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译稿】美国大型教会以创新性敬拜吸引年轻人 但有人担心这是否走得太远了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8月17日 19:12
2018年4月6日,亚特兰大的大使国际教会一个高空特技师在敬拜中的表演,称是以身体来荣耀神。(图:facebook视频截图)
2018年4月6日,亚特兰大的大使国际教会一个高空特技师在敬拜中的表演,称是以身体来荣耀神。(图:facebook视频截图)

在美国亚特兰大的大使国际教会(Embassy Church International),敬拜不再意味着是拍手、唱着庄严的赞美诗和赞美。

在最近的五年中,大使国际教会的传统敬拜仪式已经演变成由圣灵驱动的多重感官刺激活动。在这类活动中,雾气、舞台灯光、预言性图画和空中飞人的表演都会用来帮助信徒们和上帝难以置信地相遇。

大使国际教会的运营牧师阿加尼·布朗(Ajani Brown)说:在雾气中,我们曾经有过一些不可思议的经历。

布朗说:我们有着非常激情的敬拜仪式,经历了各种类型的医治(和)奇迹。因此他们(会众)不仅激发出了高水平的创造力,还有了真实的存在感和荣耀。借着在事工中提供的事物,我们已经有很多人得以自由的见证,所以我们很兴奋。在教会中,我们正在将创造力真正地推向下一个层面。

五年前,大使国际教会从一个起居室开始,当时仅有12人。这些人多数都是大学毕业生,有着不同的基督教传统。有两年的时间,这个团契只停留在11人的规模。最终,扩大为30人,用布朗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所做的只是敬拜而已。

自从一些创新性技术引入到敬拜仪式以来,大使国际教会每周的出席人数已经达到400人左右。

布朗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的敬拜没有雾气,没有灯光。但我们有很好的内容,有音乐,有歌声,有仪式。这些我们全部都有。灯光和雾气是帮助带领敬拜者进入一个正在发生的场景中。因为他们(千禧一代的基督徒)是视觉学习者,所以这有助于帮助他们了解在发生什么。

创新与教会成长

《教会领导者》(Church Leaders)在一份最近的研究报告中强调说,在过去的40年中,教会一直在报告经常参与敬拜的人在缓慢地减少。2018年,估计只有不到20%的美国人会定期去教堂。

《美国会众2010》的调查结果表明,当采用创新性敬拜和当代敬拜风格后,主流派和保守派新教教会都会迎来人数增长。研究人员发现,有采用创新性敬拜传统的教会更有可能会友人数增长,特别是年轻人。

布朗和大使国际教会的同事们,一直都在努力传达与上述结果类似的信息。

47日,大使国际教会连续两年举办了CREATE会议。大使国际教会称CREATE会议为艺术、文化、媒体、娱乐和科技的一次非传统融合,可以帮助创意人士在事工中使用他们的艺术天赋。

布朗说:我们不打算成为下一个大教会或者大热门,(但)人们正在经历情感上、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医治,而这仍然是我们的目标。

虽然目前的研究表明,富有人工雾气和舞台灯光等技术的创新性敬拜仪式可以用来帮助增长教会,但一部分敬拜专家和资深基督徒都担心这些是不是对敬拜神学的一种威胁。

敬拜时的关注点

四月,当大使国际教会的带领牧师布赖恩·梅多斯(Bryan Meadows)宣布计划在教会的日常敬拜仪式中安排空中飞人的表演时,一位长期关注黑人教会的博主安·布洛克(Ann Brock)就表示,这一步实在迈得太大了。

布洛克表示:我担心,我们已经因为娱乐的目的而偏离了敬拜的初衷。我们所有人都相信造物主上帝以他的形象造就了我们。他这位造物主让我们变得有创造力。但是,我们的敬拜最近变成了一种重担。为了与世界所展示的相竞争,我们在教会中设置满了灯光、舞台和表演。我可以说我只是为了一种创造性的表达,但是当制作掩盖了赞美,这时会发生些什么呢?

大约在他发文的两周前,布洛克宣布将于63日辞去西雅图奎斯特教会(Quest Church in Seattle)带领牧师的职务。尤金·卓(Eugene Cho)也在推特上发文,哀叹敬拜仪式变得越来越依赖技术了。

卓在推文中说:我相信,在今天的教会中,我们需要更少的聚光灯、雾气制造机和公示牌。我们需要更加谦卑、依赖圣灵的同在和能力。

评论很快就引发了一场有关敬拜风格与当今文化相关性的大讨论,这又迫使卓进一步详细阐述他的观点。

我并不打算讨论敬拜的风格。制作和环境都有着自己的位置和价值。在我看来,我们大部分关注教会成长,创造和环境氛围上,这看似是危险的。我们似乎有着缺少圣灵的三位一体神学。

美国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布莱亚伍德长老会教会(Briarwood Presbyterian Church in Birmingham)的主任牧师哈里·L·里德三世(Harry L. Reeder III)在接受《黄鹀鸟》(YellowHammer)采访时,也抨击这些在他看来的所谓娱乐动态

里德牧师认为:我们引进了视频片段,戏剧,舞蹈和诸如外展事工或音乐会这类所有的这些事物,我对此并不反对。但是,敬拜不一样,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完全有别于其他事物。……在我们努力进行娱乐表演的过程中,我们就已经对信息进行删减,减少了我们的敬拜,让它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娱乐聚会,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很棒,有很好的经历。然后‘再顺便问他们一下:你会不会过来成为我们教会的一份子?’

其实吧,基督教的目的并不是让人们都成为我们教会的一部分,而是让教会在基督所有的荣耀中彰显出基督来这就意味着基督的超越性和再来的紧迫性:我们与基督的亲密关系不仅仅是很简单的,我们与基督的这种超然关系同时也是威严的。

为技术而辩解

布朗表示自己很理解这种批评。他还认为,虽然对在敬拜仪式中采用技术手段的担忧是合情合理的,但这种担忧代表了个人喜好问题,是来自于年龄或文化代沟,而不是来自于圣经。

布朗表示,他的教会完全理解技术并不能拯救人的灵魂,但技术有助于为教会吸引新一代人。

我认为,当人们进入到我们的经历中时,他们是视觉学习者。他们是视觉学习者还是听觉型学习者,我们则需要弄清楚如何在他们所处的位置迎合他们。

教会不仅仅是为了将灵魂带入一个盒子中,教会也要推进社会的各个方面。如果我们的讲台上不说明这些,我们就不会在教会中展示这点,然后我们就(开始)觉得自己并不是像我们所说的那样,我们只是将人们带到盒子中并让他们待在那里,直到耶稣的再来,而这并不是耶稣告诉我们该做的事情。

耶稣告诉我们要去占领并直到他再来。我们这样做,就是要显示出我们传教的成果来。我们也正在展示我们所分派任务的成果,因此我们要走进全世界去分享耶稣的好消息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我们不能受困于耶路撒冷,我们必须去到犹太地,去到地球的极端地区。

哈特福德宗教研究所(Hartford Institute for Religion Research)的戴维·A·罗森(David A. Roozen)撰写了《美国会众2015:繁荣与生存》报告(American Congregations 2015: Thriving and Surviving),其中指出,与教会成长最为密切的相关描述词为喜乐创新鼓舞人心。其他的描述词包括有发人深省充满了上帝的同在感

很多传统的基督徒所喜欢的虔诚感,根本与教会成长毫无关系。

罗森写道:很明显,敬拜的特征应该是庆祝而不是哀叹,这对鼓励会众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敬拜神学

·肖伊(Jon Choi)并不认为经过技术强化过的敬拜本质上是坏的,但他关注的是这一切对敬拜神学有什么意义。目前,乔·肖伊担任美国达拉斯浸信会大学传教学研究生院(Dallas Baptist University's Graduate School of Ministry)的敬拜研究硕士课程的负责人。

当了14年牧师的肖伊表示:我认为,如果存在真正的敬拜,则我们如何操作是不重要的。但是很多时候,由于缺乏理论教导,很多人使用某种敬拜经验并把它当做实质性的东西。仅就敬拜(曲目)歌词来说,有时候连歌词也是不合乎圣经或不准确的。所以敬拜方面肯定有问题。

在敬拜仪式中,我没有看到灯光和制作方面的问题,但我确实发现了一个问题,即如果他们这样做,而并没有转化为健康的门徒训练,鼓励信徒每天在非歌唱的环境中作为一名敬拜者。(如果)他们依靠主日那一次的体验,布满灯光和其他的一切,那么这一切就是假象。他们只是喜欢敬拜风格,不喜欢真正的敬拜。真正的敬拜也不仅仅局限在主日。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布拉夫顿坎贝尔小教堂非洲卫理公会教会(Campbell Chapel African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的乔·R·布莱克(Jon. R. Black)牧师表示,他和他的教派也一直对敬拜仪式中的创新技术保持警惕。

布莱克说:我正处于观望阶段。我的教派非洲卫理公会是个特殊的教派,我们适应一些新技术的速度要慢一些,所以我们没有受到像其他教会受到的影响。我们(曾经)尝试过一点点在其他教会中所看到的事情,这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评估这一过程。

布莱克解释道:你所创造出来的某种敬拜风格就像是你几乎立刻建造了建筑物,但在这一过程中,你可能没有建立起一个基督徒社区。我想建立起社区就是关键点了。如果我们可以借用技术来营造出一个社区,这会很棒。但如果我们只是组织聚会,则我认为我们不搭这条船。它必须包含有建立社区这个概念。

布莱克牧师所在的这个教堂历史悠久,成员遍布在布拉夫顿这座拥有三万居民的小镇中,约有270人。

尽管对经过技术强化的敬拜仪式持谨慎态度,但当指出有研究表示在敬拜中采用创新可能会有所帮助时,这位普林斯顿神学院的毕业生表示,他已经在自己的社区中看到了这种创新的积极迹象。

在谈到该研究报告时,布莱克说:我们有一个超大型教会,叫低地乡村社区教会(Low Country Community Church),他们也用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我想你是对的。与一些(其他)超大型教会相比,他们更像是一个以圣经为基础的教会。我曾经和他们一些成员谈过,这些成员都表现出属灵成熟的迹象。在那里发生了一些大好事,我们非常为他们感谢上帝。

当被问及是否曾经考虑过在敬拜仪式中引入舞台灯光或者雾气等创新元素时,布莱克表示多年来教会曾经加入过一些技术,但不一定能吸引新成员加入。

布莱克说:我们有用于播放经文和赞美诗的屏幕,也有用于这个目的的相机,但我们没有改变我们的敬拜风格。对于那些喜欢抬头观看表演而不是低头看公告的人,这一举措有助于减少我们的碳足迹……所以说,这对我们而言只是一点点技术进步,而且我也认为这对大多数非洲卫理公会来说是一种典型状况。在赞美诗诗班和那些事情上,我们还没有做到那种后现代的转变。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曾经的约拿 今日的基督精兵——80后女传道人感恩见证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