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微信

东北一姊妹的真实见证:突然腰脊椎骨折后,疾病煎熬中如何被主爱光照

作者: 大漠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6月27日 16:00 |
播放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对刘敏姊妹(化名)来说,2022年6月13日这一天,是一个灰色的日子。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她在洗手间接了半小盆清水,打算投洗刚刚拧干了的衣服,谁知,正欲站起之时,腰身只是蠕动了一下,稍用了一些力,顿觉腰脊椎底部,发出一个轻微的响声,一阵钻心之痛立刻袭向全身,手中端起的半盆水也咣当一下摔落地上。瞬间,刘姊妹身子晃了一下就萎靡在地,瘫坐一团,疼的呼叫着:“主啊,救救我吧。”

家里的老伴和孩子听到她的呼救声,立即前去慢慢地把她搀扶起来,挪蹭着下了楼,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沈阳市骨科医院。经过X光照相等检查,最终确诊为脊椎骨十二节骨折。大夫给出的治疗方案有两个,一个是保守治疗,就是居家吃药静养,使其慢慢恢复。一个是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刘姊妹选择了居家静养的保守治疗。随即,取了大夫开的药便回到家里。

可以说,刘姊妹是一位资深的老基督徒了,早在三十年前就已被主拣选。那是上世纪的1993年的初冬。那时,刘姊妹在一个名叫大众造纸厂的国有企业上班。单位经济效益滑坡,面临转型或者倒闭,工人不但开不出工资,也面临着下岗失业。她的老伴在粮食企业上班,经济效益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孩子正上小学,家庭生活都变得极为艰难。偏偏在这时,家里所在地区开始棚户区动迁改造。一时之间,工作与生存都面临着危险。当一家三口面临居无定所,求亲靠友落空,叫天天不响,叫地地不应的时候,忽然觉得在这个冷漠的星球上,唯有泪洒衣襟才能感受到一丝人间温暖。那种滋味,不身临其境者是很难体味到的。

刘姊妹不知道的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基督徒常说的那句话:“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开始悄然应验在她的身上。没有几天,刘姊妹就接到二姨让她到她家暂时居住的信息。但二姨家并没有空闲的房子,这叫刘姊妹很是踌躇和疑惑,可她的二姨夫却笑着安慰刘姊妹说:“一个月之内肯定叫你搬到这来住。”随即指着院子的一个角落又说:“在那个地方盖一间房让你家住。”这时刘姊妹才明白,二姨要在院子里盖一座新房给她家住。

一个月后新房盖成,刘姊妹一家便搬了过来。这一住就是三年多,二姨一家给了刘姊妹一家特殊的关照,一有什么事,她的两个表弟和媳妇都主动上前相帮,二姨还经常请刘姊妹一家到她那吃饭,一做什么好吃的就给刘姊妹家送过去。尤其是她的二姨夫,因为刘姊妹的老伴承包了单位的一所粮店,基本不在家住,而家里的担水、劈柴、买煤、打煤坯等都由她的二姨夫帮助解决了。时间一长,刘姊妹才知道她的二姨是一位老基督徒,并在她二姨的引导下也受洗成为了基督徒。

蹉跎的岁月与生活,让她在信仰中逐步充实起来,坚信主的话就是真理,就是人生的依靠,对未来也充满了盼望,一种从未有过的喜乐和幸福感萦绕着她。生活的颠簸和苦难,一个接一个,有了信仰的支撑,以往的抱怨之话,颓废之语,惆怅之色,在圣经真理的陶冶熔炼中逐渐褪去,凝结成心底里的一句话,就是“哈利路亚”,即赞美主,并且随着岁月的增长,越来越强烈地激荡在她的生命里。因此,危急时刻她嘴里便本能地呼喊出:“主啊,救救我吧!”这句话,因为她知道和相信:“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把我安置在宽阔之地。”

这就是刘姊妹的信仰本色,她不会说那些华丽的词语,不会声情并茂的祈祷,甚至对《圣经》里的字都有许多是不认识的,就更谈不上什么理解了。但这些不是不重要,而是因为每个人来自神的恩赐是不一样的,唯有依靠主,与主的灵贴近融合,活出主基督的样式,爱神爱人,才是每一个基督徒共同的向往和追求。

 

 刘姊妹从居家静养的第一天就开始向神祈祷,求神尽快医治她。每天的祈祷,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十次二十次。但剧烈的疼痛依然不止,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就是吃喝拉撒也需要老伴的伺候。这对于整天忙于买菜做饭和教会事务的刘姊妹来说,不仅难以适应,几乎就是一个晴天霹雳,既破碎凌乱了她正常的生活,也震颤和摇动着她的信仰。于是,抛弃了她对神的那种敬畏和对基督的坚信。她在病痛的折磨和煎熬中不再祈祷,不再赞美,不再读经,认为这些都是没有用的,不但不会减轻自己肉体的痛苦,反而会增加自己精神上的烦恼和负担。

三个月后她的病情依然如故,乃至有越来越严重的征兆。就在这段日子里,本教会和曾经委身过的教会的一些弟兄姊妹,不知道从哪得到了刘姊妹腰脊椎骨折的消息,都一一前来探望安慰她,给她提供一些医治的方法,并为她向神祈祷。这个时期,正是疫情蔓延的时期,街道小区时不时地就被封控起来,这些弟兄姊妹趁着解封的机会,冒着疫情的风险来探望的,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感染上。这让刘姊妹非常感动。但刘姊妹不善言谈,不知道自己怎么说才会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这不是那种世俗上的探望,也不是私人感情上的那种关爱,而是来自神的一种慰藉,是让她矮小瘦弱的身躯去勇敢地面对病魔,不要被病魔缠裹和束缚了对神的信心。让她相信“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刘姊妹一个人静默的时候,凝望住弟兄姊妹送过来的那些水果肉菜等,心有所感,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淌了下来。她深知这是神的爱,是弟兄姊妹的爱,是教会这个大家庭的爱。可是自己,却在病痛折磨和煎熬中软弱跌倒,对主失去了信心。想来真是惭愧。

其实,不仅是刘姊妹,甚至可以说很多基督徒的信仰在与生活相融的时候,当困境和灾难来临的时候,或者在教会侍奉工作的实践中,心灵里都隐含着很大的一部分不为外人所察的因素,在被表面热烈的信仰掩盖着。如果苏格拉底的“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一语是至理名言的话,那么我们的信仰,更应该超越苏格拉底,以广阔深远的眼光去省察自己,以期更像我们的主基督。就如同保罗说的那样:“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刘姊妹的这种省察忏悔,无疑是内在圣灵的一种推动。换句话说,就是当我们远离主的时候,我们的信仰之主却一直与我们同在,是我们远离了主。

也就是从第二天起,刘姊妹恢复了以往的读经和祷告,将自己软弱跌倒远离主做了一番忏悔性的祷告。不到一个月,经她姐姐的推荐和介绍,她到辽宁省第二中医院进行了住院治疗。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骨折的原因却被找到了。医生经过对她的骨密度的检查,居然发现她的骨密度超过了正常骨密度的最低值。也就是说,骨质疏松到了令人可怕的程度,医生语重心长地说:“你真是万幸啊!这样的骨密度就是咳嗽一下都是容易造成骨折的。”刘姊妹听了后,握住医生的手就哭了。因为想起来就后怕,假如不是在家里摔倒的,换个地方摔倒,或者是菜市场,或者是街头,或者是什么地方,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啊!这一刻,她什么话都没有,但却十分清楚,这是主基督的保守和护佑,心里不停地高喊着:哈利路亚!赞美主!感谢主!

  

住院用的药都是治疗骨质疏松的,但不几天就发现这些药物对胃有着强烈的刺激和副作用,这一下子便引发了刘姊妹的胃病。刘姊妹的胃病至少有十多年以上的病史了,时犯时好,被药物这么一刺激,疼的昼夜不能安睡。胃病闹腾的她吃不好,睡不好,等到半个月出院后,本来就瘦小的她,紧致的皮肤松弛得如同一张皱褶的白纸。回家一过秤,整整瘦下去十多斤,对镜一照,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太太的模样瞬间呈现眼前,眼泪扑簌簌地顺着面颊就淌了下来。她嗫嚅地说道:“主啊,你为什么不救我?赶紧把我的命取走吧,这太遭罪太折磨人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刘姊妹的这番话与圣经中约伯在第二次遭难,从头到脚长满了毒疮时,也要求神取他的性命是很相似的。病痛的折磨,她的信仰虽然没有沉沦,却让她滑向了信仰的边缘地带。

紧接着,刘姊妹打算继续住院治疗,但不是骨科,而是脾胃科。只是疫情还没有过去,只能忍住病痛的煎熬耐心等待着。谁知刚解除封控,疫情却泛滥起来,刘姊妹一家都被“阳”了。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直到二十天后才住进了辽宁中医院脾胃科。

这段时间,刘姊妹基本放弃了读经和祷告,自觉不自觉地又疏远了主基督。虽说是住院,但没有什么特别的治疗方法,除了用各种仪器检查外,就是吃药,药也是市面药房里都有的,只多了一项吊瓶打滴溜的消炎药。直到出院,一切如初,疾病依然在刘姊妹的体内肆虐疯狂着,把刘姊妹搅得心绪烦乱,精疲力尽,面色蜡黄,两眼无光,脾胃处该怎么疼还是怎么疼。

最后刘姊妹被疾病逼的只能走很多病患者都走过的老路,就是“有病乱投医”。最后来到沈阳站附近的名叫“国医中医院”的一家私人医院就诊,并在这里做了胃镜手术,切割了肠道上的几个息肉,往已经流血和结痂的胃肠道上喷洒了类似消炎的药物。

一个信仰者心灵与肉体相互和谐与绞杀的经历,就是走向灵性生命成熟与永生的最真实的足迹。这是自己灵魂在主基督的引领下,独自上升的运行轨迹,带有鲜明的灵性生命的体征和对主基督的情感温度。刘姊妹在痛苦的疾病中,心中的信仰没有磨灭,但前进与跟随主基督的脚步却在疾病的痛苦中徘徊起来。

4月29日这一天上午,天气阴沉,刘姊妹躺在病榻上与往日一样,目色无光,略显呆滞,流露着一副愁苦之相。这时,老伴把门打开了,从外面领进来两位女孩来到她的床前。刘姊妹知道这是老伴的同工,都在为主服事,从老伴那里得知自己得病的信息,又恰逢节日回家顺路来探望一下。两位小姊妹是从千里之外的上海做高铁过来的,见面后彼此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彼此从未见过面,熟悉的是都是一洗一信一主的肢体,都是属于基督的,是基督丰盛的恩典把彼此连接在一起,都是从圣灵那里获得了新生,结成了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更是因为圣灵的引领才有了这样的相遇。

李姓小姊妹一边为刘姊妹祷告,一边用手按着她胃部疼痛的地方,一下一下轻轻地摩挲着,另一边的周姓小姊妹也默默地为刘姊妹按摩着下肢。在祷告声中,整个房间,充盈着一种主基督的临在感,幽幽的,静静的,只见刘姊妹的脸色由黄变红,由疼痛的忧郁慢慢转为像阳光那样的舒朗,眼里盈满了感激的泪光。祷告过后,两个小姊妹与她谈了一些信仰生活中的一些事,同时帮她下载了一些信仰方面的资料。两个小姊妹从千里之外把主基督对刘姊妹的爱,满满地送了过来。瞬息之间,刘姊妹对主基督的愧疚之心便生发出来,跌倒的信心在忏悔中又重新崛起。

刘姊妹在疾病的折磨与煎熬中,屡次软弱和跌倒,对主失去了信心,但又屡次被主的爱所光照。这种爱的光照,是通过肢体的探望呈现出来的,是可触可感的。

当被主爱光照之时,信心便被主树立起来,让她愧疚和忏悔,而这种愧疚和忏悔,是通过对自己内心信仰的察验发现的。


软弱跌倒、
主爱光照、
察验忏悔、
重拾信心,这四组句子构成了刘姊妹在疾病煎熬过程中的关键词。这样,一波三折,不是刘姊妹在与主同行,而是在主基督的搀拉中与主同行。

笔者心语:

“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对一个基督徒来说,软弱跌倒,没有了对主基督的信心,自然也是一种罪。而基督徒的灵,因为有圣灵的进入,它是干净完整的,是相信主基督的。所以可以说,刘姊妹在疾病中经历的不仅仅是肉体的折磨与煎熬,更是灵与肉的一种交战。

一个虔诚的基督信仰者,暂居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没有谁可以把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一帆风顺。但应该始终坚信,历经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他的信仰会更加鲜活而生动,圣洁而高尚。太阳底下无新事,在白云苍狗,云卷云舒,升降起落,瞬息万变的人生中,永远不变的惟有信仰。因为,即使周围冰冷黑暗,即使活的平淡卑微,也要让灵魂圣洁完整,与主基督一起永生。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