆斯林女性的时尚品牌)编辑、宗教新闻社记者咨询委员会成员迪尔斯哈德·阿里(Dilshad Ali)
天主教神学院联盟伯纳丁中心主任、公共神学助理教授史蒂芬·米利斯(Steven Millies)
以及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

威廉姆斯-斯金纳坚持认为,尽管“宗教和对怜悯之上帝的信仰让现在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但美国要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分裂。她指出,在投票方式上存在很大差异的“两个最具宗教活跃性的团体往往是对立的,而且对立不一定在他们的信仰信念上,而在政治上”: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和黑人新教基督徒。

她形容这两个团体“在政治和核心信仰上完全相反,几乎像是他们在服侍完全不同的上帝一样”。

根据威廉姆斯-斯金纳的说法,“非裔美国人基督徒感觉很惊讶,因为7400万美国人打算让一个有着多数白人福音派、天主教徒和其他包括少部分拉美裔和黑人支持的人连任,但这位人士的行事在他们的眼中,以大体上源自圣经的角度来看是毫无道德基础,不仅有着缺陷,更是存在…邪恶。”

她表示:“人们存在一种想法,即那些说着追随耶稣、致力于做《马太福音》25章意思中最少部分的那群人、并且还呼吁我们要爱人如己的人竟然还有勇气再接纳一次,而且还是以差不多同一水平?真的很难让人再次相信…我们竟然服侍着同一位上帝。”

在讨论过自己关于非裔美国人非常不喜欢特朗普总统的信念后,威廉姆斯-斯金纳断言称宗教业已成为“美国最具分裂性的领域之一”。

摩尔也表达了对“这种具有压倒性政治认同感和分裂感”和其对国家的影响的关注。他将这个国家描述为被“双方要么是你胜我忧,要么我胜你忧”而搞得“疲于奔命”,还补充说“这绝不可能让我们作为一个国家而前进”。

根据摩尔的说法,“宗教不能是另一种形式的政治,政治也不能是另一种形式的宗教。就我而言,作为耶稣基督福音的宗教不是任何目的的手段,而必须就是目的本身。”

他强调:“在我们宗教社区中,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与之抗争的一件事就是愤世嫉俗意识。这种意识经常自以为是地称宗教和其他任一领域都是获取或维持权力的另一种形式。这绝非宗教。”

其他与会人员讨论了宗教团体及人群之间的分裂。米利斯注重于天主教会内部的分裂,特别援引了天主教会中就推定当选总统拜登支持堕胎而引发的分裂。他称:“我认为,在美国政治中,宗教从没有像2020年总统大选这番分裂过。至少在美国历史上,天主教徒从未像现在这样分裂过。”

米利斯解释说,现在就存在着天主教会中的分裂是否会在拜登总统任期内继续下去的矛盾信号。

他指出“一个由领头主教们组成的委员会准备开会,以解决他们所认为的自身的拜登问题”就是在表明分裂会继续下去,他们在国际残疾人日发表的声明中援引了教宗方济各用到了拜登的竞选口号“更好地重建”(build back better),以示一个“天主教会中存在着准备与乔·拜登一起努力的领袖”信号。

阿里指出“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各地的穆斯林社区在每次选举周期内都不断地提高其政治参与度和积极性”,还承认“我们社区并不总是站在正确的候选人或哪个才是需要我们团结起来处理的最重要问题,又或是谁才是我们需要联盟的人一边。”

阿里称,虽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支持拜登,但因为努力实现击败特朗普这一共同目标,他们在大选中很大部分地团结在拜登周围。

她表达了对于有民调称特朗普在施行所谓“穆斯林禁令”后还能得到穆斯林社区35%支持的困惑,指责总统的“仇外言论助长了对穆斯林和其他边缘化社区攻击及仇恨言论的大幅上升”。

“穆斯林禁令”指的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对来自被列入“关注国家”的个人进行为期90天的旅行禁令,这些国家包括: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也门、朝鲜和委内瑞拉。

2018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裁决维持了旅行禁令。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多数人意见书中写到,“文本内容无关乎宗教”,还补充说“该宣称明确基于合法目的:防止无法得到适当审查的国民入境美国,同时诱导其他国家改善其习俗”。

2015年12月,前总统奥巴马签署了一项法案,限制来自某些国家的个人旅行。这项方案被称之为《对于适用免签证计划旅行前往特定国家的外国人进行限制》(Restriction On Use Of Visa Wavier Program For Aliens Who Travel To Certain Countries)正是一份大型拨款法案的一部分。

与会人员还讨论了其他优先事项,如他们希望不同教派和背景的信仰团体能够团结起来。米利斯提到说“大流行应对,获得医疗保健,经济救济”,财富不平等,气候变化及警务改革就是信仰团体可以达成共通之处的领域。威廉姆斯-斯金纳赞同“过去已经证明了刑事司法改革是保守派和更多自由派之间的团结纽带”。

摩尔认为“难民问题”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信仰团体可以公共关注的一个领域。与会成员们一致认为,有信仰的人必须在他们都同意的领域中尽可能多地进行合作,而不是将焦点集中于分裂领域。

米利斯补充说:“让信仰团体处于公众中的最佳位置始终是我们所有人,或是说我们绝大部分人都赞同的地方。当各方面的信徒们都说出我们可以一致肯定的内容时,宗教之声是最强有力的。那可不是堕胎或婚姻平等,又或是奥巴马医疗改革中的强制避孕药。”

阿里对此同意,并说到:“如果我们不愿意在不同问题上共同努力,不愿意就相同事物达成共识,那么我们就是在…自找苦吃。”她也赞同“一是一,二是二…可以在一个问题上与拜登合作,也可以不同意他对另一个问题的看法。”

摩尔谴责了美国政治中的部落化,坚持认为“我们应该采取无任何永久盟友或永久战役的姿态,但需要的是能够彼此交谈,诚实讨论我们的分歧,然后在能够做到的地方进行努力,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进行解决”。

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摩尔表示:“举例来说,在反对堕胎的那日,我曾经反对过奥巴马总统,成为一名坚定的反堕胎基督徒,然后在同日与他一同致力于难民政策。在特朗普政府中,我曾经反对过他对于难民或逃离的受迫害基督徒,或是对边境上的儿童进行打击,然后同日我也与他合作一同解决中亚人群受到迫害的问题。”

他断言道:“这应该就是我们所有人在每个问题上的姿态,一是一二是二,每时每刻应该采取的态度,而不是寻求一位救世主或是寻求成为除了呼召我们成为其门徒那位的其他人的门徒。”

威廉姆斯-斯金纳评论说:“我认为,对于我们而言的挑战是克服孤岛以及妖魔化人群,就因为他们不相信我们的信仰。”摩尔对此表示赞同,重申自己对于“进入到一种可以在五个问题上彼此反对,但在一个问题上彼此合作模式”的支持。


翻译自《基督邮报》原版英文版,有改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丨中原农村牧者谈:后疫情时代,教会牧养观需要四大革新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