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敞开的门《2019世界守望名单》:朝鲜连续第18年是基督徒最受迫害国家 全球9000多所教会及建筑受到袭击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1月20日 08:24
图源:Open Doors USA
图源:Open Doors USA

1月15日周三,基督教迫害领导监察机构、非政府组织“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公布了其《2020世界守望名单》(2020 World Watch List)。这份有影响力的年度数据报告突显出,今年针对基督教建筑和基督徒入狱的现象急剧增加。

1992年,“敞开的门”首次发布了该报告。根据该组织在60个国家所收集到的数据,报告会评出世界上对基督徒迫害最为严重的前50个国家。今年的名单有很多“常客”依然入选,如朝鲜、伊朗、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同时还有一些激进伊斯兰极端主义在2019年对基督徒社团造成严重破坏的新国家。

在“敞开的门”公布2020报告的发布会上,有来自特朗普政府、国会、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会员会(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的代表们及著名人权活动家出席。

“敞开的门”首席执行官戴维·库里(David Curry)解释道:“《2020世界守望名单》将为会您提供有关基督徒迫害最为可靠的基层数据。不仅如此,报告也会发出警报。”

报告发现,在名单上的前50个国家中,约有2.6亿基督徒经历着“高程度迫害”。这比2019年的报告高出了约6%。报告还指出,在2019年的报告期间(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有9488所“教会或基督教建筑”遭到袭击。相比下,“敞开的门”在去年的报告中指出有1266所教会或基督教建筑受到袭击。同时,未经审判而被拘留、逮捕和监禁的基督徒人数从2019年报告中的2625人增加到2020年报告中的3711人。

尽管如此,2020年报告指出因信仰而遇害的基督徒人数有所减少。在最近一个报告期间,至少有2983名基督徒因为信仰相关原因遇害,平均每天有八名基督徒遇害。相比下,在“敞开的门”2018年报告期间,平均每天有11名基督徒遇害(共4136人遇害)。

库里向《基督邮报》表示,今年报告中的遇害人数有所下降,可能是因为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杀害尼日利亚基督徒人数较少造成的(尼日利亚位列名单上的第12位)。

在新闻发布会上,库里表示,就该组织的数据追溯而言,尼日利亚依然可以代表着对基督徒而言最为暴力的国家。库里称:“今年不同之处主要在于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改变了策略。他们从暗杀等这类行动转变为对基督徒进行路边突袭和绑架。因此,我们能看到这类事件跳入眼帘。但博科圣地也正在向喀麦隆、乍得以及布基纳法索扩展着自己的羽翼。”

撒哈拉以南非洲暴力事件的上升

报告发现,2019年暴力性伊斯兰极端主义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激增,而且特别是在政府控制薄弱的地区。数量的增多导致教会关闭,还导致成千上万的人逃离家园和村落。

今年的《世界守望名单》将布基纳法索列入其中。该国在2019年还不在名单之中。布基纳法索曾被认为是个相对和平的西非国家,其在今年名单的排位自去年上升了33位,位列第28位。自2016年以来,该国东北部一直在应对极端主义暴力的上升势头,而且袭击事件在2019年呈指数级上升。

据估计,2019年布基纳法索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杀害了250多人。有报道称基督教教堂和信徒遭到了数次袭击,其中包括一起在去年12月发生的造成至少14人遇害的教会袭击事件。

联合国报道称布基纳法索是“非洲发展得最快的流离失所危机之一”,成千上万的人因为要面对不断加剧的不安全局势而逃离家园。这场危机已经影响到了布基纳法索近三分之一的人口。

库里称:“该国政府有责任保护软目标。我们知道他们将试图攻击教会。他们需要保护那些教会并允许基督徒自由敬拜。在布基纳法索东北部,基督徒现在根本不敢去教会。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民事政府来保护社区中的基督徒。”

报告中类似的国家包括有中非共和国(位列第25位)和马里(位列第29位),而且中非共和国还在处理与以基督徒为目标的叛乱伊斯兰武装人员的战斗。尼日尔也在今年收入到《世界守望名单》之中,位列第50位。

内战缠身的喀麦隆(排名第48位)在今年收入到《世界守望名单》。有报道称,激进伊斯兰极端分子袭击了该国的基督徒社区。另外,喀麦隆也在应对博科圣地的蔓延。支持叛乱的英语区地区的当地人指责游牧民族富拉尼激进分子在政府行为人的鼓励下,对平民进行致命袭击。

广泛报道非洲问题的人权活动家斯科特·摩根(Scott Morgan)对将喀麦隆列入《世界守望名单》向《基督邮报》作出回应:“从宗教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一直都难以解决。这正是太好了,因为(喀麦隆的)大多数事件都被认为像是一场叛乱等的其他问题”,“这场危机始于教育问题,因此很难将喀麦隆冲突具体视作宗教自由问题。但正如我们在非洲萨赫勒地区一些国家所看到的那样,我们开始看到这个问题让华盛顿的人们感到紧张。我们正在与使馆及其他相关团体进行接洽,期待能在不久的将来对此做些事情来。”

2019年,富拉尼人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社区的暴力行为还在继续。根据一家人权组织的估计,2019年至少有1000名尼日利亚基督徒被富拉尼激进分子或博科圣地武装人员杀害,而且自2015年以来,已经有6000多人遇害了。

库里称:“我认为,将(富拉尼问题)仅仅看作领土问题是错误的。他们的意识形态长期以来已经偏激化了,他们的议程是将基督徒赶出这些社区。遮掩故事以某种方式称这都是他们祖先的土地等等,并不能证明他们对居住在那里的基督徒采取非法行为是合情合理的。”

尼日利亚政府因为无法控制暴力而长期面临批评。库里称:“尼日利亚因对博科圣地和富拉尼牧民的无能为力而产生出的巨大悲剧,现在已经成为喀麦隆的一部分,而像布基纳法索等其他地区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名单上的前十名是哪些国家?

《2020世界守望名单》上的前十名与去年的前十名相同:
朝鲜
阿富汗
索马里
利比亚
巴基斯坦
厄立特里亚
苏丹
也门
伊朗
印度

朝鲜连续第18年雄踞榜首,原因在于政府继续将数千名基督徒囚禁在劳动营中,但地下教会社区的数量还在继续增长。

在印度,自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于2014年上台以来,该国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大大增加了。

“敞开的门”指出,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2019年至少有194名基督徒被捕。根据库里的说法,就在圣诞节前的几天,伊朗逮捕了114名基督徒。库里称这次逮捕行动是伊朗政府试图“粉碎”日益增长的家庭教会运动的延续。库里称:“这些勇敢人士坚决反对存在于该国的政权。伊朗已经在全力以赴地迫害基督徒。”

在东南亚,由于伊斯兰极端分子在去年复活节进行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斯里兰卡三间教会和三间酒店250多人罹难,500多人受伤。因此,斯里兰卡在《2020世界守望名单》上从第46位跃升至第30位。库里称:“(他们)在周日以最好的打扮带孩子去教会,但他们没能回家。事件产生了这样的影响:有176个孩子失去了双亲或其中一人。”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有删节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思考丨基督教的处境性需求与皈信动机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