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稿丨关于“穷传道哭穷”系列骗局的梳理和反思:骗局可以被戳穿,而“穷传道”的话题依然沉重

自由撰稿人 自由撰稿人 作者: 沙龙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2月02日 08:16

引言

由于历史的现实的和文化上的种种原因,在中国一些基层教会里普遍存在着传道人待遇偏低的现象,这一现象被称为“穷传道”现象,曾经引起强烈关注(下文会提及)。但与此而来的另一个现象也曾在网络上经久不衰。这就是“穷传道哭穷”诈骗,就是有某些宗教骗子冒用“穷传道”的信息和名义向怀有爱心的基督徒进行骗捐诈捐。

近日一个名为“神爱世**恩满满”的劣质“主内”公众号推出了一篇文章《一位义工弟兄的使命和忧伤,请求家人代祷》,由其小号在很多基督徒微信群里不断地进行转发。该文是以第一人称口气写的,却没有署名也没有注明任何出处。该文一开始自报家门:
“我出生在农村一个非常迷信佛教和民间信仰的家庭,家中也没人信耶稣,我从小到大是外婆一手把我带大。外婆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小我就跟外婆一起接触基督,后来我感受主的大爱,神的带领,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就受洗归主,之后我跟我们教会的牧师一起去贵州宣教,我们来到了贵州一个偏僻的地方,在那里做了一名乡间学校的代课老师。”

看其内容,文中的“我”在偏远的地方支教,“一边教书育人,一边为主传福音”,看起来很感人。但接下来画风一转,描述自己如何收入微薄,又如何遇到困难,不知道前方的路怎么走,因此不得已请求援助。末了一段是富丽堂皇的说辞,名义上是请求“代祷支持”,说辞后面是暗示你要掏腰包了,因为在文章底部挂了一个收款二维码:
“为了这里的人民,孩子,只有恳求广大同蒙主恩的家人,能为我这小弟兄在天父面前献上恳切的代祷支持,不但求主为这个孩子的医疗费用开出路,求主也为我的宣教事工开出路,以马内利的上帝必与我们众人同在!如果您真的被圣灵感动,相信您所做的这一切既是作在主最小的身上,也就是作在主的身上了。相信每一个善举,每一个真诚的代祷,在主里绝不会落空。”

一、“穷传道哭穷”诈骗再次死灰复燃

这就是骗子们编造各种“穷传道哭穷”故事进行骗钱的套路,编造一个“穷传道”故事(有的故事是抄袭自正规基督教媒体的报道),大打苦情牌,极力渲染“惨状”,利用基督徒对“穷传道”的同情和信任进行疯狂诈骗。

这类骗局,有关“穷传道”的故事内容五花八门,但其行骗的套路几乎都差不多。“穷传道哭穷”诈骗,对于很多弟兄姊妹们来说并不陌生了,曾经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被骗过,而骗子们乐此不疲,赚得盆满钵满,因为有巨大的利益刺激。

大概在今年八九月份的时候有一阵子在微信上没有见到这类“穷传道哭穷”求援的链接了,似乎销声匿迹了。但最近笔者发现这种“穷传道哭穷”诈骗链接又冒了出来。前不久笔者在某些基督徒微信群里就看到骗子的小号又在推送这类链接,比如:
《一个个传道人都走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神啊,怜悯这地!》、
《又一名传道人要跑了!肯求家人代祷,求主帮助!》、
《一群教会无薪义工,做出惊人大事,让家人震惊!!!》。
这几个标题以前都曾出现过,是骗子们惯用的标题党宗教营销伎俩。

点开一看,是发布在“美篇”这个自媒体平台的,版面很华丽,还配有音乐,“哭穷故事”还是老一套(复制粘贴以前的老掉牙故事),文章末尾还是挂一个收款二维码,叫大家“奉献”支持“穷传道”。只不过这一次换了自媒体平台(可能是因为腾讯加大了打击力度,也可能是骗子觉得大家“审美疲倦”了,要换一种风格),但行骗套路还是老一套。

笔者不禁想起一个多月前有一个名为“爱**告”的公众号刊发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反思:传道人怎么会跑了呢?》。笔者原以为是一篇探讨“穷传道”现象的文章,就点开一看。该文一开始写道:“前不久,在微信群里面经常看到一篇‘传道人跑了及传道人解散教会传道人跑了’,读后哗然不语,令人反思。另一篇‘年轻的传道人,神学毕业,安息主怀’,读后潸然泪下,实则痛心!”接下来是堆砌一些东拼西凑的“故事”,末尾叫大家进行“奉献”。

再查看这个公众号的主体信息,注册者是一个商贸公司(娄底市娄星区**商贸有限公司),注册时间是2019年08月21日。整个公众号就那么几篇文章,都是炒旧饭。笔者这才恍然大悟,这是打着“反思”和“探讨问题”的形式呈现出来的“穷传道哭穷”诈骗。后来听湖南的弟兄姐妹介绍,这个公众号的主人在当地臭名昭著,还涉嫌传播异端。

此外,这几天笔者又看到在很多基督徒微信群里反复不断地有人在推送一篇“代祷+促销”的文章链接-《紧急代祷:万斤红枣盼客订购》(来自公众号“神爱世**恩满满 ”等平台)。文章依旧大打苦情牌,一开始就这样写道: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内平安,我是一位80后基督徒。现在积压了很多红枣,如果你喜欢吃红枣的可以带点回家,感谢主,阿们!”

接下来叙述自己的“苦情”有多惨,末了发出呼吁:
“红枣已运转中转站,以便快递控制物流成本,我们没有做生意的门路,我们只有得永生的门路,时至今日,也是实属无耐,人在做,神在看,你的信任一小步,就是圣工前进的一大步,在主里奉耶稣的名祝福你。”

至于所卖红枣的价格,笔者加了文章底部提供的微信号咨询了一下,5.5斤要100元,近二十元一斤。这是高价了。前不久笔者妻子通过正规网店买的红枣,才十元一斤。笔者对卖红枣的那人说,你要卖红枣没人拦着你,但你却打着苦情牌,并打出属灵的旗帜,这分明就是诈骗了,违背了第九条诫命!

这个“哭穷式卖红枣”骗局是“穷传道哭穷”诈骗的延伸,骗子们真是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搜寻骗钱的门道。这个“哭穷式卖红枣”骗局在今年6-8月份非常猖獗,坑了不少弟兄姐妹,而骗子们则赚的盆满钵满。

虽然很多弟兄姐妹们逐渐对这类骗局有了警惕,懂得了辨别,但骗子们仍不死心,还在伺机而动,因为骗子们看准了还有他们行骗的市场存在。所以,很有必要对“穷传道哭穷”骗局有一个梳理和反思。

二、编造“穷传道哭穷”故事诈骗的缘起和泛滥

这一骗局在网络上(主要是借助微信进行传播)猖獗了近两年时间。骗子们为何想到以“穷传道哭穷”为卖点进行诈骗呢?或许要从两年前的一件事说起。

2017年二、三月的时候,在基督徒的网络圈子上有三篇关于基层教会传道人生活艰难的文章被刷屏,这三篇颇具纪实性报道的文章再次引起人们对基层教会传道人现况的关注,也让我们从中窥见传统基层教会不健康的甚至是错误的属灵观念。

第一篇文章是《又一位年轻传道人病逝 年仅33岁!看不到希望,离世时也不知真相!》,作者是逝者江南的神学院同窗好友,光看这个题目就有一种异样的沉重和痛心!这位名叫南江的年轻传道人前后读神学读了七年,然而回到教会服侍了三年时间就英年病逝了。期间遭遇的辛酸、苦涩、挣扎和无奈在这篇文章里真是难以言尽。可以这么说,南江的英年早逝和恶劣的教会生态、错误的属灵观念也有很大关系。

第二篇文章是《13年后神学班同学重聚,扎心见闻》。作者参加了一次神学院同学聚会,见到了阔别十余年的同学,那是作者最初在2004年读的一个神学班,当时班上有90来个同学,而如今的重聚只来了20多人,其他大多数人已经联系不上了。而就是在这20多人中,到现在仅仅只有3人在教会全职侍奉,其他一些同学很久都没去教会了,甚至有几个说现在都不信了,都在为生计奔波。文中如此说:“或许在每一个同学心里,这就是他们当初离开侍奉的最终原因,自己可以忍受自己选择的生活,但一想到家人孩子的时候,信念就开始崩塌了。感觉要自己最亲的人付上一生的代价,成就自己的侍奉是一种无比的残忍。”

还有一篇文章是《泣血的侍奉——一位打算辞职的基层传道人的心声》,讲述作者本人在教会里的遭遇,拿着微薄的工资却被当做“雇工”使唤而干着最累的活,忍受着属灵的“高压”却看着捉襟见肘的家庭生活,这一切是那么的无可奈何,心里发出难以言表的长叹。

这三篇纪实性文章读来令人心情沉重,并且都共同指向一个话题,那就是在一些基层教会,那些从神学院毕业满腔热血在教会里进行服侍的年轻传道人生活艰难,心里有难言的苦涩。当家庭需要和教会侍奉不可兼得的时候,大多数人在无奈中选择了前者……

这两篇文章在当年引起强烈震动,在基督徒的朋友圈刷屏,相关讨论经久不衰……

然而,谁曾想到,有嗅觉灵敏的宗教骗子们也在关注这一现象,并从这里找到了巨大的“商机”,而且是零成本的“一本万利”。

大概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有关“穷传道哭穷并请求捐助”的信息在某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平台上冒出了。笔者至今记得当时有一篇“穷传道哭穷”文章竟然有上千人打赏。

进入2018年,尤其是在临近春节的时候,挂名基督教的劣质“主内”公众号开足马力炒作“穷传道哭穷”文章大肆骗捐,呈现井喷之势。骗子们频频打出“苦情”牌,连续推文,伪造残疾基督徒、贫困基督徒的“苦情”,尤其是以“穷传道”为噱头大肆炒作,疯狂敛财。骗子利用基督徒的同情心和爱心,在每篇文章的末尾,都加上了自己做的赞赏链接,有的写“赞赏”,有的写“支持”,有的写“奉献”或“奉献箱”等,不知有多少单纯的弟兄姐妹掉入了陷阱。

当时流传的“穷传道哭穷”诈骗的“典型”文章有:
“临近年关,传道人携5月孕妻摆地摊!挣过节费,看哭了!!”
“临近春节,教会里发生的一幕,令许多基督徒痛心!!”
“还有五天要过年,教会里发生的一幕,令许多基督徒痛心!!”
“还有6天过年!教会工资还没发,一位传道人母亲半夜穿过几条街,借了1000元准备过年!”
“一个靠电动三轮车养家的传道人,至死不离上帝,看哭了!”
“一起为这个困难的冢祷告,母亲是瞎子,儿子是瘫子,虽信主却不能去教会,还有多少这样可怜的家庭?”
“教会又传来一起令人忧伤的消息:传道人打算春节后离开教会,主日学老师不得不去工厂打工……”

这些“哭穷”故事,有的是抄袭的,有的是编造的,但无一例外,骗子们竭尽所能渲染“穷传道”的“惨状”,借此疯狂进行诈骗。

仔细观察这些文章链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疯狂造假发文的伪福音平台基本上都是同一套路,没有作者的信息,文章内容大多是网络抄袭和拼凑而成(因此就不敢随便设为原创),为此其文章多是采取图片化格式,以逃避文字检索。就算是有配图,也是从网上下载的。然后由其潜伏在基督徒微信群里的“网络水军”(类似于发帖机器人)疯狂转发,也有不明就里的基督徒盲目转发,最终因基督徒疏于防范的爱心而令其骗术得逞。这些平台看似是在帮“穷传道”说话(其实不过是个噱头),许多弟兄姐妹却被误导,以为是在帮助“穷传道”,但所给予的奉献都落入骗子的腰包里了。

当时也有福音平台的作者对此展开打假,戳穿骗局,提醒弟兄姐妹们谨防上当。然而,骗子们依然我行我素,招摇撞骗。这些宗教营销平台依然每天多篇发文,靠抄袭来的乱七八糟的内容支撑。其“水军”依然混迹于各个基督徒微信群,大量转发其文章链接,广撒网钓大鱼,但从不参与群里讨论,形如“发帖机器人”。

虽然也有热心的弟兄姐妹进行打假,但在2018年这一年“穷传道哭穷”诈骗依然在发酵,持续了一整年时间,并且在年底又冒出新的花样。

三、“穷传道哭穷”诈骗升级:从公众号平台到企鹅号自媒体平台,从“哭穷求助”到“哭穷卖红枣”

在2019年元旦前后,曾经借助公众号平台进行传播的“穷传道哭穷”敛财链接好像在一夜间消失了。不过,很快人们就发现,骗子们转移到一个名为“企鹅号”的新平台了,继续疯狂吸金。个中原因可能是公众号官方加强了打击非法宗教敛财活动的力度了(有些弟兄姐妹进行投诉,骗子们用来敛财的公众号被封了一些),也可能是公众号上捞不到什么油水了。

但是,骗子们转移到企鹅号平台,依然是气焰嚣张,今年元旦后又一波“穷传道哭穷”敛财链接来袭,在改头换面后再次铺天盖地而来。这些文章链接五花八门,其标题罗列如下:
1.《又一名传道人要跑了!肯求家人代祷,求主帮助!》
2.《老家教会拍到的真实景况,看的人心酸落泪!主啊,求你怜悯这地…》 
3.《一位传道人禁食40天祷告,成就了一件大事!哈利路亚!》
4.《年薪数十万基督徒的妻子,夜市摆地摊,看的人无不流泪》
5.《一位传道人妻子的真实写白,看得让人伤心、落泪》
6.《农村教会发生的一幕! 看到的人都吃惊流泪》
7.《一封来自教会内部的调查书,让千万神家儿女甚为担忧》
8.《无腿姊妹携孩子,街头传福音,最新视频》
9.《大山深处拍到惊人的“生死一幕”震颤无数人的心!》
10.《一群基督徒,深入"死亡"之地,拯救灵魂大冒险!》
11.《中国又一座千万级教堂被建起,工人不要钱,全凭爱》
12.《教会弟兄动手自己建神学院,姐妹们上山挖野菜为他们充饥!》
13.《看哪,这就是家庭教会,上帝在他们身上所成就的事,令人震惊》
14.《一群基督徒的善举 ,感动无数人的心!》
15.《贵州“最小的教堂”身陷困境,无路可进,请求代祷》
16.《流泪,流泪,流泪!@全体基督徒:快转出去,让更多人帮助代祷!》
17.《可怜的女孩,与聋哑爸爸表达爱的时候,只能用一个手势》
18.《深山里的8岁狼女,太感人了!都看看!》
19.《一位母亲的举动,让上帝的仆人泪落衣衫》
20.《两位年轻宣教士,坟头发生的一幕,感动千万家人!》
21.《看到这样的一群弟兄姊妹,触目惊心,震醒无数人》
22.《传道人地震中去世,妻子带幼儿继续传道,感动无数家人。 》
23.《浙江脑瘫女子39岁生下儿子,丈夫患癌症去世,靠卖鞋给儿子挣学费》
24.《男孩身患血癌咬牙坚持,8个月没有吃任何东西 》
25.《老汉不幸瘫痪,主动要求妻子离婚,趴地41年将十岁女儿抚养成人》
26.《漂亮女孩唱诗向主祷告:主啊,求你医治我!看哭了我的家人》
27.《一位癫痫传道人妻子的真实写白,看的人纠心,流泪!》
28.《七旬姊妹吃发霉的馒头,让我们一起为她代祷!》
29.《一位退伍军人,卖羊传道,看哭了!》
30.《一位修自行车的传道人,泣血的侍奉,看的人心酸流泪!》
……

这些“哭穷”文章散布在企鹅号平台上,骗子们注册了很多号,每个名字听起来都很“属灵”,比如:“让爱传递温暖”、“天国的旅客”、“让爱扬帆”、“让爱传递下去”、“让爱走动”、“爱之箴言”、“博爱之家”等等。

而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或许嫌过往的题材陈旧了,让人视觉疲劳了,骗子们在“穷传道哭穷”之外又有新的延伸,什么穷困神学生、残疾信徒、农村教会、麻风病人、脑瘫儿、孤儿、孤寡老人、甚至连“退伍军人”和“聋哑爸爸”等都成为炒作的对象,可谓是应有尽有。总之,都是极力在营造可怜巴巴的氛围,不是“哭穷”就是“卖惨”。骗子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蒙人坑人的。

这一状况持续了半年之久。到了今年六月,骗子们又玩出新花样,那就是以“穷传道哭穷”的名义卖红枣。当时在很多基督徒群里一条题为《新疆教会突然传来一封求助信,看到的家人都哭了!!》的链接被反复转发。文章里作者自称是山东“85后基督徒”,在新疆做宣教工作,但苦于资金缺乏,便在当地承包了几亩地种红枣。红枣是丰收了,但没有销路,还急切地等着卖红枣来建教会。

为了显得“真实”,文章还配有图片和视频,其实都是ps来的。文章底部则是一个混合了商品介绍的标题:“新疆传道人卖红枣建教会,新疆若羌特级红枣5斤装,点击进入或下拉查看…”,再往下就是醒目的标价:一百元。这个“卖红枣建教会”的行骗套路仍然是借用“穷传道哭穷”的名义,所以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穷传道哭穷”诈骗的翻版和延伸。

后来,有打假的福音平台作者发现,这一“卖红枣建教会”的诈骗是一个名为“活水义工团”的宗教团伙炮制的。“活水义工团”是无锡安息日会背景的骗子搞起来的,为了忽悠广大基督徒购买,还编造了一个“穷传道”在新疆建教会缺乏资金的“哭穷故事”。后来这一诈骗为湖南籍的一个团伙模仿,如法炮制,在自己名下的公众号平台进行推送,并且持续至今……

四、“穷传道哭穷”系列诈骗的套路

仔细观察这些挂名基督教的伪劣福音平台炮制的哭穷诈骗文章,基本上都有以下几个共同点:

第一,不能提供作者信息,哪怕是署名都没有,缺乏最基本的传媒专业精神;

第二,有时候为了逃避检索,对文字做图片化处理,非常精明;

第三,看起来有图文并茂,但图片往往是ps来的,文字则是抄袭加拼凑,实为粗制滥造;同一个“故事版本”可以反复在不同平台出现,偶尔改动一下标题而已;

第四,都在宣称自己在做“圣工”,要么是自称有“全职服侍的同工团队”在运营这个平台,要么自称是“义工们没有固定的生活供应,需要一边侍奉,一边维持生活……”,因此其每篇文章末尾都有一个打赏按钮,不是微信公众号用以奖励原创作品的自带功能,而是运营者自己设置的,点击一下,会自动跳到某一个帐号;

第五,宗教骗子们对基督教话语体系具有一定的熟悉度,也充分利用了基督徒容易同情传道人的大众化心理,所以他们就从中嗅出了“商机”,炮制助推宗教营销文,博取眼球赚取流量从中牟利。

这种打“苦情牌”的哭穷卖惨诈骗套路在社会上也多有出现。今年11月16日有媒体报道了一起“微信卖茶小妹”诈骗案,涉案竟然数额高达2.2亿元,诈骗者打出苦情牌,说自己在贫困山区多么可怜,要靠卖茶为生,上当者多为单身男性,少则数百元,多则上万。

看媒体相关报道,今年以来,“卖茶女”“虫草姑娘”“支教美女老师”等“苦情剧”诈骗非常猖獗,被警方打掉过好几个团伙。据报道,今年5月的时候,浙江义乌警方组织警力打掉了一个名为“虫草姑娘巫勇梅”的诈骗团伙,有14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自2018年12月起,通过微信添加好友的方式搭识被害人,向被害人编造“巫勇梅”的悲惨身世,自小失去父母,“由叔叔抚养长大,成年后被指婚给一个三兄弟的家庭,巫勇梅不愿意便逃到了广州。如今出逃已经5年。现在三兄弟找叔叔逼婚,因为她不肯回去,叔叔被打伤,还要求四天内赔偿彩礼,8头牦牛,1头牦牛1万多元,大概需要9万元左右,不退彩礼就继续打叔叔……” 唯一的出路便是将家中收集来起的虫草变卖,用于退还“聘礼”。绝大多数情况下犯罪团伙会根据被害人汇款的多少寄送3-5根不等的普通虫草,但价格远超市场行情。其实,这个“巫勇梅”纯属子虚乌有,只是犯罪分子套路中的一个“虚构人物”。

可以这么说,教内的“穷传道哭穷”和社会上的“苦情剧”诈骗是同一个套路,只是前者的骗捐金额有多少无法统计,并且诈骗者至今还逍遥法外……

五、“穷传道哭穷”诈骗横行一时,对教会有何警示?

“穷传道哭穷”诈骗在基督徒网络里横行,有一个颇为触目惊心的现象是,许多基督徒微信群完全沦陷了,沦为这些骗子小号发帖的广场、招摇撞骗的平台。到底有多少弟兄姐妹被骗,被骗的金额总计多少,我们不得而知。

从一些渠道获知,有的弟兄姐妹看到这类链接,顿时产生同情,一出手往往就是数百元。中国有数千万基督徒,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空间。难怪那些骗子们尝到甜头,乐此不疲,变着花样炮制和炒作“穷传道哭穷”系列故事,甚至形成了一个黑色产业链。

毫无疑问,骗子的无耻和疯狂也是令人震惊的,其诡诈和谎言更是令神憎恶的。圣经是有警告的:“用诡诈之舌求财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箴言 21:6)“恶人经营,得虚浮的工价;撒义种的,得实在的果效。”(箴言 11:18)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得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宗教骗子在网络上如此猖狂,屡禁不止,因为有其生存的土壤。他们利用了很多基督徒近乎糊涂的爱心,也利用了很多基督徒分辨力的缺乏。因此,我们要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学到什么功课呢?作为基督徒,光有爱心还不够,还得要有见识有分辨力。基督徒如果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没有属灵的见识,其善良和爱心就容易失去则,那就很容易被宗教骗子利用。

因为圣经也是这样教训我们的:“我所祷告的,是要你们的爱心,在充足的知识和各样的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可以辨别是非,成为真诚无可指摘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中文圣经新译本,腓1:9-10)

除了分辨力薄弱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应该看到,那就是很多弟兄姐妹是有爱心的,愿意帮扶那些生活困难的“穷传道”,但苦于没有正规渠道献爱心,反而被骗子们利用并钻了空子,结果是糊里糊涂的爱心奉献都落入骗子们的腰包,甚至是养肥了一批以宗教诈骗为业的“吃教者”,求主怜悯!

六、“穷传道”现象:一个一时半会难以消除的挑战

最后,我们把这个话题延伸一下,在“打假”之外看到教会的挑战和需要。为此,我们也要承认,炮制“穷传道哭穷”诈骗文章的骗子之所以能一时得逞,一个重要原因是触到了中国基督教基层教会的某些痛点,那就是传道人的待遇和地位问题。当然,这些骗子打着为“穷传道”进行“维权”和“捐助”的名义吃着人血馒头。

我们可以揭露可以打假,这类骗局只能得逞一时。但基层教会一些传道人的待遇偏低问题,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是一个长期性的挑战。

近年来在城市教会里,尤其是那些以追求建制为导向的新兴教会都建立起比较规范的传道人薪酬机制,传道人可以拿到比较可观的收入。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但在乡村和城乡结合部等基层教会里情况仍然不容乐观。以笔者的多方接触,这些基层教会的服侍体制往往是义工为主体,所谓义工就是不从教会拿钱,或者仅拿一点津贴。

这些义工往往有自己的事业,比如种地或做点小生意、打点短工。笔者老家的教会就是这样,十几位姐妹服侍,都是义务志愿服务,没有拿工资一说。她们的精神可贵!但对于那些从神学院毕业有志于服侍的弟兄姐妹来说,光靠做义工,或者只拿最低生活保障费,靠什么生活呢?靠什么养家呢?但在某些神学观念主导下的传统教会里,谈传道人的薪酬设计要牵涉太多东西,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两年前,一位署名“慕圣”的年轻传道人写了一篇热门文章《泣血的侍奉——一位打算辞职的基层传道人的心声》,文章随后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文章反映的情况都是作者自己所亲身经历的,他的经历很大程度上也是很多基层教会真实状况的缩影。当曾经的远大抱负撞到残酷的现实并不得不退后时,作者只能发出阵阵无奈的叹息:“曾经我踌躅满志,要与教会共存亡,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难处,我都想过要扛下来;而如今我踌躇迟疑,前面的路似乎越来越迷茫,令我感到服侍上帝并不是只有一腔热血就可以走得下去的。”

透过这篇文章,我们能窥探到基层教会很多传道人难以承受的挣扎和苦涩:他们心怀异象和抱负,很想服侍主,但又不得不面对工资微博、生活困难甚至于无法养家糊口的困境;一旦要谈待遇,立马遇到整个教会的反弹,似乎触碰到了某根属灵“高压线”……

当年,旅居美国的网络传道人范学德看到“慕圣”这篇文章,写了一篇回应文章《为穷传道人说几句话》,文中慨道:“作传道人难,作中国的传道人更难,作中国农村基层的传道人难上加难!”老范最后呼吁道:“各位长老,执事,亲爱的兄弟姐妹,……不要再说空话了,让我们老老实实地顺服主的命令,尽我们的所能、教会制定出明确的制度,实实在在地支持我们的传道人,让他们专心地以祈祷传道为自己的天职。”

结语:继续为“穷传道”鼓与呼

今年9月份有主内自媒体刊发了一篇文章《中国教会的耻辱——“穷传道”》,再一次把“穷传道”的话题推到台前,引起很多共鸣。文章一开始写道:“传道人蒙神呼召做福音出口,是世界上最尊荣的工作,理当享受最尊荣的待遇。善待传道人是《圣经》给基督徒的教导,也是神给教会的托付,可是在中国教会,提起传道人却常常加上一个定语——‘穷’。”

文章从宏观的视角指出“穷传道”现象的严峻性:“中国的‘穷传道’穷到什么程度?中国教会三大体系:温州、安徽、河南,除了经济基础雄厚的温州教会勉强提供给传道人基本的生活待遇,其他两大体系的教会对待传道人不‘恶’就算‘善’了。”

确实,我们都承认,教会亏负传道人,没有按真理而行,给福音带来负面的影响,使教会在外邦人中失去应有的见证。但提高传道人的薪酬,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收入问题(事实上很多教会并不差钱,建堂等硬件开支一点不吝啬),更是一个牵涉到教会里里外外的“灵魂性”问题,尤其是会撞击到根深蒂固的诸如越穷越属灵等圣俗二元论的思想格局。显然,解决“穷传道”现象,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也是一场持久战。关于“穷传道”现象,我们会继续关注和探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中国新世代基督徒群体的产生与成长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