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影评】圣洁者的盛宴,罪人的苦难——从电影《尊严殖民地》看宗教控制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5月22日 11:22

电影简介:
《尊严殖民地》是Majestic-Filmverleih发行的惊悚片,该片由佛罗瑞·加仑伯格执导,艾玛·沃特森、丹尼尔·布鲁赫、克尔·恩奎斯特等联合主演,于2015年9月13日在加拿大上映。该片讲述一对年轻的德国夫妇丹尼尔与莱娜反抗智利军政府统领、独裁者的故事。
1973年智利政变时期,一对年轻的德国夫妇丹尼尔与莱娜反抗智利军政府统领、独裁者皮诺切特的故事。当时正值智利政变的高潮期,丹尼尔被皮诺切特的手下绑架到一个为“尊严殖民地”的秘密基地。那儿正是前德国纳粹分子逃亡智利所建的聚集地,而军政府武装进行着大量的刑讯工作与秘密人体实验,被绑架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曾活着逃出“殖民地”。然而丹尼尔的妻子莱娜没有放弃,她找到了基地所在,并计划救出丈夫。

莱娜在进入尊严殖民地之前,从熟人那里已经知道那是一个可能一去不复返的万劫之地,但是为了拯救丈夫,她不得不入虎穴。在去之前,她伪造了证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虔诚本分的本地基督教徒。经过公交的颠簸,终于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的森林里,看到拦着铁丝网,有着荷枪实弹门卫把守的独立王国,就是这个充满上帝的善,充满基督教一切美好的地方,关押着莱娜的丈夫,他被刑讯逼供,被折磨,被精神失常。

一个满头银发,看似和蔼可亲,实则阴险狡诈的老姐妹,带着莱娜去见教主。经过短暂的等待,终于见到刚性侵完男童的教主沙弗。经过教主重重检测,甚至脱掉衣服查看,确认没有罪之后,莱娜被那个老姐妹带到自己的宿舍,一间类似于军营的集体大通铺。刚刚坐在床上,就遇到没精打采下班的女成员,看到莱娜大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意思是竟然还有这么傻的人会主动来到这里,或者又多了一个牺牲品。 

每天晚上,必须在老姐妹的监督下吃下几粒药丸,这些药丸让人想起电影《撕裂的末日》,它们同样起到控制情感尤其是性欲的作用。为了保证每个成员把这些性欲抑制剂吃到肚子里,每个人都必须张嘴接受检查。情感和性欲在这里被教主认为最危险最邪恶的罪,必须加以控制并清除。

莱娜经历的第一重个人欲望的考验就是对本能的渴望。在骄阳似火的土豆田里,口渴难耐差点中暑晕倒的她向监工老姐妹要求喝水,老姐妹满口答应,去提了一桶清水,放到莱纳面前,当莱娜要喝的时候,被制止,监工老女人要求只能看,不能喝,到收工的时候如果少一滴水就会被皮鞭抽打,因为要克服欲望,这是人的大罪。

当莱娜无意间说出同宿舍的一个女性成员与男性成员之间的隐秘爱情之后,这位女性成员就被带走,临走时满脸恐惧的表情。尾随她的莱娜终于知道能见到自己丈夫的方法。在一个大房子里,坐满男人,教主在台上审判那个女孩,并对男人们说,这个女人身体被撒旦侵占,想结婚,这都是撒旦的错,是撒旦住在她的身体和灵魂里,所以灵魂中充满罪恶。在这个团队里婚姻和家庭被看做罪恶,看做撒旦的据点而被清除,即使夫妻,每个月也只能短暂地以繁殖后代为名的相聚。这让人想到中国敬奠瀛创办的耶稣家庭。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充满着无助恐惧的眼神,男人们发出阵阵笑声。当这个女孩的男朋友被教主叫出,男朋友矢口否认他们的感情,对女孩只有充满诅咒的叫骂。为了帮助女孩铲除内心的撒旦,男孩对女孩打出了第一巴掌。接着男人们涌向女孩,拳头和巴掌雨点般落下。这让想起,福音书中那个行淫被捉的女人,只是那一帮反对耶稣的法利赛人和文士没有用石头砸她,而现在,这一群高举上帝和耶稣的男人,却拿着石头砸向这个只是想结婚的无助女孩。在以驱除撒旦的名义下,这群男人享受着亲手拿石头砸死一个无辜女孩的快感。



   莱娜发现,只有这个时候所有男人才和女人一同聚集起来,而平时,男女被严格分开,在这种分开的情况下,莱娜根本不可能见到自己的爱人。为了能在男人的聚会狂欢中出现,莱娜必须犯罪,在根本见不到男人的境况下,想发生一场爱情显然无法达到,所以莱娜就在收工之后,自己独自跳到河里洗澡。一个女人,独自脱离组织,并且赤身裸体洗澡,这也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很快莱娜被带到那群男人面前接受教主的审判,接受教主和男人们以爱之名惩恶扬善。但是莱娜的计划没有成功,因为她的男友那天没有去参加对他的审判,而是企图逃跑。但是很快被围墙的高压线电击晕倒,被蜂拥而至的男性成员和警卫们关押起来。

他们真正地相遇实在一年一度的欢乐游行。莱娜赶上的这次,是为了欢迎德国纳粹的流亡元首。见面之后的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冲破黑暗,他们开始想尽办法逃跑。

他们逃跑的计划,类似于任何一部关于逃跑的电影。

在整部电影中,我关注的是教主沙弗的宗教营销和控制的手段,因为这种控制和营销是在我们当下基督教教会中流行的。

为了控制一个群体,最重要的是制造一个强大的敌人,这个敌人对每个个体,对整个团体都是致命的威胁。有什么敌人可以让人穷其一生去反对,并且这个敌人永远不会过时。显然是罪,对罪的夸大和强调,让人把自己的情感和精力应用于对付罪上面。这个罪有着宽泛的范围,任何不符合教主意志的都可以看做罪。一切以去除罪为核心,为纲领。

而这其中最具威胁的罪就是家庭和情感。

所以家庭被看做罪的窝藏之地,因为家庭是一个小团体,一个成员可能为了自己的家庭出卖大团体的利益,所以敬奠瀛在耶稣家庭团体中实行男女分住,即使夫妻也要分开。每个人不能有财产和家庭的归属。所生的孩子在几个月之后,由集体来抚养,这样孩子长大了也没有家庭和亲人的小团体观念。在我们今天的教会中,传道人也做着同样的事,他们引用耶稣的话说父母和子女,媳妇和婆婆要生疏,爱父母过于爱耶稣的不配做他的门徒,所以大家要爱教会,爱传道人,因为他是上帝的仆人。所以一个贫穷的,不照顾家庭只热心于教会事务的人,被教会视为真基督徒的典范。

另一个罪就是个人情感,这是组建家庭的必要诱因,因为有了情感,就要结婚,结婚就有了家庭。所以对一个恋爱的女人,沙弗选择的是惩罚。而今天的教会也是对此乐此不彼的事情。除了强调结婚对象必须是基督徒之外,对于恋爱的情侣更是嘘寒问暖,以爱的名义要求信徒汇报他们的感情进程,唯恐在感情上教会领袖失去了控制。更极端的是教会成员的恋爱,必须经过教会领导的批准,否则就是淫乱,就会被石头砸死。

其实,制造罪,更重要的是制造等级。在对罪人的惩罚中,必然产生一批举石者,就像福音书记载的那一群要砸死行淫被捉女孩的法利赛人和文士。当一个被称为撒旦,被称为罪恶附体的成员出现在台上的时候,那些在台下的观众自然认为自己是没有罪的,于是优越感上升到最高点。正是这种优越感、特权感让他们听从教主,因为这种优越感是教主制造的。我们由此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法利赛人和文士以及祭司反对耶稣了,因为耶稣反对他们由宗教权势带来的优越感。优越感的产生是相对于罪人的群体,所以耶稣常与罪人同席吃饭。当那个女孩子被带上台,这群高举上帝和耶稣的男人,却总以为自己就是纯洁无暇的。而我们今天的教会也正是如此。一个在教会举行过婚礼的夫妻信徒,就因为被另一个不相干的信徒看出妻子腹部微隆,教会同工会就审问是否婚前同居并怀孕,并要求公开悔改。这一群坐在台下的自以为圣洁的耶稣信徒,正举着石头准备砸向台上那个悔改的女孩。如果台上没有女孩,这些举着石头的基督徒们,就会按耐不住手痒了,此时教会领袖们就需要制造一个罪人。另一个教会的信徒因为找了不信主的伴侣,尚在恋爱中,就被同工们以爱的名义阻止,并在临近结婚的时候,冲到信徒家中,被信徒家人赶出。制造一个敌人是教会乐此不彼的事情。

  不要以为尊严殖民地只是德国纳粹的余孽,这个余孽也不仅曾在敬奠瀛的耶稣家庭存在,它更真实地存在于我们今天的教会中,存在于那些高举耶稣,却手举石头寻找乃至制造行行淫妇女的基督徒中。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