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家暴:是的,它也在教会里存在!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6月13日 19:09

编者按:本文是一位英国的基督教领袖对于当前西方教会开始意识和反抗的性别暴力热点事件的评论。他说到,家暴也存在于教会之中,并不比社会更为干净。然而,教会却常常对此采取了忽视甚至沉默的态度,这是值得悔改的。

针对女性的暴力问题似乎是如今常见的头条新闻。首先是好莱坞著名电影制片人哈维·温斯坦(HarveyWeinstein)性骚扰丑闻的公之于众,紧接着是由此金发的全球的连锁主要反应的“Me Too”运动,在社交媒体上上引起刷屏传播,这也用显示了性侵犯和性骚扰的普遍性,尤其在职场中。

美国的教会也没能幸免,曾经把美南浸信会这个美国人数最多的新教教派引导为右派路线的著名领袖西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佩奇·帕特森(Paige Patterson)也因其过去对女性的评论而被迫道歉。佩特森是美南浸信会的一位资深人士,并曾经担任过SBC的主席,其因一份被曝光的2000年的视频文件而备受批评。在这份文件中,他似乎建议受虐待的女性顺服其丈夫。他也曾经公开地并粗暴地评论一位16岁的女孩。在该评论中,他以青年男孩评论她的方式斥责了一位女性并物化她,并辩称说这是符合圣经的。来自3000名美南浸信会女性教徒“关注向世界传递有关女性的价值和尊严的错误信息,并对糟糕的福音见证感到不满”的公开信之后。

这对英国政府来说也是个重大的话题。在2017年的女王致辞(政府为新一届议会制定政策和提出立法时)中,包括了一项要“变革”对家庭暴力的反应的承诺。其公开的意图为“建立一个关于如何预防和处理家庭暴力的全国性大讨论”,承诺提出一项草案,内容包括:
1. 确定法律中关于家庭暴力的定义;
2. 推出新的保护令,以便更好地保护受害者免受施暴者的伤害;
3. 承认家庭暴力对儿童所造成的伤害。

由此产生的建议文件《变革对家庭暴力的反应》(Transforming the Response to Domestic Abuse)已经向公众发布,它是如此开头的:
“所有的暴力形式和虐待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而且当被那些可能是最接近受害者的人和自称爱着受害者的人所施行时,受害者将遭受可怕的心理上、情感上和身体上的虐待,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家庭暴力影响着受害者的日常生活,会使其感到无从逃避,并对儿童产生毁灭性的代际效果。”

英国政府所公布的有关家庭暴力的数字令人吃惊。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大约有26%的女性自16岁起就经历了家庭暴力。仅在去年一年,大约有7.5%的女性(120万)遭受家庭暴力(家庭暴力也会影响男性,但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女性)。有关家庭暴力的刑事起诉案件也在增加,2017年超过7000起,比9年前增加了61%。还有一些无法被量化的受害者,其由于羞耻,自责和恐惧而没有举报暴力行为。所以家庭暴力的真正规模很可能要大得多。

在教会中也一样

最近,一份由Restored(英国一致力于改变并终止对女性施暴的国际基督教联盟)和坎布里亚郡教会联合会(Churches Together in Cumbria)共同参与的研究报告指出,1/4的受访女性在目前的关系中至少经历过一次暴力行为,42.2%的受访者在当前或者先前的关系中至少经历过一次暴力行为。换句话说,这一结果非常符合英国官方的统计数字。家庭暴力就像影响着整个英国一样,也影响着英国教会。

我想知道英国的教会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我担任Restored联合主席时的一次谈话中,对方告诉我,在过去的30年里,他从未在教会中看到任何有关家庭暴力的证据。

我个人的经验并非如此。作为一名私人执业的律师,很少有受到家暴事件的基督徒女性向我寻求法律建议,但一旦有人拜访律师,通常意味着情况非常严重。一些人会向牧师寻求帮助,另一些人则会直接来见我。她们为一个无法令人忍受的家庭环境而深感困扰,但又担心她们的牧师会采取佩奇·帕特森式的路线,那将会令她们感到内疚并更加受困。

必须牢记的是,遭受家庭暴力的人不太想这些事情的细节被广为传播。这种事件的当事人通常都会有一种羞愧感和内疚感,再加上纯粹的恐惧感,因为施暴者如果听到她们向他人倾诉,则暴力程度会升级。这样的情况下,难道还要考虑教会对此不感兴趣?或者出于对佩奇·帕特森式评“你应该呆在家暴你的丈夫旁边”这类评论的恐惧,使她们失去了对教会的关怀与教义的信心。从而偏离了信仰?

英国政府的建议文件中说:“通过这项工作,我们的主要工作是通过挑战暴力的可接受性并解决使其得以长期存在的潜在态度和规范来预防家庭暴力…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对家庭暴力零容忍的社会,并积极地让受害者,社区和专业人员面对和挑战家庭暴力。”

尽管如此,任何政府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这不仅仅是因为政府资源有限,相反地,更是因为无论多么地希望提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无论多么地渴望“建立一个关于如何预防和处理家庭暴力的全国性大讨论”,世俗政府对“改变心灵和思想”仅仅只能发挥有限的能力。

这显然是该教会来做的事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不仅要去影响那些此时此刻正在遭受暴力的人,还要去影响那些在未来几年会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作为基督徒,作为教会,我们应该带头呼吁男性改变对女性的态度和行为。而这无疑是耶稣希望我们做的。


作者简介
安德烈·卡普伦(Andrew Caplen)是Restored组织联合主席。2014年至2015年担任英格兰及威尔士律师协会(Law Society of England and Wales)主席,并担任英国“诉诸于法律”( Access to Justice)运动的主席,该运动重点关注基于性别的暴力的相关问题。
翻译:S.I.
编辑:Ruth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传道人出去打工就是“下了埃及”?来听听这位姊妹传道人的见证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