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1日
微信

见证 | 一位曾患乳腺癌的弟兄用一生回报主的救命之恩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2月12日 20:41 |
播放

笔者有幸在一次在弟兄姊妹家跟牧者同工聚餐中认识了黄弟兄。其实按照年龄,我们应该叫他叔叔,只是聚会的肢体年龄不一,大部分人都称呼他为弟兄,所以这里也称呼他为黄弟兄。 

黄弟兄27岁信主,他信主没多久就开始参与服事,至今已经服事了30多年,这30多年,他经历了许多的艰难,也亲眼见证了主的大能。之所以能够一路走下来,都是源于他从主那里领受了救命之恩。

年纪轻轻的弟兄,得了乳腺癌

黄弟兄信主之前是做建筑工作的,常常给人盖房子,盖房子一般右手出力比较多。但27岁那一年,他有一次抹墙的时候突然发现右胳膊抬不起来了。

开始以为只是累到了,但是随后发现右侧胸部红了,还肿了起来,再后来,红的部分还变黑了,甚至有点黑得发亮,皮肤像是被撑起来一样。那时候,农村人去医院看病的意识不强,眼看着病情越来越重,黄弟兄才来到医院。到医院,一个晴天霹雳临到他。医生诊断是乳腺癌。黄弟兄说,“30年前,一般人都没有听过乳腺癌这个病,何况还是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尝尽各种办法

1、 西医手术不敢做

医院给出的治疗方案是手术,当时黄弟兄也决定要手术了。但是30年前五线小城市的医疗技术不像今天这么先进,尽管黄弟兄在医院找了关系,但还是害怕,不敢去手术。

2、寻找老中医

放弃了手术,黄弟兄只能选择中医。然后开始到处寻找老中医。有些老中医虽然看了一辈子病,却没有听过这个病。后来终于有一位老中医翻了家里的古书后找到了这个病症。但是却没有找到治疗方法。只是说概率是一万个男人有一个得病的。黄弟兄一听,心情更不好了,“这么小的概率,怎么就轮到我身上了呢!”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说包治的老中医,老人家80多岁了,抓药的时候,手都哆嗦。但是吃了很多汤药也没吃好。老中医看着也不行,就让他再找别人看看。就这样,他听说的,能看病的地方都去了,附近省份也跑遍了,到一个地方花一些钱。一个包治,就花个万、八千的,经历了几个包治的,家里的钱就被花得差不多了。黄弟兄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骗了。

身体越来越差,家里的钱也所剩无几,只剩下一间半的小房子。妻子承受不了,就跟他办了离婚。这对黄弟兄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3、 求助“大仙儿”

一个朋友看他可怜,介绍了自己靠狐仙给人看病的姑姑。因为在农村,如果一个病怎么治都不好,就会认为这个病是邪病,所谓病急乱投医。黄弟兄也不管是什么“仙儿”,能看好病就行。结果去了朋友姑姑家里,朋友介绍了之后,朋友就走了,让黄弟兄住在姑姑家。

在朋友姑姑家,使用了各种方法,扎纸人还债法,说是上辈子欠人的。按摩法、身上喷酒法山里烧纸法……,各种折腾也没好,还把黄弟兄吓坏了。朋友的姑姑让黄弟兄买烧纸,然后半夜11点去山里烧,还要留一张,把烧完的灰包起来。听姑姑说他要大半夜一个人去山里,黄弟兄就觉得瘆得慌,回来姑姑还说看见一个披肩散发的女人,黄弟兄听了之后更是怕得不行。而且还得遵从姑姑的吩咐把带回来的灰用开水冲服。

这样折腾一番之后,黄弟兄实在是待不住了,就跟姑姑说想家了。姑姑看留不住,就做了一桌好菜给黄弟兄送行。明明是两个人,但是这一天姑姑摆了三个人的碗筷。还把三个酒盅都倒上了酒。姑姑说吃吧,黄弟兄以为还有人来,没有动筷子。姑姑再劝的时候,黄弟兄说,“这不还有人没来吗?”姑姑说,“来了,吃吧。”黄弟兄心里害怕,不敢多说,吃饭的时候,就用眼睛的余光扫第三个座位。他发现,酒盅没有人动,但是酒却被喝没了。

诚惶诚恐吃了一顿大餐,结果姑姑收拾桌子的时候,不小心把擦桌子的抹布滑倒一个纸箱里去了。当时姑姑就跪在地上,身体开始抽搐,直到姑姑一边抽搐,一边把抹布从纸箱上挪开,才好了。黄弟兄战战兢兢地问姑姑怎么回事,姑姑说,纸箱是狐仙的领地,抹布是脏的,得罪狐仙了。

4、再次寻找“大仙儿”,偶然得知“耶稣”的名

西医手术不敢,中医要么说治不好,要么骗他的钱,狐仙也是折腾他、吓唬他。黄弟兄无奈偶尔在大雨中求老天爷。

钱也花没了,病还得看,又有人给他介绍一位能看邪病的“大仙儿”。打听到这个人是他一个女同学的妹妹的对象的亲戚。其实黄弟兄跟这位同学多年没有来往,因为这个同学刚上初中不久就不念了,虽然都在一个村,但是因为对方是女生,女生家里姊妹多,没有男孩,玩不到一起,所以自从女生休学,彼此就没有来往。

为了看病,黄弟兄才来到女同学家。来了才知道,女同学当年是得了严重的类风湿,手脚严重变形才辍学,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女同学一听他想找人看邪病,直接摆手,说:“找那些鬼干啥?你信主吧!”黄弟兄没有听懂,问,“主是啥?”女同学回答:“主就是耶稣!只有耶稣能医治你。”

黄弟兄因为生病,身体很虚弱,走路都需要扶墙走,那段时间记忆力也受损了,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而且“耶稣”是个外国人的名字,记住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难。他不到一分钟就忘记了。女同学一遍遍告诉他,还要教他祷告,但是怕记不住,最后只教了一句让他回家反复求,女同学教给他的这句话是,“耶稣啊,救我。”

耶稣亲自医治黄弟兄

听起来已经很简单了,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黄弟兄又忘了。想到自己求医这么久,没有人能治好自己的病,看着同学那么有信心,他就把耶稣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对同学说,“我回家忘记了怎么办?要不这样吧,你把这几个字写我手上,我把耶稣带回家。”于是,同学找到一个油笔,把“耶稣”写在了黄弟兄的手上。

黄弟兄真把耶稣带回了家。自此之后,黄弟兄天天念:“耶稣啊,救我。”他白天念,晚上念,不但在家里念,出门也念,走到哪都念,周围邻居甚至怀疑他生病被打击得精神出了问题。

当然,黄弟兄不只有这一句话祷告,在同学的建议下,他开始去市里参加聚会。同学因为身体原因不方便去聚会,但是同学的妈妈可以带着黄弟兄去。路上,同学的妈妈简单交代了一句,“你到了那里别说话,找个地方坐下,然后闭上眼睛。”黄弟兄也真听话,一进屋看有十来个人都是老阿姨,只有自己一个年轻人,就找个沙发坐下了。然后就闭上眼睛,并且直接闭到散会。

黄弟兄感觉到中间,有人碰他,但是他就是没有睁眼睛。结束后,旁边阿姨问他是不是睡着了,他才解释说,“没让我睁眼啊!”后来,他终于明白了,是祷告的时候闭眼睛,唱诗歌的时候可以睁眼睛。也可能同学的妈妈刚信主,不太懂,又怕弟兄在那里东张西望,乱说话扰乱秩序,就没说清楚。

这个事情今天听起来像个笑话,难以想象怎么会有人这么听话?但这也说明黄弟兄当年是多么单纯和虔诚!或许,他只是把耶稣当成某一种“神”来拜,但他的这种认真和顺服,在今天的聪明人身上是非常难看到的。

也正是这种单纯,让他从把耶稣当作众多神中的一位,到认识耶稣是唯一的真神。

因为黄弟兄比较年轻,阿姨们也都喜欢他,鼓励他买诗歌本,然后让他带领大家唱诗歌,黄弟兄也都一一照做。就这样,一边祷告,一边带着大家唱诗歌,他的病在一年多之后就彻底好了,不肿了,身上的硬块消失了,颜色也恢复了正常的皮肤色。

而在彻底得医治之前,他已经确信上帝医治了自己。因为他曾经在梦中(黄弟兄说非常清晰,好像自己是醒着一样)见到一个高大的白衣人。白衣人用特别好听的声音问他,“你想得医治吗?”他回答,“想!”“那好,把你的手伸出来。”白衣人说。于是,黄弟兄在梦中伸出左手,并看到白衣人拿着很长的针管给他注射药水。

之后,黄弟兄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就感觉浑身上下都是轻松的,心情也特别愉快。他相信这是耶稣亲自医治他了。从那之后,他没有再吃药,身体越来越好。

回报救命之恩,为主而活

自从得了医治,黄弟兄更喜欢去教会了,教会组织活动,需要帮手,需要洗菜、挑水跑腿(30年前,电话不普及,有临时聚会,需要跑去信徒家通知,很多信徒都是老年阿姨,有些人是其他地方的,大家就经常找他去通知)……他什么都乐意干。也正是因为去教会十分频繁,也很幸运地参加了各种聚会和培训。后来他开始参与讲道事奉。

黄弟兄在领诗歌的时候,就曾经羡慕讲道人在台上讲道,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够跟台上的讲道人一样宣讲上帝的话。不久之后,他竟然真的得到了一个讲道机会。他翻出从前聚会时所记的笔记预备自己的讲章。黄弟兄第一次讲道就讲了保罗的事奉,虽然只讲了20分钟,他却被自己所讲的道感动了,那一次,他知道上帝要呼召他走上全职的路,他也从心底里愿意为主而活。

当时,教会很兴旺,禾场不断扩大,从十里八村扩展到其他区了,福音工作特别多。在教会里虽然没有工资,但他的心思都在教会里面了,无瑕想赚钱的事情。不过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现实来看,黄弟兄的日子是非常艰难的。因为妻子已经跟他离婚,家里只有他跟母亲,当时母亲每个月有26元的低保。他们母子二人就靠这26云的补助生活。26元,实在是太少,他们有时候菜也吃不上。后来,有老姊妹去他家里意外发现他在家里吃馒头就盐水,当时他自己也很尴尬。之后陆续有教会的姊妹们给他送点菜或者咸菜,家庭条件好的,还会送点猪油给他。

生活常常捉襟见肘。黄弟兄的一条裤子(本来也是南方弟兄姐妹送过来的旧衣服),夏天穿到冬天,一年又一年,只要不坏,一直穿。穿坏了,教会的老姊妹给缝补一下继续穿;鞋子也是磨得鞋跟都没了……就这样的条件,他还能接待。一段时间,有五、六个青年住在他的破平房里,他们每天只能吃挂面。最后,这几个青年都受不了了。

除了饥饿,还要承受严寒。冬天的时候,因为白天都出去做工,房子里没有人烧火,门都会被冻上冰,晚上回来要先刨冰,打开门之后,再烧炕,一般都要烧一个小时左右屋子里才能暖和起来。简单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又匆忙出发了。

选择服事的生活,肉体上确实很苦。但是让黄弟兄感恩的是,当他经历这些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苦。他只是想如果主用他一天,他就忠心一天。他心中一直记着主的救命之恩,他说,“中国人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呢!”

全心摆上,主的恩典与祝福不断

当然,主也恩待了黄弟兄。在服事中,主给黄弟兄恩赐,他也在服事中经历主的供应和主的预备。

刚开始在没有电话的年代,他常常要去很远的、交通不便的地方传达聚会通知。有姊妹说,你要祷告,求主给你预备一个自行车。没几天,就有亲戚要把自己家里闲置不用的自行车给他。虽然白给的自行车有些破,甚至没有闸。但他还是平平安安地骑了几年。因为没有导航,好多也不是一个具体地址,给到他的信息可能只是有个村庄名字,或者大概的地方,有个人名。但是,奇妙的是,骑着自行车,自己常常能拐到正确的路口。

他曾被安排去一个村庄讲道,自己骑着自行车都不知道怎么左拐右拐就到了一个院子。看见一个老大爷在扫院子,准备找他打听一下,结果不成想那里正是聚会的地方。再远一点的,已经出了本市,要坐客车,然后要打摩托车坐十几里路才能到,他能恰好打到聚会地邻居家的摩托车。类似的恩典实在太多。路上的艰难常常伴随着主的同在。

在事奉中,也难免会有逼迫和拦阻,但是主都遮盖了。无论面对什么人的质疑,他都可以堂堂见证自己得救的经历。

此外,随着城市的发展,他和母亲一共两间半的小破平房赶上拆迁,他们后来得以住上楼房。他不看自己缺乏的,总是感恩自己所有的。选楼层的时候,需要抽签。抽楼号那天赶上聚会,他也没有到场,委托别人帮助抽的。结果是顶楼。很多人都不愿意住顶楼,但是他很高兴。因为顶楼还送一个阁楼,他说,“我”现在楼上楼下,想睡哪就睡哪,多好。”其实,黄弟兄觉得有个地方住就很感恩,而且他的盼望是永生,他相信主为他预备了永生的居所。

近五、六年,随着教会观念的改变,服事的工人会得到一些生活补贴,黄弟兄的生活条件与过去相比好了很多。他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他非常感恩,每天还是为了灵魂而四处奔波,跟笔者分享完自己的故事,黄弟兄第二天又要走向另一个城市。

笔者后记

黄弟兄爱主的心非常单纯,非常可敬,他的为人特别谦卑侍奉。回顾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作为长辈的黄弟兄为大家默默地预备各样的东西,提前把刚烤好的羊肉撕开,分给众人。饭后也热心地送我们去车站,抢着帮我们付车费。黄弟兄虽然没有被按立为牧师,但是他却带着牧者的心肠来服事。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