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译稿】我们应该在乎英国未来仍是基督教国家吗?

作者: 义工 梅多加 翻译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01月26日 08:50

当有关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新闻遍布时,头版新闻疾呼:是时候需要拿起武器来捍卫我们的“基督教文化”了,这已经成为了最近几个月老生常谈的话题。

前几日,英国独立党领导人奈吉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被指责试图在悲剧发生之后为其政治上加分——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要求我们加强抵抗那些试图破坏我们的社会价值观。

“我们确实这样,我担心,我很遗憾地说,有五分之一生活在我们国家内的人,他们完全有悖与我们的价值观。”他在欧洲议会辩论赛之前这样说。

“我们很愧疚我们的软弱,缺乏勇气,像我们的人民一样缺乏决断……为了我们的犹太教,基督教文化,我们要变得勇敢一些,更勇敢地站起来。”

法拉奇的评论是在一系列辩论会后做出的,也就是在去年英国社区与地方政府大臣白高志先生(Eric Pickles)谴责“激进的无神论者”之后,他说:“我们是一个基督教国家……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坚信英国“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应更为自豪”,并且政客们应该踊跃地到处赞美我们的宗教遗产。

这就大张旗鼓地拉起来一个序幕,然而是由极右代表法拉奇来演示的,事实上英国首先是英国国家党(BNP)的一个分支。其领导人,保罗·戈尔丁(Paul Golding)近日告诉今日基督,人们在远离内在的基督教价值观,“我们的整个道德,文化和宗教的结构正在散落,并使得我们更为虚弱,国家更退化。”

但究竟什么是犹太教与基督教文化?为什么很多人不认同任何宗教却又如此热衷于捍卫它?

基督教无疑扎根在英国历史当中。我们的假期,国旗和国歌都充分表明了这是一个建立在基督教信仰上的国家。我们的语言充满了《圣经》相关的成语,甚至一周七天也可以从犹太教和上帝造物的故事中找到根源。

“在公元597年,自从国王埃特尔伯特(Athelbert)在奥古斯丁的影响下皈依基督教后,英国和基督教之间的关系就此牢固确立了。那是在1400年前,基督教已经牢牢地扎根于我们的民族文化,结构和潜意识当中,”吉兰·斯科特(Gillan Scott)解释道,他是英国“上帝与政治”的创始人以及大主教克兰麦(Cranmer)博客的副主编。

“不论我们的个人信仰如何,但是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基督教的原则和遗产。事实上这已在我们的民族认同中根深蒂固,以至大部分人是认为理所当然——基督教价值观和道德对我们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所意识到的。甚至是人道主义也源于其基督教的道德观,无论是否承认这一点。”

CARE的首席执行官,诺拉·立奇(Nola Leach)对今日基督说,英国已经“毫无置疑”地从丰盛的基督教遗产和价值中受益匪浅。这个遗产和价值已经植入了我们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特有的价值观有巨大的益处,不只是对一些人,而是对每一个个体。因为它们反映了上帝对人类繁荣兴盛的旨意,”她说。“所以渴望看到高举基督教价值观胜于一切,一个愿望想要看到,对所有的人都有好处,不管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英国可能历史上是犹太——基督教国家,但是现在仍是如此吗?我们是否陷入了世俗的深渊?或被其它宗教的大熔炉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作为一个社会,不是作为个体,我们轻视上帝的整个理念,我们大众的生活已经世俗化了,”艾伦·克雷格(Alan Craig)说道,他是原基督教人民联盟的领袖,现在是英国独立党的支持者,他对今日基督这样说。

“我们变得公开并积极地反对上帝…很多事情有利于文化发展,但基督教已经成为英国的基础。它形成了我们社会特有的本质。”

认识我们的历史是至关重要的。它有助于防止我们再重蹈覆辙,并塑造我们的未来。但不可否认,曾经的英国人多数都是基督徒,现在具有这个信仰身份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少。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中,有三千三百二十万人说自己是基督徒。在10年当中减少了四百一十万信徒,而在同一时期穆斯林人口增长了一百二十万人。那些被报道说他们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可以看到有更大的增长,增长了六百四十万人。

然而基督徒左翼主任安迪·弗拉纳根(Andy Flannagan)认为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情况。“多元文化,包容其它文化就是基督教的一个文化。这是天才奥古斯丁的世俗观念,世界是多元的社会。”他说。

“保护基督教文化“的思想唤醒了悲哀的不符合《圣经》的二元围困心态。我们被呼吁不要保护自己的小宗教领域,但在文化的各个方面要做光、做盐。”

弗拉纳根看到法拉奇的英国主要议程有些错位。他说,我们应该警惕英国独立党(UKIP)的反移民议程,法拉奇的叙事背后的驱动力,其中一些最简单的就是激发人们对其他种族和宗教的恐惧,但是这和一个使命毫无关系,就是希望看到上帝的旨意和他的国度降临在我们的国家。

“我们的工作就是用盐和光的国度来充满整个文化。耶稣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他为我们的文化提供了模式。既不是逃避它,开始我们自己的亚文化,也不是符合它而已。相反,要在其中工作。”他补充道。

然而,斯科特认为,让我们的国家去除基督教的身份,我们的风险就是“巨大的骤变和支离破碎,我们的基督教已经建立了数世纪”。在英国伊斯兰教的兴起就扮演了这一角色,他说,法拉奇呼吁我们保护基督徒的遗产是非常正确的。

“伊斯兰教作为一种政治和宗教的实体提供了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观,并且随着它在英国的生长,我们不得不问非常困难的问题,是否这些不同的模式可以和谐共存?”他解释说。

“法拉奇真正要说的是,如果我们作为基督教国家身份的心脏被取出的话,我们英国会变得面目全非…这将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期内使我们的生活与社会发生明显的动荡不安。

“英国绝大多数的人不想经历这样的令人不安的变化。这就解释了英国独立党为何具有那么多吸引力,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未来,回顾以往,并且抓住了在英国定义已久的信仰和意识形态。”

斯科特坚信,尽管法拉奇的言论有“反动”的性质,但他的信息核心内容仍然是重要的。“寻求一个与基督教传统能有竞争力的选择没有明显的优势。如果我们的国家保持一致和团结感,那么我们需要共同的纽带。数世纪以来由基督教文化为根基的形成提供了最大的纽带。”他说。

“这就是为什么法拉奇呼吁其辩护是正确的,即使他的语言和方法可能让很多人质疑。如果没有基督教的核心,英国将陷入身份危机,它可能永远都不会恢复。”

无论是要防卫还是庆祝,“基督教文化”很可能在大选前成为一个时髦的字眼。不要让“基督教价值观”的语言被右翼极端主义或种族主义者利用,信奉基督教的所有政治人物应该好好想想他们想看到什么样的文化,他们应当看到的是为所有人的利益,而不是为少数人的。

本文由义工翻译 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