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4日
微信

白人会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吗?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4月15日 09:11 |
播放

可能是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了,只有最无聊的八卦小报才对此有兴趣。有报道说,一位知名足球运动员酒后在出租车后座呕吐,警察接警赶到现场后,该运动员涉嫌辱骂警察。现在,该人被指控对伦敦一警察进行“严重的种族主义骚扰”。这算天大的事情吗?我们为何要关心这件事呢?

这位球员就是澳大利亚女子足球队队长萨曼莎·梅·科尔(Samantha May Kerr)。她在自己的祖国是位英雄人物,在世界上也是最著名的女子足球运动之一。这起所谓的事件发生于2023年1月,但由于《太阳报》的报道,它在今年3月才曝光。

澳大利亚人最初很吃惊,我们的超级明星会是种族主义者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可是位女性,是同性恋者,还是有色人种女性!至少在公开场合,她的进步派观点无可指责!但是,她可能是个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吗?

之后,她对警察说了什么的新闻传来,据称她称呼对方“愚蠢的白人混蛋”。社交媒体上爆发的不仅是一种解脱感,更是近乎歇斯底里的喜悦。突然间,这句话被广泛运用,同时附上白人男性政治家的照片。

这才是这个原本无聊琐碎故事的严肃性所在。事件展示了身份政治,特别是种族批判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助长的身份政治,在我们文化中造成的矛盾、相左和混乱。因为在种族批判理论中,白人永远是种族主义者,永不会成为种族主义的受害者。我们这些只会把种族主义理解为因为种族或肤色而歧视他人的傻瓜,在这个方面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如《卫报》、《悉尼先驱晨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众多评论告诉我们的那样,“称呼某人‘白人’不构成种族主义”,因为人不可以把种族主义罪名扣在白人头上。显然,指责因为白人肤色而攻击白人的人是种族主义者,是在“毒害”种族主义的真正受害者。《卫报》担心我们的种族批判理论不够纯正,说“种族主义不再伴之以殖民主义、奴隶制和帝国主义等种族资本主义制度意识形态,而是成为个人道德问题”。

那么,知识点到了。种族主义其实与个人道德无关。它的一切都与资本主义、殖民主义、奴隶制和帝国主义有关,虽然后者显然是白人特有的行为。进步派人士在批判种族意识形态的井里陷得太深了,以至于他们似乎对人类历史一无所知。棕色人种、黄色人种、黑色人种、白色人种,全都在耶稣眼中为贵,但我们也曾经在某个历史时期进行奴隶制、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我还遇到过某些中国、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资本主义者!

“奴隶”这个词源自斯拉夫白人,因为他们中有很多被阿拉伯和非洲商人掳掠去作了奴隶。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或国家可以摆脱奴隶制的指控,但只有一个帝国为摆脱奴隶制而付出了巨大代价,那就是基督教唤起人民良知的大英帝国。

跨大西洋贩奴贸易是可怕的,理当受到谴责,但我们同样也必须留意到英国人在世界很多国家消除奴隶制方面发挥的作用。科尔的祖国澳大利亚从未存在过奴隶制,尽管它也是那些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殖民地之一。那么我敢说这些,是因为它正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殖民地之一吗?

然而,根据感染我们社会上层的隐形马克思主义种族批判理论的说法,像英国首相里希·苏克纳或商务与贸易大臣凯米·巴德诺赫(Kemi Badenoch)这样的有色人种成功人士只能被视作“汤姆叔叔”及白人压迫者手里的工具。

这种“双重思想”的另一个事例来自澳大利亚南部的一起案件,当时一名妇人被指控因对方是白人而对其进行语言攻击。法官认定,白人本身既并不能描述任何特定民族、国家或种族群体,又不是一个攻击性词汇,还因为白人在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澳大利亚的主导人群,因此任何意义上来说都不是一个受压迫的群体。

想想看,这种说法是多么地荒诞不经,如果按照逻辑推理又会发生什么呢(尽管逻辑在现代社会很多地方似乎已经消失不见,可能是因为它被视作西方殖民主义的工具吧)。黑色人种、棕色人种和黄色人种的肤色都是种族的标志,但白人却并非如此,尽管显然还存在有一个白人种族在压迫人民。喔嚯~

虽然白人明显不是一个民族、国家或种族群体,但他们依然是澳大利亚的主导文化,因为该国90.2%的人口为白人。按照这种逻辑,他们是不可能受到压迫的。去把这个道理告诉白人工人阶级的穷苦人吧!这也是否意味着,如果我去到尼日利亚或中国这样的国家,我对占到人口多数的黑人或中国人使用种族诽谤言论,就不能算作种族主义了吗?就因为他们是主要人口?

尽管有着各种理论和专业术语,但这事情上面存在双重标准。让我们回到科尔被指控的辱骂事件上面,把其中的“愚蠢的白人混蛋”的“白人”替换为“黑人”,之后想象下《卫报》、《切尔西报》和英国广播公司会如何进行处理。事件表明种族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

最近发生在英国伦敦的另一起事件进一步证明我们的社会在这个疯狂的兔子洞里陷得有多深。伦敦西区一家剧院决定举办黑人专场之夜,美国黑人剧作家杰里米·哈里斯(Jeremy O'Harris)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此举是为了让黑人在剧院里“感到安全”。

想象一下,如果我是一名剧作家,还主张某些夜晚只允许白人进入我的剧院。首相办公室说得没错,“明确地以种族为由限制观众是错误的,会造成分裂”。

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面,肤色压倒一切!当我们采用这种疯狂的意识形态时,我们就只能放大种族主义,加深种族分裂,再度建立起种族隔离。

教会应当可以对此提供答案,但可悲得是,教会中有很多人也全盘接受了种族批判理论这种学说。比如,英国圣公会耗费大量资金雇佣“解构白人化”工作人员,其只能加速不可避免地被遗忘!

对于这一切,圣经当中的答案很简单:仅有一个种族,即人类。基于肤色的歧视显然是一种罪。在这个基础上分裂基督的身体则更恶劣,因为它否定了教会的见证。只有在真正的教会中,才能看到人类真正的合一,所有障碍都被打破,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3:28)。

一次我站在我教会的门口,发现有非洲人、中国人、印度人和欧洲人四人在门口值勤。事情不是计划好的,也不是按照名单安排的,但它就这样发生了。我非常感激,因为当世人还在谈论谁才是真正的黑人、有色人种或种族主义者时,耶稣基督的教会却在世界很多地方继续得人,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启示录》7:9)。


原作者戴维·罗伯森(David Robertson),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苏格兰长老会牧师。他的博客网站为The Wee Flea。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