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专访】包德宁牧师(下):对灵恩、复兴、灵恩派等话题的观点

作者: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1月11日 09:02

编者按:

“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

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
续:【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专访】包德宁牧师(中):中国教会的宣教潜力、及需要继续持守和谨慎的方面

正文:

【专访】包德宁牧师(下):对灵恩与复兴、灵恩派的看法

基督时报:您非常强调灵恩,同时你又表示自己是福音派。一般谈到灵恩派和福音派,是有分别的,您的信仰立场是怎样的呢?

包德宁牧师:我们是圣洁派,圣洁派有卫斯理,我本来就是卫斯理公会,圣洁派还有循道会,从圣洁派产生五旬节派,就是五旬宗。一个就是1905年的阿苏撒街大复兴,还有1948年发生在加拿大萨斯克彻温省北贝特尔福德的春雨大复兴,都非常强调赞美、敬拜,先知说预言,属灵的恩赐。不过这些都是统统一个福音的根基。

现在很多主流传统教会是自由神学、不信派,比如丁光训在纽约协和神学院读过,这是一个自由神学,比如不信圣经的权威等等。宋尚节也是读了那个,之后不信仰了嘛,后来在一个聚会上神恢复了他的信心,他祷告悔改了,后来因为大声祷告可能有感动,有圣经学院的人认为他有精神病所以放在精神病院好几个月,才回来中国传福音。

我们不是自由神学、不是不信派,而是福音派,是福音派当中的圣洁运动的,是圣洁运动产生一个灵恩运动的。所以我们讲我们信仰的根是福音派:最起码基要信仰比如耶稣是神的儿子、要悔改、要受浸等等这些是核心的价值观要持守。

有一些自由神学没有强调基要的信仰:悔改、分别为圣、受浸、有一个好的基督徒的见证等等,他们只是强调成功、成功,还有就是赚钱你要给传道人和牧师,所以看这些最根本成功是传道人和牧师的嘛,这些传道人和牧师还有私人飞机等等,因为他们答应说你给神多少神给你多少倍,这是不符合圣经的成功神学。不过也有合乎圣经的“成功神学”(虽然这个词不严谨,不过非要用这个词的话暂且这样区分),强调传福音、叫你悔改,知道神、让人成功,应该成功不要失败的嘛,你读书读得好,你工作做好了,你可以有个更好的职位,这是需要的,这是平衡圣经真理的“成功神学”。极端的成功神学是要你无限得给牧师捐钱,所以,成功神学也是要分辨。比如有的强调传福音啊,有通宵祷告啊,讲圣灵的纯正的道理,那是合乎圣经的,极端的成功神学只是讲之前的嘛,就是你要成功、你要发财、而且发财是你给神多少神给你多少倍。中国教会一听成功神学都很警惕。我觉得要分别出来。

我们是五旬节派,我们对灵恩派很多东西也接受,比如强调合一、敬拜赞美等等。不过五旬节是福音派,是圣洁运动出来的。信仰很重要,福音第一是悔改,不是内在医治,不是释放,不是赶鬼。我们传福音,让你悔改,之后受浸,与耶稣同死同复活,这是福音派。不过我们也接受圣灵充满是第二次的经历,给你方言祷告等能力,灵恩派不是强调这是经历,而是强调这些是神给你的恩赐,所以可以说这是很大的分别。我们比较不是灵恩派,我们是五旬节派。

灵恩派的英文是Charismatics是圣灵所赐的恩赐的意思,所以我们一般不用灵恩派,我们自己用五旬宗。五旬宗的趋向是恢复一个教导知识分子信仰的大纲,因为很多神学书是福音派的人写的,但是对于灵恩、赞美、神迹奇事提都不提,我们有圣灵的经验的,不过我们需要有圣经的根基,需要有护教学的,就是怎么可以证明、从圣经、原文、历史证明和给人教导。五旬节运动也只有100多年,比较短,神学比较薄弱,所以一些人也说灵恩派没有神学,因为是新的嘛,所以我们都需要很好的神学教导。灵恩派也开始重视神学了,比如在韩国的纯福音教会他们自己的神学院也开始教导圣灵,还有一些世界上很有名的神学家也开始研究圣灵。灵恩派需要很好的解释自己的信仰。

基督时报:关于复兴,您在您个人自传和见证都都分享过,虽然出生于基督徒家庭,但都是在一个传统教会,16岁之前没有听过圣灵,16岁的时候去参加一个强调圣灵的教会完全转变,您个人的经历让你对复兴和圣灵非常强调和呼吁,现在您也是不仅对个人也是对教会都如此呼吁要渴慕圣灵与属灵的恩赐,您认为,强调这一点对于时下的教会包括中国教会有什么现实的意义呢?

包德宁牧师:因为我在一个传统教会长大了,没有看过神迹,没有见到圣灵的工作,甚至我也没有听过真正的福音。但是后来我经历了圣灵,那个时代的教会也是曾经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属灵复兴的运动,现在流行说“成功福音”,我们那个时候好像“贫穷福音”一样,穿简单的衣服,生活很朴素,买最便宜的菜,但是我们很快乐,天天读经啊、祷告啊、传福音啊、爱主耶稣,很贫穷,但是那个时候很有属灵的生命,即使只是喝水也是很爱耶稣。那个时候我也是真的看了圣经的信仰,有悔改有耶稣有圣灵,很平衡,让我生命改变了,我开始传福音,去去红灯区啊戒毒所啊,看到很多人的习惯比如吸毒啊喝酒啊都改变了。我看到福音很大的能力,因此我决定做传道人,如果我不看这些神迹奇事,我不会做传道人的嘛。看现实的话,我家庭穷啊、我性格很内向啊、我不是那种可以做传道人的人,可是我见过很多神迹奇事了,我见过福音的能力了。

我看到传福音一方面是用口传,一方面是给人看,耶稣说天国近了,你要悔改,要要医病赶鬼使死人复活。我希望在中国也是有这方面,有天国的信息,用口讲也让人看,耶稣说我们会做比他更大的事情,现在你看比如布永康在非洲让6000万人信主,看的话的确是这样,真的去传福音的时候神会让我们做更大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中国教会不要让只是神学和理性代替我们的生命,一定要保持火热的心。

基督时报:最开始,中国的教会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更多是自己一种自发的追求圣灵的恩赐,现在的话,很多国际的灵恩运动也影响到中国,或者说中国的灵恩派也经历了很多的改变和不同的阶段,您觉得过去这段时间中国教会的灵恩派在经历怎么样的转变,有哪些成长,又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呢?在您看来,中国教会现在是不是在经历一种灵恩派的复兴呢?

包德宁牧师:现在看世界基督教的话,灵恩派占大部分的。看数字统计的话,基督教有23亿,其中天主教有11亿左右,还有东正教等等其他一些,去掉这些之后新教大约有10亿,我听过一个比较可靠的数据,估计灵恩派包括五旬节教会、新的灵恩派第三波第四波,也包括天主教里面一小部分灵恩运动,等等这些加起来是大约有6亿4千万,占新教70%的比重。去非洲、印尼等等亚非拉很多教会会发现,很多都是灵恩派,你很不容易才能找到一个不接受圣灵充满、敬拜赞美的教会。不过肯定是有些教会比较保守、不接受这些的教会,但主流来看都接受了。这几十年来,都看到灵恩派的复兴。

中国过去几十年也经历了灵恩派的复兴,不管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特别是比如上个世纪70,80年代农村教会复兴的时候有老爷爷老奶奶病得医治之后信耶稣的,这都是圣灵的工作。不过,会不会每个人都说方言,并不一定。因为对说方言是不是圣灵充满的凭据,灵恩派内部也有不同的看法。

不过英文的灵恩派Charismatics是圣灵所赐的恩赐的意思,所以有的人以为说方言是圣灵充满的恩赐之中的一个,有的人认为是圣灵充满的凭据。五旬宗认为是凭据,父赐给我们两个恩赐,第一是耶稣,神爱世人,第二是圣灵。耶稣给两个恩赐,一个是永生,信子得永生,不信子得不着永生,然后是五重执事——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4:11) ,第三是圣灵赐给我们九种恩赐,其中一个是说方言,有说方言的要有翻方言的。我的理解是:你信耶稣,就要领受圣灵,领受圣灵会有方言的恩赐,这个方言不是造就众人的,是造就自己的,当然一个聚会里面很多人说方言的的话一起祷告也可以,可是如果很多人不会说方言,只是个别的人说,那就不用都要用方言祷告,而且有说方言的就需要有翻方言的。

现在中国不少是极端灵恩派,业不能说极端灵恩派,因为圣灵是真理的圣灵,所以你怎么能说真理是极端的吗,但这里面的确是有一些不合圣经教导的所谓的灵恩派,过分强调属灵战争、说预言、圣灵击倒啊等等,还有比较极端的教导,也有这样的是用属灵的恩赐拉住别的教会的人去他们的教会,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你去一个教会先给你说个预言啊,让人感觉好棒啊,觉得我自己教会怎么没有呢,觉得自己的教会不属灵,有的是一过去就说你里面有邪灵要给你赶鬼,当然有些个别的基督徒需要这样的帮助,但是圣经说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邪灵都不可以在我们里面的。还有一些比较极端的教导,比如给人斩根啊、去掉上一代的诅咒啊,属灵战争啊,当然空中掌权的有,但是它不是我们的对手,不是说不存在,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收钱捆绑他们,圣经里面耶稣没有做过、使徒没有做过,反而让我们祷告改变属灵的气氛啊、医病赶鬼都可以。当然有个别的人被诅咒,需要释放,但是一般的人是你悔改信主耶稣、受洗,以前的事都不在了。我们记住,我们是圣灵的殿,我们的确还有软弱、会犯罪,悔改是漫长的一个过程,有的人不是马上就改变,有的人需要很长时间,这个过程也需要辅导和祷告,但这个过程中犯罪也是邪灵不会影响到你,的确有邪灵影响到你的一些例外的情况,但根本来看基督徒是不会被邪灵侵占的。

还有内在医治,的确我承认有一小部分可能因为一些原因需要这个,但是第一要认罪悔改,要对付自己的罪。你以前去过庙,或者你父母可能是特别什么经历,所以需要内在医治和释放,这些是例外,但是一般人大家都悔改,信耶稣,受洗就可以,你不需要内在的医治,你不需要把以前的垃圾在拿出来,在基督里面都是新造的人,旧的人已经跟耶稣同埋葬了。所以,99%的人以信耶稣、悔改、受浸,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以前的提都不用提,只有1%的人可能以前因为家族的什么原因,或者上瘾,那么你可能需要特别的帮助。我们不能排除有小部分人需要这样的帮助,但不是大部分的人。


包德宁牧师资料图片

基督时报:提起灵恩派,在中国有的人表示肯定有的人持一种负面的态度,您认为为何灵恩派会引起这么多的负面意见呢,包括您也是在推动灵恩和复兴过程中,也可以看到有对您的负面评论,您怎么看待这些呢?您作为一个推动灵恩的领袖,您希望大众在看待灵恩和灵恩派上持一种怎样的态度呢?

包德宁牧师:实际上,我是最保守的灵恩派,有很多灵恩派的人见到我说包牧师你不够释放啊。这一两年我去各地都教导时都会点名批评一些极端灵恩派的现象,我也亲自找到一些代表人物说我不认同。

除了刚才说的那些现象,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把犹太人的节期拿过来,当然我同意要祝福以色列,不过祝福是祝福,为他们祷告也应该,最重要是把福音传给他们听,不过我不同意把犹太人的节期带到我们教会。如果我去以色列的时候遇到了当地的住棚节等等,我会庆祝,因为尊重当地的文化。不过我永远不会在香港或者其他地方做这些节期,我们是基督教,基督教和犹太教完全不一样,一些犹太人的基督教会可以这样延续他们的传统,因为他们都是犹太人的嘛,所以你有有犹太人的习惯、有各种犹太人的节期很正常,这是你们自己的文化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你不要把圣经旧约里面的文化勉强到教会里面。最根本这些都是为了预表耶稣是基督,所以我不会遵守任何犹太人的节期,也不会遵守旧约里面说到的不能吃什么东西。

10多年来,这些极端灵恩派在中国很多的增长,因为很多人喜欢,我们讲普通的信仰反而没有人听,可是讲这些很喜欢,因为末世人的耳朵发痒。现在这个时代也有比如说911是假的、登月是假的等等阴谋论统统我都反对,可是人们很喜欢看。

关于末世论,圣经有教导,我认为启示录是启示我们认识耶稣基督,相信他是谁。所以看的话,很多现在流行的各种末世论是不对的。

我觉得,现在有各种极端灵恩派的观点和现象也看上去很吸引人,但是我认为,慢慢慢慢都会过去的,只是一时流行的,没有办法一直做下去的。初期教会也经历过很多流行的各种现象和潮流。现在也是这样,这些之所以流行也是因为他们讲的一些东西里面有一些真理,神是使用一些人和一些运动强调那些真理,比如信心啊、医治啊、圣洁啊,方言啊,但是慢慢慢慢教会都会回到基本的平衡的真理。西方教会经历过这个,中国教会也会经历这个。所以我们不要敌视他们,不要随便说是异端,真的不承认耶稣的死和复活才是异端的。但是,教会还是需要很小心的,不要看到各种风潮就参与,还有现在很多在教会做推销啊,你推销在教会外面,不要进入教会推销。

中国人对于真正的灵恩派还不是特别了解,反而对各种极端的灵恩派鼓吹的那种知道很多。因为很多地方让人总是看到就是这些,比如圣灵让你倒下来啊、内在医治、赶鬼什么的。一些教导可能有神要让他强调的真理,不过他没有平衡,只是讲一个。

这种现象没有办法避免,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除非中国关了门。所以我们一定要教导弟兄姐妹分别是非,一定要分别什么是纯正的、什么是比较极端没有圣经根基的。而且要看这个是不是世界主流教会认同的,比如韩国美国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但是是很小一部分。

现在很多极端的东西在中国很多人听,因为他们的讲道等等很多东西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找到。不过虽然有各种风潮,但是我安慰的是,以前我们服事过的大部分的教会还是持守纯正的信仰。有河南当地的同工跟我们讲,有人过去跟他们说,你们是中国人,可能你们的祖先拜过什么东西,所以需要斩根啊等等,但是他们说,我们在基督里受洗都是新造的人了,以前的都过去了。可能很多人没有听过,对这些说的灵恩很好奇,但真的有纯正的信仰的话,不会随便被诱惑过去的。

事实是,你看很多赶邪灵或者内在医治的,赶来赶去还是那东西又来了,因为他们没有对付最基本的问题,就是你的生命、你要悔改,要建立跟神跟人的关系。我不是说那些邪灵在还是不在,而是想说的是你没有基本解决你的问题。他们赶来赶去,又回来了。我看不少做内在医治的,不断的做了,不断地问题还存在。如果你那么厉害,你赶他走怎么还来了。

基督时报:您很强调圣灵的复兴,那么,圣灵的复兴是什么?

包德宁牧师:很简单,圣灵充满帮我们在神里面祷告。祷告包括有时候你为自己祷告,有时候你为属灵的争战祷告,有的时候是为别人代祷。

祷告很重要,韩国教会为什么很大复兴到现在有30%的人信耶稣呢,因为他们有很多的祷告。他们可能不懂敬拜赞美,但是很多祷告。在韩国,你看到基本每个教会早上45点都有祷告会,还有禁食祷告。

因为你祷告,尤其在神里面为别人祷告,是非常的重要。现在很多教会不重视祷告了,有的灵恩派的教会重视敬拜赞美,24小时敬拜赞美,可是没有24小时祷告,他们不懂得祷告,让他们跪下来祷告不容易。比如我参加过赵镛基的一次分享,他说:“我的教会增长不是因为细胞小组,不是因为成功神学,而是因为祷告,我们是一个禁食祷告的教会。”他还带我们到祷告院,说现在早上9点钟,让大家一直祷告12点钟,之后看的话很有意思,韩国的牧师跪下来就这样祷告到12点钟,美国的牧师不到10分钟都受不了了,祷告会要加上查经、加上这些那些,但是祷告的时间很少,不懂得祷告。祷告多,圣灵工作,才有复兴的。

还有敬拜赞美,教会很好的预备敬拜赞美。

这些都是真的灵恩派的教会很强调的,可以给一个教会很好的气氛。

(全文完)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