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这本陪伴我20年的圣经,虽已破旧却承载着丰盛人生!

读者来稿 读者来稿 作者: 曾沐恩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2月10日 19:42

我手头经常使用和阅读的圣经是一本老旧的圣经。它的面容有点“苍老”,略微发黄的纸页,松散的书脊,揉熟而变得松软卷起的纸张,再加上书上各种颜色的划线和标注,真的就像一位暮年的老人,显得面容沧桑。老母亲每次看到这本圣经,都要念叨几句,该换一本圣经了,这本太旧了。而我却执拗地告诉她,不换不换,这本圣经里,有我的记忆和生命。

这本老旧的圣经,陪伴了我整整二十多年。这本我一直使用的圣经购买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末,那时候我还是一名中学生。在我出生的南方小城里,有一所美国人留下的小教堂。有时候碰上星期天,我会陪着外婆到这所老教堂里去听牧师的讲道。小城的基督徒并不多,以老年人为主,年轻人非常少,但是我每次去听道,对牧师的讲道听得津津有味,一直渴望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圣经。

一个星期天,我带着自己仅有的一点零花钱,来到购书处,一本繁体竖排、表面印着金字的新旧约全书映入了我的眼帘,厚实沉甸甸的圣经,印刷非常精美,让我爱不释手。购书处的老同工告诉我,这本圣经非常宝贵,他也有一本一模一样的圣经,整整用了几十年呢。经过几分钟的犹豫和徘徊,最后我痛下决心,买下了这本黑封面精装本的圣经。这本圣经是我第一本精装本书籍,我特别地爱惜,一回到家,我就用牛皮纸给圣经包装了一个封面,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我的小书桌上。亚当夏娃的故事、挪亚洪水、大卫保罗、以色列的历史、耶稣的传说……这本书象一把钥匙,开启了我对圣经的最初的阅读和理解。

上了大学,我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这本厚厚的圣经我带到了大学的校园。大学的四年,是我开始认真阅读的四年,也是我开始人生思考的四年。无论是在教室还是图书馆,无论是听道还是参加团契,这本圣经一直伴随着我。我记得,在我的书包里,各种教科书一直在更换,而圣经却始终留在书包里。那时候,有些同学不太理解,甚至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觉得我怎么会喜欢读这本“不够进步”书籍。异样的眼光丝毫没有影响我,无论在阳光艳丽的朗日,还是在月明星稀的夜晚,我背着书包,孤独而坚定地在校园中行走。

大学毕业后,辗转到了几个不同的城市,每一次物品的搬迁,都需要扔掉很多不太值得拥有和保留的东西,但是这本圣经却依然留在了我的身边。多次的迁徙辗转,翻阅摩挲,它渐渐破了,旧了,就像一个进入花甲的老人。但是,我依然接受不了重新再购买一本新的圣经,因为这本陪伴了我漫长岁月的圣经,已经留下了我自己的气息、印记、甚至是生命的脚踪。

我读圣经,圣经抑或也在读我,我在圣经中留下了用不同颜色的水彩笔写下的笔记、划线,备注和心得,有的经文我已经能够熟背,有的书页已经被我翻烂贴上了胶纸,圣经原有的硬壳封皮掉了,我用笔记本的塑封面重新制作了一个漂亮的圣经封皮。

这本圣经,承载了一位卑微的生命对人生的思考、体会和心得。二十多年过去了,这本已经破旧的圣经依然一直放在的我的书桌上,供我翻读和查阅。我经常抚摸着圣经粗糙的书页,它再也没有往日原有的书香,但我知道,我永远不会丢弃它,这本圣经将一直会陪伴我走完整个人生之路。

想起了杜拉斯小说《情人》的经典开头:“我已经老了。……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圣经的“面容”,不在于它的新旧美丑,而在于它是否真正走进了你的生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 传教士柏格理创办的石门坎光华教育体系的历史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