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教会医院与苏州近代医疗事业(下)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7月08日 08:52

博习医院在当时的规模和医疗水平,在国内医院中皆是首屈一指的。因为中国传统社会中并没有公立综合医院,多以诊所的形式存在,因此规模和水平无法获得提升。这就为博习医院的发展和壮大提供了社会契机。

博习医院开办之初,其医疗水平和医疗器械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1885年医院创办人柏乐文随船出诊,路遇一人,两天前因铁匠铺的热铁屑崩入眼中,眼睛出现红肿、流泪、畏光等病症,柏乐文遂以可卡因为其眼部麻醉,用手术器械将铁屑取出。可卡因用于临床麻醉,是1884年由德国眼科学会认可并推广的,而1885年,在中国的柏乐文医生已经开始用在病人身上。还有一次,一个患儿后背出现痈肿,久病不愈,柏乐文用冷冻皮肤麻醉剂对皮肤进行局部麻醉后实施手术而痊愈。1890年,一患儿因异物卡喉,狄医生为他进行了麻醉之后的气管切开手术获救。1895年才发明的X光机,在博习医院1903年就开始配备使用。因此教会医院博习医院在当时的中国,处于医疗水平的顶尖位置。

博习医院先进的医疗设备和医疗技术,让门诊量大增,远超出医院所能承载的能力,病房更是供不应求,除必须住院者,其它人不得不劝回家疗养,甚至很多病人要睡在地板走廊上。

博习医院之外的其它教会医院,也同样繁忙。他们除了在医院坐诊之外,还派出医生下乡巡诊,让原来城区之外的居民也能享受到医疗服务。

先进的医疗技术,低廉的收费,让苏州人们在认可博习医院医疗事业的同时,也认可了医院背后的基督教。


当年博习医院的割症室(手术室)。(图:历史资料图片)

除了常规的临床诊疗服务之外,教会医院还在苏州开展了流行病学的工作。西医没有进入之前,面对传染性疾病,传统医学的效果并不明显,因此现代医学的流行病学研究就显得弥足珍贵和重要。

比如博习医院在对全年入院病人的验血报告中进行筛查,在752名患者中,梅毒患者占据40%,显示当时苏州的娼妓兴盛,性病流行(夏东民等《博习医院(苏州)始末》,《中华医学杂志》1997年 4月第 27卷第 2期)。除此之外,还进行了灭蚊和灭鼠与防疫的知识的普及和宣传。1919年,苏州出现瘟疫,死亡人数占到整个医院死亡的四分之一,医院提议进行卫生和灭鼠以及清理沟渠的建议。1926年苏州又出现瘟疫流行,被称为吴门大疫,死亡率很高,教会医院在全力救治的同时,免费为市民注射疫苗。

1927年博习医院创始人柏乐文在美国去世,医院为纪念他,在乐群社设立免费诊疗点,同时募得两万元,作为贫困者的治疗经费。


柏乐文。(图:历史资料图片)

除此之外,医院每年还为本院职工进行一次严格体检,注射伤寒、白喉等疫苗。

除了进行流行病学研究和开展预防保健工作之外,教会医院还承担了医疗人才的培育工作,为苏州医疗的持续发展和医疗队伍的壮大做出了巨大贡献。

1887年,在博习医院建院之初,为了缓解医疗人才短缺的压力,开始自己培养医生。1883年的博习医院,刚刚投入使用,并没有像样的护理人员,一切琐事皆由男性帮手完成,其并未接受正规护理教育,也不具备医学常识,因此在护理上很不专业,大多工作要由医生完成,此后,裴医生创办的妇孺医院开始培养专业的护士,之后博习医院开始有护士的专业医疗护理。1913年,美国女传教士福耳曼 ( Forman)来到苏州博习医院任护理主任,同年创办护士学校,开始培养专业的护理人员。1916年第一届护士毕业,并在中华护士协会注册,成为苏州第一批有学历的专业护理人员。其他医院如更生医院,福音医院等也开始培养护士和医疗人员,但是规模没有博习医院大。正是教会医院对医疗人员的培养,让苏州有更多的专业人员,为更多的人提供专业医疗服务,这不得不说是教会传福音最好的方式。

除了以上本土医疗服务和医疗教育之外,苏州教会医院还参与了战地医疗的服务。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苏州妇孺医院即派出医疗人员在红十字会的带领下,远赴海参崴参与战地救援,次年返回苏州。

1924年,苏浙军阀混战,殃及苏州,大批的难民、伤员、士兵逃到苏州避难,苏州教会医院在省红十字会的统一安排下,接受伤员,安置难民,为他们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

1937年日本侵略军发动七七事变,开始大规模侵华。上海的战争氛围越来越浓,日益紧张,吴县县立医院等联合博习医院、福音医院、更生医院组成红十字救护站和伤兵医院,开展战地医疗服务。

教会医院开苏州现代医疗的先河,将国际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医疗器械带到苏州,一同前来的还有先进的医疗卫生观念,对苏州市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让苏州民众享受到了福音的真正好处。同样,基督教在苏州的发展也到了达到了鼎盛,1935年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报告云:苏州“教会势力之发展,可算江浙间诸城市中第一,据教会中自称,亦以苏州基督教宣传为最佳。”(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苏州市志》(第五十二卷宗教),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4,第1142页)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协会搬新楼 盼望基地能建立在丰富的基督教遗产之上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