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著名作家冉云飞神迹般决志信主引关注 有基督徒知识分子分享要淡然看待公知与文化人信主现象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11月09日 12:02
冉云飞资料图片,图为2014年他与苍南教师阅读派的活动现场。(图:灵溪镇第二小学)
冉云飞资料图片,图为2014年他与苍南教师阅读派的活动现场。(图:灵溪镇第二小学)

11月2日,一家基督徒制作的微信公众号“麦琪的礼物”分享了四川著名作家冉云飞决志信主的消息,因其是知名文化人和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因此得到诸多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关注和热议,其中有不少基督徒表示感恩,也有非基督徒表示惊讶。

对于这些关注和热议,也有已经是基督徒的知识分子思考了“文化与基督徒”这一话题,表示面对公共知识分子或“名人”信主的现象,我们在感恩上帝的工作时需要更为淡然,并更多需要为福音在中国的工作踏踏实实的祷告和工作。

“麦琪的礼物”以《决志信主,就是经历一场神迹》为题分享了冉云飞信主的过程,其中写到对于倾心于基督精神但思考方式仍是非常科学理性的态度的人来说信主就好像经历一场神迹,“有一位慕道友朋友,痴迷清教徒精神,对美国建国史如数家珍,平日里也阅读圣经,但一直不能接受圣经中的神迹奇事,他说自己虽倾心于基督精神,可思考问题的方式依然是科学理性的。我跟他打趣说,你决志信主吧,然后你就明白神迹奇事的奥秘了……我听到过一个比喻,可以用来理解神迹奇事。神迹是一串路标,尽头是永生之门,为神所设……以上就是基督决志信主的过程,这就是神迹,天使为之侧目,鼓掌欢庆,表示羡慕和祝福…..哦,我要大声赞美神,感谢神!感谢祂怜悯我们的无能,体贴我们的软弱,赐一本圣经,记下我们回家的路,否则,凭着我们野蛮又无知的好奇心,东晃西晃,颠三倒四,临终也寻不见家门,何等凄惨?”

冉云飞,1965年生于重庆酉阳,长居成都。著名青年学者,作家,杂文家。人称“冉匪”,自称“一个码字的乡下蛮子”、“大学本科,监狱硕士”。“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之一,曾获全国及省级奖数次,有作品入选高中语文阅读教材,被媒体誉为是"民间教育家"。现供职于《四川文学》杂志社。著有《尖锐的秋天:里尔克》、《陷阱里的先锋:博尔赫斯》、《吴虞和他生活的民国时代》等。

冉云飞接触基督教近30年终决志信主:好像经历一场神迹

“知识分子信主,实在太难,知识分子最认真做的事情,貌似就是发明各种“思想”、“观念”、“主义”来阻碍自己走进神,很多读书人,以为自己通晓天地奥秘,对基督教避之而不及,听见耶稣的名就赶紧反驳,生理反应一般。然,冉云飞却有非常敞开的心态”,《决志信主,就是经历一场神迹》文章的作者赞扬了冉云飞最开始的开放的心态,“他本人虽未信主,但家里从2013年6月8日起就开放查经。在他家里,每月举办两次‘尼哥底母查经班’,圣经中记载,尼哥底母是一位官员、知识分子,白天不方便来找耶稣,所以夜里跑来拜访,向耶稣请教天国的奥秘。来他家的慕道友就代表类似尼哥底母这种人,有些知识、有些见识、渴慕真理,但暂时却没有强烈的意愿去教会,如此等等。”冉云飞本人也是看上去在信仰上“一直没有声响”,但今年10月31日,冉云飞老师在朋友圈发了一句短短的话:今天决志信主。

事实上,近十年前冉云飞就对基督信仰曾表示过兴趣和思考,不过他的心情是一种十分矛盾的心态,这在2006年7月的博文《在中国,我为什么不敢作一个基督徒》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分享了自己曾在参加过一场“基督教与中国伦理”时他的朋友从四点分享了基督徒可以对中国伦理产生影响的作为:一、要做一个有良心的人;二、要做诚实的模范;三、所至有恩;四、躬身参与社会实践,成为自己行当里的杰出人物;他虽然觉得很好,但觉得在真实的环境中实在难以实现,“与其让我成为基督徒后,依旧在那里说谎犯罪,还不如作为一个世俗的罪人,以度残生。但我并不甘心曳尾于途,对此,我深感困惑。我要说,在中国,我真的不敢作一个基督徒。”

其实,在他写这篇博文之前的3个月,也就是当年的复活节他的妻子受洗,他孩子妻子受洗仪式上讲话说,“我自己尚未信教,但我支持内人有自己的信仰,她是我送到主内去仰受恩泽的…..我再次衷心祝福我太太获得新生,我虽然不是基督徒,但可以给是基督徒的太太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不让她有太多的尘俗之忧,安心敬奉耶稣,也算我对主的外围奉献吧。”

他分享说,其实他与基督教的最初接触,“始于近二十年前,但我这人没有慧根,进步奇慢,至今没有要亲近主的意思,十分惭愧….我身边有许多朋友逐渐信奉基督教,惟独我还没有任何要信的意愿,不知何故?但我对基督教了解的兴趣,远甚于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等其它宗教,到任何地方,只要有关于基督教的东西,都想去看看。如去岁到美国短暂访问,也要偷半日之闲,到阿肯色州当地最大的浸信会去看看他们的礼拜活动。可以说,近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做着亲近基督教的努力,但却未有实质性的进展,我也深觉其怪。或许在我内心深处,了解基督教并不是要信仰它,而是想更进一步地了解它与西方文明的关系。质言之,西方何以有真正的民主自由,而我们不幸却千年来都生活在猪狗不如的极权制度下。带着了解和研究基督教的目的,大抵是妨碍的罢,所以我至今不曾获得新生。”

但近10年过去后,冉云飞决志信主。“麦琪的礼物”透露说,冉云飞的这一决定也受女儿决定信主很大的影响。“冉云飞在写给爱女信中说:‘去年父亲节还在提醒你要有信仰,年底你就信主了,我恭贺你。从此我知道你的价值观和道德感,不用我担心了。因为有万古磐石与活水源泉之爱,胜过我对你的有限之爱。反倒是我,还不曾有信仰的归宿,这使我感受到你无形的‘压力’。作为父亲,还是一个不上劲的慕道友,怎能不跟上女儿信仰的脚踪呢?”

他最终决志信主,让“麦琪的礼物”感慨说,“哦,主啊,你拣选当总统的,也拣选当乞丐的,你拣选法官和警察,也拣选小偷和大盗,你拣选山野村夫,也拣选博学之士,你的心意谁测得透?你要怜悯谁,就怜悯谁,你要恩待谁,就恩待谁,如今,你拣选这个豪迈野性的汉子,这个奇怪的知识分子,你何等奇妙啊,感谢主怜悯和恩待他,罪人必因你蒙福。”

不少熟悉冉云飞的朋友和基督徒也对他决志信主表示感恩,其中微博名为“一叶安隐”的基督徒说“刚才欣闻冉云飞兄决志信主!感谢赞美主的拣选!愿主引领赐福冉兄!‘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马太福音 7:7-8 和合本)”

有基督徒知识分子亦表示淡然对待公共知识分子信主

鉴于冉云飞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他决志信主的消息在“麦琪的礼物”上发表后,短短时间吸引了上万的点击率,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与热议,其中有的是基督徒,有的是冉的非基督徒的粉丝,其中有粉丝感叹说:“这些学问、人品俱佳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何都投向主的怀抱?愚钝的我,为何还想求证?这世间的真理,难道只有一个?”

如此的关注和热议也引起了一些基督徒从不同角度对“文化与基督徒”的思考。

其中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同样也是基督徒并写过多本基督教文化书籍的石衡潭在11月4日《文化与基督徒 ——从著名作家冉云飞决志信主说起》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谈到为何这一消息有如此大反响的原因,“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有不少大学生和知识分子归入耶稣基督的名下,使得中国基督徒的成分逐渐发生改变,不再是‘三多一少’(妇女多、老人多、文盲多,知识分子少)的清一色局面。不过,他们之中,还是学理工科的占多数,而从事人文科学研究的知识分子比较少。无怪乎,冉云飞决志的消息,在一个不是很出名的公共微信上公布,一天之内,就吸引了上万名读者。“

他也分享说许多中国基督徒面对知识分子的心理结构:“知识分子与基督教、文化与基督徒,在中国许多基督徒心中,是一个十分复杂与纠结的概念。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产生过文化基督徒这一概念,大陆最早丁光训主教使用,香港则是由罗秉祥教授发端,何光沪、刘小枫等学者对这一概念做过一些区分和梳理,后来,他们也不再使用这一概念,倒是有不少基督徒喜欢使用且直到如今。这一情形反映出了他们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他们希望更多的知识分子能够归向耶稣基督,另一方面,又多多少少对知识分子的信仰不太放心。一方面有对知识的某种畏惧,另一方面又有对知识的一种轻视。这种心理,也暗示和加深了他们的固有观念:信仰虔诚的多没有文化,有文化的信仰不够虔诚。”而与此同时,伴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和社会的开放,的确近十多年来更多的知识分子加入教会,但出现的一个现象是“许多知识分子加入教会之后不见了,他们融入在教会的整体环境之中,显不出来自己了。就是说,知识分子没有提升教会的文化,带动教会的读书风气,反而被教会的大众文化所淹没了。”

石衡潭表示“希望有更多像冉云飞这样的知识分子认识耶稣归入教会。希望他们的知识才华能够在教会中得到锻造打磨为神所用,而不是销蚀殆尽,无所用武;希望他们在教会有同工并行,祷告支持,而不是孤立无援,单打独斗;希望他们能够提升信徒文化素质,吸引更多外邦人信主,而不是泯为众人,失去见证……时代需要的不是文化基督徒,而是有文化的基督徒。当文化基督徒这个词仍然在流行时,说明大部分基督徒依旧没文化,说明文化依旧没有受到基督徒应有的重视,说明教会文化依旧没有建立起来。”他表示了希望中国基督教更多重视文化使命,并且提升教会文化。

一位和冉云飞是“老乡“,同样位于成都的作家、基督徒康晓蓉11月7日在自己的博客上撰文也表达了她的看法。她首先为冉云飞的信主感恩上帝的大能:” 今年五、六月份就传出冉云飞要受洗了。十月三十一日冉匪自己发于朋友圈:今天决志信主。于是乎,信主的,不信主的,一顿热议,好不闹嚷。闹热的,主要在于一个文化人、一个公众知识分子……信主了……要知道这个家伙是眼睛一绿就谁都不认的角色。居然认上帝是我的神,十字架上的耶稣是我的主,实在是神的大能!”

“从冉匪信主,也可看到在信仰的路上朋友家人的重要。”康晓蓉分享说,冉云飞周围的好友们,以及他的妻子、女儿、女儿男友等相继信主的见证都给冉云飞以影响。

与此同时,她认为我们不需要过多的关注冉云飞的“名人“效应和光环,也不需要过多的关注他的知名文化人身份,反而是更多需要为福音在中国的工作踏踏实实的祷告和工作。”一个‘名人‘信主的热乎效应嘛,很快就会过去。也不必就拿着一个文化人在‘基督教信仰和中国文化’的事上做什么文章。上帝不喜欢‘泡沫‘,也不会‘吹泡泡’。上帝要在冉匪身上怎么工作,上帝有没有呼召他在文化更新上有异象,谁知道呢。更多祷告吧。更多为福音在中国扎扎实实的工作祷告吧。求主兴起祂忠心的仆人,求主兴起本土的教父。“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从近百年历史回顾谈:今日农村教会为什么衰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