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洛桑运动: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种族主义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9月05日 09:40 |
播放

墨西哥人和外国人双双认为,墨西哥不存在种族主义或种族不公正,尤其是与其他存在强烈双重种族主义的国家相比。

这种观点很可能源自欧洲人对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征服,因为这个时期促进了人种混合,导致混血人口占到该地区的大多数。

但是,一些一直研究从殖民历史时期到今天混血现象的学者认为,欧洲人和土著人口之间的混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大规模发生,而且他们也认为存在不平等。

人们总是认为土著人口不如欧洲人。即使是在鼓励人种混合的情况下,征服者的目标似乎还是通过“白人化”来消灭土著人口。

在墨西哥和拉丁美洲其他的很多地区,种族主义多年来一直都是一个很难被承认,甚至无从提及的问题。

历史上看,我们拉丁美洲人更愿意不承认种族主义的存在,对其视而不见,但它在生活很多领域中都明显存在,如我们的语言、我们的日常用语、我们的笑话、我们的人际关系,以及我们的家庭和学校。我们在这些领域中既是种族歧视的客体,也是种族歧视的主体。

种族歧视也存在于公共场合,如我们对某些类型移民的态度。我们在自觉或不自觉中实践着种族主义。

当一个人的肤色和体貌特征决定了他能否获得机遇以及贫富程度时,微妙的歧视就可能存在了。这种微妙歧视与另一种被称之为“阶级歧视”的歧视有关。

作家戈麦斯·布鲁纳(Gómez Bruera)承认,墨西哥的种族主义-阶级歧视是对“白人化”的永久追求,它不一定要通过与肤色更白皙的人结婚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对“白人墨西哥人”的态度来实现。

墨西哥和拉丁美洲背景下的种族不公正

墨西哥存在很多需要种族公正的群体和阶层。以下就是该国倍受歧视和边缘化群体中两个较为突出的例子。

从殖民时代到今天,与其他国家的人相比,当地人一直被称之为原始民族:不文明、迷信、与世隔绝,甚至安贫乐道。

因此,墨西哥种族不公正的一个例子就是结构性现象的结果,即一部分人通过权力关系长期压迫另一部分人。

另一个种族不公正的例子是对移民的态度。鲜为人知的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墨西哥政府一直拒绝某些种族群体(诸如中国人、犹太人、阿拉伯人、吉普赛人等)的移民,因为后者被认为对国家毫无益处。

但相对的,来自欧洲国家的移民获得宣扬。然而,这种推动并不成功,少数欧洲移民总在避免与当地居民接触,更别提与原住民接触了。

在当前从中美洲去往美国的大规模移民运动遭遇政治敌意时,这是个有意思的历史先河。

直到最近,这些移民才获得穿越该国的许可,尽管他们依然深受歧视和边缘化。

而且有研究表明,从中美洲途径墨西哥去往美国的移民,以及逗留在墨西哥的移民,都经历过种族歧视。

虽然如此,这种歧视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带有某种选择性。

如果移民是欧洲人或皮肤较白,他们会张开双臂以表欢迎和尊重。但如果对方是有色人种,则会遭到冷漠、敌视、蔑视,甚至是嘲弄。

过去几年,墨西哥社会对于移民的排斥一直在上升。

2019年一项调查显示,63%的墨西哥人不同意允许移民留在墨西哥工作,52%的人认为政府当向移民施压,迫使他们返回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向他们提供保护和人道主义帮助。

教会的影响

近两个世纪来,我们墨西哥福音派信徒,尤其是浸信会信徒,见证各不一样。我们的影响虽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但对我们的评价却不尽相同。

我们被公认为受过教育,在教会中建立良好组织结构,对宣教有意愿,也信奉宗教自由。

然而,也鉴于我们奉行政教分离原则,我们也被视作一个缺乏社会承诺、政治立场模糊的排外群体。

另一方面,有个令人鼓舞的例子,也就是合作应对近来日益增多的移民群体,特别是位于墨西哥华雷斯城和美国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之间与美国接壤的北部边境地区的移民群体。

在那里,教会、民间社团和两国社区在缓解移民危机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奇瓦瓦大学(西:El Colegio de Chihuahua)的研究教授鲁道夫·卢比奥·萨拉斯(Rodolfo Rubio Salas)说:“自2018年以来,这些组织已经对所有的移民潮做出了回应。”

他还说:“他们继续为每一次移民潮提供主要帮助,因为政府的回应很多时候都姗姗来迟。”

与此同时,不同教派的教会每天为数千人他提供饮食,还接待数百个家庭。有些教会还为那些感到被不同当局逼至绝路的移民支付宾馆房间的费用。

奇瓦瓦自治大学(西:Universidad Autónoma de Chihuahua)的教授埃米利奥·洛佩斯·雷耶斯(Emilio López Reyes)也认为,民间社团和宗教团体很好地控制住该地区的移民形势,避免了一场社会灾难。

也正因如此,华雷斯市通过世俗及宗教组织向移民给予极大关注,虽然这些组织的设施(如宿舍和餐厅)在很多情况下早已不堪重负。

21世纪宣教之挑战和建议

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经济和政治局势对于基督徒而言是个复杂的挑战,但如此也需要他们做出回应。世界范围内的社会-经济危机对该地区造成了影响,其特征是极端贫困和极度不平等。

拉丁美洲被认为是“天主教基督徒”大陆,每平方米和每个居民拥有的教堂建筑数量比其他任何大陆都要多,但与此同时的是,这里人民的生活却在贫困和苦难中。

基督徒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全面实践我们的神学身份。人们不仅是在寻求精神上的答案,也在寻求物质上和根本上的答案:寻找避难所,寻找恢复,寻找继续活着的复原力,甚至寻找如何让生命变得有意义。

我们要迎接这一挑战和机遇,在这个世界上的贫困地区以综合方式分享福音。

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在这个背景下展示完整福音及其对整个人的所有影响,避免宣讲无皈依、无扎实门徒训练、无社会承诺的快速消费品式福音的诱惑。

我们可以向我们的前辈们学习,他们在面临物质和文化障碍的情况,依然努力向精神上需要帮助的人宣讲完整的福音信息。

我们需要认识到,这片土地上第一批福音派信徒拥有高质量的基督徒生活,他们发生改变的生命使得他们甚至心甘情愿地受苦。

在种族不公正、不平等和歧视的背景下,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在21世纪重申我们对于传统和未来使命之承诺的机会。

总结反思

圣经中关于所有信徒皆祭司的原则,反对受我们文化影响的专断、独裁、等级制度和歧视性领导方式。

拉丁美洲福音派教会与世界其他非正义和有罪不罚现象猖獗的地区一样,当在教会宣教中实践正义观,让我们走出舒适的建筑,与民间社团合作,促进和尊重人权。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虽然我们周遭存在巨大的社会需要,但很多教会并没有将正义视作福音价值观之一。

因此,尽管我们可以通过讲道和教导来宣传福音,但有时我们的行为却是在表明我们纵容歧视和边缘化做法,于是就产生伦理上的不协调。

如果我们打算成为宣扬促进及尊重公民权利的完整福音的教会,则我们必须在教会内外都这么做。这样我们才能彰显出我们的福音信念。

这样的参与需要一个精心策划的战略。援助穷人的计划是好的,也是必要的,但我们必须先要揭示那些助长社会和教会中不公正现象的不公正社会制度。


原作者蒂诺拉·门德斯(Dinorah B. Méndez),为向平信徒领袖提供圣经战略培训之中心的墨西哥杜兰戈比布鲁斯学园(Byblos Institute in Durango, Mexico)校长。
之前,她在墨西哥城担任传教士,还在墨西哥浸信会神学院教授神学和教会史30年。
她撰写过很多期刊论文和英语西班牙语书籍的部分章节;教牧书信、《希伯来书》、《雅各书》的圣经注释;以及一本西班牙语的基督教历史教科书。
本文原载于《洛桑全球分析》(Lausanne Global Analysis)2023年7月号,如欲收获《洛桑全球分析》这本免费双月刊,请在www.lausanne.org/analysis进行订阅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