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微信

千禧一代青年人的声音:我们为何离开教会?我们到底需要什么?

作者: 郑欣荣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7年07月27日 09:19 |
播放

西方有一个专门的术语“千禧一代”(Millennials),他们1984-1995年出生,差不多与电脑同时诞生,在互联网的陪伴下长大。他们这代人有着鲜明的特点。两年前,美国最新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千禧一代”(millennials)是过去60年间宗教参与程度最低的一代,并有可能也是美国历史上宗教参与程度最低的。

青年一代离开教会,这是目前美英、以及韩国等许多基督教文化为主流的国家的教会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最近几年,西方国家也有很多牧者透过书籍和文章来探讨这个问题,比如
《被遗弃的信仰:千禧一代为什么一走了之及如何引导他们回家》一书中提到,千禧一代放弃基督教信仰的原因多数源于家庭破裂。去年,美国明尼阿波里斯市的千禧一代山姆·伊顿(Sam Eaton)写了一篇名为《千年一代不去教会的12个原因》的博文,引发诸多争议,他个人收到数千条仇恨和愤怒评论。

伊顿是一名小学音乐老师,预防自杀事工“要活着”(Recklessly Alive)创始人。他表示,虽然他个人因为此文遭遇很多网络欺凌般的待遇,但他希望这是他给给美国教会的肺腑之言,“我因为这篇文章遭到很多憎恨。我爱教会就像基督爱教会一样。我想看到教会复兴,环顾四周,我看到我这一代人已经离开了教会。”

伊顿日前与两名和他同时代的青年人在达拉斯神学院亨德瑞中心文化参与主任达雷尔·博克(Darrell Bock)主持的餐桌播客(The Table Podcast)上讨论了这篇有争议的文章。主办人博克希望透过这样的讨论,让更多人更好的了解青年一代的想法,以及他们为何这么多人离开教堂的原因。

据基督邮报报道,在交流中,三位千禧一代谈到了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千禧一代想要的是指导,而不是被传教,当然这并不是说要停止向年轻一代传福音,而是说不要只是口头的传教,而忘记了关系。
——
“千禧一代渴望关系,渴望有一个人陪伴他/她们走过泥潭。我们是父爱缺失比例最高的一代。我们寻找真正关心我们的生活和未来的导师。如果没有真正关心我们的人,为什么不只在沙发上听讲道呢?”
——
千禧一代不只是想要得到引导,而且还希望在一个说他们不够好的世界得到关注和重视。
——千禧一代“不去教会”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厌倦了听有关价值观和使命的宣言。
——“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宗教性的繁文缛节上,要回归福音的核心。”
——当教会花时间谈论使命宣言,而不采取行动时,无法打动千禧一代。
——“我认为千禧一代比我们所知的任何世代都更看重诚实的问题,让我们言行一致吧。”
——
侍奉“弟兄中最小的一个”。尽管许多教会安排了无数的“教会式活动”,如圣经研读、社会功能和规划会议,但很少有时间致力于帮助穷人或最不幸的人。
——千禧一代也厌倦了教会将一切归罪于文化,“不是听到它(文化)是邪恶和危险的,而是帮助我们解释它。”
——教会也需要开始解决有争议的问题,而不是避免,问题。这些问题包括职业、教育、关系、婚姻、性别、财政、儿童、目的、化学品和身体形象。“我们不喜欢世界告诉我们该如何生活,但教会也没有告诉我们该如何生活,告诉我们圣经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然后给我们一些空间自己思考,让我们跟上帝谈论圣经所说的话。”
——对教会存有的另一疑虑是不信任和资源分配不当。“我们一直被告知要‘交十一’,把我们收入的10%给教会,但这些钱实际用在哪里呢?千禧一代比任何其他一代更不信任机构,我们目睹过腐败,谋取私利的例子更数不胜数。”千禧一代想要的是“痛苦的透明度” ——比如在教会网站上跟踪每一美元的文件。
——希望教会可以放下“一些防御”,在努力把千禧一代带回教会时“采取主动”。教会需要改变。“我们怎么能教导人们改变,而自己不愿意改变呢?这样做没有道理,所以教会受到挑战要做得更好并不是什么威胁教会的事,而是教会应该欢迎的。”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