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微信

部分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清除俄罗斯影响残余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8月23日 09:30 |
播放

最近一个主日,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修道院院长约伯·奥尔山斯基(Job Olshansky)在面对50名惶恐的教区居民时,陈述说明了为什么社区准备在9月1日改用格里高利历。

乌克兰战争加速了乌克兰宗教生活的再构建,目的是摆脱长期以来受其影响的俄罗斯传统。俄罗斯东正教会领袖基里尔牧首狂热支持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克林姆林宫的观点,即乌克兰的土地和文化都根源自俄罗斯。

奥尔山斯基告诉教区居民:“为了维护和确认我们自己的乌克兰精神特性,保护我们不受‘俄罗斯世界’的侵略,我们必须及时做出决定。”

几个世纪以来,乌克兰东正教信徒将传统的儒略历视作教会身份的支柱之一,其首先是作为抵抗在乌克兰西部进行统治的天主教君主的拉丁化标志,之后是作为抵抗苏维埃制度的标志。但是最近数十年来,儒略历已经与支持俄罗斯东正教而非乌克兰东正教联系在了一起。

历法的改变意味着数百万乌克兰人今年会在12月25日庆祝圣诞节,而不是俄罗斯和其他部分东正教会庆祝的1月7日。西方基督教世界在1582年通过天主教教宗法令采用了修订后的历法,纠正了复活节的计算方法,而世界上大多数东正教会在1924年一次宗教会议上改用这一修订后的历法。

接近80%的乌克兰人是东正教基督徒,但他们将忠诚献给两间对立的分支。一间是乌克兰东正教会(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莫斯科宗主),他们在历史上一直都与莫斯科牧首区联系在一起。但在2022年5月,也就是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的几个月后,他们声称解除了这种联系。另一间是乌克兰东正教会(Orthodox Church of Ukraine,基辅宗主),他们在2019年获君士坦丁堡牧首授予的独立权,被承认为自治教会(乌克兰第一间自治教会成立于1921年,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的重要一支,但苏联的迫害使得教会资产清空,神职人员遭流放,信徒被迫转入地下。1943年,约瑟夫·斯大林恢复了俄罗斯东正教会及其乌克兰分支)。

莫斯科牧首区希望保留住乌克兰教会(莫斯科宗主),因为俄罗斯东正教诞生于乌克兰首都基辅,其教堂数量占到俄罗斯东正教教堂的三分之一。时至今日,俄罗斯东正教会在乌克兰的注册教区仍多过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

根据一项进行于2022年的调查,现在仅有约4%的乌克兰人认同莫斯科牧首区,同时至少有1500个教区已经转入到自治的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这个影响的其一为,越来越多的乌克兰人聆听使用乌克兰语的礼拜礼仪,而非教会斯拉夫语(Church Slavonic,一种接近俄语的礼仪语言)

此外,政府在地方和地区层级禁止与俄罗斯有联系的教会,使得拥有很多历史悠久教堂建筑的国家可以将租约转给新成立的自治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乌克兰议会目前正在审议的一项法律草案可能禁止历史更为久远的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利沃夫市已经成为第一个取缔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城市,还在今年4月拆毁掉据说是教会仅存的一间建筑。

圣母拼帐东正教堂(Intercession of the Theotokos Orthodox Cathedral)的神父米哈伊洛·西瓦可(Mikhailo Sivak)说:“俄罗斯如此需要控制教会的原因之一为,那些影响教会的人掌控了国家。如果说利沃夫存在有亲俄势力的话,那也是极少数且沉默的人。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的教堂数量每月都在大幅增加。”

奥尔山斯基主持的圣复活新阿索斯修道院(Holy Resurrection New Athos Monastery)是利沃夫市去年3月过渡到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的数十间教堂之一。

2019年,奥尔山斯基受雇协助利沃夫兼加利西亚都主教菲亚雷特(Filaret)。他说,在全面入侵的几周后,约20名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神职人员举行会议,谴责俄罗斯的行动,他是会上仅有的两名神父之一。几个世纪以来,利沃夫一直都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的文化中心。

奥尔山斯基说:“他们说美国人向我们投弹,俄罗斯是无辜的。那时我意识到,我不能继续与这些人共事了,因为我在伊尔平和布查附近的家人正在遭受轰炸。”

由于正与市政府进行法律诉讼,都主教菲亚雷特的一位代表拒绝就改换教区的教会数量发表评论。为利沃夫教区工作的多位人士表示,在利沃夫,偏爱传统乌克兰教会(莫斯科宗主)的信徒在他们的公寓里秘密举行礼拜仪式。宗教新闻社采访了基辅的几位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信徒,他们表示支持乌克兰国防军,希望最高领导层可以更强烈地谴责俄罗斯的侵略行径。

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领导人坚称,他们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还遭受不公正迫害。基辅都主教欧诺菲力(Onuphry)迅速宣布入侵是一场“灾难”,利沃夫的神职人员也是第一批停止纪念莫斯科牧首基里尔的人员。但是,国家已经逮捕了几名被认定与俄罗斯士兵合作或为俄罗斯入侵辩护的教会神职人员,将他们定罪。此外,基辅一家法院在8月早些时候维持了政府取消石窟修道院租约的决定,石窟修道院是斯拉夫东正教的一处圣地,始建于1051年。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僧侣、神职人员和支持者一直在抵制驱逐他们的决定,因为这将把他们的领地转让给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

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的博利斯皮尔都主教、教区秘书长弗拉基亚·安东尼(Vladkya Anthony)在之前一次采访中告诉宗教新闻社,称与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的冲突是民族主义而非宗教问题。他说:“他们是在与自己的人民、自己的精神根基作斗争。我们不要求任何特权,只要求在一个民主国家中生存。”

55岁的柳德穆拉·伊万诺娃(Liudmula Ivanova)在圣复活教堂作礼拜,她说自己转到独立的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是因为俄罗斯东正教会在纵容屠杀乌克兰人(俄罗斯媒体监察等网站显示,俄罗斯神职人员在东正教一电视频道上怂恿对乌克兰人进行种族灭绝)。

她说:“这不好。俄罗斯人不会分析。他们不思考。神甫们叫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俄罗斯神甫希望人们不要反抗,但我们反抗了。”

虽然利沃夫距离前线数百英里,且靠近波兰边界,但俄罗斯的导弹还是经常袭击居民楼,造成平民伤亡。最近一次的俄罗斯袭击发生在8月15日,造成该地区100多栋建筑受损,3人罹难,包括一名年仅10岁的儿童。

7月末,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的新领导层经过投票,决定采用格里高利历,但教区采用的话需要通过三分之二的成员投票。

并非所有人都对改变历法感到振奋。圣复活教堂的一位神父帕弗洛·达维登科(Pavlo Davydenko)称,采用新历法将让修道院与在家祷告的人隔绝,可能使教会更接近梵蒂冈。他担心这样会冲淡东正教传统。

他说:“做不做是一回事,信不信是另一回事。我们应给人们留出更多时间用来转换到新的年历和适应这个想法。”

就在几个月前,该社区的“电报”(Telegram)聊天显示,仅有约一半的教区居民同意改用感到很西方化及陌生的格里高利历庆祝日和节日。

奥尔山斯基说:“我们必须习惯使用乌克兰语祷告。这不是一日之功,历法上的进度应一步一步进行。”他认为,新成立的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是真正的属于人民的教会,他们不渴望成为国家教会,而莫斯科牧首区和历史更久的乌克兰东正教会(莫斯科宗主)则是自上而下运作的。

经过一场讨论,会议进行投票,如同其他数以千计的教会一样,绝大多数人赞成改用新历法。


源自Religion News Service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