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影评】 大哉,敬虔的奥秘——从《血战钢锯岭》再思信仰问题

特约撰稿人 康晓蓉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2月14日 09:47

题记:如果上帝不爱你,你如何能做到如此地步。(《天国王朝》里的一句台词)

真实征服人心,震撼灵魂

《血战钢锯岭》面世,影评,观后感蜂拥。华人基督徒作者的多从信仰的持守上解读、佩服。非基督徒的则更自由,反而更深入。他们着力的不是信仰,而是真实。无不被影片中多斯的信仰真实,逼真的战争场景所镇住!各色好评都是建基在这上面的。否则,在那些火眼金睛又执著挑剔的影迷口里:仍有诸多的瑕疵,硬质量上不能和《拯救大兵瑞恩》相比,平铺直叙,结尾不高明,也不过分等。

简要摘录:“看完之后不敢相信,觉得好莱坞主旋律真敢吹啊!然而上网一查,发现这片子居然大多数都是真的,而且历史上的戴斯蒙·道斯这人比电影更神,真英雄,也可以说是真二杆子……”对多斯这个二杆子不少较真的观众和影评手,就此去做了历史学家一般的兢兢业业的挖刨工作,认真写道:根据战报,日本人在山腹里构建了蜘蛛网一样的暗道和工事,放美国人上来然后立刻发动,美军其实是立足未稳、被日本人用火力拍垮的。导演梅尔·吉布森所拍的真实存在但电影里没演的“那绳网是包括道哥在内的三个志愿者挂上去的”。

“还不是最扯的,最扯的部分导演不敢拍。最扯的是,他(多斯)竟然在枪林弹雨里忙活了十几个小时而毫发无伤。事后还有自称狙击手的日本俘虏说:在钢锯岭见过这个作死的卫生兵,但每次冲他开枪子弹都会卡壳。当时一片混乱,道哥救了多少人没人知道,他们营长要报一百,道哥自己谦虚说也就五十来个,双方最后妥协报了七十五人”。

“道哥被炸飞之后电影就算结束了,但是,在七十年前,道哥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在被担架抬下去的路上,道哥自己滚下担架,因为发现了另一个伤员,他要把担架让给战友,然后自己走回了急救站,此时他腿上至少有十七块弹片,路上还被日军狙击手打了一枪”。

“现实中,多斯荣获荣誉勋章,收到总统接见等等。但之后多斯的生活并不容易。他负伤太重,被认定为90%残疾。接受了将近5年半的治疗。1976年以后,完全失聪。1988年接收人工耳蜗手术才恢复一些听觉。因为战争多斯失去了劳动能力,他的妻子变成了家里的劳动力,去考取了护士职称,全职工作,增加家里收入”。

还在豆瓣影评上读到一位明显不是基督徒的作者的深刻之作,他认为《血战钢锯岭》与梅尔•吉布森另一部导演作品《耶稣受难记》属于姊妹篇,“两部电影对暴力场面的逼真还原,尤其是人体遭到暴力而破损的场面,都堪称细致入微又淋漓尽致。”且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牺牲。不单是耶稣的牺牲,多斯的牺牲,也有众人的牺牲。文章写到:“所以,《钢锯岭》真正说的是,一方面群众是有原罪的——他们都不介意杀人,而且还排挤和虐待圣人(多斯),但在另一方面,他们与魔鬼作战,接受了考验,于是终于得以通过牺牲而得到救赎。而多斯本人的牺牲,早在入伍受训时就开始了,他放弃了武器,也就放弃了袍泽的友谊与信赖、放弃了世俗的人生”。

重心不在于信仰的坚定,而是所信的是谁

12月8日公影后第一时间看了这部电影,这些天来脑中不断回旋的这节经文:“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或作“在灵性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1:16)对此处的解经莫不解为颂赞主耶稣的伟大。何尝不也可以理解引申为真正信主之人所活出的生命和所得的荣耀。东正教神学的精要:神成为人,为使人成为神。不少人从中国语境和自己的理性角度,一棍子就将这话打死。其实这并非东正教的发明,圣经里有,称为全然相信而彰显出神荣耀的人为神。比如:神人摩西,比如诗篇八十二首六节“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约翰福音十章三十五节“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称为神”等。在早期教父爱任纽、该撒利亚的巴西流、亚那他修、奥古斯丁等的思想都表达了这一神学观:上帝籍着独生子耶稣基督的救赎要人住在神的荣耀里——像神一样(活出基督)——成为神。当然,成为“神”的这个神是小写的god,而不是那独一的上帝,大写的GOD。

多斯的战友难道没有信仰吗,他们也大多从小就信主,熟悉圣经,也是为爱国所激励,为着信仰而浴血奋战。在冲绳之战——二战中最为丧心病狂的一场战役,美军伤亡4.8万人,死亡和失踪1.2万,为什么多斯就得着如许多的荣耀呢?让非基督徒都感叹:真神啊!简直不可思议,世上真的是有这样的人,他比电影更传奇。(摘自电影短评)是多斯比他们信仰更坚定,勇敢?不见得。从营长到好些战友都信上帝,都是硬汉铁骨,也会主动道歉。或许仅仅是多斯像保罗一样“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摩太后书1:12)。

所信的上帝乃是为人死为人复活的主耶稣。当然哪,我也信呀。但你真知道耶稣是谁吗?如果耶稣在二战时期,他会拿枪杀人吗,即便为了正义,为了显出上帝的荣耀。在多斯的纪录片里,多斯肯定地说:“主耶稣不会杀人。”电影里不知何故没有反映这个,更多是反复出现那本小小圣经的特写,和多斯的同在。似乎在无语提问:你真读懂了圣经,摸到上帝的心意吗?电影里多斯说:“即使整个世界都分崩离析,我还是一点点把他拼凑回来……”这才是关键,不是简单的一个是否拿枪、是否杀人、是否恪守经文的问题,而是怎样让世界带来和好,重新拼凑的问题!

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何尝不是分崩离析的活画呈现。它的策源地都在德国这个老牌的基督教国家,简直是一个反讽,也是一个警钟:究竟所信的是谁,当怎样持守所信的?二战的德国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几乎全民相信希特勒是上帝派来的拯救者,世界秩序的建造者。日本的信仰也极其坚定,相信自己的使命在于“弘扬皇道于四海,力量悬殊不足忧,吾等何惧于物质!”(见荒木大将的《告日本国民书》),为此牺牲舍命,也要建立大东亚新秩序,拯救水深火热的亚洲人民。为此不惜“以吾等之训练对抗敌军数量之优势,以吾等之血肉对抗敌军之钢铁”(出自日本的战术手册)。他们都在为信仰而战,为信仰而死。

但若是这样的信仰彪炳后世难道不是万劫不复的灾难吗?《血战钢锯岭》真实反映出战争就是人与人之间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和力量夺取对方生命的过程,不管有怎样正义的旗帜,本质都是如此!它的残忍与丑陋绝不是动漫世界制造的假象:战斗很炫、很酷,杀人不算什么,反而很有快感。可是战火已经烧到家门口,怎么办?就像电影里萨姆•沃辛顿所饰的上尉说:“我们都清楚,文明世界的法则在战场上是失效的,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不带枪就上去,那不是脑子有病、自寻死路吗?”多斯在血淋淋的战场,他也有过迷茫、软弱,“上帝啊,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受伤者的痛喊“医护兵,救救我”让他振作——主耶稣教导要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怎么做?主耶稣的示范: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十字架上祂也没有使用一点神的能力,面对不信的恶者他仍是忍耐、怜悯、尊重,并为之祷告。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踪迹,何其难寻!”(罗马书11:33) 历世历代的血泪——人类为权力、利益、为文化、为信仰之战何其多,多少的“流血漂橹,伏尸百万”。不以强势、血气、暴力,而是爱、平等、饶恕、和好,多少心灵这样呐喊,多斯信仰的意义就多大程度上凸显。

 

2016年12月13日 成都

(图片均来自电影海报与剧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全球华人差传大会| 刘彤牧师:疫情大背景下 华人教会如何为主兴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