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于尔根·莫特曼:民族主义的复兴是“人性的挫折”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2月12日 06:49
图源:WCC
图源:WCC

近日,著名德国神学家于尔根·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谈到了对世界上民族主义复兴的担忧。

莫特曼称民族主义新浪潮在很多国家里扎根是“人类的挫折”。据悉,莫特曼在希特勒青年团(Hitler Youth)里服过役,在皈依基督教时还是一名二战战俘。

在世界基督教联合会的瑞士博塞普世学院(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Ecumenical Institute at Bossey, Switzerland.)演说中,莫特曼向学生们称:“人性高于国籍。”

这位93岁的老者坦率地谈到了在纳粹德国“极端民族主义”之下的成长经历,以及其对自己家庭的影响。他回忆说:“在青年时期,我生活在极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和纳粹独裁统治之下。”“当希特勒在德国于1933年上台时,我才7岁,我的大家庭分为反希特勒的社会主义者和支持希特勒的纳粹主义者。”

他称自己小时候就不喜欢希特勒青年团的军国主义,还是因为“是一名爱国者”而参加了该组织。

1937年,莫特曼的父亲被告知要么加入纳粹党、要么丢掉教师工作。于是他加入纳粹党以挽救一家人生命。在战争爆发时,父亲自愿参军,但在内心中还是与纳粹主义保持冲突。莫特曼称:“在二战中,父亲说过,‘希特勒绝不能赢得这场战争,但一个人必须保卫自己的祖国。’他没法解决这个矛盾。”“1946年,父亲从法国战俘营里返回德国。”

战争结束之前,16岁的莫特曼本连同整个学校班级被征召入伍。他在英国战俘营里呆了三年了。

战争结束后,莫特曼称自己于1948年返回德国,感觉“为奥斯维辛惨剧和党卫军德国士兵的杀戮而怅然若失”。“自那以后,我一直坚信不存在独裁之下的祖国。我对德国的爱是宪法意义上的爱国主义。”

莫特曼劝勉基督徒拒绝民族主义思想。

基督教会存在于地球上所有人民之中,不能成为‘某种民族宗教’。”“基督教会笼统地涵盖了地球上的全部居民。它不是个部落宗教,也不是西方宗教,还不是白人宗教,而是全体人类的教会。”“基督教会不是国民教会,而是全体民族和全人类的教会。”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思刘学州之死| "死给你们看"?生活再难 也请不要用自杀证清白、绑架他人和自己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