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1日
微信

【见证】彩虹来乐队澳大利亚姑娘李百可:上帝给我一颗中国心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5年07月11日 09:01 |
播放

第一眼瞅过去,就知道她是一个百分百的纯外国白人姑娘,尤其是那闪着金色光芒的柔和长发散在肩头、配上她的白色皮肤,再加上她活泼外向的模样、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和如同太阳花般的灿烂笑容,你不禁感叹到“真是一个可爱的大芭比、洋娃娃”。

然而,这个白肤金发的澳大利亚姑娘却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大陆,至今已定居10多年的时间,在内心深处她对这片土地和其上的百姓有一种深深的、连自己都吃惊的爱。

她就是基督徒乐队“彩虹来”中的主唱、澳大利亚姑娘李百可(英文名字是Rebecca,圣经中翻译为利百加)。

百可曾经是“五洲唱响乐团”的一员,这是中国唯一一支有三位成员分别获得星光大道月冠军最具影响力的著名音乐团。歌手来自五大洲,2008年在央视《星光大道》获得年度总决赛第四名,多次参加国内王牌综艺栏目,《同一首歌》、《快乐大本营》等,她个人也获得过一次外国人中华才艺大赛的奖项。

在最近一次的见证分享中,面对中国的弟兄姐妹们,这位虔诚的基督徒歌手用中文娓娓道来,从童年讲起,分享了上帝如何带领她信仰的成长,以及她来中国的脚步。

见证会上,最大的亮点就是这位澳大利亚白人姑娘真挚地唱起中国基督徒耳熟能详的、一首来自小敏《迦南诗歌》的赞美诗《给我一颗中国心》。她告白说:“是上帝给我一颗中国心。”

尤其这位从事音乐的姑娘语言表达颇具特色,风趣、通俗而活泼形象。她特别用了一组很有意思的比喻“香蕉”和“鸡蛋”来说明自己爱中国的心:“大家叫那些黑头发黄皮肤的ABC(美籍华人)叫做香蕉,外面看是中国人里面是外国人。我叫自己是‘鸡蛋’:外面是白色的,里面是黄色的。”

如此朴实而坦率的幽默引来在场弟兄姐妹会心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她说,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的神是多么温柔和信实的一位,“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通过我的人生经历想见证和告白的就是:他真的是温柔的牧者,虽然我有很多软弱和惧怕,但是他一直温柔地带领我走到今天。”

基督时报的同工有幸聆听了李百可姐妹的见证。为了让读者更直接感受到她的活泼风趣和她分享中的恩典,本站以李百可姊妹第一人称的口吻整理了她当天的见证,与大家共享。百可姐妹的特征是“说的和唱的一样好听”,拥有音乐天赋的她说起中文来颇像是拿着音调在唱歌,尤其是在表达自己感情时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拖的很长,可惜的是文字很难表现这一点,于是笔者整理中加入了“~”这样的符号表达婉转的长音,“——”表达平调的长音。

从我童年时母亲就为我祷告,上帝让她知道我将来会去很远的地方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是基督徒,尤其是我的母亲是个很虔诚、很有智慧的女人。因此,我小时候就已经信主了。

我在一个农场长大,周围只有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和很多的羊~。我的哥哥不是那种好哥哥,不是很多女孩都期望的那种可以照顾我、保护我的哥哥,他是“欺负我们的(哥哥)”,他唯一好的是他不许别人欺负,只能他欺负我们,但我是那种把他当作不存在的性格,他在旁边张牙舞爪,我却毫无反应,他就觉得很无聊,我的妹妹和我正好相反,稍微逗她就会有反应、很好玩,所以哥哥就只是欺负我妹妹了

我其实本来就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我自己就在自己的“气泡”里,活着自己的世界里面。我很爱看书,我完全融入到书的世界里面,这时外面的世界就好像不存在了一样,别人说话也听不到。这让我成为一个更加内向的人,

妈妈从我们很小就开始为三个孩子祷告,她也看出来我们每个人都很不一样,神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特别的旨意。当她给我祷告的时候,神给她的感动就是我要走得很远。当时她没有跟我说,我很感谢我的妈妈当时没跟我说,如果当时说了我也不会相信她的。

小时候妈妈问我:“你长大你要干什么呢?”我就很自豪的说:“我要当秘书~~”,我妈妈就很吃惊得“啊——”,因为她知道上帝创造我不是让我做秘书的,所以她继续为我祷告,求神打开我的眼睛。

后来,我15岁时参加一个青年基督徒夏令营短宣,偏偏第二个短宣地点就是我的家乡。我就觉得在自己的家乡传福音特别难,因为到处都是熟悉你的面孔,在别的地方你就觉得第二天不会再见到他们,所以觉得没事儿、一点都不紧张,就很大胆得跟他们传福音。圣经也说到耶稣在自己的家乡是最难传福音的。

那一天我都很尴尬,但很感谢神的是,通过这个短宣我就开始有个想法:我将来要不要去外地!

高中毕业后上帝带我从澳大利亚到夏威夷,在这里给我种下来中国的意念

16岁进了高中,当时面对着很多压力,因为如果你想上大学那么必须现在就要决定你以后要做什么然后选现在要学的课,就好像中国要分文理科一样,必须要选择。我觉得好难啊,现在才16岁我怎么知道将来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有人说我学习好头脑好可以将来做个医生或者律师,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这种压力大的工作,虽然我有头脑但是我也不想做,可是我也不知道具体自己要干什么。我是那种很难做决定的人,于是干脆就让上帝给我做出所有的决定,我就祷告说:“神啊,你告诉我你要做什么,我不知道。”

16岁高一结束后,我又参加了一次夏令营短宣,回来之后我就告诉妈妈说:“高中毕业后我不想直接上大学,我想上一个门徒学校。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干什么,所以我还是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一切都会加给我们的。”

于是,我开始祷告去哪里上门徒学校,最后我选了一个夏威夷叫做“列国大学”的门徒学校。为什么呢?因为我是胆子比较小的女孩,我不敢告诉我的老师们我不去上大学,所以我选了这个学校的话,当老师问我的时候,我就说;“对啊,我是要去上大学,我要去夏威夷上大学!”但是他们不知道那是一所寻求神的大学。

然后,我对妈妈说:“妈妈,我要去夏威夷上学。”
她就说:“感谢神!”

我一听心里面就不是滋味:“你是什么妈妈啊——我跑那么老远,你竟然说感谢神?”

“我是生怕你要是在澳大利亚上门徒培训的话,当你受不了、有困难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就觉得我必须得放下一切去帮助你,但你在夏威夷我就没办法。”

我的妈妈真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人。

于是,我就带着对未来的迷茫、又很放心地给了自己这样一年的时间去上了门徒培训,我真的很感恩,我看到神不会浪费任何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来到一个完全文化不同的夏威夷生活和学习,让我发现神给我很多恩赐帮助我能够很快融入到完全的不同文化之中的。比如说,我从小就是一个语言的“海绵”,就是说你跟我说什么口音我可以完全吸收和返回去,所以当时我去了夏威夷,那边大部分同学都是加州的,我在那边呆了三天就跟他们学会纯正宗的加州口音了,开学自我介绍时我就用纯加州口音说“大家好,我是Rebecca,来自澳大利亚”,他们都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反应,因为我说自己来自澳大利亚,但是口音完全是加州的。

在那里学习的时候,我发现我每周在思考和困惑的一个内容,正好下一周就会有个老师来讲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切都在浇灌我的心。

我一直在祷告:“神啊,我逃避这一年之后一定要做出决定我未来要做什么。你告诉我吧!”一个周五晚上有个服事的团队过来带领敬拜赞美,他们在分享中谈到了中国和华人的服事,我的心一下子被点燃了,我的内心就说:“我要去!”

然后我自己的理智就很惊讶:“啊哈?!”怎么突然内心就这么确定呢?我就觉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要去中国的想法了呢?我从小都从来没觉得自己和中国没什么关系,最多是自己家乡有一两家家中国餐馆,虽然去那里吃过中国菜,但也从来没想过这些食物和遥远的中国有什么关系。

但是,神带我从澳大利亚来到夏威夷,在这里她告诉我说:“你要去中国。”

那时每个周五晚上父母都会给我打电话。那天我就很兴奋,因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妈妈,我知道我以后干什么了,我要去中国!”

“阿哈——,是吗——好~”父母虽然这样说,但是语气听起来非常敷衍。

打电话时,我一直很兴奋所以也没在意他们的语气,后来妈妈给我传真过来她的信,说:“那天之后,我们家庭祷告觉得,还是你需要回到澳大利亚上完大学再去中国。”

我一看心就咕咚沉了下去:“原来耶稣说的‘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主的门徒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指的是我吗?我背了这多年经文,这时才发现这么真实啊!”

再过了两天,妈妈又打过电话来说:“听你妹妹说你对我们的态度很失望。百可,不是我们不想让你去,只不过我不希望你这么冲动地过去了,结果你在那里忍受不了就跑回来,然后我又得跟你说‘其实你不该先去,你应该先上大学’。”

我的妈妈真的是很有智慧的女人。她这样解释完,我就明白了,我说:“你不是反对我,感谢主!”

所以我就说:“好吧,我可以先上完大学再去中国。但是我必须要改一个专业,因为我要去中国那一定得会中国的语言,所以你需要帮助我大学改专业。”于是,我就从之前已经考上的电脑和数学这样纯理科的专业,改为了中文语言学。

很感谢大学本科三年的学习,这个专业教给我多不太懂中文的地方,对后来我来中国很有用。而且很感谢的是,最开始六个月学的很难,中文太难了我差点就放弃了,但我在一个充满音乐的家庭里面长大,当我学不会声调时——你们要知道的是:中文的声调对外国人来说实在太难了——有个帮助我的女孩一直不断告诉我:说中文就跟唱歌一样,说中文就跟唱歌一样……总算最后,我恍然大悟,啊,原来就是在唱歌啊~感谢她把这样的概念交给我,从那天开始我就比较顺利了。

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昆明,在这遇到了改变我的歌:《给我一颗中国心》

大学毕业了,我就开始要去中国了。我要找一个地方去,有个朋友卖个我一本书讲述中国所有少数民族的情况和信耶稣的比例。我胆子比较小,不想去危险的地方,也很挑剔不喜欢太热也不喜欢太冷,我就在中国地图上画了两条线,祷告说:“神啊,这条线以上太冷了我不想去,这条线以下了太热了我也不想去,这两条线之间也不太冷也不太热,所以就在这个中间地带吧,神啊,我们就选择这个地方吧!”

大的地方我不想去,所以就这个大城市那个大城市哗哗都划掉不要了,最后就剩下昆明、厦门、成都——呵呵,都是舒服的地方,你看我这个“愿意为主受苦的人”——但是,神是体谅我们软弱的并且带领我们的。

于是,我就对比昆明、厦门和成都少数民族的比例,其实那个时候我真不知道神让我来到中国他的“目标群”是谁、他带我来中国是要做什么,我只是发现云南少数民族最多,我还想起来我们大学有个昆明的项目、去过的人说那边儿不错。

“好吧,昆明it is!”

啼笑皆非一样,我就这样选择了。

但是神看我知道我就是个小孩,我这样做决定他并没有责备我,没有让我一到昆明就很难受,没有让我去到昆明觉得神会说:“你看你,当初听我的会更好的”。

我的经历让我看到:神是个好牧者,我当时其实只是一个小羊,虽然我信了主很长时间,但很不成熟,但神仍然很温柔地带领我,他的态度就是:“好吧,既然你这样选择,我带你去中国;要是你想去昆明,好吧,那你就去昆明喽。”

我就这样来了,那是2002年。

到了昆明,呆了三天我就说:“神啊,要是你想让我留在这里一辈子,我愿意!”

我不是开玩笑,我真喜欢昆明,只呆了三天就觉得是我的第二个故乡。为什么呢?因为那边民族多,所以虽然我是外国人,但我到了那其实只不过就好像多了一个民族而已,我说“我中文不好”,他们说“没问题”,而且还很多人说“哇,你的中文好好啊!”让我信心大增,我在昆明相信他们说的是实话,我中文真的很好,但是几年之后到了北京才发现原来事实不是这样啊~

在昆明我呆了五年,就是在昆明的时候我遇到一首让我改变我的歌《给我一颗中国心》:
给我一颗中国心,一颗中国心,
每当我在寄居地想到你就哭了,
中国啊!中国啊!
我心所爱,愿你不再哭泣,
中国啊!中国啊!
若我忘记你,
情愿右手忘记技巧,
中国啊!中国啊!
若不纪念你,
情愿舌头贴于上膛
.......

真的是神给我一颗中国心!这很难跟非信徒解释,因为常常遇到有人问我:“你一个外国人怎么会来中国,是不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但是在弟兄姐妹面前,我要说的就是:这是神把这样的中国心放在我里面,我没有办法拔掉了!

_page_break_tag_

上帝把我从昆明带到北京成为北京奥运志愿者并且开始服事演艺圈

在昆明呆了23年的时候,一次敬拜祷告会时突然听到神问我:“要是我让你离开这个地方,你愿意去吗?”

“真的吗?”我非常不甘心离开昆明,敬拜的时候一直哭,但敬拜结束时我对神说:“反正我在昆明过得很开心,但是我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你把我放在昆明,所以我在这里蒙福、我在这里开心。但如果你让我去别的地方,而我还是留在这个地方,我虽然舒服但不会开心。”

神也是很温柔的,他没有立即让我走,而是让我在昆明再留了2年。

他之后让我去的地方是:北边儿、大城市,都是我和喜欢的是相反的。那几年我就觉得别人老问我:“北京奥运,你要去吧?”我就回答说:“我干嘛要去凑热闹?那个时候整个世界的人都跑到那去,多挤啊!”

结果20076月,我搬到了北京,2008年,我做了北京奥运志愿者。Never say never,在神面前永远不要说“永不”,不是说神勉强我,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不要限制神对我们的带领。

其实,神让我来到北京,也是给我一个明确的带领。

神让我在昆明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无敌幸运星》,我是选手中的唯一外国人。参加过之后有人说;‘早知道,就让你参加北京电视台的《外国人中华才艺大赛》了。”后来正好那年他们在昆明有分赛,我参加了,并且我的节目被他们拿到北京了。

那个时候我就认识了演艺圈里面的人,我看到他们很不开心、迷茫、失望和不平安,我心就开始很疼,觉得这些人从外面看什么都有,在台上闪闪亮亮、一个很大的笑容,但台下都没有见过笑容,突然就发现我对他们特别有负担,我就祷告:“神啊,其实是你赐给我的一个平安和喜乐的生活,要是我把这个分享给他们,我就会很开心,要是他们感受到从你而来的平安和喜乐多好啊!”

就在那时我住在望京朋友的家里面,我就发现他们住在北京,但他们做的事情其实都在望京地区,虽然北京那么大,但你就生活在这一块,我突然发现:“虽然你在一个大城市里面住,但其实只不过是要找到你的村庄嘛!”

我就觉得这样还可以吧,我还可以承受,我来自一个农场,小时候周围就是爸爸妈妈哥哥妹妹、还有羊~,要是神让我一下子搬到北京这个我国家的人口差不多的城市里,我肯定受不了。在我身上,你看到了神的温柔和带领吗?

神也特别给我一份心,为那些演艺圈里面迷茫的人。我终于明白了:神呼召我来中国不是为了少数民族,而是为了这个人群,其实他们也是一个少数族群。

我就那么天真,在昆明过了我的生日,跟所有的朋友说Bye之后就来到了北京,我就很单纯得觉得我来北京神都会带领,我来到北京就是加入演艺圈服事那些要服事的人群——但是我谁都不认识。

我这个天真的孩子就觉得在北京找个工作很容易,但其实真的不容易。我觉得好难啊,而且我也不是专门学会演艺的人,怎么进入演艺圈呢?

所以我就继续祷告找机会,最后我加入了一个五洲唱响乐团,我是第一批的成员“李白”,他们叫我李白,因为觉得“李百可”很难。我就做了这个乐团的主唱,虽然我进入了演艺圈,跑来跑去演出,我们就很快出名,而且开始上《同一首歌》、《星光大道》很多综艺节目。

连我们自己都觉得很吃惊,觉得不敢相信,有团员都说就好像有一种力量再推动我们一样,我相信这一点,因为我知道我做这个不是为了出名和金钱,而是神把那样的呼召放在我里面。


李百可当年参加各种才艺节目时的场景。(图:李百可提供)

演艺圈生活让我的信仰生活无法规律,消沉之下神给了打开“彩虹来”乐队之路

我是一个“中毒性”的性格,目前是咖啡、还有自己喜欢的电视剧、还有“天天消消乐”游戏。反正各种中毒,其实我最早开始的中毒现象就是教会。

我对教会是“中毒”了!

我知道我是不能没有教会的,我一次主日教会不去然后整一周就特别难受,不是情况难受,而是心里面很难受。但2008年正是我们乐团最忙碌的时候,一有演出电话过来大家就马上走,很难礼拜、也不能有小组生活,我变成了我自己都受不了的比较不靠谱的人。

那一年我们参加星光大道,砰砰砰就这样过五关斩六将到了年赛。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很累了,我很早就祷告说“神啊,求你让我们季赛就淘汰吧,因为我想回家过圣诞节。”结果季赛的时候虽然表现不太好,但是六个人还都是过了,我本来以为我们被淘汰了,转身看到我们赢了我都哭了,他们以为我是开心呢,我就心里面喊着“还要继续啊~我已经不行了”。

当时我就是这样祷告:“神啊,你要不为我开这个出路的话,我就在这里了。”我就在等着神给我机会让我逃,到了年赛第一轮我被淘汰时,我马上去找了队长说:“对不起,我真的是不能继续跟你们在一起了,我心在我里面在慢慢地死去。”他说:“但是现在正好是我们就要腾飞的时候了,你已经过了最难的部分。”我说:“这个我也很清楚,但是我不能够跟你一起飞,祝福你们。”

一个月后,我就离开了乐团。这是2009年,也是我比较低谷的一年,就觉得自己比较失败,我进入了演艺圈但我灵命承受不了。

我给自己找了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工作,做翻译校对,每早上6点起来拿着一个奶昔就去挤地铁,准时上班,中午就和同事一起去吃午饭,之后工作然后下班回家睡觉,这是我的每一天,而且我校对的是商务法律,太无聊了。

那个时候妈妈过来看我,说:“百可,我不明白。当你说你离开昆明的时候,我觉得没关系,因为搬到你一个不喜欢的城市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现在你住一个不喜欢的城市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干嘛啊?你干脆搬到昆明做一个你不喜欢的事情吧!”

这是神用她的问题让我看清:我就是在逃避,我之前是在慢慢地死去,但现在不做演艺圈的工作了但也不是活过来了,我每天工作累了之后也还是不想去教会参加小组。

就在这样很平淡和消沉的时候,神带领我进入到彩虹来乐队,这是神特别为我预备的。2009年圣诞节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去参加一个圣诞活动,当时有孟京辉和阿Bing(“彩虹来”的另外两位主唱)在唱歌,我也站起来唱了一首英文赞美诗《HolyNight》。我走时正好京辉在唱《爱到底》,我就在楼梯上停下来听觉得特别好听,心里想“要是有机会和他一起唱歌多好啊”,我不知道当时他也有同样的想法“要是有机会和这个姐妹一起唱歌多好啊”,后来他跟我分享的时候,我觉得好奇妙啊!

1个月后,当时跟我一起去的姊妹给我打电话说:“百可,我觉得你真应该和阿Bing他们一起唱歌。”我说:“你的主意挺好,但我没有阿Bing的电话。”这个姐妹回答说:“他正好就在我旁边。你要和他谈谈吗?”

之后,我们就开始组织起了乐队,最后慢慢形成了“彩虹来乐队”,还出了专题,而且是京辉跟我伴唱,我觉得很奇妙。

我觉得加入“彩虹来”乐队,是把神给我的工作、信仰和呼召合在了一起,我真的感谢神。

我当时就是一个想法:“当我们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的时候,神会把一切我们需用的加给我们的。诗篇里面也说:‘要以耶和华为乐,祂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我的经历就是这样经文的印证。”


 (全文完)

(本文根据分享人对此分享的内容进行整理,分享者对内容进行了校对。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欢迎个人分享并注明来源与链接,其他媒体与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