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30日
微信

学术讲座| 窥视诸神的诞生“偶像崇拜的哲学诠释”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5月04日 11:10 |
播放

很多基督徒都读过提摩太凯勒的《诸神的面具》,在这本书中,提摩太·凯勒帮助我们分辨隐藏在爱情、金钱、权力、成功……等背后的偶像本质,引领人回到真实的上帝那里。 

偶像崇拜是基督徒随时都要小心的问题。加尔文有句名言:人心就是制造偶像的工厂。今年2月份,BC讲坛第50期,新加坡神学院副院长戴永富博士分享线上讲座《窥视诸神的诞生“偶像崇拜的哲学诠释》。戴永富博士通过讲座带领听众参观了制造偶像的工厂——人心,并指出偶像制造的诞生机制、工具、流程及后果。

戴博士指出偶像不只是神明,很多东西包括自己都可能成为一个人的偶像。而讨论和批判偶像崇拜是基于一个思想背景:基督教的至善主义,即强调美好的生活,有福的人生。基督教强调丰盛的生命,也是不断完善人性的生命。但是偶像会损坏人性,让人走向虚无和自欺的人生。

戴博士在阐述中主要分以下几点。 

一, 偶像制造机制是由于人的自我防卫机制开始的

从创造来看,人有完善自我的本性。人性的完善原本是靠联合而效法,也就是通过跟真神联合,能够效法真神的样式。也就是说我们的存在是相对的,需要依靠造物主托住才能存在。 

但是人堕落了,堕落后,人不想依靠上帝,因此走向虚无。人要独立,却不能独立存在,因此开始反联合,反效法。人接受了撒旦的建议,吃善恶树上的果子。

另外,堕落的状态因缺乏上帝的同在,所以我们的自然、人生等一切都会面临灭亡的威胁。而在死亡威胁里,人依然有完善自己的倾向,可是现实不能够与他合作。残酷的现实与求生渴望产生矛盾的时候,引起了焦虑,人产生了深刻的不安全感。因为焦虑,人急于保护自己,便开始采用一些以自我为中心的防卫措施。

1,焦虑引起自我崇拜

焦虑是不信,矛盾或焦虑启动以自我为中心的防卫机制,而此防卫又离不开自我肯定和膨胀。当一个人受到现实威胁,受到别人或社会的拒绝时,会本能地想要肯定自己。

2,防卫机制也是产生虚假自我形象的机制

戴永富院长举例来说,“别人觉得我笨,我感到自卑,焦虑。我想肯定自己:我虽然笨,但是我还是有能力的,我是善于赚钱的。但我同时发现有人比我更有能力,更会赚钱,财富更多,原来我是有限的。为了面对我有赚钱能力但是也有限这个不稳定的客观因素,我就需要强化主观因素。这是产生虚假自我形象的过程。” 

这个过程也是绝对化的自我肯定,最终会变成自我膨胀。戴永富院长用偶像定律来解释这个过程:人以强化渴望的手段而压制不稳定客观因素所带来的忧惧。

3,自我崇拜是偶像崇拜的开始

偶像崇拜主要是关系到自我形象,我要变成什么样的我才能被人喜欢,才能感到安慰,我要变成富有的,是善于赚钱的我,是很会事奉的我,讲道很好的我,长得美好的我……

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人事奉金钱,人通过“我是善于赚钱的我”来肯定自己,让自己有安全感,以为别人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因此说偶像崇拜是虚假的自我崇拜,人的第一个偶像就是自己。 

二,偶像制造的工具是自欺

不愿意信靠上帝之人急于防卫自己,自我防卫迫使人发明上帝的替代品。即拒绝真神,被迫发明假神。有意思的是,你欺骗别人的时候,你知道自己在给别人传递假的信息。但自欺不一样,开始你隐约知道是假的,但是为了压制你的焦虑,你就不断强化你对假信息的相信。

自欺(一):偶像崇拜是反常敬拜(或变态敬拜),也就是将相对的绝对化(有限的无限化)。

为什么是反常敬拜? 每个人都有可怕的,每个人都有最深刻的焦虑。怕现实、怕贫穷、怕失去健康、怕失去所爱的人……怕失去控制的力量,所以会想要制造一个能给自己撑腰的新主宰,并强化新的偶像和新的主宰。

偶像崇拜的心理是:面临可怕现实之人神化了那些能帮助其增强自爱(即粉饰其形象)的事物,如财富、权力,业绩、美貌等。

故偶像崇拜:自我崇拜+寄托崇拜。为了自我崇拜,需要找东西衬托我自己,用财富衬托我,财富就变成偶像。我为什么崇拜财富、美貌、权力……因为我崇拜自己。照此,人独立于上帝之日是服从偶像之时。

自欺(二):双重人生

上层信仰与言行受制于底层的防卫欲望及忧惧。但人只想在上层生活而不愿直视其底层,底层有不安全感。

为什么有人说宗教是鸦片?因为的确很多人把宗教当鸦片。例:为什么耶稣批判律法主义?因为律法主义者认为遵守律法能够膨胀自我形象。对律法主义者来说,最可怕的是上帝本身,所以我必须遵守律法的条条框框才能没有惧怕。而一旦行的好,人便开始自我膨胀,自以为义。所以说律法主义把宗教当鸦片。

自欺(三) :自相抵牾的依靠 

偶像不能自己站立,需要人抬着。人依靠的东西也反过来依靠人,这是自相抵牾的。这告诉我们,人的寄托,一方面高举脆弱的自我,另一方面要依赖人的各样举措才能稳坐神明的宝座。举例来说,一方面财富可以高举脆弱的自我,但是另一方面,人也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包括金钱)去创造和积累财富,这样生活也很累。

马丁·路德曾经说过,“当你的信心和依靠正确,你的神也是真正的上帝……当你的信心和依靠不对,那么你就没有真正的上帝。”

我们一般说要敬拜真神,不要敬拜假神,但是路德说,更重要的是你的态度、你的信心、你的依靠是否正确。根据路德的说法,信徒的敬拜若反常,其神学观再正确也不会给他带来真神。“感谢主,我是正统的,我不像别人……”就像法利赛人的祷告一样,正确的神学观也会变为人的偶像,它只能沦为人的自我防卫工具。

因此,反常的宗教生活:既不能做真正的自救,又无法做名副其实的依靠。偶像崇拜是反常的,反人性的。偶像崇拜的维持靠自欺。

三,制造流程:神化自我、现实和寄托

神化自我,即把自我当主宰,或粉饰自我。被粉饰的自我,每个人不一样,金钱,功名利禄,甚至牧者也可能是为了粉饰自我而做上帝的工作。有时候牧者是崇拜上帝的工作,而不是上帝自己。

“主宰问题”:主宰是指一切能引起人最根本的忧惧的支配力量。这个力量可能是疫情,可能是经济破产,可能是家庭破裂或死亡等。

人是处于诸多力量(政治、经济、文化等力量)的主宰下的活物。忧惧是由于自己最深的渴望会被自己无法控制的现实事物所挫败。

那么人是如何面对主宰,摆脱忧惧的呢?

第一,奉主宰若神明而使之变成自己的后盾。如古人怕雷霆,怕火山,就把它当做神明,去崇拜雷神、山神等。

第二,借着崇奉一个主宰来脱离另一个主宰的威胁。比如面对金刚怒目式的大神,人会转而寻求菩萨低眉般小神的保护。小神带来的满足感,主观上能抵消现实这大神的客观威胁。比如,一个人害怕被拒绝,就用聪明来抵消对被拒绝的恐惧,对这个人来说被拒绝是大神,小神是他的聪明。不同的人追求的小神不同, 有的人是追求金钱,有的人追求能力,有的人追求美貌等。

敬拜小神其实是服从大神的表现,即人为了确保自我崇拜而与更强的现实讲价。因为大神告诉你,如果你不够成功,不够富有,不够优秀……我就不接纳你。因此,偶像崇拜是内在渴望和外在现实的张力。

人对小神的推崇只是外层上的崇拜,可以被称为寄托;而更深一层的是人对可怕现实或“大神”的崇拜,因这深层的崇拜才催生了人敬拜小神的动机;但最深层的是人的自我崇拜,因它提供了人敬拜其它所有偶像的最基本动机。

偶像崇拜的人的心里有三层崇拜,表层:假神;更深层:可怕现实;最深层:对自我的崇拜。

为了在残酷的现实中肯定自己,人视小神为他重塑自我形象的核心材料,如此,所谓自我形象是自我+小神。(如,以“我很理性”为其形象之人将理性作为偶像来粉饰自我。)

而一个人的自我形象可能来自于多方面,比如我有安全感,这个安全感可能来自于我的财富,也可能来自于我的智商或能力等等,由此,偶像崇拜自然导致多神论式的人生取向。

结论是,人的自我神化叫人在拒绝与独一真神联合时只能受众多假神的控制而不能自拔。

四,最终的产品:被歪曲的人生

1,反常的联合:世人用偶像美化自身形象的双重功能:争取他人的接纳(满足自己与他人联合的需要),利用人的接纳推进自己的自我膨胀。
2,反常的效法:“随从虚无的偶像,自己也成了虚妄”,我们去拜不能看见、不能听见的偶像,我们自己也变的“看不见”,“听不见”。
3,自我否定的人生:偶像崇拜叫有尊严的活人服从幻象,因为敬拜偶像者为了抬高身价而屈从低于自己的事物。偶像崇拜导致自我否定。
4,拜偶像使人虚空,因被神化的事物会失控而变成支配人的暴君,偶像崇拜是人想自立为神的表现,但其后果是人所发明的偶像却背叛且主宰了人。歌德有个有名的诗歌:魔法师的学徒。有一位魔法师要出去,他让自己的学徒看家。学徒很懒惰,不想打扫卫生,便叫了一个鬼魂帮助他打扫卫生,结果这个鬼魂变强后反而控制了学徒。这是拜物教的思想:人创造的东西,……逃避了人的控制,获取了独立的表面而开始奴役创造它的人。
5,异化:人为了证明自己,已经丢失了人的目的,为了在多人面前保持自认美好的自我形象,真正的自我却精疲力竭。人努力为自己建造巴别塔,与此同时,人远离了上帝,也远离了真正的自我,越来越不能认识自己了。 

偶像崇拜开始于脆弱的罪人的自我防卫机制,由虚假的自我形象及其支撑组成,为人所造最终却奴役人,严重损害了人性。最终是充满自己而被虚化(越发虚空)。敬拜真神则不同,人应该超越对现实的惧怕,相信最终极的现实是有公义和慈爱的上帝,这样,通过耶稣基督,我们承认自己的软弱,我们可以选择信靠和顺服,最终虚己而被充满(越加真实)。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