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3日
微信

切记| 不要让巫术走进基督信仰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0月10日 09:45 |
播放

现代社会的最大特点之一,大概是不再相信巫术的神秘力量,而是延续着启蒙运动的轨道,凡事寻求合乎理性的解释。因此这就让我们面对前现代社会所遗留下来的传统巫师既嗤之以鼻又匪夷所思,大家疑惑的是为什么在今天这样一个现代文明早已普及的时代,还有这么多人相信巫术呢。

如果我们翻开历史,就会发现巫术在前现代社会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不可分离的生活内容,就如我们今天的追剧追星一样,灵验的巫师也是受到万人追捧。甚至在深不可测的皇宫,巫师都有很高的地位。在不少世界古老国家的很多大事上,影响历史的大事件中,也能看到巫术的影响。

巫术如此影响,究其原因是前现代社会的生活完全满足了巫术的应验条件。我们常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市场是商品的导向。如果我们把巫术看做产品,那么这个关于巫术的市场是极其火爆的,而且经久不衰的。

什么是巫术?巫术是借助神秘的超自然力量,对某些人或事物施以影响或者控制的技术。巫术可以分成几个类别,按照巫术施加对象的性质,可以分成黑巫术和白巫术,按照巫师与施加对象的距离,可以分成接触巫术、募仿巫术和模拟巫术,按照巫术的介质可以分成蛊道巫术和反抗巫术。比如在笔者童年时期,村里有个会画“疙瘩”的邻居。如果谁家孩子身上突然有了一个大包,或者囊肿,就会到他家。他先用沾了墨汁的毛笔在囊肿处画圈,待到涂满囊肿的皮肤之后,再在墙上以同样的方向和大小画圈,就是把身上的病患以这种接触性和募仿的方式转移到墙上,如此一来疾病和疼痛就会消失。他家的墙壁每年总是要粉刷一边,因为上面满了密密麻麻的圈圈。

为什么说古代社会的巫术充满人的生活,而成为人们生活的内容呢?因为古代社会的生活中充满了黑巫术的应验内容,那就是瘟疫。可以说正是瘟疫,这种人们看不到摸不着的病毒或者细菌,让巫术的神秘力量有了质感,让人们对这种带来苦难的神秘有了经验的现实基础。

巫术中,尤其是黑巫术更是有巨大的市场,因为随便对他人的诅咒往往都会实现,因为在前现代社会,尤其在水系发达和湿热的南方,血吸虫、疟疾等疾病常常发生,因此诅咒他人的巫术往往应验。与此相反,祝福他人的白巫术和黑巫术相比,却没有那么多的应验条件。因此,人们生活中的巫术往往是反抗性或者防御性巫术较多。随身携带朱砂或者桃木辟邪往往成为出远门的标配。

在今天的北方农村,仍然有换童子的巫术。一个孩子如果幼年体弱多病,就会被巫师“诊断”为“童子”,也就是将来会夭折,而夭折的原因是某位神仙需要一个随身童子,看中了这个孩子,要把他摄去。为了改变孩子夭折的命运,便有了改变“童子”身份的巫术。就是把这个孩子的“童子”身份,换到别的孩子身上。按照巫术的要求,家长会把藏有咒语和象征孩子的木偶置于繁忙的十字路口或者大马路的桥边,这样童子身份就会被路过的某个不幸的孩子换掉。

巫术不仅在民间流行,有它的存在基础,在前现代社会的国家公共活动中,也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知道甲骨文的作用,是记录商王占卜和实际是否应验的结果。占卜师是皇室的标配。到了周代,巫同样是国家机器中的一个编制存在。在《周礼》中,司巫掌管群巫的政令,属于春秋宗伯。国家发生瘟疫或者其它大灾难,司巫要带领众巫视察。到了两汉时期,巫在政治系统中,仍被保留。西汉初朝廷设有巫职“长安置祠祀官、女巫”。汉代之后,巫逐渐失去政治地位,尤其是天人感应意识形态建立之后。天人感应的建立,皇权出于安全考虑,垄断对自然神秘事件的解释权,巫便进入政治打击范畴。但是瘟疫的常态化,为巫存在提供了土壤。因此巫在社会上尽管没有政治地位,但是在所有阶层,从底层到贵族皇权阶层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是一个庞大的存在群体。

在汉代,匈奴频频入侵。匈奴在行军前,要实施诅军术。在敌军必经的道路上埋下牛羊尸体,以此诅咒敌军,这是接触巫术或者转嫁巫术。胡巫是对匈奴等北方民族巫师的统称,他们往往具有通神和诅咒的能力。胡巫进入中国之后,在宫廷影响很大,因此便产生了改变西汉历史的巫蛊之祸,正是巫蛊之祸让西汉由盛转衰,成为西汉历史发展的分水岭。而西汉之后的新莽王朝和东汉的刘秀王朝,同样靠着神秘的谶纬起家,巫术同样影响深远。

瘟疫的常态化,为神秘力量的信仰提供了其长久不帅的土壤,乃至于成为我们文化的必不可少的成分,一直传承到今天。因此今天在北方农村,甚至在一些城市的特定群体中,仍然能看到这种巫术的存在。但是随着社会土壤的消失,对巫术的热情也在慢慢消失,而逐渐转变成一种文化和习俗,失去了那种控制自然或者人的内容。

但是在当下的基督教中,我们仍能看到一些巫术的成分,在信徒的日常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比如有些教会喜欢在祷告的时候诅咒他人,祈求神降灾难给他人,还有些人相信牧师拥有巫师一样的力量,把牧师巫师化,或者把圣经也巫术化,认为圣经具备超凡能量,只要带着圣经或者把贵重物品放在圣经中,就能确保安全。这其实是基督教的巫术化。

上帝是可以被我们操纵的吗?创造天地的主,不是我们操纵的对象,也不是操纵我们的神灵,而是拯救我们的救赎者。上帝的救赎和创造形象,是巫术与基督信仰的最大区别。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