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人物】“遍传福音团”最后一位勇士张摩西牧师生前见证(二):伴随他的神迹奇事

作者: 姚颂恕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4月10日 09:12
张摩西参加遍传福音团时的生前资料图片,左起第四是张摩西。
张摩西参加遍传福音团时的生前资料图片,左起第四是张摩西。

编者按:

张摩西,原名张晋卿,1924年生于河南巩县, 1941年,17岁的张摩西在贝悦纳教士(MissHelen Bailey)的感召下把自己奉献给神,从此开启了自己幸福、充满神迹奇事、也充满艰辛和泪水的一生。

张摩西曾在85岁的年纪回顾和口述了自己的人生见证,在这份《重生简历》中,他曾见证圣经的威力“神用刺心的话语感动我,要我只是忠心为他传福音”,也诚实地坦白自己曾经的软弱和对主的离弃,和最终主对他的挽回。

张摩西参加了西北圣经学院数次从河南徒步千里到陕西去上神学,一次寒假期间回家结婚后三天就返程回到学校,把牲口让妻子骑着自己仍是徒步千里抵达学校,妻子也之后在补习班开始上课。

他还讲述了自己参加遍传福音团的经历和心志,“……我便参加了工作团员,每礼拜晚上全体集会为工作祷告,看神叫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走上工作岗位,早日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以完成神的心愿,西国人把福音传给中国,使中国建立了教会,使很多人得到了救恩,成为神的儿女,我们不辜负神的普遍救恩,应接着把福音往西传通过中国西北七省、西亚到耶路撒冷,主的福音传遍了全世界,感谢赞美神的普遍救恩。”

1947年3月与妻子张会西作为遍传福音团的第二批边疆布道成员远征西域,一路上克服了西征路上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进入沙漠的时候,他的妻子已怀孕几个月,后来就得到了一个“骆驼背上的孩子”。

解放后,本来在安西的张摩西一家人因为没有户口回到河南巩县老家。文革中被污蔑为特务,白天黑夜被批斗、劳动改造,与家人不能团聚,蒙受不白之冤。文革后教会重新开放,但因为过去的坎坷,张摩西最开始不肯再做教会,“心里受责备后仍不省悟”,后经历神的管教后重新工作帮助自己老家的弟兄姐妹们建立神的教会。

历经艰苦磨难的张牧师在85岁高龄放心不下家乡教会的建设,为建设位于巩义市的河洛镇洛口教会呕心沥血,在批地和筹集建设经费不辞劳苦四处奔走,于2010年建成洛口教会,使福音在中原河洛大地上生根发芽。

2017年1月3日,张摩西荣归主怀,享年93岁。

张摩西牧师遗照。

基督时报邀请张牧师的后代曹弟兄,回忆了老牧师生前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因记忆问题,一些细节或许有错谬。本文以第三人称叙述。
(续:【人物】“遍传福音团”最后一位勇士张摩西牧师生前见证(一):老人的眼泪

所伴随他的神迹奇事

张摩西牧师去世时93岁,他的遗相却是早在20多年前就拍好挂在了墙上。

张摩西是当年遍传福音团中最年轻的团员,也是这些人当中最后去世的人(后有知情人士告知基督时报,另有一位福音团成员目前在新疆,经查属实)。他经历了去往西疆的一路艰苦和文革时期的批斗改造,许多的苦难使张摩西失去了对神的信心,他在《重生简历》中真实地描写了文革时期他对神的埋怨:“可给我家的人丢脸了,要冤枉死我嘞,神也不管我啦,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埋怨耶稣不管了,真是有冤无处诉。”文革结束、宗教政策落实后,教会开放,张摩西却“拿定主意坚决退出基督教。”

神却没有放弃张摩西,并用许多神迹奇事伴随他。

第一件,就是用大光照耀他。
“听说教会开放,心里受责备仍不醒悟,阴历九月我去滩地看种的麦子,走在邻村滩小关村的路上,麦子地在北滩黄河边,忽然大光一闪我倒在了路上,什么也不知道,在路上躺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以下的情况都是过后听说的。有三个青年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回家,到我跟前看我在路上躺着,便把我抬到自行车上扶着到滩小关诊所,把我放在床板上,叫人给仁存沟我家人送信,孩子来到才算把我叫醒带回家里。这次摔倒把耳朵摔坏一只,在县医院看了很长时间也看不好,后又到郑州153医院住了三个月,也看不好只能把耳软骨割去,耳膜却破了失去听力,这事是发生在我去郑州看到教会十字架就回头走的事以后。”(引自张摩西牧师《重生简历》) 

第二件事发生在87年,老人62岁左后的时候。那年春天,张摩西检查出胃癌,在解放军153医院治病(郑州)做了胃切除手术。以后每次只能吃几口饭,后来慢慢恢复,但后来也每次最多一小碗的饭量。为以防万一,他交代完了自己的身后事,后来,也把遗照拍好了,虽然之后他的身体痊愈了,那个相框也一直挂在了他的窑洞墙上,和自己去世的老伴靠在一起。

1992年会西去世的时候,由于她平时也不喜欢照相,没有照片,这可为难坏了张摩西和他们的几个儿女。后来是大儿子从一张他夫妻二人一张很早期、很模糊的合影照片中让人给画出来一张会西的遗像。当时张摩西身体不大好,就顺便照了一张照片,一直挂在墙上最显眼的位置(他的书桌边上),怕到时候子女又作难。

他年轻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强壮,经常生病,但87年做过胃癌手术之后就几乎没有吃过任何药,也没有去过任何医院了,张摩西外孙推测,应该是那时候他重新认识了主,都是主的恩典,在照顾这位仆人。张摩西做了胃切除手术后,切除了大部分的胃,导致他的饭量变得很小。神奇的是,后来,他的胃又慢慢长了回来,饭量变大了,身体又渐渐健壮起来。寻医问药网说,胃切除后是不能恢复、无法再长回来的。

此后,张摩西的身体一直很好,从他的遗照里面看那时候他是带眼镜的,但最近一、二十年来眼睛变好了,就不需要带眼镜了。他很喜欢看报纸杂志,好多杂志都是每期必看,就连报纸杂志上的小字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没聋的那只耳朵听声音非常清楚,声音洪亮,从不生病吃药,甚至在80多岁的时候,出现了返老还童的现象,生活一直节俭的他突然长出来黑头发,胡子也变黑了。张摩西中年时因为文革的改造从不会干农活的传道人变成了“真真正正的老农民”(引自张摩西牧师《重生简历》),老年的时候依然喜欢自己干活。他住在窑洞里,自己拎煤球、换煤球,有时候拎的东西很重,就把腰累弯了。从2年前开始,身体渐渐变坏,但是却一直没有生病,到去世的时候,也一直很安详。

今年老去的时候,医生说不是得病老去的,心脑血管等各个器官没有病,就是身体太虚弱了。去世之前的11天,张摩西老人不再进食进水,身体一直很干净,嘴里没有任何脏东西,有呼吸心跳,就好像睡着一样,没有任何痛苦12号晚上,同张牧师住在一处的小儿子张黎明发觉情况危险,就把其他的家人都叫了回来,唯独老人的一个外孙还没赶到。他的耳朵能听见声音,只是无法睁开眼睛,也无法说话。家人觉得,老人心里依然有挂念,晚上7:40给他的外孙打电话。手机开着免提,外公听见外孙的声音,就流泪了。十几分钟之后,外公就去世了。在最后的时候,张老牧师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早在得胃癌的时候,都交代好了。

张摩西的外孙回忆:我才知道他这么多天是一直在等我……我在那之前一个月左右和妈妈回了一趟老家,那时候外公几天没有吃饭,见我回去了,又开始吃饭了,还下床,出来晒太阳。我呆了几天,回单位时外公依依不舍,说不知道能不能再见上面。果然被他说中了,那是我和外公的最后一次见面,但当时我很有信心,以为外公肯定能挺过圣诞节。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发生在张摩西的小儿子一家人身上。张摩西的外孙回忆,五舅张黎明是外公外公最疼的儿子。张黎明如今与妻子育有一男一女,儿子现在在读高中,成绩全县名列前茅,身体特别棒,长得很高。他也是张摩西最喜欢的孙子。但是他的出生却经历了许多的艰难。张黎明的妻子怀孕多次,却一直留不下,去医院检查,是小产。她因此受折磨,甚至精神出了问题,去了好多医院,在好多医生手上看过,吃了许多药,却一直不好,整个人都不正常,常常疯疯癫癫的。张摩西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儿媳受苦,心里着急。

后来,一家医院的医生又给她开了精神类药物,夫妻二人依然想要孩子,但是这种药物刺激性大,无法再怀孕了。未曾想,在服药期间,张黎明的妻子居然又怀孕了。医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依然表示,这个孩子不能要,因为药物会导致孩子畸形。

但是这个孩子最终被生下来了,非常健康。张摩西的儿媳在生了孩子之后,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干瘦的身体开始长肉,变得有力气,如今她依然勤劳能干,自己的儿子也长成了一米八的大个子,是聪明好学的好孩子。合村人都感觉不可思议,医生本也觉得不行了,想不到会发生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

张摩西一家还经历过惊险的洪水。在2005年之前,他们村子的排水沟只有外面修了一百多米,再往里面就没有用石头砌,村子的南面一直连着他们镇南边的山区,雨水都从这个村子走,然后流到黄河,夏天下大雨时候水特别大,2000年下大雨,水漫了上来,把房屋和窑洞都淹了,屋子里面的水位比桌子都高,张摩西把小孙子抱到桌子上面,幸好没事。

2001年,张摩西和与他同住的家人搬到到沟口的地方住(即他去世之前一直住的地方),那年夏天下了一次“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大的一次冰雹”(张摩西外孙语),同时也伴随着暴雨。张摩西住的窑洞是砖裱起来的,他在窑洞里面听到有砖咔咔响的声音,赶紧往外跑,跑到外面后,整个山脸就坍塌了下来,张摩西人一点事情没有,后来在众儿女的帮忙干活下又把山重新裱了起来。 

张摩西的亲家、张青新的婆婆住的窑洞十多年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窑洞也是夏天瞬间坍塌了下来,半夜里,张青新的婆婆和她的一个小孙子一块在那住,坍塌下来的土有数百吨重。张青新回忆说,当时半夜发出山崩地裂的巨响,窑洞几乎全部被掩埋了,但老人家和小孙子一块跑了出来,人一点事情没有,那里窑洞多,有不少夏天下暴雨坍塌致人伤亡的事情。张摩西的外孙表示,我们家在这两件事情中都是极其幸运,受神的眷顾的,现在想想几十米高的塌方下来,还是后怕。

“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圣经·希伯来书2:4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那些来华的传教士系列——启尔德小传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